安安笑了笑:「那又如何?反正我的目的也和他一樣。在親手殺死他報仇雪恨之前,我也不會退讓!就看他和我之間到底誰能笑到最後了!」他的語氣出奇的平靜,竟然莫名的還有些輕快。

安安笑了笑:「那又如何?反正我的目的也和他一樣。在親手殺死他報仇雪恨之前,我也不會退讓!就看他和我之間到底誰能笑到最後了!」他的語氣出奇的平靜,竟然莫名的還有些輕快。

蕾拉此時的心情就明顯沒有安安這麼輕鬆了,畢竟她才是鎮守邊疆的最高指揮官,所以對於軍隊和戰爭,她要考慮到方方面面的問題,也要顧全大局。天熒之國的榮辱存亡,已經全都在此一役了!

可現在天熒所面臨的問題又明顯是不樂觀的,將士們死的死,傷的傷,就連本應最為積極的法師們也全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明顯是被高地的架勢驚到了,要是大家就此一蹶不振的話,那可就真的麻煩了。所以蕾拉馬上開口追問了起來:「可現在高地已經完全掌握了我們手上的底牌,我們恐怕再難發動奇襲,還怎麼反敗為勝?」

安安看了蕾拉一眼,然後平靜的回答道:「不錯,經過了兩次的交手之後,我們的底牌確實已經差不多都被白里摸清了。而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們剩下的兵力確實算不上有多好,實在是寒磣得很。只不過,當手中的牌不管怎麼排列組合都無法打敗對手的時候,我們不妨轉換一下思路,何不嘗試著去找一下新的底牌而不是硬撐呢?」

蕾拉一愣,有些想不明白安安所指的是什麼。柏格更是一臉茫然,完全無法理解安安在說些什麼。

「你指的是……迷霧森林裡的那些女巫嗎?」這個時候,林有些遲疑的開口說道。

「眾所周知,提起附近這一帶的主人,人們第一個想到的從來都不是高地或者天熒之國,而是隱藏在迷霧森林中的林女巫。這也就說明,盤踞在這附近的勢力,也從來都不止高地和天熒兩方,還有隱藏在迷霧之下的林女巫。現在高地和天熒之間的局勢異常緊迫,可迷霧森林裡卻半點動靜都沒有。可見這些林女巫當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妄圖一直避世不出。可世事真的能一直如人所願嗎?我看不見得,現在也是時候該讓這些林女巫們好好回報一下,她們的老鄰居多年來的照顧了。」安安開口說道,他的話里明顯還有潛台詞。

柏格露出了一臉懷疑的表情:「可是迷霧森林裡的環境向來詭譎異常,從來都沒有人深入過它的內部,我們對於那裡的情況真的可以說是一無所知。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才能找到她們?」

對於柏格的疑惑,安安並沒有直接回答柏格的話,而是轉過頭去看了妮娜一眼。

妮娜立馬心神領會,她讓士兵在帳中懸挂起了附近的地形圖,然後慢條斯理的對眾人說道:「在高地和天熒的這兩次交手過程當中,我雖然有心無力,無法親身上戰場殺敵,但卻一直在默默的注視著戰場上的情況。然後,我就有了一個新的發現,再結合這幾天我對迷霧森林的觀察和判斷,現在基本上已經能確定林女巫藏身的確切位置了。」

妮娜又說道:「我現在依然記得很清楚,高地夜襲我們的那個夜晚,雙方再平原上交戰時一直在刮很強烈的西南風,所以從我們所在的地理位置來看,迷霧森林中的迷霧一直是迎面而來的;而在第二次我們反擊的時候,颳得卻一直是逆風,也就是東北方向的風。這之後我又觀察了好幾天,發現都是這麼個情況,所以就覺得有些奇怪。」

蕾拉有些不解,開口問道:「難道這風有什麼古怪不成?」

妮娜回答道:「問題就出在這風的風向上。眾所周知,空氣會熱脹冷縮,那些迷霧亦是。所以正常的情況下,迷霧森林中的霧氣應該是白天向平原翻湧,濃度加重,夜晚的時候剛好反過來才是。可現實情況呢?卻是恰恰相反。這就說明那些迷霧的起伏並不是自然情況下形成的,其中有著人為的干擾!夏琳之前已經確認了那些迷霧的成分,可以肯定那就是林女巫的手段。如此一來,再分析一下迷霧的規律,就不難知道她們到底想做什麼了。」

蕾拉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也就是說,迷霧涌動的中心很有可能就是林女巫的真實所在地?」

原來,林女巫們之所以選擇在附近一帶布下迷霧,就是為了能隱藏自己的行蹤,讓外界的人無法找到她們。所以在白天人們活動旺盛的時候,她們必須保證棲身之所周圍被濃厚的迷霧包圍,讓人無法靠近;而到了夜晚視野不開闊的情況下,林女巫們就可以暫時放鬆一會兒,讓周圍的迷霧自由的向周圍蔓延一些距離,保持更大的安全距離。所以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白天的時候森林中的迷霧會比晚上更加濃重。

同時,大範圍的迷陣施展起來的時候,必然會以布局者的所在為起始的中心。再從眾人之前陰錯陽差的闖入迷霧森林時,大家接觸到的河水有致使人昏迷的效果這一點來判斷,那河流里的「水」很有可能就是控制迷霧範圍的關鍵,所以根據多日的迷霧涌動規律和河流的走勢判斷,就不難確定林女巫們棲身之處的大致的位置了。 「可即使我們真的找到了藏身於迷霧森林中的林女巫,也不代表著她們就會願意站在天熒這邊。 不良惡少冷情妻 更何況我們現在仍然對迷霧森林中的情形一無所知,就這麼貿然出手終有不妥,萬一適得其反了呢?」蕾拉的心中仍有疑慮。

安安卻冷靜的說道:「可即使我們不去追查迷霧森林中的秘密,高地的人也會去做的。眾所周知,白里現在因為他弟弟的病,已經有些走火入魔了。我想他現在應該已經心急如焚,恨不得能馬上解決掉我,然後掃蕩整片迷霧森林揪出藏匿起來的林女巫給白倫治病吧?我不關心森林中的林女巫是不是真的有這個治病救人的能力,我只在乎要是高地真的先我們一步找到了林女巫,我們會面對什麼樣的局面。」

「要是高地真的先我們一步找到了林女巫,並且掌控住林女巫的行動的話,那麼迷霧森林就會徹底的處於高地的控制之下,我們就再難找到反擊的機會了!」蕾拉發覺目前的事態對天熒來說很不妙,面色變的有些沉重了:「可是又該讓誰去和林女巫取得聯繫?眾所周知,森林中的林女巫避世已經有數百年的時間,一向掩人耳目,絕對不會讓人輕易的找到她們。我擔心我們要是貿然闖入的話,萬一她們覺得受到了冒犯,豈不是會非常危險?」

「就算危險,我們也不得不這麼去做。如果無法獲得林女巫的支持,那麼以我們現在的條件,幾乎就不可能贏得了高地。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我想將軍你應該是最清楚的。至於誰去尋找林女巫,我……」

「我去吧!」

安安的話還沒有說完,夏琳突然開口說道。

在場的人皆是一愣。

片刻的沉默之後,安安遲疑的開口說道:「迷霧森林裡環境詭異,危險重重,你沒有必要去做這麼冒險的事情,還是讓我……」

「不,」夏琳再次打斷了安安的話,同時露出了一副相當堅定的表情:「我何常不知道迷霧森林中的情況依舊未知,此次深入會身陷險境?可是你們也應該記得我來到這裡的目的吧? 從神格開始進化 我本就是為了林中的女巫們而來。如今這些女巫隨時都有落入高地手裡的危險,所以我當然要在高地得手之前搶佔先機了!」

安安愣了愣沒有說話,明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夏琳繼續說道:「而且,我去的話不也比你們更加合適嗎?對於林女巫們而言,不管是白里還是你們這些人的存在,對她們來說都是威脅。而我現在的身份卻和她們一樣,也是林女巫。所以即便不幸被抓,我可以以自己因為仰慕傳說中的林女巫才會踏入迷霧森林為由進行開脫,怎麼說都比你們貿然闖入更好。」

因為夏琳的理由確實無懈可擊,所以安安也找不出什麼理由不讓她去冒險。可是安安還是有些不放心,就開口說道:「既然如此,不如我再叫幾個女性法師打扮成林女巫的樣子和你一起潛入迷霧森林?」

「不必了,你們天熒法師的做派未免太過一板一眼了些,就算她們跟著我一起去了,恐怕也會很快暴露。」夏琳很直接的拒絕了安安的好意。

林有些不解:「難道你打算就這麼一個人去嗎?」

夏琳搖了搖頭,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道:「當然不是,林女巫素來偏好扎堆行動,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潛入了迷霧森林中,豈不是直接告訴她們我有古怪?所以我會帶一些林女巫和我一起過去,只不過這些林女巫並不是法師假扮的,而是真正的林女巫。」

眾人這才回想過來夏琳的身邊好像確實本來就有一群林女巫來著,只不過夏琳一直讓她們駐紮在村落里,所以這些林女巫在大家眼裡才沒有什麼存在感。

安安若有所思,然後突然開口問道:「莫非,你是打算要帶上之前的那兩個小鬼?」

高官的甜寵 夏琳點了點頭:「我確實有這個打算。只不過你的記性倒真是挺不錯的,竟然還記得他們兩個。」

不料,安安臉上的表情卻突然變的有些微妙起來:「那怎麼行?這些年輕的小鬼做事毛毛躁躁,怎麼能夠頂事?要不還是我和你一起去吧!」

夏琳立馬開口阻止道:「當然不行了!你可是天熒的王子,萬一我們真的在森林裡出了事回不來,這裡的局面該怎麼收拾?而且小新遇事向來沉著冷靜,並不會像你說的那樣。」見安安依舊是一臉擔心的表情,夏琳笑了:「還有,你不也沒比他們大幾歲,幹嘛老是小鬼小鬼的叫他們?給他們一些信任不好嗎?而且你這一路做過的那些決定,可要比他們的行徑誇張太多!現在回想起來,小時候第一次見你時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你竟然會做下現在這些事情。」

安安啞然失笑:「我和那些小鬼可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真要說起來我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幾年前你不也就是他們這樣的小鬼嗎?」夏琳笑道,明顯是想逗一逗安安。

「當然不一樣了!他們現在只是乳臭未乾的臭小子而已!而且我要糾正你一點:你不是看著我長大的,而是我們是一起長大的,你只不過是稍微比我早出生了那麼一會會兒而已。」見在場的蕾拉柏格等人聽到夏琳「揭自己的短」后全都露出了一臉「原來如此」的壞笑,安安十分摳字眼的強調道。 既然已經決定了由夏琳去尋找傳說中的林女巫,眾人很快就開始分頭行動起來。

夏琳更是立刻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村落,直接召集人手和她一起潛伏進入迷霧森林。

夏琳先是向林女巫們介紹了一下大致的情況,然後就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事情的經過我已經告訴你們了,現在我需要一些人手和我一起進入迷霧森林。我就直接說了,這次的行動危機重重,前途未卜,進去了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來!有誰願意和我一起去?」

在場的林女巫皆是一愣,場面突然就變的安靜了下來,但並沒有人應聲,大都面面相覷的看著其他人。

片刻之後,羅絲麗慢條斯理的笑著說道:「我和你一起去。正所謂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這世上哪有什麼白吃的午餐?與日後的榮華富貴相比,我願意去冒這個險。」

夏琳點了點頭:「可以,除此之外我還需要幾個手腳麻利的人,所以小新和尼克這次也跟著我一起去。同時我還需要另外的兩個人來協助我們這次的行動。」

夏琳的話音剛落,圍成一圈的林女巫當中稀稀拉拉的就有六七個人舉了手,都是一些年輕人,基本上都曾經給夏琳留下過很深的印象。

其中,沙耶和娜華是兩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平時在林女巫中就極具存在感,她們行為處事的風格極其潑辣蠻橫,所以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給夏琳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布雷迪是一個強壯的成年男人,平時的話並不多,看起來有些沉悶;加沙和百合則是兩個年輕瘦弱女孩兒,和林女巫日常給人強勢的感覺不同,她們的性格安安靜靜的看起來十分文靜秀氣;麥基則是一個半大的小子,非常的活潑好動還喜歡闖禍;最後還有一個不修邊幅的野丫頭艾爾莎,像個假小子一般留著一頭短髮還喜歡到處惹是生非。

夏琳托腮認真思考了片刻,然後開口說道:「布雷迪和我們一起去。至於另外一個人……就艾爾莎吧!」

不料,這個時候百合突然輕聲開口說道:「為什麼讓艾爾莎去?她做事毛手毛腳的不如我仔細,還是讓我去吧!」

麥基也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就是,憑什麼讓她去?」

夏琳有些哭笑不得了:「我說你們一個個這麼積極,到底是想幹嘛啊?這可不是什麼美差,隨時都有可能喪命!而且我之所以選擇了艾爾莎,自然有我的理由。」

說著,夏琳就耐心的向眾人解釋了起來:「百合,雖然我明白你的心意是好的,但你的身體向來虛弱,並不適合高強度的運動,更何況是進入迷霧森林!而且,我們此次進入迷霧森林,也並不只是為了找到那些傳說中的林女巫,還必須摸清森林裡面的地形和布局。這就需要一個空間方向感極好的人,同時她還必須擅長繪畫。而艾爾莎雖然平時吵鬧,總是閑不下,但她的方向感一向很好,平時上躥下跳的走過的地方也比其他人更多一些,所以她對附近這一片的情形很了解。」

「而且我的繪畫水平也一直非常高,所以選擇了我說明夏琳看人的眼光真的很不錯。」見夏琳開口誇了自己幾句,艾爾莎這個野丫頭竟然有些飄飄然了,甚至還非常不要臉的自誇了起來。

夏琳卻回頭看了艾爾莎一眼,然後沒好氣的說道:「別瞎說,就你留在後面沙地上的那些鬼畫符,也好意思自稱畫技了得?我只不過是看你線畫的還算直,標註距離時不容易出錯才選了你!」

艾爾莎這才閉上了嘴。

既然人手已經確定下來了,那麼夏琳也不再多做停留,馬上就帶人進入了迷霧森林。

和夜晚相比,白天的時候森林中的迷霧要更加濃重一些,所以雖然光線不錯,但眾人的視野卻並沒有比夜晚清晰多少,只是體感溫度並沒有夜晚那麼冷而已。所以潛行深入之後,前進的道路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走。

一路走來,夏琳憑藉著上次深入迷霧森林的記憶,成功的找到了迷霧源頭的溪流;小新和尼克兩人則是一個負責指認方向,一個留下指路的標記,忙的不亦樂乎;羅絲麗在隊伍的前面行走,為大家開拓行走的範圍;布雷迪則是默默的跟在羅絲麗的身邊,一路清除路障;艾爾莎這次倒是難得沒有吵鬧,十分安靜的跟在大家身後記憶計算著這裡和迷霧森林邊緣的距離。

眾人一邊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接觸到溪水,一邊沿著沿著蜿蜒的溪流深入,不知過了多久,艾爾莎扯了扯夏琳的衣袖,說道:「就是這裡了,我們現在差不多已經到了你所說的位置了。」

夏琳開口問道:「誤差呢?」

艾爾莎很肯定的說道:「方向絕對沒有問題,至於距離的話,最多三五百米。」

「是嗎?可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面前什麼都沒有?」羅絲麗疑惑的說道,她明顯對艾爾莎的話持懷疑態度。

夏琳卻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後開口說道:「妮娜計算出來的地點應該不會有錯。既然方向沒有問題,那麼我們再繼續往前走就是了,應該能到達我們想要去的地方。」

於是眾人又繼續摸索著向前行走,結果他們才剛走出了沒多久,附近突然就開始劇烈的地動山搖起來!

羅絲麗大吃一驚,說道:「怎麼回事?難道高地和天熒又打起來了嗎?」

夏琳勉強站住了身,但卻不知道事情是否真如羅絲麗所言。

過了好一會兒,震動才漸漸的消失了,大家這才鬆了一口氣。

「好險!看樣子剛才應該是地震了。」羅絲麗擦掉了額頭上的汗水,喘著粗氣說道。

事實真的像羅絲麗所說的那麼簡單嗎?

夏琳看著地面,陷入了沉思之中。只可惜周圍被迷霧所包圍,所以夏琳並不能看清地面上的情況。

「不對!這根本就不是地震,而是……」艾爾莎突然神色慌張的開口了。 「而是什麼?」夏琳覺察到情況有異,連忙追問道。

「地面在移動,是地面在移動啊!」艾爾莎表現的略微有些緊張。

夏琳的眉頭微微皺起,暗覺事情似乎並不簡單。所以在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後,夏琳開口對眾人說道:「現在開始聽我的號令,全都移動位置,站到我的左手邊這裡來!」

說著,夏琳點亮了自己手中的巫杖給眾人標記方位,沒過多久其他人就都來到了夏琳指定的位置附近。

見身後的方向上已經空了出來,夏琳輕盈的在指尖燃起了一團詭異的綠色火焰,手指輕輕一揮,那綠色的火苗就從夏琳的指尖躍動起來,極其輕巧的往前方的路徑跳躍起來。

唰,唰,唰!

剎那間,迷霧掩藏的地面上就亮起了瑩瑩火光,綠色的火苗在躍動著,隨機分佈在眾人的周圍,若隱若現,如鬼魅般怪誕妖異。若不是在場的人知道這是夏琳施下的咒術,見了這番景象恐怕早就已經嚇的心跳加速了。

「怎麼樣,這地方有什麼不對勁嗎?」羅絲麗小心翼翼的問道,她覺得周圍環境的溫度似乎已經降低了不少。

「恩,確實有古怪。」夏琳認真的確認著綠色火苗的位置,然後開口說道:「你們看,火苗燃起的位置,就是剛才小新和尼克留下路標的地方。我們一路直線深入迷霧森林,按理說這些路標所在的位置也應該在一條直線上才對。可是事實情況呢?這些野火的分佈是凌亂的,雜亂無章。這就說明附近的地形確實如艾爾莎所言,真的發生了變化,估計就在剛才發生地震的時候。」

「那,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地形變化了不就意味著我們現在已經徹底的迷失在這片森林之中了嗎?」尼克緊張的就連話都有些說不利索了。

「不!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我好像發現迷霧森林中的秘密了!」艾爾莎突然興奮的開口說道,其他人全都嚇了一跳。

「你發現什麼了?」夏琳問道。

艾爾莎非常吃力的摸索到了夏琳的身邊:「我發現雖然附近這一帶的地形發生了變化,但是我好像已經找出它變化的規律了!」說著艾爾莎就把自己畫的地圖往夏琳的面前放,只可惜周圍一片霧蒙蒙的夏琳什麼都看不見。

夏琳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就接過了艾爾莎的畫本,用手指在上面輕輕的蹭了蹭,艾爾莎畫的那些線條就開始發起光來,眾人這才勉強看清她畫的是什麼。

不得不說,夏琳之前對艾爾莎畫技的評價還是相當準確的,確實除了線條畫的比較直以外,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可取之處了。線條雜亂的扭成了一團,幼稚的就像三歲小孩的作品一樣。

艾爾莎開口說道:「雖然周圍的標記現在已經完全錯開了位置,但它們本處於同一條直線上這一點卻毋庸置疑。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周圍標記的分佈,發現它們雖然排布得很雜亂,但實際上卻也有著一定的規律,恐怕這就是這裡地形變化的原理。」

說著,艾爾莎撕下了畫本上那張被塗畫得亂七八糟的地圖,之後竟然又小心翼翼的把它撕成了一條一條的樣子。

羅絲麗有些不解:「你這是在做什麼?」

夏琳示意羅絲麗先不要出聲,自己則是專註的看著艾爾莎手上的動作,雖然迷霧之下她基本上看不清什麼東西,除了紙上那些發亮的線條。

這之後,艾爾莎又開始重新拼湊起那些已經被她撕碎的碎紙片。漸漸地,大家就發現了紙條上的奧秘:經過艾爾莎拼湊后的紙條,上面那些原本處於一條直線上的標記點,分佈變的零散了起來,而且竟然和眾人眼前那些幽綠火苗的位置驚人的吻合!

艾爾莎一臉得意的解釋道:「其實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這迷霧森林中溪流的走向很詭異,規整對稱的可怕,就好像是什麼圖騰符號的一部分似的。再加上夏琳之前說過林女巫對迷霧森林的影響是以點到面的形式進行的,所以我就猜想這地形的變化很有可能也根據這個特點來進行。也就是說,以某個點為圓心,然後向四周輻射讓周圍同時改變地形。這既是最簡單可行的方案,也能讓置身其中的人很難摸清楚規律。但一旦想通了這一點,其中的規律就相當的簡單了。」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小新問道。

艾爾莎把手中的紙條重新復原成了之前的樣子,說道:「簡單來說,就是以迷霧森林裡的某個點為圓心,然後周圍距離圓心等距的各個區域分別組成不同的部分,這樣的話,迷霧森林裡的各個部分就被分成了大小不等的同心圓中的一環。只要略微改變這些圓環的位置,就能改變密布在森林中的水路的走向的形狀,讓來到過這裡的人以為自己走的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路線,從而達到迷惑敵人的目的。」

「原來如此!傳說中的林女巫們費盡心思想出了這樣的方法來避免和外界接觸,這也就意味著,這些同心圓的圓心很有可能就是她們的藏身之所。只是現在周圍的地形已經全都被大亂了,我們也已經沒有了方向感,該如何才能找到她們?」羅絲麗表現的有些擔心。

夏琳卻看著周圍的火光若有所思。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以後,她突然氣定神閑的說道:「不用找了,就在這裡。」 尼克有些不解:「為什麼你確定就是這裡?」

「雖然迷霧森林中的地形複雜多變,但是從目前我們已知的線索來看,不管周圍的地形如何變化,林女巫的棲身之所都位於迷霧的中心,其他地方的地形變換也都圍繞著這個中心點的位置展開。從艾爾莎剛才所畫的地圖來看,這次迷霧走向的變化很明顯圍繞機關的中心展開,周圍的同心圓區域發生了旋轉,一部分被做過標記的土地因此就離開了我們的視野,所以我們才會覺得周圍失業中的標記變少了。但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不遠處的迷霧覆蓋之下,隱約也可以看見一些綠色的光點。這就意味著,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已經相當接近圓心了,說明林女巫們的藏身之地已經近在咫尺。」

「是這樣嗎?可我怎麼什麼都沒看到?」艾爾莎左看看,右望望,十分懷疑夏琳的話,就又確認了一次,結果發現還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小新想了想,有些不確定的說道:「難道是因為結界?」

夏琳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結界的?」

小新變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他靦腆的說道:「因為我記得你曾經說過,讓我學會認字以後,要多看一些各式各樣的書籍長長見識。你不在的這幾天里,我在邊境的集市上閑逛時看到有人在低價處理書籍,所以就買了一些來看看打發打發時間……」

「想不到,你小子還挺好學的啊……」尼克開口說道,不知怎麼的語氣卻有些酸溜溜的。

夏琳卻覺得很欣慰:「小新說的不錯,我們現在已經深入了迷霧森林的腹地,卻依舊沒有發現林女巫,那就說明附近這一帶很有可能被施下了空間扭轉的法陣,也就是一般我們所說的『結界』。」

羅絲麗有些心急:「那麼我們該如何才能進入這結界的內部?」

夏琳認真的想了想,開始在腦海中分析自己目前所面臨的局面。

原來,結界法術和普通法術不一樣,一般來說很難被破解或者抵消掉。所以一旦中招,除非雙方的實力差距實在太過巨大,被困者才有可能強行破解;若是被困的一方沒有表現出碾壓性的實力,一旦被擒住就只能束手就擒,除非藉助於旁人的力量才有可能直接中斷施術者的行動。

而在進入迷霧森林的幾人之中,就只有夏琳一人會法術,所以僅憑她一人之力就想要破解掉保護整個林女巫村落的結界,怎麼想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但與此同時,由於結界的效果是持續不斷的,所以也要求施術者必須時刻操縱結界,一秒鐘都不得怠慢,因此長期的結界法術很少由法師直接施展,而是藉助於一些特殊的介質。這些介質往往是含有靈力的礦物和材料,可以作為媒介和供能源穩定結界的持續時間和效果,在整個大陸上不算少見,往往在郊野山上就能採到不少。

迷霧森林中林女巫們的結界自然也一樣,所以夏琳料定附近範圍內一定存在著固定結界的靈石,而且根據這個結界覆蓋的範圍來看,這靈石的體積應該還不小,不然也無法承載這麼強效的時空法術。

夏琳認真的辨認著周圍的環境,雖然由於迷霧的存在,她只能依稀看到周圍布局輪廓的雛形,不過這也從側面印證了夏琳之前的猜想:由於結界的形成具備一定的條件,所以在靠近結界的地方迷霧反而沒有外圍那麼濃重了。

可是到底該怎麼進入到結界之中去呢?

夏琳不由得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迷霧森林中的林女巫們盤踞在此已有六百多年的時間,想必她們在這段時間裡也一直都在不斷的完善著結界,所以這結界的效果一定非常不錯,也不可能存在大的漏洞和缺點。而夏琳雖然長時間的學習法術並且也會布置結界,但她畢竟不專長於此,所以想要硬碰硬從外部破解結界,對夏琳來說怎麼樣都算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在場的其他人都是連法術都不會的白丁,就更不可能破解得了林女巫布下的結界,所以夏琳只能另闢蹊徑,尋找其他的破解之法了。

夏琳這樣想著,突然發現他們所在的左前方的上空,兩股不同的氣流正在緩慢的交融碰撞,霧氣慢慢的翻湧交流,形成了兩股走向並不一致迷霧。夏琳的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瞬間就變的豁然開朗了起來。

「都向旁邊讓一讓,我已經想到引出她們的辦法了!」夏琳相當自信的開口說道。

於是其他人就都散了開來。

等到其他人都遠離了之後,夏琳就走到了接近兩股氣流交匯處的地方,之後又是左走走,右看看,不知不覺中,十分鐘就過去。

這個時候,羅絲麗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夏琳,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完事?」

「馬上就好。」夏琳鼓搗著她手中的那根巫杖,做著最後的調整工作。

等到調整結束以後,夏琳抬手舉起巫杖,正對著氣流的漩渦處。巫杖頭部鑲嵌著的球形寶石瞬間就發出耀眼的光芒,並且飛快的高速旋轉。一道極其刺眼的光瞬間就順著巫杖所指的方向射出,在空中引發了非常猛烈的大爆炸! 只一瞬,轟鳴聲響徹雲霄,地動山搖!

在場的人都被夏琳的操作驚到了,羅絲麗更是變的有些焦急起來:「夏琳你做什麼?搞出這麼大的動靜難道就不怕被人發現嗎?你別忘了我們這次可是偷偷潛入進來的,現在別說是林女巫了,恐怕山那邊的高地都已經覺察到我們這兒的動靜了!」

夏琳卻依舊錶情輕鬆的調整著手中的巫杖,同時邊擺弄邊說道:「有什麼可擔心的?我知道該怎麼做。我剛才的這一下雖然看起來很刺激強烈,但實際上卻並沒有多少破壞力。因為爆炸是在天上引發的,所以幾乎不會對地面造成影響,也就只有像我們這樣,距離爆炸中心很近的人才會下意識的覺得它的作用範圍會很廣。」

羅絲麗一愣,這時候她才發現雖然剛才的爆炸聲音確實動靜很大,但地面上確實如夏琳所說的那樣,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至於之前的地動山搖之感其實也並不存在,只是剛才羅絲麗太過焦慮,才會下意識的根據以往的經驗認為這一次地面也受到了波及。

不過雖然已經成功引發了爆炸,但夏琳依舊在有條不紊的調試著手中的巫杖,艾爾莎見狀便問道:「夏琳你這是在做什麼?」

「既然現在迷霧森林裡依舊沒有什麼反應,那麼我就只好再試一次了。等會兒我會引發比上次更大的爆炸,如果仍然不行的話,那我下次就只能破壞地面,給林女巫們造成點實際的傷害刺激刺激她們了。」夏琳漫不經心的開口說道,手上的動作一點都沒停下來,那堅決利落的模樣十分有震懾力,瞬間就讓其他人緊張的內心平靜了不少。

不知不覺間,周圍的迷霧開始變得濃重,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見任何的東西。

溫度開始下降,艾爾莎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 農家小甜妻:腹黑老公寵不停 小新小聲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