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不鳥你!”

“對不起,我不鳥你!”

“呃…什麼?你再說一遍!” 第四十九章 到別處立威去!

“我說,對不起,我不鳥你!”

陸離不緊不慢地重複說了一遍,語氣依舊是古井不波。

而聽到這話,那年輕人蔡寶的臉色卻是劇烈變化,原本白皙的臉龐,一下子漲成了豬肝!

一旁屁股開花的張小胖,也是捂着腚皺着眉頭,顯然,陸離能這麼說,使得他感到十分意外,驚訝非常!

“一個新來的弟子,就敢出言不遜,今天我就給你上一課,讓你知道知道,輕狂無知,是要付出代價的!”

那名叫蔡寶的弟子被陸離此話激得暴跳如雷,話音一落,眼神一寒,身形抖動,就來到陸離牀前,灌滿靈力的一掌,毫無徵兆地劈下,就欲將陸離當成案板上的肉給剁了!

“在天鷹門,認準誰是老大!”

見到蔡寶攻勢兇猛,說打就打,陸離也是不敢怠慢,他能夠感覺得出,此人修爲同樣在六重武脈境,但是氣息卻是強了張小胖太多,這一掌劈下,自己若不警惕,恐怕真會被劈成兩半!

“隆隆——”

陸離雖然躺着,但是體內的靈氣已經開始運轉起來,強大的武靈脈中,靈氣滾滾,發出一陣暗流涌動之聲!

如今,他晉升至六重武脈境,靠着武靈脈的強橫無匹,已經可以傲視一切同級別的高手,眼前的這蔡寶,倒不足爲懼。

“呼——”

陸離手掌翻騰,靈力涌蕩間,一指猛然伸出,赫然便是武陽擒虎指的武學,這武學隨着他的修爲精進,如今一指發出,不知道強了之前多少倍!

“咚!”

二人的對撞,在下一刻猛烈地撞擊在了一起,作爲六重武脈境的強者,攻擊間靈氣相隨,空氣都跟着扭曲,這一番對撞,直接是將陸離身下的一張木牀轟成了碎渣!

陸離借勢騰躍而起,臉上卻是掛着笑意。

而蔡寶卻是噔噔噔倒退三步,將身後的桌椅撞倒,穩住身形之後,臉上的驚訝,溢於言表!

顯然,這一交手,他便感受到陸離那股磅礴大力,竟是要比自己都要強悍許多!

他下意識地感覺到,自己不是對手!


但是這一點,他似乎並不願意承認,自己作爲天鷹門外門中排的上號的人物,怎麼可能一招之下,被一名新人弟子滅了威風!

“臭小子,你敢還手!”

蔡寶臉色猙獰,厲喝一聲,旋即,雙手再度結出印法,靈力鼓盪間,就欲再度向着陸離按去!

“唉!我不想和你打,要立威,請到別處!”陸離也是無奈,眼見攻勢落下,他依舊是不緩不急地提醒道。

但是,蔡寶豈能聽他!

“能夠作爲優秀弟子進得門派,倒是個人才,不過,得罪我,就是得罪鷹門外門的三位老大,我廢了你,自會有人承擔!”

蔡寶窮兇極惡的,一雙眼中,盡是暴戾之色!

“真不要臉,你以爲你是誰!”

被這麼說,陸離也是一笑道,旋即,不再猶豫,這門派底蘊豐厚,誰知道蔡寶能夠施展出什麼強大的武學來?若是自己掉以輕心,陰溝裏翻船,那就不好玩了。

“小子,既然你如此冥頑不化,就讓你見識一下,這鷹門極品武學,飛鷹刺蒼穹!”

屋內,倒是極爲寬敞,蔡寶一招祭出,竟是在身後,靈力凝聚成了一隻巨大的鷹爪,雖然只是一隻鷹爪,但是其上卻有着黑色的鱗片覆蓋,泛着寒光,看上去觸目驚心!


鷹爪中心,充滿着無窮殺氣!

陸離見此,目光一寒,他能夠感覺到,蔡寶武學施展之後,整個人的氣息,陡然大漲!


見到陸離色變,蔡寶不屑一笑,旋即,手掌揮下,那身後的一隻鷹爪,像是受到指引一般,突然劃破空氣,向着陸離爆抓而來,那翻速度,在虛空中都是留下了一道刺目的火尾!

“哼!不光你有爪!”

陸離詭異一笑,然後也是手掌翻飛,一臉打出數道武學招式,滔滔靈力從身體中激發而出,在其身後,同樣是凝聚成一隻巨大的爪子!

只是,這隻爪子,不像人手,不似獸掌,也不如禽類,而是通體泛着金屬光澤,猶如精鋼打造一般,看上去剛硬無匹!

“陸離擒賊手!”

陸離一聲大喝,旋即,對着那蔡寶的飛鷹刺蒼穹演變出的巨大鷹爪,狠狠抓了過去!

“鐺鐺——”

空氣中,突然發出了金鐵交擊之聲,數息間的交手,更是在空中劃出無數道火花,二人只見的對碰,使得房屋搖晃,搖搖欲墜!

一旁的張小胖,此時完全石化,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新來的陸離,竟有着跟蔡寶比拼的實力!

須知,在鷹門外門,除了那號稱鷹門“三兇”的三人之外,恐怕就屬這蔡寶的修爲最高,自己都輕易不敢招惹,何況是一個新人?

不過,這番震驚,在下一刻也是突然凝固,因爲他看到,屋內打鬥的兩人,氣息突然平息了下來。

此時,陸離靈力所化的巨爪,正抓在蔡寶的脖子上,將其高高地舉在半空,看上去,那蔡寶更像一個吊死鬼!

蔡寶的舌頭,也是慢慢從嘴裏滑了出來。

蔡寶的雙腿,不斷地蹬崴。

蔡寶的嘴,想喊叫,卻發不出聲。

蔡寶的眼神中,滿是恐懼!


蔡寶,完全被陸離擒住了。

“師弟,別殺他!”這時,張小胖跑了過來,急忙喊道,顯然,他被嚇着了!

“麻煩你到別處立威,別來煩我!”陸離對着蔡寶說道,“以後,這張小胖就是我兄弟,你們誰敢欺負他,就是我陸離的仇人!”

一番話,說的張小胖淚牛滿面。

隨後,陸離大手一揮,那蔡寶的身體,便輕飄飄地飛向了一邊,撞在地上,噴出一口血。

蔡寶抓着脖子使勁地喘了幾口粗氣,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跑!

不過,就在他準備開溜之時,陸離卻是把他叫住了。

“你打壞了我的牀,這得陪吧?”

蔡寶此時完全被陸離的氣勢鎮住了,也不說話,趕緊從懷裏掏出幾枚武靈丹,怨毒地瞪了陸離一眼,狼狽地夾着尾巴逃了出去。

“這就是武靈丹麼?” 第五十章 武靈丹

見蔡寶狼狽消失,陸離這才收回目光,看向了手心處那幾枚丹丸。

這幾顆丹丸,圓潤晶瑩,通體散發着一股股柔和的波動,給人一種溫潤親和之感。

感受着這股氣息,陸離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而隨着這股氣息入體,頓時,一股股精純的能量擴散進入全身的經脈,身體內的每一處,似乎都蠢蠢欲動,想要將這精純的能量爭奪一空!

“武靈丹…藥力果然比靈藥靈石更爲精純…”

陸離雙眼精光閃閃,這武靈丹中蘊含的能量,絕非之前他所吸收的所有靈草可比,若是他之前足夠富裕,那麼現在的修爲,肯定就不是現在這樣平庸!

這也許就是像張小胖這樣的富家弟子,雖然未經過千錘百煉,但是依然達到了一個不錯的修爲層次的原因!

武靈丹,整個王朝中流通的貨幣,可以換取一切可用之物,同時,也是習武之人最爲簡單直接的修煉丹藥,因爲它不像靈草那樣,需要提煉才能夠被身體利用,它完全可以直接吸收。

當然,這一點陸離並不用操心,他手腕處那龍頭胎記,連妖氣都是能夠過濾除去,更不用說一些尋常的草藥了。

不過,普天之下,能夠有陸離這樣天大奇遇的人畢竟少之又少,一些靈藥靈石,在使用之前必須要提煉成爲武靈丹,才能夠服用下去,否則,非但不能增加修爲,反而會適得其反,對身體造成傷害。

所以,一些擁有提煉法寶,或者具有特殊技能的人,應運而生,在大陸上,他們專門爲大宗派,地位尊貴的人提供煉丹服務,一些窮苦人家,是沒有資格享受這種待遇的。

而這種煉丹之人,被稱爲“魂師”!

魂師,是一門極爲尊貴的職業,因爲它的稀少,因爲它的莫大威能,使得它成爲了大陸上最爲尊貴的職業!

沒有之一!

而能夠成爲魂師的人,也無不是天地間的至強存在,他們主修意念之力,修爲達到登峯造極,一念之間,翻山倒海,修爲通天!

而這樣的人,整個大地王朝,也是屈指可數!

而整片大地王朝所流通的武靈丹,也並非都是這些魂師所提煉而出的,很大一部分,是從一些寶藏中得到,一些遠古大宗門的遺蹟中,成千上萬的武靈丹,都是少數!

當然,這種遺蹟,也不是尋常之人能夠進入的,陸離現在的修爲,到那種地方,恐怕連封印都打不開!

從這些地方足以看出,武靈丹的稀有程度!

這也是陸離在武陽村見不到武靈丹的原因,這種貴重的丹藥,流通到那種小地方的機率非常的小!

就算是之前村長孫震家中,武靈丹都是少之又少,可見這丹藥的珍貴之極!

而現在,在天鷹門一名普普通通的外門弟子手中,一出手竟然是足足五顆武靈丹,這在陸離看來,簡直就是一筆很大的財富!

“師弟…”

就在這時,一旁的張小胖走了過來,他還未從之前的交手中回過神來,結結巴巴地看着陸離說道:

“師弟,你真…真厲害!這蔡寶修爲極高,連我都不是對手,你剛進宗門,就將他給教訓了,真是…厲害!”

說着,張小胖豎起了大拇指。

見此,陸離倒是一搖手,對此,他倒是真無話可說,只能敷衍道,“師哥過獎了,我不過是消消他的氣焰罷了,這種欺軟怕硬的人,就該打!”

“這樣一來,恐怕你真是將那外門的三兇給得罪了…不過,師弟方放心,師哥我,永遠站在你這一邊!”張小胖眼中明顯流露出一抹擔憂之色,但是還是一拍胸脯大義凜然地說道。

“多謝師哥!不過,這三兇究竟什麼來路,他們值得如此忌憚嗎?”陸離也是好奇,若是沒有張小胖,他根本不知道,同爲鷹門外門弟子,他們之間竟然也相互欺壓!

“師弟有所不知,這三人,雖然都是六重武脈境巔峯的層次,但恐怕用不了多久,那老大就要突破到七重境界,然後一舉進入鷹門內門,一步登天!可不是我們這些外門弟子能夠相比的!”

“七重武脈境麼…”

“這樣一來,那些跟隨他們的弟子就更囂張了,之前那蔡寶敢前來想你勒索,就因爲他們的緣故!”

“呵呵,看來經過今天的事情,這三兇,我可是得罪定了啊…我倒要看看,這所謂的三兇,究竟是何方神聖!”

陸離聽着張小胖所說,眼中卻是出奇地沒有露出擔憂,反而是閃過一抹狠戾,繼而發出一道狡黠的光…

……

夜深人靜,一輪圓月掛在夜空,散發着淡淡月光。

房屋內,張小胖早就進入了深深的睡夢,不時發出輕微的鼾聲。

而此時的陸離,卻是盤坐在牀榻之上,安靜打坐。

陸離周身,盤繞着一股股天地靈氣,一股強大的波動,盪漾開來。

這是他在運轉體內的靈力時,將周身天地中的靈氣引動而產生的現象,武脈境六重,他已是能夠做到,將附近的少許靈氣吸收化爲己用,這番修爲,若是被一些尋常的弟子見到,不羨慕到死纔怪!

須知,能夠吸收天地靈力,只有達到巔峯武脈境層次,才能夠施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