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天地陡然一聲驚鳴,彷彿幽冥煉獄之來者,一股劇烈陰氣讓方昊天心中一緊。

就在此時,天地陡然一聲驚鳴,彷彿幽冥煉獄之來者,一股劇烈陰氣讓方昊天心中一緊。

沒有多想,他撕碎虛空,隱沒身體,急速抽走手中靈魂。

一道紫色光芒閃耀,隨後光芒閃耀下一秒覆蓋在地上空香樺身體。

滋滋。

火焰頓時燃燒,將地上屍體燒成虛無,化為飛灰。

「糟了!」

方昊天盯著手中的靈魂,彷彿遇到了火焰,無風自燃,火光衝天。

方昊天又驚又怒。

「燃魂獸!」

他沉聲低喝一聲,將手中靈魂急速撕碎,一段落下在地上飄動,幽綠色好似鬼火燃燒照耀,讓四周之人彷彿遇見鬼怪一般,嚇得四下退開。

方昊天也沒有管這一塊,而是急速將空香樺記憶搜索一遍,但在他搜索完成的一瞬間,這一塊靈魂就開始燃燒了。

方昊天將手中靈魂碎片丟在地上,任憑它自我燃燒,絲毫不管不顧。這一切都是因為,方昊天根本上就不在意眼前之人有多少用處,只是想知道,他腦海中有什麼存在。

但顯然,對方並不想讓方昊天知道他是誰。

前前後後數十秒鐘,方昊天發現,空香樺這個白痴其實連記憶都被人篡改了。

燃魂獸的出手,也不過是最後一重保障而已。

所以這一次,方昊天只查到空香樺最後跟人交易的畫面,對方的臉,如同蒙上一層薄霧,朦朦朧朧。

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白費勁。

他無力吐槽一句,揮手將空香樺的一切全都掃除,轉過身,方昊天對溫同宇說道:「鎮東軍中,所有跟蘇護將軍一條心之人都在這裡嗎?」

方昊天詢問之語,讓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好。既然如此,本王手中有一個聖旨,可以現在開始甄選出一批人帶去北方,組建新軍,準備討伐北方大炎王朝。」

方昊天聲音凜然,聖意十足,讓四周之人全都心中一怔。

之前方昊天雖然有過隻言片語,但是被空香樺打斷了,現在被再一次提起,方才想起方昊天的意思。

眾人心思活絡了,短時間裡就已經將所有事情想通透了,這是一個機會。

只要決定下來,成為方昊天手下之人,那麼這就是他的嫡系。

這可是一件史無前例的好事,不僅能夠保住他們未來的仕途,更能讓他們有更多的晉陞空間!

所以眾人同時應下來道:「王爺放心,我們一定最快速度整理好隊伍,隨後一併隨王爺北上。」

「此事不急。」

方昊天掃了在場的每一個人一眼,沉聲道:「本王從空香樺的記憶中查到了一件事情,這一次鎮東軍中有大量敵人,為了保證鎮東軍,能夠在八王爺來臨之前還有戰力自保,所以本王會留下一些戰士並且在此時進行提拔。」

「你們現在回去,將不願與本王一起北上之人全都羅列出來,今日之內,本王會將所有名單羅列出來,最後在列入聖旨之中。」

「也就是說,就算沒有人願意跟著北上也沒有關係,本王需要的是真心想要北上之人,所以哪怕是一個小兵,都夠了。」

方昊天之言,讓人心中感到安定。有幾個實在不想北上的嫡系最後還是鬆了口氣。

在他們看來,都能夠北上或許是仕途順利的一重保障,但是更重要的還是他們家人已經在此處居住多年,鎮東軍已然是他們的家。

突然離開,這一段割捨不下的情,只會一點點纏繞在他們心間,緊緊攥著,令他們感到心痛。

這樣人性化的選擇之下,眾人還有一個更加想問的問題。

溫同宇被人推上前,硬著頭皮問道:「末將還有一個問題,可否請王爺示下?」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方昊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說:「本王知道你有什麼問題,這一次本王可以說,蘇護將軍並無大礙,正在域外擔任將軍,此事乃是機密,你們現在都要忌口。」

「是!」

溫同宇聽到方昊天之言,心徹底落在地上,與眾人同時拱手,隨後不在言語。

「好了,趕緊下去處理,召集全軍只要願意,接下來可能要重新編組。」

方昊天說完,身影消失不見,現場只剩下一片荒涼。

仔細看了一下,眾人方才無奈聳聳肩,隨後各自下去做事。

鎮東軍,塘沽城。

方昊天腳邊落下,踩在一座大樓的屋頂,悄無聲息。

他沉默一陣,隨即靈魂展開,一時間將這一作小城全都籠罩在感知力中,街上每一個人,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方昊天識海中一一呈現。

「呼……」

緩緩送出一口氣,方昊天失望搖頭。

本來以為能夠查到任何蛛絲馬跡,但是最後在這一座小城的記憶都是假的。

這裡面很普通,只有數個武館支撐著整個小城,其他的城防力量,不過就是一個笑話。

「算了,對方既然不想讓本王找到他,自然也會全力遮掩,只是沒有想到,空香樺這傻子竟然就信了。」

方昊天在空中呢喃,背著手笑了笑,接著說:「也罷!既然來了鎮東軍,那麼從這裡出去就是東海,正巧趁著今天,去一趟東瀛。」

「本王記得,東瀛有伊歧那井,通向九幽深淵,能夠打起幽冥靈泉。這東西可是好東西,對於靈魂也是有幫助的。」

「去看看。」

心中獵奇心思不減,方昊天雖然不是這個世界之人,但是在龍守城時,曾聽到劉先生跟幾個孩童講著東海上的寶物,其中幽冥靈泉對於靈魂很有幫助,甚至傳說只要使用了就能突破永恆不滅境。

想來,自己可以去試試,畢竟到現在為止,進境緩慢,真讓他頭疼。

索性,還是過去一趟。

心中決定,方昊天毫不猶豫轉身進入東海。

身影方才出現在海面上,方昊天就尷尬了。

彷彿來天地威壓一樣,方昊天只覺得身體被一道力量束縛,狠狠將他壓在大海之上,如果不是實力強悍,他已經仰面栽在地上。

如此危機時刻,方昊天伸手拍在海面,身體驟然翻轉立正,腳下好似踩著浮在水面的氣墊,踩在上方沒有摔下來的意思。

將手放在身前看了看,方昊天雙目凝重幾分,驀然說道:「這片海域竟然有排斥自己的力量,彷彿活了一樣。」

輕聲呢喃半天,方昊天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不過這片大海力量雖然強悍,但也只是讓自己無法飛行罷了,至於踏浪而行,還是輕輕鬆鬆。

方昊天背著手,信步閑庭般悠閑,一步一個腳印,左右瞻望,欣賞著四周美妙的景色。

「真不錯啊。」

天空蔚藍,大海波浪滾滾,四周時不時能夠看見船隻經過,甚至漁民們驚呼的樣子,一切都是那麼令人感到心神愜意。

久久掙扎在朝政之中,方昊天其實感到很累,此時到了這裡卻是感覺身心輕鬆,心靈緩緩沉澱。

「真不錯……」

方昊天腳步緩緩抬起,感受著鋪面清風,心中充滿輕靈空明,進入無我無天之感。 下車沒多久,秦菲就感受到了海風和陽光,而腳下踩著柔軟的沙灘。

「這裡是海邊?」

「嗯,喜歡嗎?」東方玉卿溫柔地回應著,依舊挽著秦菲的手臂。

喜歡你個大頭鬼啊!

搞得神秘兮兮的,居然只是為了帶她來海邊?

不等秦菲腹誹完,東方玉卿就取下了她的眼罩。

秦菲迫不及待地睜開眼睛,可視線並沒有在瞬間清晰,眼前的一幕還有些朦朧,倒是熱情的歡呼聲率先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新婚快樂!」

「媽咪,新婚快樂1」

熱鬧的歡呼伴隨著花香落下,視線所及之處全是漫天飛舞的花瓣。

秦菲的腦子裡轟然一響,她捕捉到了「新婚」兩個字,只覺得全身的細胞都在瞬間被激活。

不敢置信的一刻,卻又有一種「果然如此」的恍悟。

原來這個悶騷的傢伙,打從一開始謊稱出差就是為了準備給她這個驚喜。

等等,有個聲音……秦菲隱約聽到了大兒子的聲音。

腦子裡登時想起剛才吃早餐時,秦懷鈺那條莫名其妙的微信。

原來,他也來了這裡。

震驚持續不斷,秦菲呆萌地轉動著眼珠,打量著周遭的一切,也搜尋著秦懷鈺的身影。

他們身處海邊一個陽光房內,透明的玻璃絲毫遮擋不住蔚藍的大海,現場布置的十分浪美唯美。

秦菲的視線穿過飄飄洒洒的花瓣看向面朝大海的那邊,不等看清,一個軟糯的懷抱突然撲上來,將她擁抱住,「媽咪,新婚快樂!嘻嘻,驚不驚喜啊?」

秦菲頓時有種如臨夢境一般的幻覺,抱著她的人就是秦懷鈺,可她卻像不認識對方似得,盯著看了好幾秒才不可思議地喃喃自語,「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話音剛落,惹來全場眾人的歡聲笑語。

「嫂子,恭喜!」

「菲菲……恭喜你二次進入圍城。」

好多聲音一同朝秦菲祝賀,她調轉眸光看向大夥。

除了秦懷鈺,還有秦慕年、霍思晗、郁林俊、李文博、東方豪宇、秦氏兄弟、韓林、沈闊,以及龍鳳胎?

秦菲笑起來,像是電影慢鏡頭,完全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一幕。

東方玉卿是從什麼時候計劃婚禮的?

居然把身邊較為相熟的朋友,全都請了過來。

「媽咪,恭喜你啊!我跟哥哥居然可以參加你跟爹地的婚禮?」東方王妃笑嘻嘻地抱住秦菲的大腿,一臉的好奇與八卦。

「恭喜嫂子,新婚快樂!」東方豪宇也走上前,看著秦菲驚訝的表情,送上最為真誠的祝福。

說實話這麼低調而又私密的小型婚禮,他也沒想到會接到邀請。後來一琢磨也就明白了,怕是東方玉卿早已洞察他的心思,所以故意讓他來觀禮,好徹底死了這條心。

心裡不禁苦笑,他其實早就死心了,而且最近參加了好幾場相親。跟其中的一位空姐相處的還不錯,偶爾會約著去看場電影。

秦菲看著東方豪宇,激動地點頭,「謝謝,謝謝你們的祝福。」

「媽咪,儀式快要開始了,趕緊去換衣服吧。」始終保持緘默的東方王子,適時提醒。

東方玉卿較為讚賞地瞥了眼二兒子,突然覺得兩個兒子都是人中龍鳳,至於迷糊可愛的女兒嘛,今後一定要幫她嚴格把控好女婿的人選。

「換衣服?換什麼衣服……」秦菲顯然還沒有進入新娘的狀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東方玉卿走上前,寵溺地笑著,「雖然婚禮比較簡單,也準備得比較倉促,但是該有的環節依然不會少,去換上婚紗吧,儀式很快就要開始了。」

秦菲心跳惶惶,抬眸看向東方玉卿,略顯靦腆:「你怎麼不跟我說……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秦菲感覺比她參加試鏡都要緊張,莫名想當逃兵怎麼辦?

「不需要準備什麼,你原本就是我的妻子,尋找個婚禮的儀式感罷了。」

兩人含情脈脈的一幕又惹來熱鬧的歡呼,繼而秦菲被霍思晗拉走,進了玻璃房後面的一間休息室。

話說秦菲跟霍思晗在微信上視頻過,如今算是兩人第一次正式見面,沒想到感覺還不錯。

換上婚紗秦菲還覺得如墜夢境,誠如東方玉卿所言,她根本什麼都不用準備,只需要當個聽話的新娘就OK了。

鏡面中的自己,被三名化妝造型師圍繞著,動作快的令人眼花繚亂。

沒多久,秦菲睜開眼睛看著鏡中的自己,都覺得像是被偷梁換柱了似得。

造型師們一直在閑聊著,秦菲起初渾渾噩噩的,也沒聽對方在說些什麼,後來才明白是在誇獎她皮膚好,五官緊緻,不用濃妝艷抹都足以艷壓群芳。

婚紗不是很繁複的設計,但這樣反而不會喧賓奪主,很好地襯托出了秦菲的美。

站起身後,看著鏡中的自己,秦菲又遏止不住加快了心跳,甚至腦海里還不禁浮現出一些有關婚禮的零碎畫面。

霍思晗站在秦菲身側,忍不住感嘆,「哇塞……好美啊!等會兒出去,肯定能迷倒一大片。」

秦菲抿唇竊笑,隔著頭紗看向這個准嫂子,臉頰依然激動地顫抖,卻又不解地追問,「嫂子,你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情的?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他就昨天隨口跟我說有個驚喜,我還以為是給我準備了什麼奇珍異寶呢。」

霍思晗一副冥思苦想狀,「大概是……你們來維羅納之前吧,特意叮囑我們不能走漏半點風聲,說是要給你一個浪漫的驚喜。」

「不得不說東方先生真是越來越讓人刮目相看,就連秦先生跟你小叔都說,這都不像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人了。可見是愛情的魅力,讓他甘願成為寵妻狂魔。」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霍思晗還曖昧地擠眉弄眼,那揶揄意味也是顯而易見。

秦菲一手捂在胸口,心裡其實激動到了極點,卻還是有些難為情,「唉,他總是這麼獨斷專行,做什麼都不跟我商量,害得我這麼被動。」

「行啦,人家那不都是為了給你個驚喜嘛!」

秦菲無言以對,不過內心深處還是蠻期待接下來的婚禮。 「呼……」

平靜的呼吸間,方昊天神情絲毫沒有任何變化,腳踩著海綿,如同入定老僧,凌然站著,絲毫不顯落敗跡象。

海上浪濤滾滾,感受到方昊天這樣平靜模樣,彷彿是遭受到了挑釁,海面掀起巨浪,一聲聲怒嘯將天空行雲喝止,海浪落下,陰影將方昊天身前視野全部掩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