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真子帶來的人,卻是一點都不奇怪,似乎自己公子從來都是這般,也應該這樣。

宋真子帶來的人,卻是一點都不奇怪,似乎自己公子從來都是這般,也應該這樣。

這就是眼界的問題了。

人與人所站的高度不同,所了解、接觸到的層面也就不一樣了。

石柱眼中的諸侯爭霸,在宋真子這等人眼中,只不過是一場賭局而已。

事實上,有這種想法的大有人在,而且這些人所賭的東西更大、更多。

只不過,因為石柱所接觸的層面還不夠,所以未曾了解到而已。

「要賭,你去找別人吧。我身上沒錢!」石柱拒絕道。

「那真是有些可惜了。」

「不過也沒關係,兄弟我已經在富貴賭坊壓了寶了。」

說完這句,宋真子就繼續看著場中的戰鬥。

一旁,石柱、寧龍臣等人都被宋真子的這句話給震到了。

能夠認識這種奇葩,也算是一種緣分了。 桃國,不愧是諸侯國中的征戰之戰。

桃國立世五百年,幾乎都是在戰爭中度過,對於戰鬥,尤其是大規模的諸侯之戰,可謂是非常熟悉,而且研究出了各種戰法,無論是兵甲還是將帥之間,都配合的非常默契。

桃國將士不是在滅國,就是在滅國的路上。

五百年征戰積累,桃國不僅培養出了虎狼之師,更培養出了大批的悍將。

這些悍將,不單自己不怕死,就是他們手下的兒郎,也一個個都是悍不畏死。

無論是用來衝鋒陷陣,還是攻城拔寨,都是一支利箭。

六國諸侯與之交戰,就吃虧在了這方面。

雙方在兵力上雖然差不多,可在戰力上,六國與桃國那就差了至少一個檔次。

開始還看不出來,等到雙方的戰鬥拉開一段時間之後,這種差距就越來越明顯。

六國之兵,在桃國攻勢之下,開始出現了敗退的跡象。

「他奶奶的,這桃國的將士,都這麼不惜命的嗎?」

「來人吶,把我的大炮拉上來。」

「來人吶,給我一輪一輪的射過去,我倒要看看,我的箭攻能否擋得住他桃國的鋒芒。」

「來人吶,給我上火攻,我倒要看看他桃國是不是一個個都是鋼筋鐵骨,不知道疼痛!」

「來人吶,」



六國戰將,在見識到桃國悍將的厲害之後,就開始搬出自己的家底。

一個個拿出自己的手段來,想要用火攻、箭攻、炮攻等等方式,阻擊桃國將士的鋒芒。

「管他是天雷還是地火,就是天上掉滾石,都得給我沖。」

「誰給我衝到對面去,我到大帥那裡給他請功!」

「全體都有,隨我一起沖。」

「斧盾在前,刀劍在後,給我擋住敵人的火力!」



桃僵侯和大司馬可都在前面衝殺呢,這時候要是後撤,豈不是在弟兄們面前丟了大臉。

這些悍將,平時喝酒吃肉不含糊,這時候到了戰場上,也不含糊。

就跟拿命不當回事似的,不僅自己帶頭衝鋒,更是鼓勵手下將士跟著上。

一時之間,雙方死傷的人數就更多了。

幾乎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雙方都已經殺紅了眼。在犧牲了這麼多的人命之後,恨不得將對方給吃了!



「精彩,實在是精彩!」

宋真子看著遠處不斷廝殺的雙方,在那兒拍手鼓掌,似乎好久沒有見過這麼精彩的諸侯對決了。

尤其是甘侯等諸侯與桃僵侯等人的戰鬥,那更是精彩不絕。

雙方可謂是使勁了手段,都想將對方給滅了。

甘侯等人雖然沒有桃國這樣的底蘊,但勝在有宋庭這樣的勢力做靠山。

只要他們缺什麼了,都可以用錢從宋庭那兒購買。

所以,六國諸侯的戰力雖然不怎麼樣,但武器裝備可謂非常精良。

尤其是甘侯等人,就這短短時間內,已經拿出了不少的寶貝。

桃僵侯與大司馬等人一直都在疲於應付,若非有大陣幫忙和身後大軍支撐,只怕早就危險了。

「看這樣子,桃國這些人快要支撐不住了啊!」

「公子說的是。」



宋真子看著戰局已經發生轉變,漸漸對六國有利之後,便說道。

宋真子身旁的小五等護衛,也都跟著應喝,顯然是看好六國。

「二弟,你善知兵事,覺得此戰如何?」

石柱雖然看不懂,可身邊卻有個懂行的寧龍臣。

在聽到宋真子等人已經開始下結論了,便想要詢問寧龍臣的看法。

「從現在情形來看,六國已經漸漸佔據上風。」

「桃國將士雖然悍不畏死,但卻沒有足夠強硬的力量抵擋六國的火力鋒芒。」

「但是,六國依靠外物形成的壓制,存在著一絲缺陷。」

「一旦被桃國將士抓住機會,局勢可能就會再次出現反轉。」

寧龍臣看著遠處精彩的諸侯之戰,分析道。

「看不出來,寧老弟還真是個行家啊!」

宋真子有些驚訝地看了過來。

「那你覺得,桃國有沒有翻盤的機會呢!」

寧龍臣的幾句話,勾起了宋真子身上的癮,想要向他詢問個究竟。

「但凡這種以殺戮、征戰為主的諸侯國,培養出來的將帥,幾乎都已經能夠凝聚軍心。」

「一旦雙方的距離推進到一定範圍,這些悍將便可以藉助手下將士的力量,打掉對方的火力點。」

「沒了強大的火力壓制,那六國之人可就有些危險了。」

寧龍臣看了看石柱,見他同意了,這才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哦?軍心真有如此大的威力嗎?」

「六叔,這是不是就是王庭上那些武將所說的人勢?」

宋真子若有所思,看了眼一旁沉默的襄侯。

「不錯。我王庭之中,每個手握重兵的大將,幾乎都可以做到。」

「不過,這種力量並非人勢。人勢乃一國之利器,只有王上可以掌握。」

「那種力量,足以毀天滅地,更別說這小小的諸侯國了,這也是王庭強大之處。」

襄侯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寧龍臣,然後對宋真子解釋道。

襄侯這是在有意引導宋真子,想要引起他對這種力量、甚至於對王位的渴望。

將來,宋真子也好接他大哥的班,成為宋庭的王。

當然,襄侯也不怕石柱、寧龍臣等人知道這些屬於王庭之上的秘密。

畢竟,知道是一回事,能夠善加利用卻又是另一回事。

就在石柱、寧龍臣、宋真子等人說話的這段時間,遠處戰場之上終於又發生了變化。

果真如寧龍臣所說的那樣。

當桃國這些將士與六國之兵的距離縮短了之後,那些領頭的悍將忽然之間,力量一下子暴漲了無數。

那些悍將帶著暴漲的力量,衝到了近前,一番傾瀉出去之後,六國的火力就突然下降了許多。

六國的火力不再那麼兇猛之後,桃國將士頓時再度不怕死的硬沖了上去。

這些將士在借力給了自己的將軍之後,身體一下子就虛弱不少。

雖然如此,可他們就好像是一群餓了好幾天的餓狼一般。

也不知道是從哪裡爆發出來的力量,讓這些將士繼續往前沖,而且攻勢比之先前火力壓制的時候,還要兇猛。

這,就是桃國將士的可怕之處! 「殺~~~~~~~~~~~~」

「沖啊~~~」

…………

……



桃國將士打掉了六國諸侯的火力之後,雙方又開始了近距離之戰。

這一次,桃國將士就像瘋狗一樣,一直攆著六國的將士追趕。

似乎想要一鼓作氣,將這幾十萬人全部斬盡殺絕一般。

隔著老遠,石柱等人就聞到了一股濃厚的血腥味與殺氣。

很快,桃國將士就衝到了桃僵侯處。

「唉,功虧一簣啊!」

「差點,老子就攻破了那桃國小兒的陣法了。」

「可惜,實在是可惜!」



卻是桃國將士撲了上來,將甘侯等人壓了下去,幫助桃僵侯他們解了圍。

農門福女嬌寵日常 甘侯等人隨即退走,回到各自中軍,指揮戰鬥,地方桃國將士的衝殺。

退走時,甘侯等人臉上都是帶著一股的不甘之色。

畢竟差一點,他們就可以大功告成了,誰也未曾料到,這時候桃國的人居然沖了上來,致使他們的計劃功虧一簣。

有了甘侯等人坐鎮,六國將士終於擋住了桃國的鋒芒,雙方再次陷入苦戰之中。

就在雙方打得血流成河、不可分交的時候,壽春庭方向出事了。

「看,那裡著火了。」

「是壽春庭方向,壽春庭著火了,好大的火啊!」



石柱等人站在高處觀戰,凡是周圍發生的情況都可以盡收眼底。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此刻,眾人就發現了一件大事,壽春庭著火了。

大火好像一下子燃燒起來的一樣,壽春庭多出建築物都開始焚燒起來,濃濃的煙霧升向高空,一下子就被眾人發現了。

重生之鬥魔腐女傷不起 不僅石柱等人,就是戰鬥中的六國諸侯與桃僵侯他們也發現了這件事。

「君上,壽春庭起火了。」

看到煙霧之後,大司馬就急忙拉住了準備再次衝擊的桃僵侯,臉上布滿了焦急之色。

「什麼?」

「不好,供奉殿有危險。」

桃僵侯心中暗道了一聲,急忙喝道:「走。」

說罷,桃僵侯放棄了桃國將士數以萬計生命填出來的優勢,急忙帶著剩餘的大軍朝壽春庭方向奔去。

「哦?天賜良機!」

「諸位,我們走!」

甘侯等諸侯眼見桃僵侯的人撤退了,眼睛一亮,急忙帶著各自的人,乘坐飛舟,緊跟在桃僵侯身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