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初在八人所在空地外面布置的那數重防禦陣勢,受到這般衝擊,當即就泛起道道波紋,最外面那一層受不住那打擊的力量,如同肥皂泡一般啵的一聲破裂了。

張子初在八人所在空地外面布置的那數重防禦陣勢,受到這般衝擊,當即就泛起道道波紋,最外面那一層受不住那打擊的力量,如同肥皂泡一般啵的一聲破裂了。

白衣公子見到灰衣老者似乎仍有顧忌的沒有全力出手,不由勸道:

「成老何必留手,這些由下界上來的巴佳背後就算真有門派。想來也是不堪一擊,況且你我只要做的天衣無縫,事後掃尾乾淨,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覺,說不定還能拷問出地仙界與人間之間的通道在何處,這可是比取得那神劍也分毫不差的天大功勞啊!」

灰衣老者還未說什麼,就聽江董口快的說道:

「哦?你們是從崑崙派那些人口中知道的吧!姑奶奶早知道哪些傢伙靠不住了,二哥還非要放他們到地仙界來,早知道就在山海界尋個地方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後半句是她自己嘟囔著小聲說的,戰場之中沒幾個人聽的清楚。

「你們真是人間來的?」

白衣公子聽了江董的話,不由驚訝的雙眼突出,張大了一張嘴,他也沒有想到自己胡亂扯出的猜測,卻不想被他猜了個正著,這些人正是由下界上來的人間修士,一時間更是心中大喜。

灰衣老者更是心中下了決定,既然是下界的,那他們便沒什麼好顧忌的,這人間下界的勢力就算修為再高,還能有自己所在的陳國第一家族實力高強不成?這也就解釋了這些小輩修士何來這樣多的仙器法寶了,想在人間尋找一些當年天人通道未曾斷絕時留存在下界的無主仙器法寶,那還不是比在上界要容易百倍!

「既然如此,幾個小輩把命拿來吧!」

9?9?9???O?M,sj.9?9?9???o?m,。9?9?9???o?m ?防禦陣中小官青和等八人抵禦著灰衣老者真仙實飄※

其他敵人也沒有閑著,紛紛朝著外面的防禦陣勢發動攻擊。

惹上鑽石男 原本灰衣老者自忖自家法寶自從到手之後便在體內溫養了數百年,早已經由一般法寶晉陞到了中品仙器的級別,攻擊威力對付幾個人間來的小修士自然是分外輕鬆容易。

誰知道光是對方設下的陣法就無法一擊而破,自家法寶與那防禦陣法糾纏了一盞茶的工夫,也只打破了前面兩層的陣勢,要破掉全部陣勢,恐怕還需更多的時間。

想及此處,灰衣老者便覺自己沒有出手便一舉拿下這幾個修為低淺的小輩,實在是一種無能的表現。於是更加發狠的攻擊起來。

「大師兄,怎麼辦,我的陣法撐不了多久了,快想辦小法對付那老東西吧!」

張子初會同了其他師兄弟幾人不停的全力向陣法裡面輸送真元,維持著剩餘幾個陣法的穩定,不過現在只剩下三道陣勢,而且最外面的那道也已經搖搖欲墜了。

夏嵐也一臉擔心的說道:「是啊!大師兄,快把堤豐那傢伙放出來對敵吧!由他對付老東西,剩下的交給我們來練手!」

上官青和身為大師兄,自然是最為這些師兄弟還有那小師姑的安全考慮的人,原本他就打算先讓師弟師妹們先行磨練一番,然後再喚出那除了吃飯時會偷取美食,其餘時間一直在他袖子里呼呼大睡的懶蟲堤豐。不過現在情況危急,聽兩位師弟師妹這麼一說。上官青和當即便一震袖子,喚起了裡面的靈獸!

對面的灰衣老者等人就感到一股不輸於真仙級氣勢在場中那幾個人間修士的位置升了起來,同時伴隨著的是來自遠古洪荒的強大氣息。

只見一條黑白花的小蛇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那些人間修士身前。

「擾人清靜的小蟲子,竟敢打擾堤豐大人的美夢,我的東坡肘子啊!」

如同鄉間野地菜花蛇一般的小小身子,說出這般豪言壯語,在其他人看來感到十分的可笑。

但是灰衣老者卻絲毫沒有笑的出來,因為他能感覺的到,對方這一隻口吐人言的小蛇分明是一隻修為不下與真仙境界的靈獸,而且感覺那股荒涼的氣息,很可能是帶有上古血脈的強大異種。

這些個人間來的小輩怎麼會有這樣一位真仙級的靈獸守護著,莫非他們真的來歷不凡,背後有著大人物不成?

灰衣老者心中越來越感到不妙,唯一讓他稍感安心的便是對方的修為估計是初入真仙,修的尚沒有穩固,比之自己這樣真仙頂峰,距離天仙大業也只差一步的高手還是有些距離的。儘管一般妖修在同級來說要比人類修士無論在真元薄厚和**強度方面都要來得更加強橫一些,但是真仙初期和真仙頂峰兩個境界之間仍舊是一段不可逾越的鴻溝。

堤豐出來之後,倒是沒有走出陣法之外對敵,只是將身形變化到了成*人大腿粗,然後便悠閑的盤跑在空地里,不知從哪裡掏出一隻未吃完的燒雞來,含在口豐慢慢消化著,看那陶醉的樣子,分明是想要灰衣老者他們耗損法力破壞了外面的陣勢之後再與他們動手。

灰衣老者氣的無奈,只得繼續動手破陣,好在上官青和等人知道稍後將有一場大戰,也沒有繼續向陣法裡面輸入真元維持防禦陣勢的穩定,所以灰衣老者等人破起陣來要容易了不少!

就在堤豐大嚼美食,灰衣老者等人進攻破陣的時候,江元峰的七個弟子和一個妹妹正聚在一起,拿出了幾瓶萬年鐘乳石液,服下幾滴之後開始恢復真元,準備應付稍後的大戰。

三寸高的白玉瓶中裝載的瑩白乳液正是地脈元氣彙集的靈石溶洞之中才會生產出的萬年鐘乳石液,瓶子一打開,那陣香味幾乎散發出防禦陣外。

「萬年鐘乳石液?好東西啊!可惜主人管的緊,不然我也拿來解解渴!」

陣外的五人聽了那大蛇妖獸比一般人大喊的聲音還要洪亮的自言自語,不由險些栽倒在地。

尤其是白衣公子,他也只是在七歲入道奠基的時候,父親才在祖父那裡求來十滴萬年鐘乳石液用來築基修鍊,不然他的資質也不會完全改變,由普通水平提升成為一個修道天才,被現在的師尊著中,收入門派。

就是以他的家族身為陳國第一的修仙世家,家族寶庫裡面也只有著一瓶不到千滴的萬年鐘乳石液,看對方那奢侈的行為,白衣公子恨不得衝過去把那寶貝搶過來自家享用。

而一直關注著陣法裡面動靜的灰衣老者更是有種心疼的吐血的衝動。那可是萬年鐘乳石液啊!只要兩三滴就能夠恢復他真仙頂峰修為的全部法力,給那些個元神及元神以下的小輩修士服用完全就是暴珍天物!

不過面對白衣公子等人吃人般的眼神,上官青和卻不怎麼在乎。這萬年鐘乳石液乃是赤城天闕中自產的,經過無數年的積累,只他們幾個是根本用不完的。這還不提那山海界和歸墟其他地方也有出產萬年鐘乳石液之地。

江元峰對幾個弟子和家人一向是要求嚴格,但待遇遠非一般優厚,而且十分的護短,這一點從他的幾個弟子和家人不到元剛…口陽…8。0…漁書凹不橙的體蛤!

,就紛紛被配給了仙器護身這「點來看。就能夠明墊來。

眼看形式越來越嚴峻,越來越對自己一方不利,等到阻擋在他們前面的陣勢終於在白衣公子最後一擊之下崩潰之後,看到空地之中除了那幾個小輩在嚴陣以待之外,那隻大蛇仍舊不為所動,自顧自的享用自己的美食,灰衣老者的心中就是一沉,對方如此表現是不是說明它對眼前形勢無所畏懼,認為自身實力足以應付一切危險了?

灰衣老者不知道的是,他的猜測十分準確,情況實際上也是如此。堤豐還真沒有把他這位真仙頂峰高手放在眼裡,自從跟隨主人江元峰晉級真仙之後,只要顯出原身,光憑**的力量,就足以抗衡一般真仙之流的人物了,再配合積累多年的雄厚修為,普通天仙也能鬥上一斗,真仙顛峰修士還真是不足為懼。

還抱有僥倖心理的灰衣老者一出手沒有試探的意思,就是九成九實力的全力一擊,希望對方大意之下會傷在自己這一擊之下。卻不知堤豐的別的不說,單論肉身之強悍,還沒有幾個天仙能夠趕的上的。畢竟它身為上古妖神相柳這般絕世凶妖的後裔,神通與天賦都不輸於一般神獸後裔之強大。

灰衣老者自認為對方必然會有所受傷的近乎偷襲的一擊,落在還未恢復原身的堤豐身上,不但沒有對它造成什麼傷害,反而把受到襲擊感到身體震動的堤豐惹火了。

只見小山一般的巨型身軀突然出現在眼前,數顆碩大如火車頭的頭顱攜著怒火噴湧出烈焰毒水冰霜凍氣等等回擊。

「小心!」

灰衣老者大叫一聲,自身拐杖法寶形成寶光護罩,將白衣公子和其三個隨從護在了身後,抵擋住了這一次的衝擊。

「好厲害!」

灰衣老者暗道一聲,心中戰意澎湃,手中真元爆發,升起半空中與那百頭巨怪對戰起來。

不過想到這個妖仙即便是實力強橫,可自己只要將它纏住,以自家二公子返虛期的修為,加上三個手下,應該足以對付那些個人間來的沒有元神以上境界的小輩了,於是趁爭鬥之隙,便朝關注了下方戰場一眼。

這一看之下。灰衣老者險些沒有氣的吐血又半空中栽下來。

只見被他寄予厚望的二公子此時正以自家返虛期的修為,被另外幾個小輩幾乎全無還手之力的追著打,若說有那神劍攻擊還好說,可那手持神劍的少女明明過來圍攻自己了,修為高出對手一大境界,也有仙器在手的二公子竟然還不如幾個人間上來的小修士,被人家拿著仙器追著打,真乃爛泥巴糊不上牆的蠢貨!

就在這時,遠處千山峽關外突然飛來一道赤色劍光,幾個呼吸間就趕至了戰場之外。

劍光斂去,顯出一個黃袍白面的中年道士,身外駕駐著一柄赤色仙劍,儼然一派仙家風度。

「霞光師叔,弟子孫無顧,還請師叔出手相助!」

「是霞光真人嗎?孫家老奴孫成在此,還望真人助我一臂之力,合力斬了這妖孽!」

見到那黃袍道士的身子,白衣公子大喜的叫喊道。灰衣老者雖然心中有些不情願,但形勢所迫,面上也一臉熱切的說著。

以黃石派在陳國一家獨大的威勢,如果參與進來,這裡的好處必然要被其佔去了大半,那柄稀世的神劍恐怕最終落不到他孫家手裡。但是倘若沒有這霞光道人的相助,自己一方根本拿不下這厲害的妖仙。看來這一次沒有探聽清楚對方底細就貿然出手,實在是有些失策了。即使最後礙手,也會是一個得不償失的結果。

「哦!是孫家的孫成道友和無顧師侄在此啊!竟然有妖孽敢在大陳國境內打孫家的主意,莫非是從大荒群山裡出來的不成?」

霞光道士有些詫異的看著對峙的兩方說著,話說到後面,語氣中明顯帶著一絲忌憚。待看到江鱉手中的那柄太阿神劍之時,眼中透出一陣精光

被小狐狸帶壞,深受人間環境熏染的堤豐當即大怒的罵道:「你才是妖孽。你全家都是妖孽!,小

霞光道士何時受過這種辱罵,而且還是被一隻妖怪罵到了頭上,聞言不由一陣血氣上涌,臉色漲紅。灰衣老者見狀忙趁火添油的解釋道:「這些修士都是由下界上來的。萬妖宮裡與我人族各派有約定,自然不會輕易出得大荒群山範圍。」

霞光道人聽了孫家老者之言,心下送了口氣,只要不是那地方出來的妖怪就好,當下在沒有顧忌的怒喝道:「好妖孽,竟然膽敢污辱我黃石正派,看劍!」

雖然對手明顯不是善茬。但方才遠遠看著孫家人與對方的戰鬥中,他的眼神便掃到了太阿神劍的威勢,不由被這柄封神法器所吸引住了。

想他霞光身為下一任黃石派掌門競選熱門之人,無論修為還是道法都不輸於其他幾個有意掌門位置的師兄弟。但是因為他師父早早故去,在派中沒有上一輩的暗中照顧,所以手中法寶器物便尤為貧困,一柄憑藉其出名的霞光仙劍」也還是他自己千辛萬苦收集材料煉製出來的下品仙劍。雖然有機會再次晉陞,但是哪比得其他師兄弟得長輩之賜,用的都是中品甚至上品的法寶

自從多年以前黃石派同蜀山搭上了關係之後,就在周圍各派之中打起了太清正宗的名號,在修鍊上也多選擇蜀山最出名的劍修之道,黃石精修劍道多年,如今已經是真仙中期的境界,就缺一柄稱手的仙劍了。而且黃石派的功法大多都以土係為最,如果能夠得到下方這少女手中明顯是戊土至寶的神劍,那麼簡直就是如虎添翼,掌門之位恐怕非他莫屬了!

一想到這些情況,霞光道人就是心頭一片火熱,望著下方神劍的眼神更加的熱切了。

戰鬥又打響了。不過對於多了一個對手,現出了原身的堤豐卻是混不在意。

對於它來說,一隻蚊子也要打,兩隻蒼蠅也是趕,這灰衣老者和霞光道士兩人的攻勢對他來說就如同按摩一般,只要不傷及要害,很難造成嚴重傷勢,一些淺顯的擦傷以它**的強悍恢復速度來看,不過分分鐘就可痊癒不見。

霞光道士見到對方妖仙乃是上古異種一類,肉身神通配合,實力竟然不輸於自己和孫成這位真仙巔峰高手的聯手,若是一番苦戰下來。以其駭人的巨大體型,第一個先撐不住真元消耗的恐怕是自己。而下方那幾個小輩配合的都這般默契,將己方几個不爭氣的傢伙打的落花流水。只怕最後難以有個好結果。於是不由心生退卻,放出幾件法寶將對方妖仙幾個頭顱的攻擊抵消之後,口中蘊含真元的大喝道:

「你們這些下界修士,我等乃是大陳國真正的主人黃石派和大陳國第一修道世家孫家直系,你們可知有些勢力是你們這些下界修士得罪不起的嗎?識相的快快罷手,不要為自己門派招來天大的禍事」。

霞光道士說完,就見那百頭大妖竟然停下了攻勢。霞光道士還以為對方是被自己的話所嚇到了,卻不知實際上是下方的大師兄上官青和神念傳音給堤豐,讓它暫時停手的。為的乃是打探清楚對方的來歷,不然無論是堤豐還是他們師兄弟幾個都在戰鬥中佔了上風,何必放棄有利形勢而選擇罷手呢?

「大陳國,黃石派,孫家?這又是些什麼東西?」

江董故作不屑的說道。

霞光道人強忍著怒氣說著:「你們馬上就要踏上大陳國的土地卻不知道主人是誰嗎?貧道見如此神劍應有德者居之,只要這小女子將神劍奉上,我黃石派必然待諸位為上賓,些許誤會不足以在意!」

聽到那道士無恥的說辭,上官青和等人紛紛大笑。

「你當世人不知,就敢狂吹鬍侃嗎?地仙界廣大無邊,區區黃石派,不過是佔據個邊陲小國,在妖族勢力之下芶延殘存的小小勢力也好意思出來賣弄!你當你家是那諸天上界的聖地嗎?」

一番話說得弄的上方霞光道人惱羞成怒,與灰衣老者對視一眼。兩人目中都透出刺骨的殺意,看樣子是準備下狠手了。

堤豐雖然性子憊懶,但卻不是那般靈智欠缺的蠢物,尤其是跟小狐狸白素素在人間混的那一段時間。無論是心性還是智力都是狡猾了許多,自然知道對方這種情況下會是什麼打算,於是將身子盤踞起來,把上官青和等人隱隱護在了自己身子裡面。

只聽堤豐吼道:「嘿嘿!你們幾個傻瓜打著什麼主意堤豐大爺知道,難道不知這世上有些人是惹不起的嗎?今日倘若被你傷了他們一人,我家主人怪罪之下,你堤豐大爺可吃罪不起,識相的就給大爺我滾的遠遠的,不然就徹底留下吧!」

灰衣老者見到霞光道士聽了那巨妖所言之舟,眉間略顯猶豫於是馬上喝道:

「霞光真人不可聽信這妖孽胡言,他等只不過是從人間下來的下等修士,若是拷問出了兩界通道的秘密,貴派得以佔據了人間那般廣大的地域去發展,想必不出百年就能問鼎我北俱蘆州第一大派,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啊」。

霞光道人聞言目中露出狂喜。方才他一時還沒有想明白這其中的好處

「還要多些孫道友的提醒,不然貧道卻是險些丟了這天大的功勞!」

灰衣老者雖然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但心裡卻是絲毫沒有歡喜。這也是為了拖霞光道人下水,才不得已出言將到手的功勞白白出讓了去。

不過面對霞光道人的謝意,灰衣老者還是面露笑容的謙虛自己,吹捧對方几句。

「哪裡說的,霞光真人為貴派掌門的最合適人選,無論人品修為都遠勝於老朽,這份功勞合該真人取得,老朽能夠幫上一手就已經是沾了真人的光了!」

錯愛鑽石男 霞光道人聽得心中舒暢。有些得以的輕捋頜下的鬍鬚。

灰衣老者又指著下方的堤豐說道:「妖孽顯然知道非是你我對手,才會出言拖延時間,準備伺機逃走。這妖孽口中的主人倘若真是神通廣大,那麼定然早就趕來相救了,如今卻是半個人影也不見,還請真人出手了解了這妖孽吧!」

不想灰衣老者居心叵測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到耳邊傳來一聲淡漠,可在他聽來卻猶如驚雷一般的清朗聲音。

「本尊來了你又待如何?。

9?9?9???O?M,sj.9?9?9???o?m,。9?9?9???o?m ?然出現的話音,讓灰衣老者心中大,酬

能夠在他毫不知覺的情況下將聲音傳到他這真仙頂峰高手的耳中,那麼對方的修為實力將是多麼強大?

「是哪位前輩同孫成開的玩笑,還請現身一見!」

灰衣老者朝著四方一抱拳,心中有些忐忑的揚聲說道。

黃石派的霞光道人並沒有聽到灰衣老者所聽到的聲音,見到這孫小家老奴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心中也是大驚。但是仍憑兩人神念布滿了周圍上百丈的空間,也無法撥索到有任何人的蹤跡。

就在霞光道士與灰衣老者兩人驚詫莫名的時候,一個白衣青年和綠裳少女的身影出現在了下方一眾人界修士之前。

「師父!」

「師尊您來了!」

上官青和幾個見到白衣青年的身影,立刻便圍了上去拜見。

只聽江董生氣的哼道:「二哥你怎麼才來,這幾個傢伙討厭得很,不但在青王塞的時候就對我們幾個姐妹圖謀不軌,被我打發之後還在這半路上埋伏劫殺我們,你可要為我們作主啊!」

「哦?」白衣青年便是來到上界開闢了洞天的江元峰,一聽妹妹所言,眼神當即便冷了下來。

眼見到突然出現的這位白衣青年還有那綠裳少女身上沒有一點法力痕迹,直如普通世俗中人一般,可是一般凡夫俗子怎麼可能毫無依憑的穩穩站在空中?反正他們兩個都沒能看出深淺,這說明來者修為深不可測,最少也是在天仙之流。之前一個妖仙他們都勉強是對手,現在又來了兩名無法測度的高人,霞光道士和灰衣老者不由都心下暗道不妙,開始思及退路。

灰衣老者進入孫家為仆多年,見慣了那種世家權力爭鬥傾軋的勾心鬥角,在那般環境中熏陶的人老成精,一向精於算計,看如今這般情況,知道自己等人今天恐怕是無法善了了,但是還忍不住心存僥倖的對著來者恭敬的說:

「不知前輩在何方潛修,晚輩乃是大陳國孫家中人,這位道長是大陳國第一門派,太清正宗的黃石派真人,方才我等與幾位小友乃是一場誤會,並不知他們是前輩門下,既然雙方都沒有損傷,不如就此作罷如何!」

江元峰聞言並未回答,而是他的大弟子上官青和開口道:「兩位不覺得有些無恥下作了嗎?既然敢做出殺人搶寶的行為,就應該勇於承認,這般前倨後恭豈不更顯小人行徑,多讓我輩瞧之不起!」

「你!欺人太甚,區區下界之輩,就算修為高了又能怎麼樣?須知這裡乃是高人成群的地仙界,天仙金仙遍地,可不是你那荒貧地方任你橫行!」

對於霞光道士色厲內換的言語,江元峰也不屑理會,倒是一旁的綠裳少女棟樹精秋華見狀眉頭一皺呵斥道:

「大膽!竟敢對帝君不敬,冒犯帝著威嚴,爾等該當死罪!」

霞光道人聞言一愣,隨即嘲笑道:「什麼帝君,人間界哪裡來的帝君,該不會是你們自封的吧!」

少女秋華待要喝罵對方,卻被江元峰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給制止了。

「跟這些將死之輩說太多做什麼,既然他們一心赴死,你就揮手滅了就是,又何必跟他們惹氣!」

「領帝君法旨!」

棒樹精俯身一拜,然後轉向霞光道人等人,目光變得一片冷然。

霞光道人見狀忙喝道:

「你待想要如何?我黃石派天仙哥手五人,真仙修士眾多,乃是地仙界第一大派蜀山劍派之兄弟門派,同為太清正宗,膽敢冒犯我黃石派。莫非不怕太清聖人」

江元峰本不願理會這幾個傢伙,但聽了這話不由笑道:「呵呵!你黃石派實力不大,一桿大旗舉的倒是很高!可惜今日犯到了本尊門下,黃石派若是都如你一般如此不肖,本尊便代聖人清理太清門戶,想必太上師伯也不會為了這點小事怪罪!」「什麼?」霞光道人和灰衣老者還沒來得及想明白江元峰話里的意思,就已經被一幢青光化成的參天巨木給制住,集錮在了木牢之中失去了意識!剩下的一些小雜魚少女秋華也不屑全力出手,揮手之間便一同擒下,交於江元峰身前處置。

江元峰自然也不會客氣,敢威脅他家人弟子的存在,現在幾乎都已經不存在了。那所謂的陳國第一世家的孫家這般世俗家族不足為懼,但是那說是太清支脈的黃石派倒是有些意思。江元峰將那霞光道士攝在身前。入夢**施展出來。不多時便由他的腦中了解到了想要知道的情況。

原來黃石派說是秉承太清聖人道統,傳聞乃是黃石道人傳下的一派分支。 穿書後我在八零當神醫 與同為太清門下的東勝神州蒼莽群山之中的蜀山劍派交好。

當然了,傳言往往不盡屬實,真實的情況是黃石道人只是得了一卷太清遺書的一位修士,說是太清門下傳人也算勉強,而黃石派祖師確實與黃石道人有些關係,只不過這位黃石派祖師只是當年黃石道人座下的一名雜役童子罷了。後來黃石道人因故身殞,當年的雜役童子卷了主人的一卷道書逃出洞府,藏於世俗間修行了百年終有所成,靠著一身修為謀取到了不少修行典籍,最後才開宗立派,成為了今日的黃石派祖師,修為位列天仙巔峰。

江元峰早從老友東華帝君口中得知,蜀山劍派乃是整個地仙界都知名的大派,而這黃石派找上門依仗這點淵源與之論交,也只不過是為了攀附蜀山派這棵大樹罷了!

自從跟蜀山派確立的關係之後,黃石派也儼然有了崛起之勢,驅逐原本的修行勢力到其他地方,扶植聽命於自己的世俗勢力建立了大陳國。想來他將黃石派滅了之後,蜀山劍派如果沒有得到足夠的好處,八成應該是不會為這小小門派出頭。

處理完了這些個地仙界修士,江元峰迴過頭來教自家小妹和幾介小弟子道:「你們幾個現在知道了地仙界的險惡了吧!一個個修為不深,非要吵著出來歷練」。

江董湊到自家哥哥身前討好的嬌笑道:「二哥真是的!我們這不也是為了耍早點為你分憂嘛!這一趟出來不光是摸清了不少地仙界的情況,還得到了在家裡沒有的鍛煉,相信回去之後,我也能夠一舉結成元神了」。

江元峰聞言點點頭,「嗯!這還不錯,這次回去之後你們都給我閉關修鍊,必須等所有人都進軍元神了,才准你們外出行走!」

一眾弟子當然不敢反駁,只有江董不依的撒嬌道:「什麼嘛!二哥你太專政了,好不容易出來一回,在這地仙界還沒有玩夠,而且我還想要看你怎麼處理那黃石派和什麼孫家呢!」

「聽話,不然再也不讓你出仙府半妾」。

江元峰把臉一綳,他的家人弟子現在修為還太低,實力不足以自保,如果這般放任下去,吃虧的只能是他們自己,還要連累其他親人們擔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