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一向不近女色的城主,在滅掉整個白家之後,都不忍殺掉她,還想要收其為妾。

就連一向不近女色的城主,在滅掉整個白家之後,都不忍殺掉她,還想要收其為妾。

由此可見,這個女人是何等的魅力驚人。

若是這個神秘大人物,被白玉妃給勾引了,改變了主意,那可就糟糕了。

雷明偷眼看向顧白。

事實證明,他的擔心是多餘的。

顧白看也不看白靈一眼,只是道:「姑娘,我不是那種人,對你也不感興趣。」

這個女人,長得很美,皮膚很白,身材看上去也很有料。

但,自從見到了大師姐之後,他再看世間其他女人,都有一種索然無味之感,根本提不起半分興趣。

神女仙女什麼女,遇上師姐都是土。

對顧白而言,趕緊找到大師姐,才是正道,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呼!」

見顧白斷然拒絕,雷明大大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佩服之色。

面對如此美色誘惑,竟然絲毫不為所動,這簡直是守身如玉的無上聖僧啊。

「賤人,快走!」

為防再出什麼意外,雷明加快腳步走到白靈身旁,伸手往她手臂狠狠抓去。

「大人,您誤會了。」

被顧白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白靈先是有一點小錯愕,隨後立刻反應過來,急聲道:「小女子說的交易,是與大人您的禿頭之症有關!」

「什麼!」

本來一臉無欲無求的顧白,聽到『禿頭』二字,騰的一下,從藤椅上猛地站起身,雙眼放光地看向白靈,「姑娘,你怎麼不早說?」

「大人,您的禿頭之症……」

白靈還沒說完,便被雷明大聲打斷,厲喝道:「賤婦,閉嘴,休要胡說八道!」

他一手抓住白靈的胳膊,準備將其強行帶走。

「大人,救我!」

白靈一個柔弱女子,哪裡是雷明這等狠人的對手,眼見著就要被拖拽而走。

「慢著。」

顧白上前一步,伸出一隻手,搭在雷明的肩膀上。

「你……」

雷明身體一沉,神色大變,看向顧白的目光,充滿了驚駭。

明明只是一隻手,卻給他一種萬丈大山鎮壓而下的感覺,他整個人都被這隻手給禁錮了,絲毫動彈不得。

最讓他恐懼的是。

他感受不到任何一絲真氣波動,或者被施展了什麼道法邪術,僅僅是一隻手輕輕搭在他的肩膀上,如此而已。

「不想死,就閉嘴。」

顧白目光淡漠地看了一眼被他制住的雷明,頓時讓這廝噤若寒蟬,接著,他低頭看向白靈,眼神發亮,「姑娘,你繼續說。」

他這次出門,有三件事情要做。

第一,搜尋師尊和大師姐他們的下落,這是最優先,也是最重要的大事。

第二,想辦法突破瓶頸,修鍊出真氣。當然,這種事情,只能靠機緣,強求不得。畢竟,他在神塔修行了九萬年,都沒法突破到真氣境。

第三,長出秀髮,告別禿頭。

雖然自從變成禿頭之後,他越來越強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強,強到自己都害怕,打人的時候,都不敢太用力。

但,對於禿頭這件事,他可是一直耿耿於懷。

因為一禿毀所有啊。

有損自己玉樹臨風的形象,這也就罷了,還老是被誤認成和尚,他雖然懶得去糾正別人的誤會,但終究心裡有點不爽。

他乃是神秀道君的弟子,走的是最正宗的道家路子,跟佛界的那些傢伙,可沒有半毛錢關係。

如果有機會長出頭髮,告別禿頭……

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顧白也不願錯過。

禿頭的痛,誰懂!

「多謝大人!」

白靈掙脫雷明的鐵爪,躲到顧白身體另一側,美眸看向顧白那顆閃閃發亮的腦袋,問道:「大人,您的禿頭之症是否後天而成?」

「沒錯。」

顧白一臉憂傷地道:「在很多年前,本座練著練著,就特么禿了。」

「既是後天禿頭,那就可治。」

白靈舉起手中的木匣子,道:「小女子手中的這部《藥王經》,包容萬象,可治天下一切疑難雜症。而且,小女子跟隨家父,學過一些煉丹製藥之術,給小女子一段時間,一定可以煉製出合適的葯丹,幫助大人長出頭髮。」

「你沒騙我?」

顧白盯著白靈,目光炯炯。

「絕不敢騙大人!」

白靈盈盈拜倒在地上,發誓道:「若是不能做到,小女子願意做牛做馬,終身侍奉大人。」

好一個賤人!

看到這一幕,雷明臉上青筋暴跳,不敢說話,只是拿目光兇狠地瞪著白靈。

「呵呵。」

顧白輕輕一聳肩,笑了笑。

這個女人,打的是什麼主意,他看的一清二楚。

無非是想藉助自己,逃離虎口罷了,對他說的那些話,到底有幾分可信,很值得懷疑。

「大人?」

白靈抬起螓首,目光忐忑地看著顧白,彷彿是在等待最後的審判。

「起來吧。」

顧白一揮手,道:「從現在起,你這條命歸我了。」

「謝大人!」

白靈喜極而泣,兩行清淚緩緩淌下。

「不可!」

雷明再也忍不住了,大聲道:「大人,不要聽這小賤人胡說八道,她根本不懂煉丹……」

「我剛才說了什麼來著。」

顧白目光冰冷,搭在雷明肩膀上的右手,輕輕一捏。

咔擦!

雷明的半邊肩膀,直接被捏的粉碎,痛得他張大嘴巴,還沒來得及吸一口氣。

突然,喉嚨一緊。

咔!

又是一聲脆響,他的喉嚨被捏爆了。

「滾。」

顧白將四肢抽搐的雷明,扔出了飛船。

那些凶獸騎士,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首領,被活活捏死,然後像死狗一樣扔了出去,皆是瞠目結舌,徹底驚住了。

一眨眼的功夫。

盤火城十大高手之一,凶名赫赫的雷大總管,就這麼掛了。 也並沒有出現她的照片,看到這,她才緩緩鬆了一口氣。

放下手機,她不想再看了。

「怎麼了?」

陸胤察覺到她有些浮躁,抬眸看了過來,深邃的目光透著幾分審視。

「沒事。」

陸胤可不信她的話,起身來到床畔,攥住她的手腕,把她藏在身邊的手機拿了起來。

「剛才看什麼了?」

「……」

「說話。」

「新聞。」

陸胤明白了,這幾天,新聞鋪天蓋地,這個案例,一度被當成了教育題材,警醒女孩子們,若有類似事件發生,務必提高警惕心。

放下手機,鬆開了她的手腕,陸胤淡淡的問,「過幾天,我送你回國吧。」

她一個人呆在著,也悶悶不樂的。

倒不如送她回國。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我送你。」不容置喙的語氣。

…………

「雲舒,我餓了。」

慕靖南喊了一聲。

在門外打電話的司徒雲舒,聽到聲音,掛了電話才進來。

臉色不善的問,「喊什麼?」

「我餓了。」慕靖南午餐沒吃多少,這會兒,下午了,他有些飢餓感。

雖然不是很餓,不吃也行,但就是想找借口把她叫回來。

跟誰打電話,能打這麼久?

把他一個人晾在病房裡,不知道他會胡思亂想么?

司徒雲舒眉頭微蹙,午餐都讓傭人收拾好食盒,一起帶走了。

現在,哪還有吃的給他吃?

抬手,看了一眼腕錶。

接近下午四點,再過兩個多小時就能吃晚餐了。

「還有兩個多小時,就能吃晚餐了,你忍忍。」

「忍不了,餓。」

「那就喝水。」司徒雲舒給他倒了一杯水,放在床頭柜上,他一伸手就能夠得到的地方。

「雲舒,我的胃你又不是不知道,餓不得。」

他的胃病,一直都有,醫生叮囑過他,三餐要按時吃,並且遵循著少吃多餐的原則。

這會兒,他喊餓,那就是真的餓了。

而且,胃也是真的受不住了。

「真難伺候!」

丟下一句,司徒雲舒轉身往外走。

「雲舒,你去哪?」慕靖南抬頭,看著她。

「給你買吃的去。」

慕靖南勾唇一笑,「快點回來,我餓得不行了。」

司徒雲舒一走,陳尋便敲門進來,「二少,有消息了。」

「什麼事?」

「江南他向組織上申請了任務。」

慕靖南眸色沉了幾許,「他想幹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