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鄭和小劉載著受了重傷昏迷不醒的兩個傷員,快速倒車離開,這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趕時間,所以,他們是全力以赴的開著車,狂飈而去,轟鳴的發動機,車尾噴出的滾滾黑煙,和吉普車急速轉動的後輪胎,激起的碎石砂礫和黃塵揚起一米多高,接著呼嘯的極速離去了….

小鄭和小劉載著受了重傷昏迷不醒的兩個傷員,快速倒車離開,這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趕時間,所以,他們是全力以赴的開著車,狂飈而去,轟鳴的發動機,車尾噴出的滾滾黑煙,和吉普車急速轉動的後輪胎,激起的碎石砂礫和黃塵揚起一米多高,接著呼嘯的極速離去了….

*********************************

「哈哈哈…爽啊!草他M的!真TM爽啊!…轟的一聲!…飛上天了吧!…」

「哇嘎嘎…爽啊!老二!你真是…高!就是高啊!…太壯觀了!…」

「嘿嘿….這算啥!這種炸彈還不是最厲害的!…我跟你說,蘇聯佬部隊有種炸彈才猛!…幾十噸的坦克都能炸翻!這算啥?…」

「嘶….那是啥炸彈啊!這麼猛啊!…」

「那當然!…想當年我們在蘇聯邊境混的時候,他們那邊也會流出一點武器裝備,換酒錢啊!…」

「…嘖嘖!…不是說…老毛子那邊社會主義搞得不錯嗎?…」

「屁!…哼!我們還不知道!他們那邊很多當兵的窮的要死!…都用武器換錢!…老毛子在五幾年的時候,還不是跟我們國家搞得很僵?….還記得吧?」

「…唉!怎麼不記得啊!我草!…我老娘就是那時候餓死的!我草!…想起這個老子就恨!…」

「…老五啊!所以說啊,我倒是看好現在這位老爺子搞得改革!…一個國家老百姓沒錢,那麼這個國家註定不會強大!…」

「喝!沒看出老二你還懂這個!呵呵…厲害!…」

「…這有啥厲害的啊?這都是明擺著的!…你想下,以前咱們參加造反派那時候,天天喊口號,批鬥人!…每天吃的是啥?現在咱們吃的是啥?抽的是啥?…」

「哈!…也是啊!那時候,的確是那樣!…呼!…還是現在好啊!有錢就能買到你想要的!…香港那邊可真不錯啊!…咳咳….」

就在嚴研等人怒火衝天的時候,肇事者馬老二,馬老五等人卻在疾馳的車內,得意忘形,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的談笑著….

車內,曾明靠在後窗處,抽著煙,皺著眉頭,微閉著眼睛,他現在的腦子真的很清醒,他知道,他遇到了亡命徒了,是的,這馬氏弟兄絕對是亡命徒,絕對是,殺人不眨眼狠角色啊!剛才的那一幕大爆炸,他是親眼目睹啊!很歹毒,但是馬氏兄弟確是得意非常啊!

嘶…如此想來,剛才那輛被炸飛的汽車上的人,是不是紅旗幫的呢?曾明真的很想問,但是他知道,他就算問了,也得不到真實的答案,馬氏兄弟可是潘建軍的嫡系鐵杆手下啊!怎麼可能跟他說老實話呢?

開車的小唐倒是很興奮,可能剛才的爆炸,把他內心的陰暗,邪惡,暴烈的一面給引導出來了。

「馬二哥!…啥時候也帶我去香港啊!…呼!我聽說,香港可是個花花世界啊!…啥都有是嗎?」

「嗯?小唐啊!看樣子你還沒結婚吧?嘿嘿….在香港那邊可是美女如雲啊!…嘖嘖!那個身材苗條得真是讓你垂涎三尺啊!…波又大!腰又細…嘶…修長的美腿,那簡直是要了親命了啊!…」

「啊!!…真的啊!…馬二哥….你說說,啥叫…波啊?」

「啊?啊哈哈哈…波…哈哈哈….波就是*的意思啊!…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小唐可真是個土包子啊!…」

肆無忌憚啊!真是太囂張了,吉普車內的馬氏兄弟是笑得全身之抖,很誇張!讓坐在後座的曾明極其看不慣了,要知道,曾明其實還是很古板的! 「怎麼?你是懷疑我買不起?」見紅字女子沒有回話,九塵聲調壓底了幾分,冰冷道。

冰冷的聲音總算把紅衣女子從錯鄂中拉了回來,她急忙對九塵兩人表達歉意道:「兩位大人,小人並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我們靈器閣,第一層是武器,第二層是仙器,不知道大人所指最好最貴的是那種?」

紅字女子不愧是老練的接待員,類似九塵這種口氣大的客人,如果不知其身份,還是不要得罪為好,所以,她稍微謹慎的先試探一下兩位黑袍人的底細,畢竟武士跟仙士的待遇可是不一樣的。

聞言,面具下,九塵笑了笑,紅字女子那點小心思怎麼可能逃過他的眼睛,不過是想摸清一下他與蠍子的身份,然後再做出正確的接待方式,這樣不僅可以避免得罪客人,又能增高自己的效率。

「武器。」沉默半響,九塵輕聲道。

果然,在九塵道出武器二字后,紅字女子臉上的恭敬都變弱了許些,畢竟與仙士相比,武士不但地位不高還很窮,不過即便如此,紅字女子依舊強顏歡笑道:「武器的話,兩位大人,這邊請。」

說完,紅字女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帶領九塵走進最裡層的貨架,然後拿起一柄銀色的長劍,介紹道:「青峰劍,長六尺寬三寸,三級兵器,深海玄鐵鑄成,削鐵如泥,適合大武師以下的武士使用,價格五千九百八十八金幣。」

聽完紅字女子介紹,九塵把銀色長劍接過來,用手掂了一下重量,才拔出來一看,劍刃細薄,鋒芒四射,不過恐怕經不起重型武器一擊,這種武器典型中看不中用,看了一眼九塵就將之丟回紅字女子手中。

瞧見九塵不滿意,紅字女子只好把長劍放回去,又走了幾步,拿起一柄巨型黑斧,熟練的介紹道:「鬼蓮斧,重九十九,蓮子石打造而成,三級兵器,一樣是大武師以下的武士使用,價格六千八百八十八金幣。」

這種巨型斧,九塵看都不看就直接搖頭,蠍子是女孩子,整天扛把斧頭像什麼樣,不說鬼蓮斧多厲害,就賣相而言就不咋地,也不適合女子使用。

見九塵又搖頭,紅字女子只好放下手中的黑斧,轉身又拿起一把雙刀:「雙子刀,一樣是深海玄鐵鑄就而成,三級兵器,價格六千六百九十八金幣。」

九塵搖頭,顯示雙子刀也不合他心意。

「天仙劍,天山六陽石煉就而出,三級兵器,價格八千金幣。」

九塵搖頭。

「昊天錘,重九百九,天隕石鑄造,三級兵器,價格一萬金幣。」

又是笨重型,九塵依舊搖頭。

「九環斬刀,三級兵器,九千八金幣。」

「金羽扇,三級兵器,一萬二金幣。」

……

紅衣女子一連介紹了十幾種冷兵器,九塵一種都沒看上,至於蠍子,目光一直在整個貨架上遊走,對於紅衣女子介紹的兵器同樣不感興趣。

「兩位大人,這些可都已經是我們靈器閣最好最貴的武器,如果您還不滿意的話,恐怕只能自己準備材料請煉器師煉製了。」紅衣女子臉色稍變,九塵一度搖頭,已經抹掉了她為數不多的耐心,旋即語調也帶著許些不客氣,冷聲道。

「那你們靈器閣也不過如此,竟然沒有更好的,我們只有去別處看。」沒有時間與紅衣女子消耗,竟然沒有合適的武器,九塵準備和蠍子就此離去。

見兩位黑袍人作勢要離開,紅衣女子更加確定兩人只是閑逛,浪費她的時間,旋即美眸帶著一些鄙視,並不阻攔九塵兩人離開。

「等等。」然而就在九塵兩人即將踏出靈器閣時,一道性感的聲音從二樓傳來。

九塵停下腳步,轉過頭一看,只見二樓下來一位性感女子,比起剛才那些紅衣女子,眼前這名性感女子身材更加火爆,臉蛋更加妖艷,相信只要是個男人,見到這種尤物,都會有一種強烈的原始慾望。

「靈韻姐,他們…」見到性感女子出現,之前接待九塵那名紅衣女子,急忙恭敬道,顯然性感女子在此的地位不低。

沒有聽紅衣女子的解釋,性感女子越過紅衣女子,來到九塵兩人面前,動作很優雅,臉上的表情也很並沒有因為九塵兩人奇異的裝扮有任何異常,聲音帶著性感道:「兩位大人,請留步,我們靈器閣還有一件高級武器,不知道兩位大人可有興趣?」

聽見那叫靈韻女子的話,九塵面具下,臉龐也是忍不住一紅,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身材如此火爆的女子,實在太妖媚惑人,旋即喉嚨滾動了一眼,咽下一口唾沫,不過幸好有黑袍與面具的遮掩,讓他那些小動作沒有別發現,否則就尷尬了。

「可是方才那位小姐說已經沒有更高級的武器,現在你又說有,難道你們靈器閣就是這樣做生意的?尋客人開心?」九塵呼吸一口氣,輕聲道。

靈韻玉手一指那紅衣女子:「過來,給兩位大人道歉。」

紅衣女子身子抖顫,薛靈韻靈器閣掌事之一,一句話就可以讓她無法在靈器閣待下去,此時她恨九塵,如果不是他們,她不會惹怒薛靈韻掌事。

「兩位大人,對不起。」小琴低下頭,彎腰道歉道,只是目光中帶著的不是歉意而是怨恨。

九塵擺了擺手,道:「我今日來這裡不是為了讓你們給我道歉,我只是想買把武器,如果你們沒有,我們就去別處買,相信武鬥場里的武器店不止你們這一家。」

薛靈韻讓小琴退下去,小嘴一動:「兩位大人先別動怒,相信那把高級武器你們會滿意的,跟我來。」

九塵點頭,反正都看了那麼久,也不差最後那一點時間,旋即沖蠍子點一下頭,跟著薛靈韻來到第一層最深處,那裡有一個六菱形的石櫃,密封的,很神秘。

薛靈韻走到石櫃前停下蓮步,將玉手放進黑櫃凹處,一會整個黑櫃劇烈顫動起來,兩邊慢慢分裂而開,最終把裡面的武器聳立出來。

薛靈韻走開,露出武器的真容,那是一把有人一般身高的黑色鐮刀,而見到這把黑漆漆的巨型鐮刀,九塵明顯感覺到蠍子身子有輕微的激動,旋即在黑袍的遮掩下,九塵拉了一下蠍子,示意她冷靜。

「薛小姐,不知道這把是什麼武器。」黑袍下,九塵盡量控制情緒道。

薛靈韻看了九塵一眼,微笑道:「死神的鐮刀,血鐮!」 「嗯?小唐啊!看樣子你還沒結婚吧?嘿嘿….在香港那邊可是美女如雲啊!…嘖嘖!那個身材苗條得真是讓你垂涎三尺啊!…波又大!腰又細…嘶…修長的美腿,那簡直是要了親命了啊!…」

「啊!!…真的啊!…馬二哥….你說說,啥叫…波啊?」

「啊?啊哈哈哈…波…哈哈哈….波就是*的意思啊!…哈哈…笑死我了…」

「哈哈…小唐可真是個土包子啊!…」

肆無忌憚啊!真是太囂張了,吉普車內的馬氏兄弟是笑得全身之抖,很誇張!小唐就是一副很尷尬,外加天真狀,臉都紅了!哈!要知道,男人說起這個事那就是全身是勁!

「…呵呵…到時候…去了香港,哥哥我帶你去找幾個漂亮女人!…」

「…嘿嘿….多謝五哥!…」坐在副駕駛的馬老五帶著YIN盪的笑聲,小唐則是故作憨厚的笑了起來。曾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小唐不再是他在部隊認識的那個,本分憨厚的小夥子了,內心一陣煩躁,他並沒有跟著笑,而是轉頭看向車窗外,一股股帶著山裡特有氣息的氣息,撲鼻而來,他不知道他點表情全都給坐在他身邊的馬老二,看了個正著,本來潘建軍就叫馬氏兄弟注意下這個曾明,他感覺這個曾明,應該跟他們不是一路人,那麼自然會對他開始嚴加防範起來。潘建軍等人自然都聽到了爆炸聲,全都在前面不遠處停了下來,等著後面的馬老五等一干人。

「怎麼樣?…」

潘建軍站在干泥路上,身旁的吉普車門時打開的,身上的襯衣敞開著,手裡拿著把紙扇,扇著風,看著揚起一路黃色塵煙的馬老五等人的車到了跟前停下。

「…幹掉了…一個尾巴!…」

「…很好!…上路吧!…爭取晚上到深市吃晚飯!…」

潘建軍一聽馬老五的話,點頭,轉身上車,一揮手,車隊繼續向前!嚴研等人則在哪裡清理著碎石,要不自然他們可過不去了,他們還得加緊點,要不然晚上來臨,可就不好趕路了。深市,在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那就是華夏國改革的急先鋒和窗口,以前只是一個小漁村而已,而現在到處是熱火朝天的建設場面,深市在市政建設這點上,比較內地很多城市要好,因為它是個新城,而不是老城市。

所以,建設起來就相對要快很多,加上臨近香港很多的資訊比內地更加的發達,雖然現在還在建設中,但是,可以看到這裡的明天絕對是個黃金寶地,當然,有這樣眼光的人並不是很多。

當夜晚降臨時,潘建軍的車隊,終於從龍崗進入了深市內了,現在深市很多地方還都是一片片的荒地,還有不少正在開工的建築工地,點點燈光如同黑夜繁星一般,打樁機的巨大轟鳴聲,在漆黑的夜空迴響著。

位於深市城南靠海邊上的陽光酒店,是家四星級的酒店,這個家酒店是香港陽光酒店的連鎖分店,這酒店也是周曼麗的產業之一。

要知道,在後世,酒店業那就是個賺錢的暴利行業,所以,在深市還沒開始發展的時候,駱林就叫周曼麗去深市投資酒店業,有駱林這張大牌,要在深市搞幾家酒店還真不是啥難事,雖然,現在還只是四星級的,不過隨著酒店周邊的配套設施的建成,這家港資的陽光酒店,很快就能升至五星酒店了。

潘建軍現在知道了,賺了錢不享受,那就是個傻比!

是的!那年月很多人雖然知道要賺錢,但是絕大部分人都不懂享受,穿的極差,把錢都存進銀行,汗!

這些人就每天在家,沒事翻存摺玩?汗!要知道那個年月還有一句比較流行的話,那就是叫做深市速度!潘建軍是前幾個月才來過深市的。

這還沒幾個月,這陽光酒店的變化就很大了,酒店邊上的一些基礎建築已經拔地而起,裡面雖然還沒有多少商家,但是相信不用多久,這裡就會繁華起來。潘建軍的車隊,開進酒店的停車場,馬上就有酒店的侍者過來招呼,要知道,現在深市還是剛剛開發的時候。

在深市的人主要是以建設兵團為主,基本上全是野戰部隊的人,現在沒戰事,自然就支持國內建設了。

「…弟兄們!都先回房洗漱!…等會在大廳吃飯!…」

馬老三一般都是負責打前站的,訂房間,交押金,開房等等事宜。

小唐,老路等人的行李都不多,房間除了潘建軍和路茜兩人都是開的單間,其他人都是開的雙人房。曾明還是跟小唐一個房間,現在酒店基本上不賺錢,但也不虧錢,要知道,現在深市正是建設階段,來往的人一般都是各大建築公司的來往人員為主,還有不少業務員,投資考察商等等,象潘建軍這種搞業務的建築公司人員,那是最多的,所以,潘建軍用一個建築公司來做走私的掩護,真是相當的高明啊!

時間不長,小唐,老路等人都從房間裡面出來了,潘建軍和馬氏兄弟幾個都早就坐在了餐廳裡面了,馬老三也把菜都點好了,還上了一箱冰鎮啤酒,餐廳這時間段,還沒有幾個人,估計晚點人才會多些,深市這邊吃完都比較晚,不像內地,啥5點半就吃飯了,這邊一般不到七八點,都不會吃飯,原因在於,一個是工作關係,二是天氣太熱。

「…吃完飯!大家就可以休息了!當然,你們不累的也可以到處去玩下……明天8點在大廳集合!…」

等大家都到齊了,潘建軍示意大家開吃,酒倒滿,大家開始吃飯,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的時候,潘建軍這才停下筷子,喝了口啤酒,點了根煙,這才開始說話。

「是呀!…等會這樣,小唐,還有老路,曾明你們幾個我帶你們去外面走走!嘿嘿….」

馬老五看了眼在那抽煙臉上淡然的潘建軍,又看了眼低著頭在那吃喝的路茜,這才對坐在他對面的小唐眨了眨眼睛,所有所指的揚眉說道。

「好哇!…那就多謝五哥了!…」表現最興奮的莫過於小唐了,他知道馬老五說的是啥意思,那就是去哪啥啊!哈!

對於,小唐這種處男來說,花錢去找女人,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起碼在內地是這樣,就算有些女人想做這個賺錢,但都沒那個膽量,要知道,抓住了都要是判刑的,而且還不輕的那種,誰都不想為了點錢就失去自由不是?

但是在深市這邊就不一樣了,當然,目前來說,深市這邊是不可能像後世哪一樣,美女如雲,各種特色的美眉任你挑選,前提是你要有錢的說。

「…呵呵!…那敢情好啊!…我聽說,這邊還有啥歌舞廳?…有什麼歌舞節目看?」

老路估計也吃好了,靠在椅子上,點了根煙,噴雲吐霧,他感覺這個潘建軍真不錯,先不說別的,他老路來之前,潘建軍就摔給他500塊錢,500塊啊!

那就是相當於後世的五萬塊的說!說是給他先安家,多會做人啊!老路當場感激得熱淚盈眶的說。

你說他會不會死心塌地的跟著潘建軍做事呢?還有路茜那更是打內心對潘建軍感激涕零,要不是他,她的母親都不可能住院治療腎病!要知道,光喊口號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現在她是知道了,以前是多麼的無知和幼稚啊!

這裡面只有一個人不是這樣想的,那就是曾明,曾排長!他現在很想知道勸誡小唐,老路等人不要做這等違反犯罪之事。

問題是,他又沒有幫助小唐等人能力,他心裡很不平靜啊!

你想啊!沒有錢那就是萬事不能,光講什麼正義屁用沒有,曾明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吃過飯,由馬老五,馬老三帶著小唐,老路,曾明等幾個「初出茅廬」的小白,出去玩,潘建軍和馬老二,馬老四也出去了,不知去哪了,曾明心中暗想,估計是找接貨人去了吧?

距離陽光酒店,不到1000米的地方,這是一片低矮的臨時建起的窩棚區,附近全是燈火通明的建築場地,還有那轟轟的機器聲響,還不時傳來一兩聲哨子的聲音,深市的建築速度真是不一般的快啊!

小唐,老路,曾明等人跟著馬老五,馬老三正走進一條有點昏暗燈光,左右全是鐵皮臨時搭建的房屋中間,走了幾分鐘,就見到不少身上穿的極少,一般是超短裙,打扮妖里妖氣的濃妝艷抹的女人,年齡有大有小,都站在左右的鐵皮房門外,屋內還閃爍著淡淡的粉色燈光!

好傢夥!這就是傳說中的…小…小雞啊!小唐很興奮的左盼右顧,心裡的激動,就不用說了,這就是人性啊!

馬老五,馬老三兩兄弟,好像沒看到這些,用眼神,肢體動作朝他們挑逗的妖艷女郎們,直接領著三個臉色各異的男人穿過了這片窩棚區,接著,就快看到遠處黑漆漆的荒地的時候,馬老五招呼了大家一聲。

右拐進入另一條更加昏暗的街道,這邊也是跟剛才的窩棚區差不多的地方,只不過,他們朝前走了不到兩分鐘,就出現了一棟兩層樓的鐵皮房,鐵門四周上著不少彩燈,鐵門上頭還有塊牌子,用紅色小彩燈組成的幾個字「歡樂宮娛樂中心」。

門口還有不少人,服飾各異,大部分都是建築工人模樣的人,穿著拖鞋,背心,三五成群的圍在門口,還有不少打著赤膊,脖子上掛著金項鏈,手臂上有紋身的青年,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死神的鐮刀!」聽見這個有些森然的名字,九塵不知為何,有些奇妙的感覺,但是他又說不上來。

薛靈韻雖然無法看清九塵面具下的表情,但憑藉多年來的經驗她知道這把武器已經勾起了眼前這位神秘黑袍人的興趣,旋即乘勝追擊道:「死神的鐮刀,我們靈器閣最著名的武器之一,不僅因為其來歷神秘,而且連我們天香城最高級煉器師都不知道它是什麼等級以及是用什麼材質煉製的。」

「這麼神秘?」薛靈韻一番介紹,九塵心中一驚,不過許多武器店為了吸引客人故意為一柄武器營造一種神秘的來歷,有時候買回去往往是一件廢銅爛鐵。

「那價格呢?」九塵走過去,摸了一下黑色巨鐮,感覺冰涼冰涼的,轉過頭問薛靈韻。

「十七萬金幣。」薛靈韻紅唇一動,嫣然笑道:「不過為剛才冒犯之處,作為賠償,我可以給你打個九折,十五萬三千金幣。」

心中一笑,這個女人還真會做生意,這把不知道是什麼煉製的鐮刀竟然要價十七萬金幣,不過對金錢沒什麼概念的九塵,倒是不在乎這點錢,旋即轉向蠍子,意思是問她怎麼樣。

見九塵面向自己,蠍子不知道是點頭還是不點頭心中有點猶豫,她很喜歡這把武器,只是十七萬的高價讓她砸舌,她一輩子都還沒見這麼多的錢,更沒有這麼多錢,所以,九塵是否願意花如此高價給她買一把兵器她不確定。

見蠍子猶豫不決,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旋即九塵直接拿出今早小魚給他的金卡:「我買了。」

似乎是有些詫異黑袍人的闊綽,薛靈韻身後的一些侍女小手掩著紅唇不敢相信後者竟然就這樣買了,特別是剛才那名接待九塵的紅衣女子,此時後悔想死的心都有了,即便打完折十五萬金幣收取的提CD足以她幾輩子花了。

此時包括薛靈韻,美眸中都有些好奇九塵兩人究竟是什麼身份,畢竟這種武器,對仙士而言毫無用處,但是尋常武者,怎麼可能有這種財力,眼見都不眨一下,就購買了,連價都不講一下。

震驚后,薛靈韻很快回過神,接過九塵手掌的金卡,笑吟吟的道:「那兩位大人稍等一會,我讓她們將手續辦一下,您便可以將死神的鐮刀取走。」

微微點了點頭,九塵不再開口,將目光從這女人身上移開,然後保持著沉默。

望著面前這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影,薛靈韻黛眉輕輕皺了皺,看來自己引以為傲的容貌在這兩位神秘人面前並沒有取到什麼效果,當下無奈的撇了撇紅潤的小嘴,目光隱晦的從兩人身上掃尋而過,想從中一些細節之處分辨出兩人的身份。

掃視一遍,薛靈韻心頭有些失望,目光閃過片刻猶豫,不過最終還是難擋心中好奇,貝齒輕咬著紅唇,聲音溫柔的輕聲詢問:「兩位大人,好像很少來武鬥場,不知道尊姓大名?」

「怎麼?薛小姐,難道買把武器,還得自報身份不成?」黑袍下,九塵談談的道。

「呵呵,靈韻只是好奇而已,兩位大人不想說,靈韻自然不敢強問。」薛靈韻咯咯笑道。

眼睛透過面具的邊緣,望著身旁那性感紅裙的女人,九塵有些無奈,這女人實在太過妖媚,意志力偏弱的男人,恐怕扛不住他三句話,便把祖中十八代交代了。

與這麼一位妖魅的女人同在一起,九塵渾身不舒服,感覺只要稍微不小心便會被這女人發現些什麼,不過還好,今天準備齊全,一身黑袍,已經把他包裹得嚴嚴實實,想看出點什麼也不容易。

此時,一名侍女從櫃檯處跑來,將九塵的金卡恭敬的遞迴薛靈韻。

「兩位大人,您的卡我們已經扣去了死神鐮刀的金額,這是您的卡。」薛靈韻微笑著將金卡轉遞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