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球是變化形魔獸,這種屬性的魔獸能力是比較稀有的,就算是以此為生的商人見到此類魔獸都會覺得陌生,老闆要靠近小雪球的表情再度猙獰,天生對這種人有強烈的排斥,對它來說老闆就是警戒的信號旗。

小雪球是變化形魔獸,這種屬性的魔獸能力是比較稀有的,就算是以此為生的商人見到此類魔獸都會覺得陌生,老闆要靠近小雪球的表情再度猙獰,天生對這種人有強烈的排斥,對它來說老闆就是警戒的信號旗。

戴維拍拍胸口蠕動的小雪球保持鎮靜,此時,小雪球恢復冷靜,老闆卻失了心緒,此時,他分明察覺到屋子裡頭的孽龍氣息消失了,似乎也有點不習慣。

戴維義正嚴詞,拍拍小雪球心口,道:「老闆,那傢伙我就帶走了,希望你嘴下留點德。」

艦載特重兵 老闆默默地帶著他們走到了大廳,大廳里放著許多魔獸進階的裝備,說起來每一顆進階的魔核都是稀有品,魔核的物質產生於魔族的心口誕生的物質,低級魔族產生的魔核像水一樣稀釋,但能凝結成食指截的大小,只是說明殺死的魔族等級非常高。

老闆擺了擺手,「既然它選擇了你,就隨便挑一個走吧,高級魔核進階魔獸,那隻雪松球變化形魔獸,魔核對它有好處。」

光璃曦道:「我也好像要一隻魔獸,我也能挑一個魔核么?」

看到這些裝備要說不激動是假的,幾人中年齡最大的傑克遜,在見到桌子上放著的魔核,也是搓了搓手擦掉嘴角的哈喇子,雖然葉家很富有,但魔核這種存在是稀有的,用了就沒有的那種,現在不像過去魔族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獵殺的,唯一的渠道要從騎士聖殿和戰士聖殿購買,而戰士與騎士經常會出入高危任務,捕獵、或者處死魔族。

魔族死後身體立即乾涸沙化,但唯一的魔核會留下來,那畢竟也相當於是魔族的心臟,提供心跳、思維以及戰鬥意識。

這些魔核分為幾個種類,攻擊魔核、防禦魔核,敏捷魔核心,綜合魔核、暴擊魔核,五種魔核的能力是不相同的,正合適對照了魔獸的基礎能力,魔獸補充任意魔核,在原有基礎上的能力會有所進步,對照這種魔核,戴維更覺得綜合魔核比較適合自己,便毫不猶豫拿走了一枚藍色寶石一樣的結晶。

桌子上魔核的種類有很多,可在戴維挑走了綜合魔核時,老闆突然呀的叫了一聲。

其他人扭頭看去,戴維問:「老闆,嗓子不舒服么?」

老闆搖了搖頭,擺擺手:「不,我沒事兒,小兄弟,好眼光,一下就挑走價值最昂貴的魔核,雖然我不準備把它交易出去,可一直放在我手裡,價值遠遠不比拿到你們手中價值來得高,我說得沒錯吧,既然喜歡我就送你好了。」

「這真的好嗎,老闆,真的很抱歉,誤會你了。」戴維笑道。

「很多人都這麼誤會我,沒關係,它是你的了,雪松球是他的本名,但這雪松球會變化成龍,一旦成龍就會暴虐的毀壞四周的城鎮,所以我用龍紋鎖刺入龍骨,封印了龍的部分能力,避免這傢伙這麼做,沒想到它會這麼誤會我,看到你能馴服它,它對你來說也很重要吧,好好對待它,這顆魔核是道歉的禮物。」老闆道歉道。

說完,雪松球發出嗚嗚嗚的躲進衣領中沒了音訊。

幾人絕想不到小雪球會有這種牛逼的背景,魔核的背景他們都清楚每一顆都來之不易。

核心剛到手,小雪球突然鑽出來阿嗚一口吞下了結晶,鼓鼓囊囊的肚子微微發出藍色光暈。

老闆也擦了擦額頭的汗,笑罵道:「太敗家了,這麼吃只有一次性效果,但入葯至少是口服的三倍效用,這麼一顆高等級的魔核就沒了。」

「抱歉,這傢伙看來是肚子餓了,我們可以吃點東西走么?」戴維笑說。

「好,沒問題,我讓下面人去做。」老闆揮了揮手,身後的手下點點頭退了出去,門也全部關上了。

傑克遜在魔核中挑挑揀揀,除了綜合魔核心,最終還是選擇了一顆僅次於綜合魔核的攻擊魔核,這種哦功能魔核還可以點綴在武器上,在配合煉金大師的鍛造手藝,無論是攻擊武器、還是魔法手杖,有了魔核基礎能力都能提升一個檔次。

反之,魔法師的能力正好是攻擊性強,可範圍越遠,攻擊力就越弱,但現在有了魔核的加持,至少還能加強魔法的攻擊性,這樣做魔核的能力鞏固了攻擊力,那可是每一招魔法威力都固定的提升一些攻擊性,這可比暫時提升威力的道具好多了,至少是永久性的,除非法杖的使用許可權到頭,魔法師要換用新的法杖,魔核也還能拆下來繼續利用。

其他人各自選好了道具,雖然除了魔核以外,還有魔法捲軸,撕開兌入魔力能使用,小光挑了光系捲軸光明激蕩,吉斯挑選了一把水系的魔法法杖,材料是用稀有礦物質雲姆材料製造,通體是藍色,給煉金大師點綴一下就能方便使用了。

葉莫離挑的魔核的防禦系,沒有多想,就隨便選了一顆,葉家大小姐家財萬貫,就算是頂級品質的魔核,想要拿到手還是可通過各種渠道得到,現在拿總比不拿好。 小雪球的肚子在微微發光,僅維持了幾分鐘,小雪球耷拉著腦袋鑽回了衣服里酣睡。【零↑九△小↓說△網】

隨後,五人挑選好了裝備,有幾人除了魔核沒拿外,其他裝備是沒少拿,整是往好的拿,雲母法杖、魔法咒符、魔核等等道具,這老闆倒也出手闊綽,想想整個邪火城能搜集到這麼好的裝備也沒幾個人能有這麼大手筆。

戴維又詢問老闆有沒有貼身武器,魔法師雖然是遠程系的戰士,在這兒找把上好的武器基本是難事兒,魔法聖殿對刀具的把控力度實在太難了,最大問題無非是魔法師的體質偏弱,說的不好聽一些,強大的魔法師也可能被一名資質不算高的騎士做掉。

作為七個聯盟的中流砥柱,所以魔法聖殿對手邊的子民的把控力度是苛刻的,就算是切菜用的菜刀也要去向公會報告登記,對於那些要往魔法聖殿宜居的其他職業者,也要流放掉隨身的佩劍,或者說等那些人走後在打算把武器還給他們。

光是刀具、武器這一點在這邊是幾乎很難看到的,倒是老闆微微一笑,淡然道:「不瞞你說,借一步說話可以嗎?」老闆神秘地說道。

走出大廳,老闆停下腳步,立即說:「你有所不知,魔法聖殿對刀具的把控力度很強,這兒是沒有的,但你想要我有貨源,但你不能說是我給你的,你能向我保證嗎?」

「好,我保證。」戴維眼神誠摯的笑道。

「好,我相信你,魔法師大人。」老闆理了理衣襟,望著真摯的眼睛,淡然一笑。

「跟我來吧。」老闆說完,埋頭向前走。

去到一座後方凸起的巨大建築群,供奉家族骨灰的寺廟。

老闆來到寺廟前,迅速跪下磕了個響頭,「列祖列宗保佑,孫子包財不孝,要拿祖傳寶器,昆古尼爾之刃,祖宗們在天有靈,保佑持劍者一聲福德,你們的不孝子孫包財謝過了。」

「老闆,你起來吧。」戴維扶起了面前的老闆,然後,自己也跪了下來,「前輩們,我是戴維,借你們府上寶器一用,屠戮魔族,以告佑各位前輩們的在天之靈。」

「好了,誓也發了,和我來拿劍吧,不過你和昆古尼爾有緣的話,就先請把劍拔出劍鞘。」老闆說。

「放心,我不會強要的,也要看劍的意願。」戴維說。

「恩,好,隨我進祠堂。」老闆點點頭。

折翼王妃 兩人進了祠堂,祠堂裡頭供奉著不少泥塑,泥塑正前方都立有一生事迹,老闆光顧著要帶他往裡頭走,戴維邊走邊朝旁邊看卻是隨眼在一座石碑前站住了,這件石碑的主人叫包楓,昆古尼爾的光之劍的傳承者,生平是一名有著八級修為的騎士,而昆古尼爾是該人的生平佩劍。

光之劍和暗之劍是昆古尼爾的劍名,本質屬性是由火和光的魔核煉化的神劍,因為取締了魔族族群一個雙生面首領的魔核,消滅了暗元素,用血液澆灌成了光明元素的魔核,用魔核在煉化神劍的鐵水之中融入,可以說元素完全融入劍胚。

神劍生平斬殺了不少的魔族族群,包楓死前年僅四十歲,死前守住了邪火城,這麼多年過去了,人們似乎忘記包楓過去的光榮事迹,可他的里程碑上卻還記錄下生平殺死的魔族個數,整整的一萬隻精銳的魔族,以低階魔族換算下數量還不知道數量有多龐大,正是因為這樣,給予了當時魔族大軍的重創,人類的堡壘才沒被攻破。

「前輩,你安息吧,我會以你為榜樣,重新煥發昆古尼爾的英姿。」戴維嘟囔道,說著,跪在石碑前給了三個叩首。

祠堂的最深處,分三樓,一樓放置骨灰、祠碑,二樓放置許多曾經的日常用品,三樓是最不常去的地方。

去到祠堂二樓,裡面沒有太多東西,放置的整整齊齊,只有一把列著灰塵的雙股劍陳列在一幅畫前。

那幅畫正是包楓的生平畫像,雙股劍就在劍鞘中,聽老闆說每天規定的一個時辰,寶劍上方會有光芒閃爍,以及劍在劍鞘中震動,像是要掙脫出來,可到現在為止還沒人摸劍,據說會被劍意自行掙脫。

雙股劍,雙生劍,有著光與火的屬性之劍,戴維想若是能得到此劍,修為上也能很大提升,況且作為戰士早與劍結下緣頭,記得當初師傅說過若是有辦法喚醒劍靈,那他的修為可以比現在更高,可這些年尋找過也自行摸索過也沒有合適的機會,合適的寶劍,更別提劍靈究竟是一種什麼物質,或者精神寄託來形容的好。

「每天這個時候,劍都會震動,差不多時間到了,等會兒你看看。」老闆說。

說完,等了好一會兒,雙股劍在劍鞘中蓄勢震動,表面流轉金色光芒疊嶂,像是要與遠處的精神寄託聯繫在一起,可是等了這麼長時間,原有的繼承人已經意外身亡不下百年,劍還留有過去的記憶,不挂念甚至不忘懷舊時的記憶。

「老闆,我可以試試么?」戴維輕聲問。

「輕便,拿得走就是你的了,放在我這兒只是一坨鐵器,不過醜化先說,騎士聖殿來過修為極高的騎士長,所言要這把名劍,可也沒帶走它,說是人挑劍,劍本身也會挑人,帶不走也不要太傷心,你還年輕,有太多的名器等你去挑選,未來是你自己的。」老闆伸了伸手,淡然道。

戴維搖了搖頭,「好,我知道了,老闆,我不會強求,如果真是我自己修為和緣分不夠,我也不會強求之間的緣分,謝謝老闆的提示。」

早知道不可能一帆風順,戴維心裡深知尋劍之路不會太容易。

老闆沉默了,站到了一旁。

兩人沉默的站著,戴維來到畫像前,於是,站在雙股劍的正前方,摸著雙股劍的劍鋒,突然之間,一股強大的推力要把他的手用力向外推開,手腕麻了一下,肌肉在劇烈的收縮。戴維沒有收手,緊緊地抓著雙股劍的劍柄端頭,雙股劍的劍量舉足輕重,很輕巧的抓在了手中。

戴維有點吃驚的說道:「好緊~呀,怎麼拔不出。」

老闆一旁悠哉的看了看手背,說:「劍尋找主人,不是人挑選劍,哎呀,走不進劍的心裡,它是不會聽你的指令。」

戴維一愣,把雙股劍重新放在畫像前,「是這樣么,我明白了。」

重重磕了一個響頭,「昆古尼爾,前輩,後輩戴維,有意冒犯你們的在天之靈,在下很愧疚,但我需要你們的力量,聖殿即將有難,昔日,包楓前輩生時屠戮魔族,拯救聖殿聯盟於水生火熱,而今魔族即將復甦,聖殿如今又奸臣當道,包楓前輩,我以性命立下誓言,若我以一己私慾佔有寶器,炫耀武力,生時萬人唾棄,死後不得超生!」

說完,震動聲泯滅,橙金色的光束迅速襲來,然而一道光籠罩在他身上。

「是你在呼喚我?」

生前的光亮聚集處,是一團虛幻的金色活靈,呈現著人的英姿,虛幻的瞳孔里似乎能包容萬象。活靈的身影緩緩靠近,雙眼閃著激烈的神光,光影迫近,身下對他擺了擺手,身上的服飾也有著驚人的變化。 金色光芒通透明晰,彷彿連繫著體內的羈絆,金色斗旋膨脹開來,以及那火焰的元素也在隱隱增長,有著火之傳承的精英魔法師,對自身以及周圍的感知能力,已經越發的清晰明了,在那股金光籠罩自己時候,不再有害怕,而是轉變為興奮喜悅。【零↑九△小↓說△網】

金色氣旋在呼應吸收著散發空氣中的金色粒子,而體內的火焰魔力修為在迅速增長,這增長速度到了快要溢出元竅時停滯了,那團虛幻微微嘆息了一口氣,手上的浮動也停擺了下來。

至於,至於他之前握著的雙股劍,也早不在自己手中了,手裡空空如也,四處環境是寂靜的黑暗,而面前的金色幻影可以包容萬象,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有了現在的感悟,真不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些什麼事。

「是你在呼喚我嗎?為什麼不說話。」

戴維恭敬的鞠躬,道:「沒…沒錯,後輩戴維,見過前輩,還請前輩賜教,這裡是哪裡。」

「承載了我的意識碎片,你是第一個到達老夫心境的人,你說你叫戴維,恩,比當年如日中天的老夫還更有修養和內涵,論天賦,你是第一人,論資質,你也是上品,但這也還遠遠不夠,我要帶你來心境,觀察你是否有繼承劍的意志。」那團金色幻影淡淡的說。

戴維抬起頭望向眼前的一片虛幻,誠懇道:「前輩,那你能從我身上看出什麼沒有。」

虛幻道:「呵呵呵,你在考驗老夫,這你就太小看人了,孩子,你靠近點,讓我仔細看看…」

虛幻招了招手,包容萬象的雙眼之中流露一絲驚異神色,頓時驚呼:「沒想到你的天賦竟如此之高,這把劍作你的佩劍也正好合適,但你的心有所迷惘,可否說出來,我可解你憂愁。【零↑九△小↓說△網】」

「實不相瞞,前輩,我經歷了一場與魔族交鋒的戰鬥,在那場戰鬥中僅僅是慘痛的勝利,聽說了一個鎮子一瞬間被魔族佔領,村民一瞬間被魔化成魔族的傀儡,那種事誰都不願意去面臨的,我覺得我身上的擔子似乎更重了,我的師傅、我的舅舅,還有我老師都說我是百年難遇,傾囊相授各種技藝,可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更重要的是守護,我承擔下一切,我想儘可能的去殺掉魔族,為了這一切我將去參加聖杯戰役,擁有自己的團隊,所以前輩我不想錯過任意一次增加實力的機遇,成全我吧!」戴維沉聲道。

虛幻沉默了片刻,虛幻更加靠近,伸開雙手,茫然的金光要把人溶解在其中。

他置身於這片光明中,體內的斗元再迅速的開花結果,納氣的速度前所未有的順暢,戴維身體無法動彈,就感受到腦海像是被意識傳遞著闖入進去,一點一滴的過去浮現在被抽走,直到過去了很長時間,但他絕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身體懸浮在半空中,無事可做后,只能深入冥想來提升個人的修為,他驚訝的發現在這裡的修行,金色的斗元流轉速度非常快,氣短短三十秒鐘就流遍了全身,體內的氣循遍全身其他時候需要一個時辰,每天氣也僅僅只能循環20來回。

當修為在增長,作為戰士的稱號也會改變,能力也就越強,但之後還會面臨更大的考驗,那就是成長速度太慢,遠沒有過去成長的迅猛,這其實每一個修行者當下的難題,可在這兒,不一會兒,他就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堵塞感,突然之間,全身一個激靈。

意識獲得解放,像是腦海深層有一樣物質被解禁,突然之間,身體一輕,摔在地上,可就在這時候,身上也起了些細微的變化,戴維重新獲得新生,金色的斗元氣旋無論密度還是質量上都變得稠密了不少,消耗的時間可能還會延長一些,這是進階預兆。

雖然現在做的修行都相關魔法的修行,也不辜負幾個老師以及師傅的再造之恩,天賦加上持之以恆的努力,現在修為上與同齡人比起來,甚是少有人能與他比肩了。

「突破了,果然很有天賦啊。」意識碎片感嘆道,「這是給你的力量,接住了,你雖然有天賦,但人無完人,要讓功力更上一層樓,渡心是最重要的修行,雖然這些年老朽遇上了不少成功的修行者,也有天賦比肩於你的天才,但他們的心中有一己私慾,所以老朽沒選擇他們,老朽包楓,生平斬惡無數,今得到傳承之人也是蒼天有眼啦。」

「前輩,多謝傳功。」戴維叩首道。

「你我皆為解救世人之大能,彼此心照不宣,我有昆古尼爾雙股劍,劍境參有八重,此後更無法登入巔峰,此命卒於魔族,封入劍心,劍心不死,我意識不滅,現在我可歸天啦,希望你能更多參透光明劍境,我用意識碎片洗去靈魂污垢,現在你的天賦已登頂,參悟光明劍境九重日後多加磨練,老朽登天啦,哈哈哈哈~」

意識碎片崩潰,戴維意識忽然模糊,眼前情景突變,「奇怪,我剛才是怎麼回事,那是做夢么?真是奇怪的感覺。」正說著,他驚訝的看著手中的雙股劍正緩緩出鞘。

包老闆聳了聳肩,「按照規矩它是你的了,以後你要好好待它,既然這把劍的意識選擇了你,你千萬不要辜負它哦…」

兩人來到祠堂外。

戴維停下腳步,恭敬的說:「多謝,前輩…」說完,雙股劍歸鞘,意識切換,隨手就歸入禁婆鈴鐺。

老闆淡然的說:「別和我這麼客氣,這些都是你靠自己本事做到的,無論是雪松球還是那把雙股劍,有能者兼得,我祖宗在天之靈高興還來不及,你們時間不多了,趕緊啟程吧。」

戴維驚訝道:「咦,你怎麼知道,老闆。」

「哼哼,我曾經也有過年輕的時候,這個時候應該是聖杯戰役的開賽季吧,你的能力要突圍肯定沒問題,只要別太大意就行,況且你們的路肯定不會一帆風順,讓我告訴一件事,成敗就在於你的守護獸,我送你的雪松球,是高等級的龍族混血魔獸,可幻化成龍,別看它小凶暴起來不亞於一匹六級魔獸。」

「好,多謝前輩指教,我一定多努力。」戴維說。

「別和我這麼客氣,有事兒來這裡找我,缺裝備,就算有多困難,我也幫你湊齊,畢竟你和我家族有太多牽絆,我不想你出去闖蕩失敗,畢竟這關乎包楓的名聲呢。」包老闆笑說。

「是的。」戴維點點頭。

「好,吃了飯再走吧,我的廚子已經做好了。」包老闆說。

五人吃完飯,邪火城邊緣,郊外。

幾人就聚集在郊外,眼睛一動不動關注著吃飽了有些懶散的小雪球。

「我們就用小雪球的力量一口氣到戊戌鎮吧。」對於包老闆的說法,戴維算是深信不疑,現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讓小雪球發揮自己的實力,向前揉了揉它的肚子,關切的問候道:「小雪球啊,小雪球,告訴我,你可以乘載我們去這個城鎮嗎?」他說完,就用力戳了戳地圖上的坐標點。

小雪球吐了口濁氣,眼神迷惘的瞪著地圖,隨後躺在地上撒嬌似的怪叫了一聲。

「開玩笑吧,我看還是算了。」吉斯看著小雪球一臉嬌氣的怪叫,不由得哼哼了聲。

話音剛落,就見著小雪球全身都開始浮現白色的條紋,雪白的絨毛在收縮,瞳孔在瞪大凸了出來,嘶吼僅是前兆,后兆的變化叫人驚訝的愣在原地,就見著小雪球從巴掌大小,開始不停的逆生長,身形越來越膨脹,比在屋子裡看到時還大了些許。

幾分鐘后,古奧森嚴的白色龍王,發出一聲嘶吼,雙翼遮天蔽日,雖然個頭是小了一些,但也有接近三米的個頭,在外人看來這頭魔獸實力已經很恐怖了,但沒人知道小雪球還是一隻幼年期的魔獸,總的來說日後還會繼續長大。

「他會帶我們去的,我們坐上去吧。」戴維說,就跳入小雪球的脖子上。

「怎麼辦。」下面四人互相看了看,傑克遜淡然一笑。

「上去唄,要我抱你上去嗎,小光。」葉莫離說。

「不,不用,我可以的,我長大了,葉姐姐。」小光笑笑。

「是嗎,那你自己上去吧。」葉莫離露了點神情。

幾人二話不說,坐上了小雪球背上,幾人的重量已經不輕了,可小雪球和沒事人一樣,雙翼拍動,緊接著迅速離地面,它身體周圍都快速閃爍藍色光環,但顯然這比魔法師使用的魔法還厲害。

戴維坐在最前面,指著地面上的某個坐標點,沉聲道:「走~」 「走~」白龍聽懂了主人的命令,青藍色的光環包裹著周圍,雙翼輕拍動,帶起一片煙塵,但很快,在眾人眼前就能感受到雲里霧裡的感覺,灰濛濛的一片,像是有液態的水迎面襲來,但很快,液態水扑打臉頰的感受也消失了,在適應了這個速度后,周圍的一切又恢復為靜止狀。

白龍在天空中快速飛行,後面乘坐的幾人心裡都有些激動,因為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在天上飛,畢竟魔獸對魔法師來說絕不意味著是一匹坐騎,在戰鬥中甚至能充當戰鬥力,一匹品質上佳的魔獸,在修行中還能給契約締造者本身帶來很多好處。

不只是魔法師這個職業,算在七大聯盟的七種職業族群,會選擇屬性與自己相當魔獸,一來的為了提升現有的戰鬥力,二來修鍊過程屬性匹配相同的兩者之間得到的能力會相互補足,無論是魔獸進階,還是職業者修為突破上升,對魔獸也好,對人類也好,能力也會上升一個檔次。

傑克遜羨慕道:「這就是魔獸,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有一隻魔獸,希望有一天一定要有這麼一隻。」

「會有那麼一天的,傑克遜大哥哥。」小光一旁神往的笑道。

「葉莫離,你在想什麼呢。」傑克遜笑笑,摸了摸小光的腦袋。【零↑九△小↓說△網】

「不,沒有,不管你的事,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吧,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管。」葉莫離冷冰冰的哼哼,說完,把頭扭到了一邊。

看著葉莫離不說話,傑克遜把注意力全放在吉斯身上,可吉斯也沉默寡言,他搖了搖頭,有了些無奈,只能和那個年幼的小光玩耍了起來,戴維翻著地圖,正在指著路,也不能把注意力過度分散。

地圖距離魔獸之地,戊戌鎮有幾百多公里,位置偏避,對於小雪球來說也不過是幾個時辰的問題,到了傍晚,迫降到了戊戌鎮的外帶。

鬼氣森森的小鎮,到了晚上,已經沒太多村民願意出門,白天,在這豐饒的土地上,種植著棉花、各種農作物,聽說這邊就分擔了許多的重擔,但入了夜晚,這兒會有大量具有靈性的霧氣飄來。

戊戌鎮北靠近靈階聖殿的附庸城,靈階聖殿附近地理位置偏避,主要是黑石煉地這一帶環境特殊,無論是光系魔獸還是暗系魔獸都會依賴地理環境居住此地,戊戌鎮在黑石煉地已經有千年的歲月,村民依靠豐饒土地生存了幾百年,但到了夜晚,黑石煉地內會有靈性霧氣催動,從裡面跑出來許多有威脅性的魔獸。

幾人看著四周環境,然後,就順利進了黑石煉地的腹地,並讓小雪球回歸到了巴掌大小的姿態,小雪球恢復原貌后,不久就在戴維懷中昏睡去,看來就算是龍化會給身體帶來比較大的負擔,理所應當也會出現疲軟的癥狀。

抵達黑石煉地,天也快入夜,但是這裡純天然的環境還是傍晚的景色,趁著視野清晰,繼續深入腹地,穿過一片麥地,很快,就已經能看到一片居所,這兒的環境特殊,村民都居住在一個寨子中,寨子上還燈火通明,火光來回閃動。

「可以讓我們進去嗎?」戴維走近,對著寨門前的大樹招招手,迅速把暴龍煞令拿了出來,守門的兩位大叔還是有見識的,一眼就認出了戰士聖殿名譽公會之一暴龍公會的令牌,對他恭敬的鞠了一躬。

重生南非當警察 幾位士兵從上面放下繩子,繩子一端被拉著,好幾個士兵上面拉著繩索,那名大叔指了指,道:「抓著繩子,我們帶你們上來,快點,夜裡不安全,會有魔獸,你們啊,現在才到是不是太晚了,要是晚點守門的人會更少,你們死在外面也無能為力。」

「抱歉了,大叔,好,我先上去,麻煩你們了。」傑克遜上前推了一把,淡然的說道。

五人意識都不錯,傑克遜往旁邊走了幾步,抓著繩子一端系在腰環上。

寨子上的守城士兵點點頭,一邊同時用力,把下面的傑克遜緩緩往上拉,入夜的時間已經很快,短短一會兒功夫,天開始擦黑了,然而,就在拉上第三個人的時候,已經有明顯的靈性霧氣飄來。戴維把自己排在最後一個,毫無疑問是要讓前面的幾人安全一些,而他自認為就算面對魔獸也有一線生機,就算打不過,也不會毫無招架之力。

「速度快些,沒時間了,快。」守城大叔道。

「下一個,葉莫離。」戴維說。

戴維向前,拿起繩索套在葉莫離腰環上,順勢拉了拉繩索的另一頭,上面的人收到來意趕忙加力把下面的人向上拉。

衣領上睡著的小雪球突然掙扎著蘇醒,突然,臉龐的猙獰色尤為突出,雙方締結的契約綁定著魂契,最高級的魔獸契約,雙方心裡在想什麼已經熟門熟路,在看到小雪球突然發狂,戴維的精神力突然緊繃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