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裡的規矩極其複雜繁瑣,而徐嬤嬤為了做到事無巨細更是力爭事事都要跟宋離教導到位。

宮裡的規矩極其複雜繁瑣,而徐嬤嬤為了做到事無巨細更是力爭事事都要跟宋離教導到位。

「姑娘聰慧,老身不過說一次姑娘就能記住。」對於一個聰明的學生,當然任何人都會喜歡的,所以即便是徐嬤嬤這樣一個平素里極為嚴肅的嬤嬤也忍不住誇了宋離一番。

宋離被徐嬤嬤的誇的有些不好意思,「徐嬤嬤快別誇我了,我現在是還記得住。就怕進了宮見了貴人,這膽子一小,到時候就是說多錯多了。」宋離道。

徐嬤嬤皺眉,不得不說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現在看上去的確是沒有什麼問題,就害怕入了宮將所有的規矩都給忘了。

「不妨事,咱們多練習幾遍就行了。」徐嬤嬤雖然也有這樣的擔心,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

時間轉眼即逝,兩天的時間已經過去。明天就是宋離要進宮去見榮貴妃的時間了。

宋離還記得前世自己看的宮廷劇裡面,皇后也好貴妃也罷,身邊總是跟了一個給她們出主意的嬤嬤或者是太監,也不知道這次自己進宮是不是也能看見這樣的人?

幸好徐嬤嬤不知道宋離的心裡有這樣的想法,如果徐嬤嬤知道宋離的心裡有這樣的想法恐怕都要被嚇死。

這次進宮宋離不能做男裝打扮,只能是換回自己的女裝。

一向不怎麼喜歡穿女裝的宋離當穿上女裝的時候,總是覺得自己好像渾身都彆扭。

「這樣真的行嗎?」宋離應顧寧的要求,先在他面前試穿一下進宮的衣裳。

顧寧的眼前一亮,穿著鵝黃色宮裝的宋離有說不出的嬌俏可人,但是顧寧的神色很快就恢復正常了,而且還頗有些嫌棄的意味。

「這套看上去太老氣了,還是重新換一套吧!」對女裝一向沒有什麼概念的宋離聽見顧寧的這話果然就去乖乖的另外換了一身桃粉色的宮裝。這一套更是襯的宋離人比花嬌。

只是顧寧卻似乎依舊還是不那麼滿意,又讓宋離去換了一身淡紫色的宮裝,不過結果同樣還是讓顧寧眼前一亮。而連換了三套宮裝的宋離整個人都快癱了。

「我說差不多就行了吧!」這進宮一趟也實在是太折磨人了,如果可以選的的話,她真的是寧願自己永遠都不用進宮。

「胡說,這怎麼能差不多就行了呢?你知道你進宮去要見得是誰嗎?」顧寧佯裝生氣的樣子。

宋離點頭,「知道,榮貴妃。」 丫頭,你被算計了! 那來傳旨的公公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

「那你知道這榮貴妃是什麼人嗎?」這幾天顧寧還沒有跟宋離說過榮貴妃到底是什麼人,如今明天就要進宮了,他必須要跟宋離說清楚才行。

「什麼人?」宋離心道,「不就是皇帝的小老婆。」不過這種話宋離也就只敢在自己的心裡想一想,真要是讓她說她還是不敢的。畢竟這是一個權貴的世界,也許自己的一句話就會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也說不定。

「榮貴妃除了是皇上的寵妃之外,與肅王妃也是表姐妹。」顧寧道。 礦坑的來歷比較離奇,說是礦坑,事實上從來沒有開採過一塊礦石。

「這裡原來黑暗元素濃度異常偏高,我們旗下的一家礦業公司在這裡找了很久的礦,本來以為這裡埋藏有黑暗魔晶礦脈,但是找了整整三年,花費無數,什麼玩意也沒有找到。」

門街列夫向焰介紹起了這裡的來歷。

本來礦業公司已經接到上面的命令,準備放棄對這裡的勘察了。

但是荒原上的一個鑽孔發現了異常,那是整個探索區域打得最深的鑽孔,從地面向下計算,這個鑽孔整整往下打了有3000多米。

在公司勘探人員撤退的前夜,岩石樣品的分析結果從黑暗之城送了回來。

結果表明,這個鑽孔每隔差不多一千米左右,岩石中含有的黑暗元素就升高差不多一個等級。

等到達三千米的時候,已經達到了地表濃度的3倍!而且越往下,增加的越來越多,公司從上到下都振奮了。

「當時還是我堅持要公司往下打孔,繼續勘探的。」門街列夫得意的說道,似乎為自己的這個決定感到自豪。

花了一年時間,鑽孔已經鑽進到了上萬米深的地底。

下面的岩石堅硬無比,市面上能夠買到的最堅硬的鑽頭都會在一天之內磨損,但是他們沒有放棄。

因為下面的黑暗元素濃度已經十分驚人。

似乎一個史無前例的魔晶礦床就要展現在眾人眼前,那時和高階天堂的交戰可沒有停歇。

作為最重要的戰略物資,魔晶的價格那是一天一個樣,這更加刺激了門捷列夫硬剛下去的決心,又不停的投入資金支持勘探。

後面因為鑽頭和岩石摩擦產生的溫度過高,而且下面本身的溫度也越來越高,市面上已經買不到合適的合金鑽頭了。

即使是最好的鑽頭放下去,只消半天的功夫,取上來,就只剩後面的鑽桿,鑽頭早就融化成了一坨。

後面他們不得不自己到市面上定製鑽頭,就在一年前,礦業公司在損壞上百個附魔鑽頭以後,終於打穿了一層奇怪的岩石。

但是結果卻令公司負責人差點自殺。

因為下面居然什麼都沒有!是空的!

還好在半個月以後,取上來的岩石樣本讓眾人找回了一點信心。

你沒看錯,這個鑽孔這個時候已經達到了深達兩萬米!什麼也不幹,光是把一節一節的鑽桿取上來,就得花上半個月的時間!

巨大的礦坑也是那個時候挖掘的,為的是把巨大的鑽探機器盡量的擺到更深的地方。

「你看看,這就是當時打上來的東西。」

門捷列夫炫耀似的遞過來一塊巴掌大的石頭。

焰接住,拿在手裡觀察起來。

這是一個圓柱狀的石頭,鑽孔採集上來的石頭都這個形狀,沒什麼稀奇的,主要是材質。

材質焰不熟悉,但是他的感知很明銳,「上面的黑暗氣息非常濃郁,別的我就不懂了。」

焰把圓筒狀的石頭丟還給了門捷列夫。

眾人站在升降梯旁邊,過一會兒升降梯上來,眾多的惡魔把物資裝好,他們就可以出發了。

「當時打上來的時候,黑暗氣息比這濃郁百倍,整個石頭幾乎都是黑色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發白,當時我幾乎以為發現新型的魔晶礦物了!」

「後面的微觀分析你猜發現了什麼?」門捷列夫現在講起來都還一副離奇的感覺。

「當時我們的人員在這石板裡面發現了一根毛髮,紅色的毛髮,這毛髮鑲嵌在石板裡面,切開來使用微觀手段才能夠發現!」

「紅色的毛髮?」 我的成就有點多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 焰皺起了眉頭,然後恍然大悟的道:「你是說這個石頭是人造的!」

「聰明!」我們當時也發現了這一點,然後就有了今天的這個大礦坑。

門捷列夫指了指腳下的大坑,「這礦坑深達25000米,上寬十公里下寬兩百米,像個漏斗,耗時一年,動用無數人力物力才挖成的。」

「我們挖到了特殊石頭的那一層,在上面開了個口子,派了不少人進去,這就是前一個月的事情。」

這時一陣詭異的黑風從地底吹了上來,遠遠的,焰就感覺腳底板發涼,似乎是濃郁的黑暗氣息,只是為什麼會有風呢?

周圍的惡魔看到這情景,頓時慌亂起來,一個個開始遠離礦坑,周圍也響起嗡嗡的警報聲。

眾人在刀疤臉的帶領下,後退到一處魔法屏障後面。

卧槽!什麼鬼?要不是看到門捷列夫淡定的站著,焰都馬上要掛上飛行器撤退了。

門捷列夫笑著說道「別慌,小場面,事實上,在你來之前,這裡已經發生了很多不同尋常的詭異事情了。」

一個看起來像是小頭頭的惡魔朝遠處的一座黑色小塔快速的揮動起手中的紅旗,同時朝著通訊板大喊道:「快!它來了!強度三級!啟動魔網!」

通訊板傳出一陣沙沙聲,小頭頭大急,「見鬼,是魔力干擾。」

門捷列夫這個時候也不淡定了,一巴掌甩在小頭頭的臉上,「混蛋,你怎麼管手下的!」

遠處的黑塔籠罩在魔力護盾之內,但是透過護盾,還是能看見裡面的窗口根本沒有惡魔在站崗。

本來通訊失效的話,就要通過紅旗來傳遞消息,這下麻煩了,有人擅離職守。

焰嘆了口氣,惡魔就是這麼不靠譜,如果扣除掉各種奴隸的話,恐怕這個基地都運轉不起來。

焰說到:「啟動裝置在那個黑塔裡面么?」

小頭頭捂著臉,趕緊點頭稱是。

「這還不簡單?」焰一把奪過小頭頭的武器。

一把兩米長的大彎刀。

拿著大刀,焰退後幾步,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把大刀扔了出去,大刀呼嘯著劃過廣場,一下子落在那個黑塔的護盾上,嘭的一聲,整個護盾都是一陣晃動。

裡面的惡魔被巨大的撞擊聲嚇了一跳,趕緊跑出來看看是什麼情況。

小頭頭趕緊揮動手裡面的紅旗。

這個時候洞口驟然張開的一張大網。

那是一張閃爍著電芒的密集能量網,沿著巨型坑洞的四周,上百座低矮的能量塔在給這個魔網供能,空氣中甚至傳出一陣燒焦的味道。

門捷列夫頓時放心下來,「兄弟,你的思路可真是開闊。」

焰扯了扯嘴角,實在是笑不出來。

這尼瑪,不知道是自己思路開闊,還是這些人腦迴路有問題了。

嗚嗚嗚,一陣詭異的聲音中,下面的黑色霧氣翻滾著往上漲,就像是沸騰的開水,一下子撞在了魔網上面。

魔網上頓時爆閃出刺眼的電弧,整個洞口頓時就像是個中午的太陽一般,閃得焰都不敢直視,同時那種陰冷的氣息更濃烈了,小頭頭甚至不自覺的裹緊了衣服。

門捷列夫說道:「毫無原因的,洞口上方就會憑空颳起一陣黑霧。」

「遠遠的看去,就像是濃郁的黑暗元素霧氣罷了,事實上完全不是,因為大意,起初的幾次我們死了好幾百個工人。」

黑霧被魔網擋住了。

但魔網建立的很倉促,還有漏洞,一團黑霧從裡面鑽了出來。

黑霧變換不定,就像是活物一般,直接鑽進了一個站在邊緣觀察情況的惡魔身體裡面。

焰正要提醒,這個惡魔忽然身形暴漲起來,馬上變成了一個詭異莫名的存在,渾身流淌著黑色的膿,並且開始朝眾人衝過來。

遠遠的,焰就聞到了一絲瘋狂的氣息,這個惡魔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的身體也已經面目全非,變得像是一團人形的黑色液體。

「快攻擊!別讓他靠近過來!」門捷列夫下令道。

眾人開始紛紛掏出攻箭或者是魔動武器來攻擊那個詭異的存在。

但是效果有限,那被黑霧污染的惡魔速度極快,左閃又躲,只有極少數的攻箭擊中了他,但是沒用,全部透體而過。

攻擊面太小了!

小頭頭焦急起來,「不能讓他靠近!」

忽然,身後傳來一聲大吼。

然後轟的一聲,一道銀色殘影劃過眾人頭頂,像是未卜先知一般,直接砸在了污染惡魔下一個跳躍的點上。

污染惡魔落在那裡,被砸個正著,一陣塵土飛揚過後,地面留下一個大坑,露出來半截銀色的箱子外殼。

箱子已經開裂了,裡面的零件全部掉了出來。

「不好意思,損壞了你們一個貨箱,裡面沒什麼重要貨物吧。」

眾人回過頭來,邊上兩人高的巨大箱子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站在那裡的焰!

門捷列夫眼神一凝,爽朗的說到:「兄弟好身手,區區一個貨箱,沒事。」

邊上的小頭頭卻是眼皮直跳,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少爺沒看到散落的零件么?

這特么是一架還沒組裝的魔能炮,一百萬魔晶啊!

老天!就這樣沒了。

這時刀疤臉帶著一大夥人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他剛才指揮布防去了,沒想到卻是出了這樣的意外。

幸好少爺沒事,污染惡魔也已經被砸死了。

不過事情還沒完,刀疤臉大聲命令道:「快!叫牧師上來,準備消除!」

話音未落,遠處的屍體忽然嘭的一聲,炸裂開來,然後化作四團黑影落在地上竄動了幾下,便沒了蹤影。

焰心裡咯噔一下,還沒死?

看看眾人,卻是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焰頓時覺得這個事情開始變得有趣了起來。 這是一種什麼關係?這麼說皇上跟肅王之間不僅是叔侄而且還是連襟? 六宮盛寵:庶女為後 可是自己怎麼好像聽說肅王有要幹掉皇帝的意思?

看來恐怕這肅王心裡對皇帝已經是很不滿意了,否則的話仗著這一層關係怎麼也不應該這麼做。

「你跟肅王妃可曾接觸過?」顧寧問道。

宋離忍住自己翻白眼的衝動,道:「你以為肅王妃是什麼人?是我這等平民想見就能見到的?」開玩笑,人家好歹也是個王妃,怎麼的也應該有些水準,跟自己過不去,還讓自己在宮裡的姐妹對付自己,宋離可不認為自己真的有這麼大的魅力。

顧寧也知道宋離不太可能能跟肅王妃扯上關係,但是凡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能說得准這些事情呢?

「記住到了宮裡以後不要多管閑事,見了貴妃娘娘之後就趕緊跟著領路的公公出宮,我會在宮門外接你的。」顧寧道。

宋離點頭,「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她還是知道的,皇宮那可是一個你一不小心就會掉腦袋的地方。她就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在皇宮裡面放肆。

次日,顧寧用馬車將宋離送到了宮門口,到了宮門口之後就有太監過來領著宋離去往榮貴妃的茗崋宮。

領路的小太監大約在十二三歲的樣子,板著一張臉,嚴肅正經的很。

「這就是貴妃娘娘的住所了,你進去吧!」小太監對宋離的態度疏遠的很,將人帶到宮門口就讓宋離自己進去。

不過好在徐嬤嬤這兩天交給宋離的一些宮裡潛在的規矩她也算是摸得熟練了。

「勞煩公公替我通報一聲。」宋離塞了五兩銀子到小太監的手裡。

這可是在皇宮裡,自己一介白衣。要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就這麼傻愣愣的往貴妃娘娘的宮殿裡面走進去,恐怕就是有九條命都是不夠殺的。

小太監得了銀子,臉上的寒氣這才消散了不少,語氣也緩和了一些。

「姑娘且在這裡等等,咱家這就進去為顧寧通報一聲。」原以為是個不知道規矩的粗魯人,沒想到倒是挺懂事的。

宮裡難得會召見什麼人進宮,他們當太監的出了每個月的俸祿之外,也就只有這一點額外的收入了。今天這位出手不凡,五兩銀子他孝順了師傅之後還能給家裡帶回去三兩。

榮貴妃半斜躺在貴妃榻上,身後一宮女正在為她搖扇,還有兩宮女正跪在地上為其捶腿。眼見小太監進來了,這才半眯著鳳眼,慵懶的問道,「是那宋記凝霜閣的掌柜的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