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外面,酒店內是更加的熱鬧,這個時候陳鵬的手機響起……

對比外面,酒店內是更加的熱鬧,這個時候陳鵬的手機響起……

「主人!主人!來電話啦!」

因為附近嘈雜一片,全是各種「你好!你好!幸會!幸會……系統武者大大滴優秀!系統武者那是海市的未來,系統武者怎麼怎麼樣……牛三爺怎麼怎麼樣……」

這樣的聲音可以說是不絕於耳!

「喂?光頭明!我已經到了大龍城酒店!你在哪?」

陳鵬迅速走到一個角落裡,捂著手機問道。

電話另外一邊,光頭明的聲音也是很急躁,他嘴裡磕磕巴巴,很沒有底氣的說道:「我!我就在……外面!你不來!我不敢進去呀……你在哪呀?我在大龍城酒店對過的這家娃娃不鬧小吃店附近,你來接我一下唄?我不敢過去呀!」 陳鵬聽到他那麼講,也是表示出理解。隨後撂下電話,轉身擠出人群,開始往門外走,但同時,走出門口沒幾步,紅色地毯前方,緩緩駛過來一台加長版豪車,看到這一幕,附近聚集的人群全部是歡呼雀躍,記者們更是瘋狂「咔!咔!」開始拍照……

「馮爺!是馮爺來啦!」

「馮爺可了不得!聽說人家覺醒了拍電影就變強系統!」

「放屁!應該是攝像就變強系統!」

「卧槽,馮爺還挽著范爺……這可是驚天大爆炸的消息呀!」

「趕快拍照!」

不少人瘋狂的叫喊道,還有許多,高高舉著雙手,嘴裡大呼:馮爺我愛你!馮爺求合影!范爺你好帥!

然而,一百多個保鏢,立刻從後面緊隨而來的大客車上涌下來,衝進人群,連推帶搡,外加腳踹!才勉強維持住秩序!

戲子當道……這些舔狗已經徹底沒有了人格,失去了自我!放眼望去,陳鵬只覺得對面都是一具具披著人皮的模型,沒有思想,沒有靈魂!

馮大片雖然已經是年過半百,但是依舊打扮的氣度不凡,進口的牛皮鞋,進口的琺琅表,進口的黑西裝,進口的黑墨鏡,進口的……流行髮型!他這一身行頭打扮,最少也得五百萬起步!而據說,馮大片上的個人保險,僅僅是一條大腿,投保額就高達3000萬!更不要說,身上的其他部件……這位馮爺,你說他是從裡到外,黃金打造的都不過分!

再看他身邊挽著的范爺,同樣是進口長裙,進口高跟鞋,進口的名貴表,進口的項鏈,進口的包包,外帶……進口的流行髮型!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高高在上的表情往四周掃視著……

陳鵬搖搖頭,趕緊滾去了一邊,這等人物,自己很難招惹的起,就馮大片身後那群舔狗加無數保鏢,一人一口唾沫,自己都能夠被淹死!

沒有直接去找光頭明,陳鵬轉身快速走進了一條小巷子,拿出手機開始聯絡小桃。

電話接通,視頻電話另一端,小桃似乎是剛從洗手間里走出來,她現在已經把第四世界自己平時穿得衣服全都給帶了過來。

眼下頭髮濕漉漉的,應該是剛洗過頭,褐色的雙馬尾變成了公主頭,身上穿著雪白的蕾絲長裙。

「陳鵬?我現在過去嗎?」

小桃在另一端問道。

陳鵬點點頭,「你不用梳好頭髮的嘛……」

「不必啦!」

說完,小桃笑盈盈的一閃身,下一刻,陳鵬電話里的視頻畫面發生了一些變化,小桃雖然在裡面,但是身後的情景,已經跟自己附近一樣!

一雙小手拍在自己的肩膀上,小桃嘴裡笑嘻嘻的說道:「陳鵬!我來啦,嘻嘻……」

陳鵬一時沒反應過來,直接被嚇了一跳,手機都險些掉在地上。

一股洗髮水的芳香味道,直聞得陳鵬心神不寧,看著小桃那一副可愛的模樣,嘴裡不由自主的說道:「小桃……你身上好香!」

小桃可沒有想到對方會突然飄出這麼一句話,立刻臉紅著鬆開了手,鼓起嘴巴,訕訕的說道:「你最近怎麼好像蠢蠢欲動的樣子……又是故意摸我!又是說這麼輕浮的話!」

聽到她仍舊提起之前那件事,陳鵬也是一臉的尷尬!迅速解釋說:「我……我都說了那只是不小心!」

小桃嘴裡冷哼了一下,「大壞蛋在哪裡,我們這就去教訓他!」

「別激動……那個!要不要再找些幫手呀?我看他們好像人不少的樣子,而且,還都是一些系統擁有者!」

牛三刀這裡辦得可是系統武者大會,裡面的系統高手絕對不少,就只有自己跟小桃兩個人,這萬一動起手來,即便是能夠自保,可是光頭明也會有危險的呀!

小桃聽到這話,用手指頭杵著下巴,嘴裡「嗯嗯」的嘀咕了幾聲,隨後打開手機,開始翻動……

「哇!我的姐妹們今天都在學校里補習……因為過兩天就要升學考試了!」

小桃翻了翻手機,嘴裡苦澀的叫嚷道。

升學考試?

陳鵬嘴角抽搐幾下,疑惑問道:「那你呢小桃?你不用回去準備準備嗎?」

「我……我不用呀!因為有照看你的任務,所以我會被直接保送升入下一年級!嘻嘻!」說到這兒,小桃想起了尤莉,而陳鵬也是同樣如此!

這個時候,除了尤莉……好像?也沒別的人可以請來了!

不過小桃,顯然是不希望尤莉過來,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何原因,總之,就是不喜歡!

繼續翻了翻手機,眼前一亮!

「喂!櫻空好像請了病假……這會兒要不試試問下她?」

小桃轉頭盯著陳鵬問道。

「人家病了……這樣不好吧!」

然而,不等陳鵬怎麼說,小桃已經接通了櫻空的電話,

「櫻空?你的病情怎麼樣了呀?好了沒有?」

電話另一端,櫻空穿著粉紅色的裙子,一臉不舒服的模樣,抱著喜愛的小白兔,聲音沙啞的回道:「我是喉嚨發炎了,痛得不想去學校……所以請了病假待在家裡!因為去了音樂社也不能唱歌……」

櫻空說完,嘴裡連連一陣咳嗽,嗆得滿臉通紅。

「這樣啊!我本來是打算想讓你過來幫我一個忙得……」

小桃嘴裡猶猶豫豫的說道。

「你說!咳!咳……」

櫻空一邊咳嗽著問道。

「那個! 三界外賣APP 想要幫忙打幾個壞蛋!」

小桃話音一落,下一秒,櫻空直接出現在了陳鵬二人的面前。

櫻空一手抱著小兔子,一手握著手機,粉色的長裙,頭髮上系著藍色的蝴蝶結,腳上竟還穿著毛絨絨的拖鞋……

「太好啦!我就知道櫻空一定不會拒絕我!」

小桃見狀,立馬興奮的抱向了自己的姐妹,同時一隻手,摸了摸金多。

「壞蛋?在什麼地方?」

櫻空說話聲音很輕,她這副模樣,看得陳鵬都不禁有些心疼。

「那個……你們兩個跟我來!」陳鵬一邊轉身往巷子外面走,嘴裡同時回應道,但走出沒幾步,就又趕快扭頭補充了句,「對了!你們兩個可一定得聽我的話,不可以自己隨便動手……」 小桃挽著櫻空的胳膊,黑著臉點了點頭。而櫻空則是好像根本沒聽見一樣,低著腦袋,任憑小桃挽著自己,一心在摸小兔子。

交待完這二人之後,陳鵬在前方引路,朝著前方名叫娃娃不鬧的店鋪走去,光頭明說了,自己就在那邊。

小桃兩個女生出現在街道上,頓時就引起了一旁守候在大龍城酒店的眾人注意。

「哇!好漂亮……」

「有當電影明星的資質!」

「快上去問問……」

……

眾多說話的人中,不僅有狗仔隊,記者,還有影視娛樂城的製片人。

陳鵬聽到一旁爆發的這個動靜,立刻驚恐的怔住了身體。

小桃跟櫻空可是不會說人話的呀……

想到這兒,立馬回身囑咐道:「你們兩個可不能隨便亂講呀!」

小桃嘴裡長長的「嗯」了一聲,心裡自然是很明白,櫻空也是點了點頭。

這時一大群人迅速圍了上來,紛紛親切的對著小桃與櫻空問道:「小妹妹!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廣告公司的呀?」

「來我們這裡吧!我們能夠好好包裝你們,給你們兩個打造成明星!」

「來我們這裡當模特吧?」

「幫我拍封面吧?」

「美女?說句話呀?」

……

各種令陳鵬討厭的聲音,不斷在身後響起這些狗仔們屬實是煩人。

小桃跟櫻空被圍住問來問去,臉上都已經顯得很無奈,而且,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又沒有辦法開口說話。

二女幾乎都是對陳鵬投來求助的目光……

「你們不要再問啦!能不能尊重一下別人?」

陳鵬轉過身,走上來對著一群人喝道。

「你算哪根蔥?我們又沒跟你說話?」

「這是想當護花使者,想瘋了吧!我們都是為了兩個女孩好!」

「對呀!一看就是個沒見識的傻瓜……」

……

聽到這些話,陳鵬咬了咬牙,看看一臉求助表情的小桃跟櫻空,對著一群人喝道:「這兩個是我的妹妹!你們說我有沒有資格替她們倆說話?」

眾人聞言一愣,心裡都很納悶,這麼漂亮的兩個女生,怎麼會有這麼一個……雖然這男的看起來長相也還算可以,但也僅僅是過得去,跟兩個小美女可是差得遠了!

「哥哥又能如何?人家願不願意跟我們合作,與你何干?」

「沒錯!你又照顧不了人家一輩子!我們電影公司,可是給演員很高片酬的呢!」

……

陳鵬盯著這幫傢伙,回頭看看小桃二人,見她們根本不為所動,只是一副無奈的表情,底氣十足的怒道:「我再告訴你們一遍,我的妹妹很討厭你們!請你們離開!」

小桃跟櫻空點點頭,一人伸出一隻胳膊,抓住了陳鵬左右衣角。

四周眾人見狀,苦笑著搖頭散去,但還是有幾名記者,非常有興緻的對著陳鵬三人拍了幾張照片。

身後被兩個女孩這麼抓著,陳鵬臉色瞬間漲得通紅。

而櫻空與小桃也不好意思的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神里都感受到有些尷尬……

「陳鵬! 嬌寵小毒妃 你終於出現了!」

光頭明這個時候早就已經發現了陳鵬,開始他還以為,陳鵬是想要動用記者的力量,幫助自己對付牛三刀。

不過眼下看來,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光頭明今天不再是光頭,而是頭上帶了一頂綠帽子!手中捧著一個紫色的盒子,身穿藍白條相間的運動背心,下面黑色短褲,綠球鞋。

陳鵬看他這副打扮,心裡有些驚訝,待他走上來之後,皺起眉頭問道:「明哥?你怎麼這身扮相?好讓人不適應啊!」

這傢伙現在這身花花綠綠的模樣,還不如之前的痞子氣質,更容易讓人接受呢!

聽陳鵬那麼問,光頭明立馬顯得受寵若驚的樣子,趕緊回道:「以後叫我大明就行啦!叫什麼哥……太見外了,我可承受不起!」 寵婚,非你不娶 先是提出把稱呼給改一下,隨後,一臉無奈的再次解釋都,「我也不想穿成這樣啊!可是沒有辦法……驢四一定要求我這麼穿!不穿就不讓進酒店!他說?這綠色是保護色……所以,最少得戴頂綠帽子,穿雙綠球鞋!」

卧槽,還有這種道理?

陳鵬心裡真替他感到悲哀,望著光頭明手上抱著的盒子,指著問道「東西已經準備好了?」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嗯!」光頭明點點頭,用這麼精美的盒子,給牛三刀送5毛錢,要是被他知道,非得氣得他想要給自己扒皮不可!

而且,牛三刀每次收到賀禮,都會有小弟拿著去到隔壁的房間拆開。誰送的少,就得被收拾!

「既然都已經準備好了,那我們就去會會他們!」

陳鵬點點頭,轉身準備帶光頭明前去酒店收拾牛三刀。

小桃與櫻空轉身跟著,而光頭明則立刻停住了身子,嘴裡大聲喊問道:「陳……鵬哥?我們就那麼過去?不做點準備啥的?」

準備?還需要準備什麼!

兩個超強的系統高手跟在身邊……

「明……哥,大明!你就放心好了!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陳鵬拍著胸脯保證道。光頭明這身打扮,自己叫他哥,實在不如叫大明,心裡順當些。

「那!我可就全仰仗你了!」

光頭明擦了擦嘴,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樣,沉聲回道。

陳鵬嘴角笑了笑,迴轉過身,邊走邊說道:「不用擔心!你不會有事的!」

小桃與櫻空扭頭看著身後的大叔,皆是一臉黑線,隨即也轉過身去,繼續跟著陳鵬朝酒店方向走。

下午6點,正是大龍城酒店客流量最大的晚飯時候。

酒店裡飄出的誘人飯香,直引得走在街上的陳鵬四人,除去光頭明以外,全部升起了食慾!

「陳鵬?小桃肚子餓了!」小桃在後面快速兩步跨到陳鵬身邊,抵近後者的耳朵,小聲說道。

櫻空耳力過人,小桃所說得話,她可是聽得一字不差,單手摸了下自己的肚子,看看懷裡的金多,從後面拽了拽陳鵬的藍色夾克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