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一邊上菜,一邊報著菜名,什麼紅燉青風狼、水煮煌銀馬、沙鍋九蓮蛙、油炸碧岩蠶等等。轉眼工夫,十幾道全部由魔獸做成的美味菜肴就擺了滿滿一桌。

店小二一邊上菜,一邊報著菜名,什麼紅燉青風狼、水煮煌銀馬、沙鍋九蓮蛙、油炸碧岩蠶等等。轉眼工夫,十幾道全部由魔獸做成的美味菜肴就擺了滿滿一桌。

幾個小傢伙盯著滿桌子的美味都有點看傻了。誰說玄冰宮中的營養餐是世界上最好的美食來著?跟這桌子飯菜一比,玄冰宮裡的免費伙食簡直就是個渣!這桌那才叫美食呀!這桌那才叫營養餐呀!

味道好不好先不說,光是這些魔獸就是很難弄到的上好食材了。普通的大飯店、大酒樓,能有上一兩種這樣的美味,就足夠壓軸了。但誰會想到,在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偏僻之地,竟然會一下子弄出這麼多美味?

步文勅看看眾人的樣子,不免心中暗笑,想當初自己第一次來時,也是他們這種表情呀!隨手摸出一錠金子,步文勅扔給了店小二,同時說道:「給,不用找了,你下去吧,有什麼事我再叫你。」


店小二收起金子,點頭哈腰地退了出去。

木宇眾人眼看著店小二把那錠黃金拿走了,不免一個個都張大了嘴。為什麼這付表情?吃驚呀!那錠金子可是足足有一百枚金幣的份量呀!

要知道,木宇他們每個學期的學費也不過50枚金幣而已,而這一頓飯就要一百枚金幣。這也貴的太離譜了吧?如果放在普通的家庭,省著點用的話,這一百枚金幣足夠他們生活二三十年了。

步文勅拿起筷子,在盤子上一敲,對眾人說道:「怎麼?你們都不吃嗎?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說完,步文勅夾起一塊燉肉,直接扔進了嘴裡,一口咬下去,滿嘴流油。眾人見狀,馬上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嚎叫,紛紛舉起筷子攻向了飯菜。

什麼叫奇怪?什麼叫疑惑?都沒有香噴噴的飯菜來的更有誘惑呀!半個時辰之後,滿滿一桌由魔獸做成的全獸宴全都被眾人瓜分進肚子了。可謂是點滴不剩呀!胖子還抱著一個空盤子在那舔盤底呢,一付意猶未盡的樣子。

步月月挺著鼓鼓的小肚子,沖胖子喊道:「死胖子,你有點出息好不好,沒吃夠再點呀,舔什麼舔?你到底是屬狗的還是屬豬的?」

胖子在盤子後面露出半個腦袋,滿嘴油花地沖月月說道:「吃飽了就不能舔了嗎?你知道這盤菜多貴嗎?哥這叫節約你懂不懂?」

一席話引的眾人頓時哄堂大笑。而胖子說完之後,卻又把腦袋埋進了盤子里。果真是一付勤儉節約的豬頭樣,那盤子舔的比洗的還乾淨。

吃飽喝足,眾人都感覺腹內暖烘烘的,幾個人都不是外行,知道這是魔獸本身的能量在自已體內揮發的結果。

步文勅說道:「大家現在可以修鍊一會,別把這頓魔獸宴的能量給浪費掉。」

老菜頭一揮大煙袋,沖眾人說道:「你們修鍊吧,老頭子不煉也罷,我來給你們護法。」

說完,老菜頭往藤椅上一靠,抱著大煙袋,翹起二郞腿,躺在藤椅上開始閉目養神。看似悠然自得,其實老菜頭此時的洞查力卻是無比慎密的。

雖然沒有神識來提供老菜頭周圍的影像信息,但憑藉老菜頭九級靈仙的修為,依靠空氣中的元素波動,老菜頭就能掌握到方圓兩公里範圍內的風吹草動。

畢竟這些孩子不光是學院的棟樑之材,更是有著特殊的身份在內。萬一出現什麼閃失,任誰也擔當不起。所以,老菜頭身上的擔子並不輕鬆,時刻都得打起十二分的jing神,jing惕著周圍的危險信息。

一刻鐘后,老菜頭、步文勅、陸文峰、姬夢寒、步月月、胖子、木宇和飛兒一行八人已走回到繁華的街道之上。

胖子挺著圓鼓鼓的小肚子沖步文勅說道:「老師,咱們現在去哪玩?」

步文勅說道:「怎麼?還沒玩夠?」

胖子沖步文勅一吐舌頭,「嘿嘿!」傻笑了兩聲。

步文勅笑著說道:「玩可以,不過,咱們現在得先去靈師殿堂掛個號。把住的地方先定下來,隨後你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反正你們能玩的ri子也不多了!」

胖子奇怪地問道:「不多了?為什麼不多了?」

「啪!」的一下,步月月從後面狠踢了胖子一腳,沖胖子說道:「你是豬哇?咱們來這幹什麼的你都不知道嗎?」

「知道!知道!大姐,就算我不知道,你也不用這麼暴力吧!」胖子揉著小屁股,委屈地說道。

步月月白了胖子一眼,說道:「姐就這樣,惹不起,你就受著!」

飛兒挽著月月的胳膊沖胖子一吐舌頭,一付你活該的樣子。

胖子勢弱,只好哭喪著臉沖陸文峰、木宇那邊找尋安慰。

「陸大哥…」。

胖子剛一張嘴,陸文峰一拉木宇的衣服,假裝沒聽到胖子的說話,指著旁邊的一處灘點,對木宇說道:「木宇,你看這風箏做的真不錯。要不要買兩隻,咱們一起去放風箏?」

「嗯,的確是jing美非常。」木宇點著頭說道:「我也很久沒放過風箏了,去玩一玩也不錯。老闆,這風箏怎麼賣的?…」

胖子一見左右無援,不免心中暗氣:哼,還兄弟呢,也不知道安慰一下我這幼小的心靈。離你們遠遠的,哥也不理你們了。哼!

胖子倒退著伸出兩個中指,沖陸文峰和木宇比劃了一下。剛一回身,險些跟一伙人撞個滿懷。只見眼前一人飛快地抓過身旁的一人擋在自己身前,他這一擋可不要緊,原本胖子並沒真的和他撞在一起,卻被他抓過來的那人撞了個結實。

兩個人同時「誒喲!」一聲,胖子倒退了兩步,被抓過來的那人卻是直接趴在了地上。

一伙人頓時把胖子圍了起來。只見一名十七八歲的男子指著胖子說道:「你是什麼人?竟敢衝撞我家公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胖子站定身形之後。看了看面前這夥人,只見面前一名公子打扮的人,大概有十四五歲,長的十分英俊,只是嘴唇略有些薄,顯的英氣不足,但也不失為一名英俊小生。正是剛才差點撞上的那位。

而在這名公子的周圍,跟著七八名二十左右歲的青年壯漢。說話的那人年齡略小,身子骨也有些單薄,但一看就是個jing明狡詐之人。

胖子剛受了一肚子氣,正沒處撒呢,見對方如此強橫,頓時火往上撞,指著那名隨從說道:「你管我是什麼人?剛才要不是你們把人推過來,我至於挨這一撞嗎?快給爺道歉,爺爺我大人不計小人過,這次就饒了你們。」

「喝!給你臉,你還來勁了是嗎?今天要不教訓教訓你,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兄弟們,給我打!」

眼見自己的手下人就要動手,那名公子卻是後退兩步,一付為虎作倀的樣子。

胖子一見更來氣了。別看對方眾人都比自己高出一頭有餘,胖子自持修為高深,卻是並不怕他們。眼見側面一人張牙舞爪地就沖了過來。胖子頓時一塌腰,抓住對方的一個手腕子,腳一下絆,上面一拉,頓時把那名大漢從自己的頭頂甩飛過去,直接砸向了另一側的大漢。

別看對方這幾個人都是隨從打扮,但也都不是省油的燈。那名大漢顯然一開始並沒把面前的這個小胖子放在眼裡,才在一交手便吃了個暴虧。

但這名大漢也是有些功夫底子的,眼見身體重心一失,便要摔倒,頓時在空中一個擰身,在與對面大漢撞上之前,旋身落地,雖然沒有撞到人,但也一時站立不穩,向後「噔噔噔!」倒退了三四步這才停下。

「嗨!這小子還會功夫,打他!打他!」眾人見狀,馬上便要蜂擁而上。

此時,木宇眾人也已擠到人前,見此情景,頓時紛紛跨前一步,與胖子並排而立,雙方馬上形成了對壘之勢。

對面那名公子見木宇眾人圍了上來,突然眼神一亮,上前幾步,沖手下人一擺手,止住了眾人的行為。


―――――――――――――――――――――――――

魔獸天堂,鋪張了半天文字,卻只用了一章就過去了。這裡除了有好吃的全獸宴以外,還有其它的秘密哦!不過,這是以後的事了,每一個出場的地方都不是無的放矢的。jing彩繼續,推薦票投過來吧。 「若楓!原來是你!」飛兒見對面那名公子走出來后,顯然大吃一驚。

只見那名公子微微一笑,沖飛兒一施禮,說道:「怡飛妹妹,兩年不見,你長的卻是越來越漂亮了,哥哥我都有些認不出你了。」

「哼,油嘴舌滑!我漂不漂亮關你屁事,說吧,為什麼找這麼多人跟我兄弟過不去?」飛兒雙手叉腰,擺出一付大姐大的樣子沖若楓說道。

胖子聽的這個鬱悶啊,心道:我啥時候成飛兒的兄弟了?不過看樣子,飛兒跟對面這個人倒是熟人,也不好發作。

只聽若楓說道:「怡飛妹妹,這都是誤會!既然都是自家人,那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哥哥想請怡飛妹妹和眾位朋友到家做客,加深一下感情,你看如何?」

「哼,算你小子識相!不過,做客就不必了,我們還有事,再見吧!」說完,飛兒一拉步月月的胳膊,沖若楓做了個鬼臉,擠過人群,走了。

木宇眾人見狀,也魚貫從若楓面前走過,但依然都是一付嫉惡如仇的表情甩了若楓等人一眼,這才跟著飛兒擠入了人群

之中。見沒有了熱鬧可看,圍觀的百姓也便逐漸散去。

行出一段路之後,步月月對飛兒問道:「飛兒,這個若楓是什麼人?怎麼這麼囂張?」

見步月月一問,眾人也都湊了過來,紛紛擺出一付好奇的表情。

飛兒想了一下,說道:「若楓吧,也沒什麼,只不過是水晶宮宮主的小兒子罷了。」

「哦?」老菜頭髮出一聲驚疑,對飛兒問道:「你是說這個孩子是水晶宮總殿殿主若天雲的孩子?」

飛兒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是若伯伯的孩子。」

老菜頭把大煙袋放到嘴上吧嗒了兩下,若有所思地說道:「哦,原來如此!真是沒想到。」

木宇走到老菜頭身邊,問道:「菜爺爺,您認識水晶宮總殿殿主?」

老菜頭點了點頭,說道:「嗯,算是有過數面之緣吧!年青的時候,我們就曾在全大陸靈師學院大賽之中碰到過。這個若天雲年輕的時候就非常厲害,當時,我們戰隊在總決賽時碰到他們,敗的可是很慘的。」

木宇聽完一驚,問道:「哦?這麼說,這個若天雲跟菜爺爺的年紀相仿了。那怎麼會有個這麼年輕的兒子?」

木宇這麼一問,眾人也都反映過來,紛紛眉頭一雛,把目光集中到了老菜頭身上。

老菜頭吧嗒吧嗒煙,說道:「這也是我感覺奇怪的地方。想當年,我在畢業后的遊歷之中,曾在南鳳城與若天雲一同參加過對抗魔族的戰爭。那時候若天雲受過不小的傷,應該是失去了生育能力的。」

老菜頭吐了一口煙,接著說道:「直到幾十年後,我們再次相遇之時,這個若天雲早已當上了水晶宮總殿的殿主,但因為舊傷之故,依然求子無方。沒想到,這麼多年沒見,倒是生出個這麼大的孩子出來。也算是老來得子了,也難怪會把他寵的這麼嬌慣。」

眾人聽完,紛紛暗暗稱奇。以老菜頭的年紀來算,就算沒有二百,也有一百多歲了。跟老菜頭一般大的老爺子竟然還能生育,真是太奇異了。一般來說。靈師在超過百歲之後,基本上就已經喪失了生育能力。

所以,對於若楓的出生,大家都表示出了不可思議。但對於眾人來講,若楓也不過是一名過客而已,談論了幾句之後,也便不再提及了。

沒走多久,一大片奇異的建築群便出現在眾人眼前。步文勅指著那片建築群說道:「看,那裡就是靈師殿堂了。」

隨後,步文勅指著遠處一座座圓形的高大建築說道:「那些就是靈師殿堂中的競技場,每座場館可以容納三四千人同時觀看比賽。在這片靈師殿堂之中,目前一共有一百座這樣的競技場。」

隨著步文勅的介紹,眾人只見一座座圓形無頂的巨大建築很整齊的坐落在規劃好的區域之中。每一座建築四周都是整潔的道路,兩旁邊種植著巨大的古樹。從樹齡上就能夠看出,這些道路修建的歷史非常久遠了。有些特別粗壯的古樹,竟然需要六人合抱才能圍成一圈。而有些樹木卻是六個人也抱不過來的巨大。

這些古樹在靈師殿堂之中連成一片,把整個靈師殿堂都掩蓋的如同森林一般。在古樹下面,除了有道路可供行走之外,到處都種植著綠sè的草坪。看樣子經常有人進行修理,顯的非常整潔。

眾人隨著步文勅在靈師殿堂之中穿行了很遠。終於感覺眼前一亮,走出了隨處都是巨大古樹的森林。只見前面是一片開闊地,沒有了古樹的掩蓋,整片區域都看的非常真切。一棟棟高聳的樓宇修建在這片開闊地之中,足有幾十座之多。每一棟樓宇都有十幾層高,看樣子,住個三五萬人一點問題也沒有。

步文勅指著那片樓宇說道:「那裡就是整個靈師殿堂的核心部分,也是給全大陸各學院參賽選手們提供食宿的區域了。只有參賽隊伍和隨行教師才有入住的資格,別人是沒有辦法住進去的。」

隨後,步文勅一指其中的一處矮樓說道:「那裡便是參賽學院報名的地方,也是負責整個靈師殿堂所有事項的管理中心。」

隨著步文勅手指的方向,眾人只見在第一排樓宇中間建有一座巨大的殿堂。從外面的高大落地窗可以判斷出這座殿堂共有兩層,但每一層都有十多米高,顯的氣派非常。

整個殿堂是修建在一個巨大的長方形基座上的。基座高度就有十米左右,一層層漢白玉鋪成的台階鋪滿了整個基座。從任何一個方向都可以通過漢白玉台階走到殿堂的門口。

基座上方並沒有欄杆,只在殿堂的正門處,有一排直達殿頂的巨大白玉柱,每一根都有幾人合抱粗細,更加烘托出整個建築的大氣磅礴之感。

步文勅領著一眾師生直接來到這座靈師殿堂的管理中心辦理了參賽手續,同時領到了入住靈師殿堂的門卡,便向住宿區走去。

穿過兩排高大的樓宇,前面出現了一片巨大的花園。眾人環顧了一下四周,可以清楚的看到,整個花園是被幾十棟樓宇包圍在中間的。此時正值chun花盛開時節,花園中到處都開滿了各sè鮮花,微風吹拂,一股股香味各異的花香在空中不斷飄蕩,交編成網,使眾人頓時有種迷醉之感。

亭台樓閣,假山瀑布,小橋流水掩映其間,更增添了花園的雅緻秀美之感。透過繁茂的花樹間隙,能夠隱約看到一些jing致屋舍的一角展露在花園之中,綠瓦灰磚,白牆美繪,與周圍的景觀相映成趣,好一派世外桃源之美。

走近一棟屋舍,只見這是一棟二層的別墅小樓,佔地約在二百多平米左右。在小樓的四周是一圈小院,用竹牆隔開,院內同樣花草成蔭,並有涼亭假山伴隨其間,顯得非常雅緻。


「這地方也太美了吧,咱們要是能在這裡住上一晚,不知道是啥感覺!」胖子看著如此美宅,不禁嘆道。

陸文峰也說道:「嗯,景sè確實不錯,不過,如果建成四合院的格局,我會更喜歡一些。」

小飛兒說道:「四合院不好,太閉塞了,可惜了這些美景。這種樓宇的樣子我想應該剛剛好,可以透過落地窗觀看外面的美景。」

木宇點頭說道:「我同意飛兒的觀點,從空間感和舒適感的角度想,也是這種小樓更好一些。首先能夠保證室內的採光效果;再就是能夠直接透過窗戶看到滿園的美景,產生出一種視覺美;第三就是能夠確保空氣的流通,使得滿園的花香浸滿房間,使人的身心能夠放鬆下來,身體得到充分的休息,對促進睡眠有很大的好處。」

「哇!木宇,你們家是搞建築的吧?怎麼說起房子來一套一套的?」步月月驚奇地說道。

胖子也附和道:「是呀,真看不出木宇會是土著出身,這滿身的學問都可以在學院當老師了。」

木宇擺擺手,說道:「哪有什麼學問呀!我只不過是有感而發罷了!」其實眾人哪裡知道,木宇的前世可是專門幹了好幾年的室內裝修呢,對房子的各種格局那可是了解的相當透徹的。

步文勅一直在微笑地看著大家議論,此時,步文勅插嘴道:「既然大家都認為這裡不錯,那你們想不想在這裡住上一住?」

「不是吧?」胖子問道:「老師,你有本事讓咱們住進這裡嗎?」

步文勅抬手晃了晃手中的一塊門卡,說道:「為師不是有本事,而是有鑰匙!」

胖子一下就跳了過來,口中喊道:「我靠,不是吧?」搶過步文勅手中的門卡,胖子翻過來調過去的看了半天。只見門卡上面寫著「特6號」的字樣。再一抬頭,胖子見眼前的這座小樓門口果然掛著「特6號」的牌子。

「我靠,真的是這裡!」

聽到胖子的驚嘆,眾人也都圍攏了過來,隨後,一個個呼喊著就衝進了院子。

到了房門口,胖子回過頭來沖步文勅喊道:「老師,這個門卡怎麼用?」

步文勅這才與老菜頭微笑著走了過來。只見步文勅拿過門卡,在小樓門口牆壁處的一個凹糟上一按,門卡便嚴絲合縫地貼進了凹糟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