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雲乖乖的退了遠一點的距離,確保自己看不到電腦屏幕,雖然屏幕已經是黑色的了…

岑雲乖乖的退了遠一點的距離,確保自己看不到電腦屏幕,雖然屏幕已經是黑色的了…

向禕辰看到岑雲急於保命的樣子,心情才稍微好了一點。

「今天進度怎麼樣?」向禕辰把桌上的菜推到了一旁,準備聽著岑雲的彙報。

「伍櫟按照您說的方法已經重新編寫了代碼…預計還要20小時才可以將所有的程序調整完畢…不過測試的時間還是有些緊張…我想您可以還是需要將B計劃準備起來了…」

岑雲彙報工作的時候,便收起了之前的頑劣的模樣,一本正經。

向禕辰聽著他的話,皺著眉頭…手指不停的敲擊著桌面,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回到家的田七葵對著空蕩蕩的房間,一時間的不習慣。

房間和她早上離開的時候一樣,除了七喵的位置從沙發換到了地上,一切都沒有改變。

七喵聽到女主人進門的房間,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朝著她走了過來。

田七葵搖了搖頭,好像自從向禕辰來了之後,她就沒有在享受過七喵的貓撲了…

一個人的田七葵總覺得時間過得好慢。

洗衣服,打遊戲,刷微博,喂貓…

做完了這一系列的事情,田七葵看了看時間,才9點多…

怎麼辦,好無聊…

以前的時候也是一個人,田七葵怎麼從來都不覺得無聊…

現在為什麼….

「算了…作為房東,我還是關心一下我的室友吧!」田七葵終於做了一件從早上就想做的事情…

她撥打了向禕辰的電話…

田七葵本來是有些緊張的…

她已經想不起來上次給他打電話是什麼時候了…而且這次打電話說什麼?

質問他什麼時候回家嗎?

還是問他今天去哪裡工作了?

某天跪成魔王的爸爸 或者是一起邀請他打給遊戲…

還是說那家的紅燒魚不錯…

哦….其實應該說是七喵想他了吧?

田七葵一邊播著號碼,一邊在心裡演繹著電話接聽后的對白…

卻發現對面傳來的卻是機械的關機的聲音: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聽,請您稍後再撥。 關機?

田七葵有些懵逼。

她返回了早上給向禕辰發消息的界面。

消息依舊是未讀的狀態…

也就是說,他一天都沒有開機嗎?

田七葵的心裡有些亂了…

她甚至懷疑向禕辰是不是遭遇了什麼意外,或者綁架…

她想報警…但是…現在卻還不到失蹤的48小時…

田七葵讓自己努力的冷靜下來…向禕辰,向禕辰…

她默默的叫著他的名字,想著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聯繫到他。

「總編,對,總編…」田七葵心思著,沒有再做猶豫,便馬上撥通了倪秋軒的電話。

正在酒吧看書的倪秋軒看到是田七葵的來電,有些意外,但還是直接的接了起來。

「怎麼了,小葵花?」現在不是公司,倪秋軒便也沒想著怎麼避嫌。

「不好意思,總編,打擾您了。」倪秋軒雖然不避嫌,但是田七葵對著上司溝通卻還是要用敬語。

「不打擾。」倪秋軒合上書,笑著說道。

「我想問問…魚神,和您在一起嗎…」田七葵說道這句話時,情不自禁的臉紅了。

她突然有些後悔了…這麼晚打電話過去,萬一打擾了人家的夫夫生活,就尷尬了。

「池魚?向禕辰?」聽到田七葵的話,倪秋軒有些意外。

「他不是應該和你在一起嗎?」倪秋軒反問道。

聽到倪秋軒的話,田七葵的臉色從緋紅瞬間褪去了血色。

向禕辰沒有和總編在一起?

那他去了那裡?

他不是這種沒有交代的人啊?

田七葵一方面思緒飛快的胡思亂想,一方面又奉勸自己快點冷靜下來。

她回憶著向禕辰昨天和他說過的那些話…

近期會很忙?

他很忙?

而秦哲早上來接他的時候,說他去了公司?

還有秦哲好像說…明天也會來接她???

那麼也就是說向禕辰晚上不會回來?

田七葵突然覺得信息量有些大…

她一時間反應不及。

「那個總編,您知道向禕辰的公司在哪裡嗎?」田七葵試探的問著,畢竟她真的不知道倪秋軒和向禕辰兩個人的關係到底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不就是向氏嗎?」倪秋軒不假思索的回答著。

「向氏?您說的是哪個向氏?」田七葵聽到向氏兩個字,第一反應便是那次向禕辰說過的話…神秘繼承人…

倪秋軒聽到田七葵的話,突然間明白了什麼…難道向禕辰這小子,沒有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他嗎?

倪秋軒突然有一種闖了禍的感覺…

我的絕美女總裁 「什麼向氏?我說的是像是我們雜誌社這樣的公司吧?」

喵喵喵????

田七葵莫名覺得哪裡不對,但是又好像找不到什麼問題。

「總編,是這樣的,我發現禕辰的手機關機了….我有些擔心,所以打電話問問您…如果您認識他的家人的話,麻煩您看看他是否安全,那個…現在很晚了…我就不打擾您了。」

田七葵說完,沒等倪秋軒回復便掛了電話。

田七葵也是氣呼呼的,算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她又不是他的什麼人。

被掛倪秋軒一頭霧水。

向禕辰失蹤了?

這可不是小事。 倪秋軒急忙撥打了向禕辰的電話,果然是關機的狀態。

他又撥打了向禕辰的助理秦哲的電話。

好在秦哲的電話打通了。

倪秋軒了解到向禕辰正在做封閉式的研發工作,整個人才算鬆了一口氣。

確認過向禕辰沒有被綁架,也沒有意外,咳咳咳…的倪秋軒便撥打了田七葵的電話。

響了幾聲,沒有人接聽…倪秋軒便發了消息給她。

說明了向禕辰出差不方便接聽電話等介面后,便安心的看著自己的書。

洗好澡出來的田七葵,看到倪秋軒回復的消息,懸在心口的大石頭,總算了落了下來。

她抱著七喵回到自己的小床上,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過了很久才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

看到對面依舊開著的房門,和沒有任何人回來的痕迹,田七葵嘆了一口氣。

今天她要去西蘭花文學網去報道了。

她選擇了一件白襯衫和一條黑色的小西褲穿在身上,讓她那顯得本來有些稚嫩的娃娃臉多了一絲成熟女人的魅力。

田七葵打開門,果然秦哲不出意外的站在了門口。

本來想拒絕的田七葵,想到一直沒有消息的向禕辰,便沒有說出拒絕的話。

田七葵將新工作的地址告知了秦哲。

秦哲眉頭皺了皺,但很快便伸展開來,朝著田七葵說的駛去。

「秦助理…」在等著一個紅燈的路口,田七葵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太太,您說。」秦哲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田七葵,目光便很快的移開。

「您不用叫我太太…叫我七葵,或者田小姐也行…」田七葵實在是不習慣太太這個稱呼…她還是個孩子啊….

「好的,太太。」秦哲微微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記住了,但是對於稱呼,卻沒有改掉。

「額…」田七葵嘆了口氣,隨他吧…

「我想問,向禕辰…咳咳,他…去哪裡了?」田七葵在心裡整理了很多種問話的方式…但是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問法…便不加思索了開了口。

「先生現在在公司…最近的項目很忙。」秦哲解釋了一句。這是向禕辰囑咐過他的,如果田七葵問起就這樣的回答。

向禕辰離開那天,是被突然叫走的…還沒有來得及和自己的小妮子告別。

遊戲開發組內已經出現了內鬼,但是卻始終沒有找到人…

為了擔心數據的泄露,項目組所有的人,完全的和外界隔離開…所有的通訊設施全部被沒收了起來…當然也包括他自己。

其實向禕辰也是有私心的,他希望借這個機會,讓小妮子明白自己的重要性…

現在看來,對對方日思夜想,牽腸掛肚的不只是是只有他自己而已。

「哦..是嗎?」田七葵聽到這個解釋,表情上明顯的不悅…工作忙,是嗎?忙到有家不歸,電話都不能開機嗎?

但是這些不爽的情緒,田七葵沒有說出來,而是對著後視鏡里的秦哲淡淡的說了一句:「那讓他注意身體…」

田七葵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多喝水吧!」 「是的,太太…」

聽到這些話的秦哲,有一時間的懵逼。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為什麼他覺得太太說這句話的時候,滿臉的不高興呢?

但是秦哲作為一個專業的助理,當然不會八卦這些事情,所以便繼續專心的開著車。

偶爾從後視鏡里關注一些田七葵的情況,卻發現她緊閉著雙眸,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車子很快開到了西蘭花文學網樓下。

西蘭花文學網所在的位置有些偏遠,如果不是有導航,秦哲怕是會找不到。

車子停穩,田七葵下車,看到了眼前高聳的商務樓。

這似乎是這個區域內唯一的一座商務樓。

西蘭花文學網並不是一個很大的網站,所以只能在比較偏遠的行政區的商務樓內,租了一層中的半層,作為辦公室。

田七葵看了一下西蘭花HR發給她的地址,然後朝著樓上望了望,便對身邊的秦哲說了一句,「我這段時間會在這裡上班,所以…晚上你不需要過來接我了…」

「我知道了,太太,我晚上會準時過來的。」秦哲說完之後,便上了車離開。

田七葵看著秦哲離開的身影…長嘆了一口氣…

好吧,她就知道,會是這樣…

田七葵收拾心情,整理了衣衫,然後便朝著辦公樓走去。

西蘭花文學網在辦公樓的21層。

因為今天是報道,HR約見的時間是上午十點,已經過了早上九點的高峰期。

所以她來到電梯出的時候,並沒有其他的人。

她徑直走進電梯,按了21一樓。

電梯門打開…

田七葵本以為需要找一下公司是位置,卻不想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了電梯的門口。

「學…學長…」田七葵看到一身西裝的韋子衡逆光的站在電梯門口,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