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羽想了一下,搖搖頭說:「算了吧,我就是出去度個假,沒必要列隊歡迎,低調一點。反正快要過年了,等我回鏡湖之前,組織大夥好好喝一次。」

張北羽想了一下,搖搖頭說:「算了吧,我就是出去度個假,沒必要列隊歡迎,低調一點。反正快要過年了,等我回鏡湖之前,組織大夥好好喝一次。」

這次度假之旅,全程都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安靜。而張北羽本身就是個挺內向的人,喜靜不喜鬧,逛了一圈之後更是習慣了那種安靜的氛圍,只想把這種心境多保持一段時間。

在如此躁動的社會下,誰知道接下去又會發生什麼?止水般的心境是難能可貴的,能多保留一段時間,當然最好。

江南沒有勉強他,從他的語氣和狀態中也都感受出,他現在仍然需要安靜。

……

為了接人,江南特意開著GL8出來,坐的很寬敞。一路上,幾個人的嘴巴就沒停過,一直在交換這些天彼此的情況。

車子開離機場範圍,一路來到渤原路。

剛進渤原路,江南就說:「就先別回宿舍了,直接去四方樓吃點東西吧,今天晚上咱們幾個好好聊聊,就在四方樓住了。」

張北羽笑笑,「沒問題,正好我也想跟你們聊聊呢。」

「嗯。」江南從後視鏡往後排看了一眼,輕聲道:「不過,在去四方樓之前,我先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

說完這句話,立冬和鹿溪都露出會心的笑容,瞄向張北羽。

「啊?去哪?」張北羽看看幾人,問道:「你們笑啥?整的神神秘秘的。」

江南回了一句:「算是我們送給你的禮物,一份大禮!」

「禮物?喲呵,我這出去玩了一圈,回來竟然還能收到禮物,還是大禮?那我還得好好看是什麼。」張北羽翹起二郎腿,樂悠悠的說道。

江南微微一笑,他甚至已經能夠想象到,當張北羽知道自己已經拿下官邸時,一定會驚訝到合不上嘴。

————————————

有興趣交流的朋友可以加群:417782721 這份禮物的確是很大了,不過張北羽此刻還毫不知情,在他看來,最多是江南他們又搞定了某家店,能多少點份子錢了,僅此而已。

立冬也在江南說完之後,湊過來抬手勾住張北羽的肩膀,笑嘻嘻的說:「這個禮物,絕對讓你上天!」

張北羽嫌棄的瞥了一眼,「還上天?你咋不入地呢!」

……

進入渤原路,江南也加快了開車的速度。一路上經過了三高、浩海、四方樓…

張北羽看著每一個熟悉的地方,都會陷入某一段值得回味的記憶中。

當車子剛剛開過四方樓之後,立冬突然拿出一個眼罩給張北羽帶上了。張北羽頓時兩眼一黑,大聲嚷道:「幹啥呀!別給我整這套!」

不啊,可能是學渣 立冬趕緊摁住他,說:「你忍一會能死啊!都說了是驚喜,當然得等到眼罩揭開那一刻,讓那種強大的喜悅瞬間衝擊,把你沖趴下。」

張北羽一聽,放棄了抵抗,頗為不屑的哼了一聲說:「好好好,我就等著看看是什麼驚喜,如果不讓我滿意,我弄死你們!」

隨後,耳朵里就傳進了江南充滿自信的笑聲。

天庭小獄卒 「放心吧,不滿意你弄死我全家!」

還真別說,有了江南這樣的承諾,張北羽還真有點小期待。

沒過多久的時間,也就兩三分鐘,突然傳來了萬里的一聲驚叫:「哇…這…這是什麼情況?」

「咋的了?咋的了?」張北羽下意識的要摘下眼罩,卻被立冬一把摁住了,他道:「不說好了么,得我們幫你摘下來!」

張北羽悻悻放手,但還不死心,轉而問萬里,「萬萬,怎麼回事?你哇什麼呢?」

旁邊的鹿溪對萬里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萬里會意,微笑著點點頭,說道:「沒…沒什麼,哈哈哈,你還是自己看吧。」

緊接著,車子停下來,車門打開,張北羽被立冬攙扶著走下去。雖然戴著眼罩,但是他對渤原路太熟悉了,會想起一下,剛剛經過四方樓之後被戴上了眼罩,兩三分鐘的時間應該開到了…官邸的附近。

江南和立冬一左一右站在了張北羽身邊。江南笑了笑,抬手抓住他的眼罩,說道:「來咯,一,二,三!」話音一落,一把扯掉眼罩。

這一瞬間,因為強光的刺激,張北羽還虛了下眼睛,但他仍然能夠通過視線中模糊的輪廓影響辨別出:眼前就是官邸。

但是,當他抬手揉揉眼睛,視線完全清晰之後,不禁張大嘴巴,當場愣住。

官邸還是那個官邸,但外面已經支起了腳手架,正在翻修門面。可張北羽仍能一眼看到,大門上方的牌子上有三個宋體大字:四方匯。

這個名字意味著什麼,張北羽非常清楚,再聯想剛才在車子里江南和立冬的表現以及他們所說的「驚喜」,不難得出,眼前的四方匯就是他們的驚喜。

但他仍然有點不敢相信,說話的有點結巴,「四方…匯?什麼鬼?」說著,轉頭看向江南,眼睛中充滿了迷茫、不可思議,還有那麼一點激動。

江南始終保持著微笑,點了點頭,指著四方匯說:「我們的。」

「啥?我們的?」張北羽重複了一遍,語氣中充滿了疑問。

「我說,官邸已經被我們盤下來,現在改名叫四方匯。這個地方,從今以後就是我們的了。不是幫別人看場子哦,這是我們自己的生意!」

說完,江南緩緩走了過來。張北羽清楚的看見他手裡拿了一個小本本,這東西他見過,是在籌備四方樓的那個時候,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營業執照,工商註冊之類的東西。

果不其然,江南拿的是一本營業執照。具體的內容,張北羽沒有細看,他只看見「四方文化娛樂公司」幾個字眼,還有就是法人寫著自己的名字。

立冬湊過來,勾住張北羽的肩膀把他拉過來,樂呵呵的說:「怎麼樣北哥,現在還想不想弄死我們了?」

張北羽抬起頭,皺眉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江南,「你們…從哪來的錢?」

江南雙手叉在胸前,「這個呢…就說來話長了,等回頭再慢慢跟你說吧。」

張北羽知道,在自己離開盈海的這段時間,他們幾個肯定都沒閑著。能夠確定的是,官邸已經易主,變成了四方匯,無論過程怎樣,江南用了什麼樣的手段,結果就是如此。

興奮是在所難免的,張北羽發出幾聲大笑,吆喝道:「走走走,進去看看。」說罷,帶頭走了進去。其他幾人也都跟在後面。

張北羽還是第一次來官邸,確切的說是四方匯。可第一次,這裡就已經成為了自己的場子,進了大廳,到處都是裝修的痕迹,還有裝修工人走動,他抬頭看了一圈,不自覺的笑了幾聲,甚至不由自出的發出讚歎:「牛B啊你們!」

立冬轉頭看了江南一眼說:「講道理,這事還真跟我沒太大的關係,都是咱們南神的功勞。」

張北羽抿著嘴點點頭,「嗯嗯,南神威武!」

江南隨口一笑,「你還是好好誇誇如龍和十四,整個計劃的雛形是他們倆先想出來的,我不過負責執行罷了,這中間也離不開小鹿的幫襯。總之,晚上再給你講。」

「行!」張北羽回了一聲,但顯然興緻還沒消,從一樓逛到三樓,甚至每個房間都進去看一遍。要知道,這裡的一磚一瓦可都是自己的。

同時,他也遇到了正在監工的王小闖等人。幾個人本來就無所事事,閑得無聊就在打牌鬥地主,看見張北羽之後都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

倒是石志權第一個反應過來,立刻起身,站的筆直,「北…北哥,你回來了。」說完之後,在看向萬里的時候露出了笑容,開心的叫了一聲:「姐!」

隨後,王小闖和麻桿也都跟著起來打招呼。

張北羽在保持著老大風範的同時,也盡量讓自己顯得平易近人。

其實這是個挺難的事,四方雖小,五臟俱全,規矩還是要立的。畢竟是堂堂的龍頭,還真就不能完全跟手下打成一片,嘻嘻哈哈的,那就沒了老大的架子。最多也就是跟江南、立冬打打鬧鬧,但也是私下裡的。

可是呢,在對待手下的時候也不能顯得太過高高在上,那樣會讓人不適。所以,把握好中間的度,還是有點難度。

但是,張北羽顯然已經進入角色,對此如魚得水。

跟這幾個小子聊了幾句,臨走前,張北羽還囑咐道:「這些四方匯是咱們自己的生意,用點心!這些天辛苦你們了,等過年前,叫上所有兄弟再一起聚聚。」 先把劉子括送回了家,楊飛直接換到了副駕駛上!至於小幽,正在後排興奮著呢,楊飛都怕被她帶瘋了。

忍著住大房子的興奮,楊飛覺得應該掩飾此刻的開心。

老三便是最好的聊天對象,也好好的溝通溝通!順便了解了解於坤的情況,說白了,就是套套話。

「老三,你們老大可真大方呀!」楊飛感嘆道。

「那是肯定的,老大嘛,都有錢!」

「對了,老三,我突然想起個事,你那天是準備帶走夏憶雪吧?」楊飛突然問道。

這是他突然想起來的事,那天的情形如今再去看的話,卻遠遠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

他覺得老三那天是一定要帶夏憶雪走的,如果真的只是為了他家的藏身之處完全沒必要那樣。

不錯,楊飛此時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那天的事我都道過歉了!」老三有些苦澀,他以為楊飛找他算帳呢。

楊飛一聽老三這話就知道他誤會自己了,便說道:「我又不是說這個,我說的是你們那天準備帶夏憶雪去哪呀!」

只是,楊飛不說這話還好,這下老三還真覺得楊飛又找他算帳。

楊飛一看老三的表情,又想了想自己剛才說的話,還真有問題。這有點像質問老三的意思呀!

於是他趕緊解釋道:「咱倆現在都稱兄道弟了,我怎麼還計較那天的事呢?我只是想問如果那天你們真的抓住了夏憶雪,準備怎麼處置她!」

「哦!」老三答道,剛才真是被驚出了一聲冷汗,終於是鬆了口氣。

「你就問這個呀?」老三如釋重負的接著說道,

很明顯,剛才楊飛都能看到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都是崩緊的。

而現在,老三的神經是放鬆的。

「對,就是這個!我好奇!」

「其實吧,我們也沒打算怎麼處置她,就是我們老大的妻子中了毒,要她去解毒而已。」

「夏憶雪會解毒?」楊飛撓撓頭,他怎麼就又聽不明白呢?夏憶雪不論是怎麼看起來都不像是會解毒的樣子呀!

「嗯,她卻是不會的!」

「那你們找她解什麼毒?」楊飛又納悶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老大讓我帶她去的!」老三隨口答道。

「嗯!」楊飛應了一聲,想來老三是真不知道的!

畢竟老三隻是他的小弟,這種事於坤也不會告訴老三,而且,老三既然已經說出了於坤要他帶夏憶雪去解毒,那麼再隱瞞原因根本沒有必要。

老三本就是個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所以種種跡象表明,老三他是真不知道。

那麼,這裡面一定隱藏著很大的秘密!

所以一下子,楊飛和老三誰都沒有再說話,老三在開車,楊飛已經陷入思考當中。

只是正在這時,老三像是想起了什麼,便開口說道:「我也是聽說吧,老大可能有什麼方法把他夫人身上的毒轉移到夏憶雪的身上。」

楊飛明顯的怔了一下,老三的這句話似乎是觸動了他心中的某根神經,就像一把鑰匙,打開了全新的大門,正在改變他的思維!

片刻后,他的心已經劇烈的跳動起來,顯的有些興奮。

「轉移!對,是轉移!居然還能這樣!只是被轉移的人……」

楊飛終究是抵不過人性的良知,可以想像那被轉移的人肯定會日夜承受折磨,這與草菅人命又有何異呢?

「如果把毒轉移到了夏憶雪的身上,那麼夏憶雪怎麼辦?」楊飛的語氣瞬間冰冷了起來。

老三本就是直性子,他根本就沒有聽出楊飛語氣中的寒意。

「我也是隱約聽說,老大已經調查過了,惟有夏憶雪,只有夏憶雪和這種毒本身兼容,所以,對夏憶雪來說,這不是災難,這也算是能讓雙方都圓滿吧!」

楊飛又狠狠的被怔到了,對呀,兼容,只要找到合適的兼容體……

這是個全新的方法!或許,夏憶夢的怪病也可以通過這種方法去治癒!

還真是意外的收穫呀!

「老三,你回去和你老大說,讓他不用擔心,他夫人身上的毒我能解!」楊飛說道。

畢竟已經是合作關係了,能幫一把是一把吧!再者說就算是個路人,救人一命也能勝造七級浮屠嗎!

「真的?」

「這種事上,我從來不開玩笑!你讓他別去再麻煩的找什麼合適的轉移體了!」楊飛說道,他有雨蛙貼圖,是可以解任何毒素的!

「好,我回去就和老大說!這可真是值得高興的事呀!」老三笑著說道。

他此時要多興奮有多興奮,似乎楊飛正在給他和他老大之間帶來意外的驚喜,當時怎麼就發昏頭去招惹楊飛了。

不過反過來想想,如果沒有當時的衝突,估計他和於坤都不會注意到楊飛!

這算是錯有錯著嗎?

小幽在後排或許已經鬧騰夠了,又或者是今天累了,所以她已經睡熟了。

楊飛嘆了一口氣,這小丫頭真的是讓他頭疼。

車裡突然安靜了下來,楊飛也閉上了眼,算是好好想想以後的事。

孫文博那邊需要提防,尤其是那個葉肖,要不是最後自己使用了心理探測術,還真不能瞬間取勝!

不過,他覺得如果真是以命相搏,葉肖一定不是自己的對手,別忘了,他是有異能這些底牌的。

然而,一方面今天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另一方面楊飛並不是傻子,既然已經知道今天是試探了,那麼他就更不能暴露自己的底牌!

他覺得他現在需要時刻警惕的,應該是孫文博會來陰的!

而且通過葉肖,他也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道理!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永遠都不能小看對手!

提高實力,這才是目前最應該做的事。

老三把楊飛和小幽送到了樓下,當然還是這個出租房。就算是搬家,也要等白天,況且還要收拾東西呢!

叫醒了小幽,楊飛便拉著犯困的小幽上了樓。

老三在樓下點了一根煙,心中有感慨,能夠遇見楊飛真的是一種幸運! 聽過張北羽的話,王小闖帶頭表決心,表示一定把監工這份工作做好。

走出四方匯之後,張北羽還依依不捨的站在門口,回頭望去。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和頗為幸福的笑容,這個表情,在之前也出現過,那是四方樓第一次開業的時候。

說到底,這才是張北羽的心愿。替別人看場子,替別人收賬,賺的都是小錢,有自己的生意才是王道!

一行人離開四方匯之後,江南又帶張北羽去看了四方典當。在路上,把當初十四的想法簡單給他講了一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