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離月喜滋滋的和桑芙蓉回了三青門練習了一個下午總算小有所成。

封離月喜滋滋的和桑芙蓉回了三青門練習了一個下午總算小有所成。

聽說封離月教給了墨南楓和弘古分身術,封離戰和沐玄雲、葉素華也來纏著封離月要求分享,封離月毫不吝惜的教給了他們。

桑芙蓉也要學,無奈靈力太低,條件實在不夠,只能望術興嘆,跟著封離月學放飛紙鳶這種小把戲。

這幾日封離月教給桑芙蓉入門基本劍法,封離月因材施教,桑芙蓉也很聰明,肯吃苦,四天的時間已經掌握了一半,雖及不上封離月的資質,跟三青門其他弟子比起來,資質也算很好了。

一大早封離月剛剛和墨南楓桑芙蓉從膳堂出來,就迎上了董茂,「小師妹,師父有令讓你叫四師叔回來,今日三青門招收新弟子,測試資質。」

封離月前幾日就聽說了,這幾日三青門忙的很,到處都在給招收新弟子做準備,「好,我這就去,師兄,還有別的事嗎?」

董茂唇角勾揚,「先恭喜小師妹,有了第一名弟子,師父說了,你的靈力足夠高,也可以去挑選弟子。大師兄,你和二師兄也可以去挑選一名弟子。」

「那我去叫師父了,芙蓉,我們走。」封離月帶著桑芙蓉御劍離去了。

墨南楓目送兩人離開才顧得上高興,「我也可以收弟子了,師弟,我並不打算收弟子,再過幾個月我就可以下山了,凌州那十二萬兵馬還等著我呢。」

墨南楓本來一直打算在三青門待下去,可自從收到撤銷和封離月的賜婚聖旨之後,便改了主意,只有離開三青門才能有機會和封離月在一起。

「哦?大師兄改了主意?何時的事?」董茂驚訝的看著墨南楓,師父有意把掌門之位傳給他的呀。

「就這幾日。」墨南楓笑笑離去了。

練劍池裡今日站滿了報過名的候選弟子,有千人之多,最終能留下來的不過百人,有機會拜師的不過二三十人,甚至更少。

大家都興奮的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封離月很快叫了丹林回來,修凌也已不需要人照顧。 練劍池前面的台階上站著季連、桑奇、顧雲溪和丹林以及玄醫部的錢老,下面站著封離月和弘古,今日有資格招收新弟子的人全都站出來了。

季連站在中間「咳咳」兩聲輕咳,下面安靜了下來,「今日三青門招收新弟子,資質測試合格者即為三青門弟子,有機會拜入我們幾個門下,測試地址在西南方向的杏林。」

封離月無意招收新弟子有桑芙蓉一個就夠了,心不在焉的聽著季連講話。

「測試內容共三項,慧根、靈根、和定力,以十二個時辰為限,一會由入口進入,十二個時辰之內可以順利走出幻境者為合格者。」季連眸光投向丹林。

丹林會意,「離月,你現在去杏林布下迷幻咒,範圍是方圓十里,中等難度即可。」

封離月感到很意外,揚起小臉,大惑不解的問:「師父,我布的幻境可是無人能解啊?他們這些新弟子就更……」

「無人能解?這不是難為人嗎?」

「是啊,無人能解這不是故意讓我們測試通不過嗎?」

……

「為師知道,你布幻境的本事若敢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你布下的幻境即便是天帝也未必能走出來,你放心,裡面你二師伯已經提前布下了兩條避幻通道,有慧根自然能夠找到。」

丹林眸光清冷,看著台下懵圈的准弟子,明確告訴眾人,進入幻境先找避幻通道才是上上之選。

「你去吧。」

「師父,我也去。」桑芙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封離月的手腕,「我要去看看天下第一的迷幻陣是怎麼布的。」

「是,師父。」封離月腳下一點帶著桑芙蓉就御劍去了杏林。

封離月進入杏林五里,「芙蓉,握住我的手腕,你就不會被幻境所迷惑。」

「師父,你布下的幻境真的那麼厲害嗎?」桑芙蓉還是不信。封離月靈力送到雙眸,仔細查找桑奇布下的結界避幻通道,果然看到兩條彎彎曲曲的半透明的通道,這才再次確定布幻境的位置。

玫蘭曲 「嗯,師父說的,我也沒有試過,我體內有血魔珠,大大增加的幻境的威力,因而基本無人能破。」封離月不敢找人試自己的幻境,也從不對人宣揚自己布幻境的本事。

封離月催動血魔珠,自己瞬間也變成了紅色,濃濃的紅色霧氣在周圍升騰而起,雙掌溢滿靈力,以排山倒海之力向外送去,將紅色霧氣向外擴散了五里,做了一個方圓十里的幻境。

漸漸的紅色霧氣慢慢變淡,變成淡淡的白色,若有若無。

「好了,芙蓉,我們回去跟師父復命。」封離月一身紅衣又變回青色,帶著芙蓉返回了練劍池,站在台下,「回師父,幻境布好了,方圓十里。」

「好,離月,你在觀測台盯著,若誰在幻境有危險,即刻救出來,若你忙不過來,找幾個幫手,將你的靈力注入他們的額頭,進入幻境便不會迷失,就可以幫你了。」

墨南楓和弘古帶人帶杏林找到入口,眾人各領了一把劍,魚貫而入。

待眾人全部進入后,兩人返回來,封離月還站著練劍池前,盯著丹林一揮手就做出來的觀測台,裡面的情況一清二楚。

很多人擠在觀測台前關注裡面的情況,封離月布下的幻境威力實在太大,不到一個時辰,便淘汰了大部分人,只剩不到三百人在裡面沒有發瘋,慢慢向前推進。

女神姐姐愛上我 「月兒,你布下的幻境真的那麼厲害?」墨南楓站在封離月身旁欣賞的瞧著封離月。

「我也不知道,師父說的,你想試試?」封離月笑嘻嘻的試探墨南楓。

「還是以後再說吧。」墨南楓搖搖頭。

「小師妹,你出來迷幻咒比較厲害,還有什麼比較厲害呢?」弘古好奇心大起,從她練分身術那股勁就知道,她做什麼都要做到最好。

「只要我學過的做的都很好啊,做的不好,師父會罰我的。」封離月沒有自誇,只要她學過的做的都很好。

「我不信,我看你的送紙鳶就做的不好。」弘古專挑封離月新學的技能說事,他就不信四五天的功夫封離月就能練得純熟。

封離月手挽了一個花,一個紙鳶就出現在手掌上了,得意的瞧著弘古,「二師兄想送給我,想好了,手上送一點靈力,抓住我的右手手腕即可,你看我送的對不對?」

弘古不屑的笑了笑,左手搭上了封離月的手腕,封離月雙指一點紙鳶,紙鳶繞過人群轉了一圈落在沐玄雲肩頭了。

「啊——」

「哦~」

封離月吃驚的盯著弘古,逗趣道:「二師兄,送的對不對?」

弘古半晌不語,臉有些紅

人群一陣鬨笑,弘古的心意再明顯不過,沒想到真的送到了沐玄雲的手裡,又喜又羞,臉也紅了。

「二師兄,我送的對不對呀?紙鳶都送了,還不趕緊的。」封離月唇角勾揚,瞧著囧態百出的弘古。

圍觀的人給兩人讓出空間,弘古只說了一句,「玄雲師妹,你可喜歡這隻紙鳶?」

沐玄雲咬著唇瓣不說話,心中竊喜,又不敢表露出來,「……」

弘古等了許久都等不到迴音,以為被人家拒絕了,臉上的喜色漸漸消失。

封離月趕緊緩解尷尬氣氛,「師姐,你不說話,就代表默認了啊?」

弘古的臉色這才好了些,沐玄雲紅著臉轉身跑了,葉素華目瞪口呆,愣了愣才追了出去。

「二師兄,你不去追?」封離月提醒之下,弘古才追了出去。

索婚甜心,腹黑江總迷上她 墨南楓湊過來,「月兒,你怎麼知道弘古喜歡玄雲師妹的?我都沒看出來。」

封離月無辜道:「我怎麼知道,二師兄搭上我的手腕,我隨手一點,紙鳶就隨著他的心意送出去了。」

「快看,有人受傷了!」

封離月隨著桑芙蓉的聲音看過去,果然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少年受了傷,坐在地上,手扶著右腿,「我去看看。」

「月兒,我跟你一起去。」墨南楓和封離月御劍而去,很快便來到了杏林中。

一身紅衣的封離月輕輕落到少年面前,「你受傷了,我帶你出去吧?」

少年模樣清秀,一身玄墨色錦袍,皮膚白皙,封離月只看了一眼便覺得眼熟,一時又想不起來是誰。 「不,我不出去,出去了就再也沒有機會入三青門了,你們走吧。」少年倔強的推開兩人。

封離月只好退了一步,「那好,我給你包紮一下傷口。」

封離月蹲下來,從少年的衣袍上扯下一條布,麻利的給他簡單包紮了一下,「你見過我嗎?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你?很面熟。」

「怎麼可能,我是南月國的,我叫權思憂。」少年斬釘截鐵的答到。

「姓權,皇族?」墨南楓和封離月面面相覷。

「權思憂,好熟悉的名字啊,權思憂,到底在哪聽過呢?」封離月苦苦思索,在大腦里仔細搜索,無果。

墨南楓拉著她御劍離去了,封離月一直在想,自己來這裡活動範圍也就是三青門,若是認識南月國的人根本不可能。

封離月自從救了權思憂之後一直盯著觀測台出神,還不斷的喃喃自語,「到底是在哪裡見過呢?」

封離月盡職盡責的盯著觀測台,又從裡面就出來不少人,一直到第二日上午不斷地有人從出口處出來,還好那個少年在天剛剛亮的時候就已經出來了。

季連、桑奇、顧雲溪、丹林封離月和弘古已經站在了練劍池的最前面。

「時辰已到,離月去撤了幻境吧。」 豪門罪愛Ⅱ殘忍契約 季連發話,練劍池成功的在規定時間內出來的只有九十八人。

「是,掌門師伯。」封離月御劍而去。

等封離月回來的時候,被淘汰的人已經離去,練劍池前面就只剩下勝出的九十八人了,並且按照分數高低一排十人站成了十排。

季連、桑奇和顧雲溪沒有挑選了七名弟子。

季連看著丹林無動於衷,沒有上前挑選弟子的意思,「師弟,你真的不選幾個嗎?」

丹林唇角扯了扯,淡淡道:「大師兄,我說過,此生只收離月一個弟子。」

「也罷,該弘古了,你挑一個吧。」季連一貫嚴肅的臉上總算有了笑容,自己的弟子也可以收徒了,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弘古在人群中轉了一圈,挑了一個面容清秀的少年。

「離月,該你了。」丹林冷冷的瞧著封離月,封離月給丹林說過,有桑芙蓉一個就可以了。

權思憂傷了腿,分數比較低,是最後一名,封離月看到他總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本來不打算收徒的封離月,慢慢踱著步走到權思憂面前。

「我越看你越覺得眼熟,思憂,你的名字是怎麼來的?」封離月心裡有一個疑問,想要在他這裡得到證實。

「我的名字是父皇取的,思念我的母親楚無憂之意。」權思憂從小就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

封離月臉上的笑容漸漸擴大,激動的握住權思憂的雙臂,「你是楚無憂的那個遺腹子對不對?你的父親叫權天冥,還有個哥哥權洛白,是不是?」

權思憂驚奇的瞪大眼睛,「不錯,你怎麼知道權洛白的?知道他的人可不多啊。」

「我是你母親的同事,我是從你母親家鄉來的,我見過你的父母和哥哥。」封離月高興地差點跳起來。

楚無憂是二十五年前穿越到南月國的,嫁給了當時還是魏王的權天冥,後來楚無憂去了千闕門學藝五年,歸來后幫助權天冥登基為帝。

權天冥登基做了皇帝,楚無憂身體卻越來越差,不得已借著五星匯聚的穿越之力回了現代,留下一子一女一對雙胞胎,和腹中兩個月的身孕,小兒子權洛白千闕門內定的掌門人,在穿越前的最後一刻撲到了楚無憂身上和她一起回了現代。

跟楚無憂一起穿越的還有她的同事兼好友韓逸。

權思憂黑眸中泛著水光,「我父皇和母后都還好嗎?」

「都好,他們過的很好,我來的時候小洛白才十一歲已經讀中學了,他很聰明,生來自帶內力,連跳三級。」封離月和楚無憂是心外科的同事,封離月比楚無憂小九歲。

「父皇沒死,他真的去了母后的家鄉,真的去了母后的家鄉,太好了,太好了。」權思憂收了激動的淚水,「你收我為徒好嗎?」

封離月不慌不忙的催動血魔珠,將自己從頭到腳變成紅色,「我會變紅,將來會成為魔尊,你敢拜我為師嗎?」

權思憂重重點頭,「敢!」

「切,拜她為師,她入門還不到五個月,可笑。」鳳子卿半晌不說話,說出話引得全部新弟子側目。

就連權思憂也怔怔的瞧著封離月。

封離月微微一笑,「她說的不錯,我入門確實不到五個月。」

桑奇上前一步,「封離月入門不到五個月,你們不用質疑,只要能站在這裡的就有資格做你們的師父。」

桑奇指著丹林道,「這是她的師父丹林,整個三青門靈力最高的就是她的師父了。」

鳳子卿不屑的哼了一聲,嘟囔了一句,「一個凌王棄婦有什麼好得意的。」

桑奇身旁的一個黃色衣裙的女弟子走了出來,「你便是封離月?」

封離月折返回台階下,「不錯,我就是封離月,你認識我?」

「我不認識你,但我聽過你的名字,被撤了賜婚聖旨的前凌王妃,你猜我是誰?」黃衣女子嘲諷道。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封離月轉過頭去不再看她,這個人分明是無理取鬧。

「我是丞相之女蘇蓮香,前不久皇上剛剛給我和凌王墨南楓賜了婚。」蘇蓮香冷笑著自我介紹。

這麼快他就又有了新的王妃了,真是諷刺!

封離月故作鎮靜,「我明白了,你是我的繼任者,祝你這准凌王妃做的能比我長一點。」封離月怒瞪了自己身旁的墨南楓一眼,「是吧,大師兄?」

這蘇蓮香可真行,是有多喜歡墨南楓呀,都追到這裡來了。

「月兒,這也不是我想要的呀?我也沒辦法,父皇給就得接著。」墨南楓覺得自己很無辜。

「夠了,既然都選好了,那明日舉行拜師禮,權思憂,你站著不過來,是不打算拜師了嗎?」季連嚴肅的問到。

「拜,一定要拜!」權思憂一瘸一拐的走過來,站到封離月身邊。

「東方夜,玄子盛,封離戰,從今日起,你們三個帶領新入門的弟子學習入門劍法,一個月為限,學不會者,退出三青門。」季連又囑咐了一些其他注意事項,遣散了人群。 雖然被退了婚,鳳子卿也很少再找自己麻煩了,封離月過了沒多久的安生日子,又給自己派來了找茬的人,還真是麻煩。

新入門的弟子被安排在封離月卧房西側的那一大片卧房中,權思憂距離封離月也不算太遠。

丹林被剛才封離月認親的場面搞迷糊了,「離月,你跟我來,我有話問你。」

「是,師父。」封離月跟著丹林到了斷情崖的清風別苑。

「你跟那個權思憂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有芙蓉就夠了嗎?這麼快就食言了?」丹林冷著一張臉。

封離月將楚無憂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丹林了解之後也點頭贊同封離月的做法。

「師父,你不打算去找師母了嗎?」師母都走了好久了,丹林也沒有要去找的意思。

「不去了,她想回來自己就回來了,不想回來,我去找也沒用,她若有你一半的心胸寬廣就好了。」丹林很了解妻子花襲,當年自己所犯之錯,她根本不可能原諒,因而也不去找了。

封離月想了許久,既然不能原諒對方那就離婚唄,「師父,那為何不和師母和離,再找一個人照顧您呢?」

丹林抬眸望過去,柔情似水,緩緩吐出一句話,「這個世上,能讓我動心的女子實在不多。」

像師父這邊痴情的男子實在不多啊,封離月不知道為何丹林如此看著自己,「要不等拜師禮過後,我替師父去桃花谷跑一趟,勸師母回來?」

丹林不置可否,「隨你吧,我想她不會回來了,當年的事確實是我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