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桂香越想越「黃色」,身子也變得滾燙起來,股間也湧出了滑膩,雙腿不自覺地夾緊了下,臉也微微紅了,秀目中閃過一道異彩。

張桂香越想越「黃色」,身子也變得滾燙起來,股間也湧出了滑膩,雙腿不自覺地夾緊了下,臉也微微紅了,秀目中閃過一道異彩。

「….咿呀!是呀!…駱林你還真的要找一個做飯的啊!…每天叫叫解放他們幾個大男人跟你送飯,也不是個長久的辦法!…」

薛玉芬沒太注意張桂香的異常,喝了口鮮美的鯽魚湯,微皺了下眉頭,看了下駱林點了下頭說道。

「這….這不太好吧?…張姨做飯的確好吃!….不過….這不太方便吧?」

駱林心裡是巴不得張桂香去他那,當然表面上,還得裝出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瞟了眼正低著頭的在那扒著飯的張桂香說了句。

「…..駱….小駱!你家裡就你一個人嗎?…..」

張桂香壓抑了下興奮若狂的心情,抬起頭臉上表情很好奇的看了一眼駱林,驚異的問了句。

「是呀!….我媽她們都在香港定居!…保姆以前找了一個,後來也去了香港!…現在家裡就只剩我和瑾兒了!…玉芬住在自己家裡!呼!…我也不可能天天去玉芬家蹭飯吧?….」

駱林的意思也很明顯,我家裡就是沒人做飯啊!你來不來呢?眼神帶著絲異色笑著看著不敢跟他眼神對視的張桂香笑著了下說。 「夥計,過來!」妖晨沖著酒樓的夥計開口,一個天仙境的夥計笑呵呵的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恭敬。

妖晨隨手扔出了一塊仙氣石,品質明顯高了許多,讓小二雙眼放光,他知道若是處理好,這塊上品仙氣石就是他的了。

「不知道客官有什麼吩咐?」小二搓了搓手,目光看向妖晨。

「怎麼才能進下中三天?」妖晨開口,他能打,但是卻不善於交際,直接開口詢問。

「額……」

小二被妖晨問的一愣,沒想到現在這個節骨眼上,竟然還有人想要去中三天。

「客官,你要去中三天?難道你不知道中三天已經被地獄佔領了么?」小二開口詢問。

「別啰嗦,回答我的問題,這個就是你的!」妖晨冷聲回應,目光看向小二,讓小二身軀顫抖起來。「客官,下不去的,自從中三天的那些人上來之後,幾大仙王便是聯手將上三天的天給封了,想要下去,除非三個仙王巔峰以上的大能聯手,才能破開虛空,將你送下去!



「當然,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橫渡幻天海!」小二沖著妖晨開口,伸手將桌子上的仙氣石收了起來。

「封天了?」洛天微微一愣,沒想到竟然如此嚴重。

「一點辦法都沒有?」妖晨眉頭緊皺,橫渡幻天海,對於他和洛天來說,問題不大,不過太過費時間了,而且幻天海中,還有些險地,他們兩個不想耽誤時間。

咣當……

妖晨伸手扔出了一塊仙晶,他只知道花錢就行,多少無所謂。

「仙晶……」小二的呼吸急促起來,酒樓中的其他人都是將視線放在了妖晨扔出的那塊仙晶之上。

這酒樓中,大部分的是幾大仙山的弟子,不過即使是他們,雖然看過仙晶,卻也很少有人擁有仙晶,更別說那個天仙境的小二了。

「客官,是真的沒辦法……」小二臉上帶著苦笑,實在是眼饞,恨不得強搶,但是他雖然消息靈通,但是真不知道,也不敢惹眼前這個人。

「這位朋友,我知道如何進入中三天!」就在小二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聲輕笑響起,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臉上帶著笑意。

中年人身穿錦袍,一身的珠光寶氣,樣樣都不是凡品,有些發胖,眼睛有些小,眼中卻非常有神。

「周志文?」洛天看著來人,瞬間便是認出了這個中年人是誰,曾經有過一些交集。

中天商會會長之子周志文,洛天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對方,不過之後洛天便釋然,這裡是九天城,中天商會的地盤。

「說說看!」妖晨雙眼微微一縮,眼中金光閃動,攥了攥放在桌子上的長棍,因為妖晨看不透眼前這個人,身上的氣息似乎被某種寶物掩蓋。

「朋友,這邊請!」周志文沖著妖晨抱拳,示意妖晨上樓。

妖晨自然不懼,拿起長棍,邁步跟周志文走上了酒樓的最頂層,走進了一處包間之中。

「妖晨兄,不得不說,你膽子真大!」一進入包廂,周志文便是沖著妖晨開口。

嗡……

金色的神光出現在周志文的身前,長棍停在了周志文的咽喉三寸之外,妖晨雙眼冰冷的看著周志文。

「妖晨兄,不用緊張,我跟洛天兄算是朋友!」周志文臉上帶著笑意,身上的一塊玉佩咔嚓一聲碎裂,掉在了地面之上。

「廢話少說,有沒有進入中三天的辦法!」妖晨冷聲回應,對於周志文的印象很不好,感覺這個傢伙很會陰人,自己這樣耿直的人,容易被對方算計。

「手眼通天啊!」洛天站在赤色的大地上感嘆,沒想到中天商會,竟然有如此勢力,連進入中三天的辦法都有。

「當然,要不我也不能找妖晨兄上來,不過我有一個請求,我知道妖晨兄,在天元宗有很高的話語權,我也知道天元宗最近有些麻煩!」周志文輕笑一聲。

「什麼要求?」妖晨眉頭微微一皺,不去問周志文是怎麼認出自己來的,腦海中聽著洛天的話,聽一句回一句。

「如果天元宗能夠挺住地獄,那麼我要天元宗保證我中天商會在中三天的安全!」周志文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凝重。

「嗯?」洛天聽到周志文的話,微微一愣,同時心中震撼,實在是沒想到中天商會,竟然在中三天還有產業。

「沒問題!」妖晨點頭答應,不得不說,中天商會的膽量很大,將保壓在天元宗上。

洛天能夠想像,中天商會在中三天的勢力會壓縮到什麼地步,畢竟地獄也有地獄的體系,中天商會跟九大仙山的關係密切,地獄肯定會清洗。

不過眼下,天元宗生死危機,洛天也顧不得那些了,若是勝了,當一下中天商會的保護傘又如何。

洛天並沒有現身,現在他們在上三天,沒有任何人可以相信,當然除了補天山的人。

「妖晨兄,想什麼時候走?」周志文開口,他不怕天元宗反悔。

「立刻!」妖晨回應,讓周志文微微一愣,不過也明白妖晨的想法。

「既然如此,妖晨兄請跟我來!」周志文帶著妖晨,走出了酒樓,行走在九天城寬敞的街道之上。

「周志文,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藏天元宗的叛徒!」就在兩人行走間,一聲怒喝之聲響起,幾道身影阻攔住了周志文和妖晨的去路。

妖晨攥了攥手中的棍子,周志文則是眉頭微微一皺。

妖晨的模樣,其他幾大仙山那裡自然知道,妖晨一進城,便是有九大仙山的眼線給看到了,後來妖晨變化了模樣,才平息下來。

周志文看著妖晨的模樣,若不是他有特殊的手段,也看不清妖晨的真身,他不明白著些人,怎麼斷定,妖晨是天元宗的人。

「洛天,你以為隨便變化一下,你能逃出去么?」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身上泛著驚人的氣息。

「洛天?你們認錯人了吧?」周志文冷哼一聲,身上泛起威壓,目光看向幾人。

這幾人是幾個仙山的長老,仙王境,地位尊高,但是這裡是九天城,是他們中天商會的地盤,周志文也無懼幾個長老。

「周志文,你不要執迷不悟,我們已經稟報我們宗門,馬上就有人趕到,識相的話,怪怪將他拿下!」一名老者開口,身穿黃袍,來自東皇山。「區區幾個長老,就敢在我九天城撒野?」周志文冷笑一聲,沒有在意幾個老者,帶著妖晨繼續行走。 「小孩子吃飯不許說話!…」薛玉芬嬌嗔的白了駱林一眼,對著瑾兒說了句。「…哦!…我是有點怕嚴阿姨的!她老是不笑的!…」瑾兒讀者油乎乎,粉嘟嘟的小嘴,低聲狡辯了幾句。「噗嗤….咳咳….也是啊!我看嚴研從來沒笑過!…老是板著副臉好像別人欠她錢不還似的….難怪找不到男朋友了….」駱林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嚴研的確是個正經古板的女人,跟薛玉芬以前性格有過之而不及,他現在自然知道了嚴研不是薛玉芬的親生女兒了,也難怪薛老頭能忍了駱林這廝把薛玉芬那啥的事情。「好了!都少說兩句!…唉!嚴研這都要三十多歲了!都成了老姑娘了!跟她不知道介紹過多少男朋友!都被她拒絕了!也不知道她想幹什麼…..」薛玉芬撿了嚴研這個「女兒」也是頭疼得很,說說起她的交友事情更是無語得很。張桂香也在邊上聽出了點名堂,那就是薛玉芬家知道駱林跟這個美婦的關係,而她的女兒好像很不喜歡駱林,能理解,女兒都比這個老媽的「男朋友」大了這麼多,誰能受得了這個啊?她又想起自己女兒還有自己跟駱林的亂七八糟的關係,心裡也是一陣煩躁,心裡也知道女兒不可能跟駱林有什麼結果,真是冤孽啊!她現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倒是女兒在家很少提起駱林,估計也心裡清楚吧!這也不能怪駱林薄情,往大了說,起碼人家救過劉芬全家吧?往小了說,以駱林的條件跟劉芬談戀愛,那就是佔了天大的便宜了,劉芬的一些貴重珠寶首飾,張桂香都是知道那都是駱林給她買的,那得要多少錢啊?由此可見,若您是何等的有權有錢,何況他還這麼年輕俊俏,那有不招女人喜歡的呢?憑他優秀的條件,要找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再說了張桂香只是個農村婦女而已,有什麼見識?就連劉芬都知道駱林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跟他接觸越久越能感受到這一點。她跟駱林在一起完全是你情我願的,當然她也不敢奢望獨霸著駱林,畢竟她已經知道了周曼麗的存在,人家連兒子都跟他生了,子這算啥?小妾?情人?嗯也只能是算個情人,所以她也擺正了自己的位置,駱林不去找她她也不會主動來找駱林,這也是劉芬過年後沒有跟駱林聯繫的原因。而駱林過年後都是忙得昏頭轉向的,總參部門可不想別的部門那麼清閑,不但是責任重大,而且瑣碎的事情也不少,特別是培訓那些諜報人員,駱林可是拿的後世最先進的訓練間諜的方法。可想而知後世的那些「自由」的東西對這個年代的特工人員是是個怎麼樣的衝擊啊!包括,要練習各種野外生存,各種海陸空交通工具,乃至坦克,飛機的駕駛技術,犯罪心理學,床上技巧,各種藥物的運用,真是應有盡有啊!很多讓他們頭皮發炸的東西,讓他們這些「又紅又專」的精英們都不知所措!就說搞女人吧!對於那個年代單純的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想象的,而他們的施展對象就是被駱林抓獲的那個日本女特務飯島愛!汗!這名字太狠!還別說,有一個農村來的特工新人,竟然還越級想告馬青松的惡狀!誰知道馬青松的所做所為全是駱林這個部長的指示,這下好了,這個農村兵馬上就被清退出間諜部門,打回原籍!這個處罰相當狠毒!基本上大部分新人特工全是處男,所以學習起來也是有不少難度的,當然,在飯島愛的教導下,他們一個個最終都會成才的!這點事毋庸置疑的。有不少女學員隱約也知道了男學員這邊的一些科目,當然,對對於女間諜來說,那更是要學習這方面技巧和能力,當然這些人全是處子之身,那肯定是不行的,最終清除了一些不聽命令的女特工,留下了能為革命獻身的女特工,跟她們練習的「床友」自然就是駱少的特種精英隊哪些隊員了!當然,馬青松也經常的親自「指導」了!通過駱林這種可以說相當無恥的訓練方式(那些被清退的特工認為),訓練出來的特工精英,絕對是要比那些只會喊口號的特工人員要強上很多,雖然目前還只是開始而已,但是經過了幾次內部比賽,馬青松這個部門的特工明顯要強過其它部門的那些特工!這下整個總參部的特工培訓基地轟動了!因為那些比試科目都是總參的參謀總參制定的。當時的總參的參謀總長是李XX!那也是個開國的元勛,上將銜!相當牛X了!他可是跟老爺子一系的,都是改革派,對於駱林搞出的這些稀奇古怪,世俗難容的事情,他也沒有過多的干預,畢竟還得要事實說話!結果是令人震撼的,有馬青松訓練的那幾個特工,完全把另一個部門的同志輕鬆擊敗!鐵鐵一般的事實讓那些平時喊口號的人全都閉嘴了!他們想不通,為什麼他們是偉大領袖的忠心支持者,怎麼就干不過這些「另類」呢?由這件事情參謀總長李XX知道了駱林是個有真正大才人才!難怪鄧老對他另眼相看。馬青松也獲得了提升!升為中校了!馬青松當時在領獎台上的時候,那真是感概萬千啊!要不是駱少!他估計早成了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了!現在都成了中校了!而他的領路人駱少,他已經不能用感激來表達了,心裡也按下了一個決心。至此以後,總參部的特工訓練科目全都照著駱林的那一套開始進行了,這也是駱林第一次把先進理念用於政府部門而獲得了成功,也獲得了鄧老爺子的嘉獎。「….小駱!…既然你那沒人做飯,你要不嫌棄我做的飯不好吃的話,我就幫你去做飯…..」張桂香腦中經過了激烈的鬥爭,一邊是道德理智,一邊是瘋狂的激情刺激,最終,人的本能慾望戰勝了她的理智,她平靜了下噗噗亂跳興奮無比躁動的心,抬頭看了駱林一眼,強壯冷靜的笑了下說。「呵呵….阿姨!瞧您說的!您的手藝不好!那還有天理啊?…咳咳….劉叔那….」駱林也很興奮,畢竟瑾兒還是太小了,不能放開了那啥,總是有點壓抑,哪比得上跟張桂香這種慾火焚身的*啊?當然,還得自然的問一句劉老根她打算怎麼處理,這話問的好,起碼邊上的薛玉芬就不會產生懷疑,也抬著美眸看著一臉淡然的張桂香,她感覺這個劉芬肯定跟駱林有事!不然,這個張桂香也不會這麼熱情地招呼她們。「他呀!…平時他也是去公社吃飯!…家裡有飯有菜的難道他自己不會做嗎?…小駱你看…啥時候去你那合適?….」張桂香的話里意思很明顯了,那就是我現在心裡可全是你了,至於劉老根那老傢伙,那就不是我考慮的範圍了,嘶….真是無情啊!當然,作為駱林來說是很得意很滿足滴!「咳咳….我看你還是跟劉叔說一下吧!…明天我過來接你吧?….阿姨你看行不?…」好嗎!這兩人可真是戀情奸熱啊!「….呵呵….那可就麻煩小駱了!….那就明天!…」張桂香興奮了!真的激動了!這樣不是很誇張的說,本身而言,那個年代的人就是吃飽了沒事幹,平時又沒啥活動,最多聽下廣播,而且還是公社的那種大喇叭裡面放的,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買得起收音機的。「呀!太好了!以後可以天天吃到好吃了….」這裡面最高興的莫過於蘇瑾兒了,小孩子嗎,肯定是好吃的!一臉嬌笑的看著淡笑著,端著茶杯開始喝茶的駱林嬌聲說道。「…咯咯….我看張姨這麼年輕,喊她阿姨都怕是喊老了….我看喊她張姐也差不多了….」薛玉芬也嬌笑著湊趣說。「…你個死丫頭!敢笑話阿姨我啊….」薛玉芬這帶著調笑的話音一落,張桂香的臉騰地下就紅了,她這就是典型的做賊心虛,馬上笑罵著,白了薛玉芬一眼,眼角卻瞟了下在哪喝茶帶著笑臉的駱林。吃過午飯,薛玉芬,蘇瑾兒等人被安排好房間午休,中午的陽光還是很熱烈的,村莊四處都是清脆的鳥鳴,顯得異常的舒適安靜,薛玉芬帶著蘇瑾兒午睡去了,駱林一個人坐在小院子裡面的小靠背椅上。兩個保鏢守在外面的車裡去了。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張桂香在把廚房收拾好了,洗了手,也扭著蜂腰,心虛的看了眼裡屋內薛玉芬午睡的房間。微微遲疑了一下,這才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朝駱林坐的小院子外走了過去。「嗯…阿…桂香啊!你怎麼沒去休息啊!…」輕盈的腳步聲響起,駱林回頭,看見是一臉異樣的張桂香,朝她點頭笑了下說。開始還打算喊阿姨的,轉頭一想,現在又沒人,那就沒必要裝了不是?「小聲點!…冤家!….」張桂香被駱林的稱呼弄得臉上又是一層紅霞,嬌媚的白了他一眼,本能的回頭看了下安靜的屋內,抬手把小院的小木門順手關上了。走到駱林身邊拉了張小靠背椅子坐下。「嘿嘿…沒事!她們都睡著了!…咳咳…」駱林中午吃的很舒服,現在環境又是如此的安靜,安逸,俗話說,飽暖思yin欲,這話沒錯,伸手就把張桂香有點粗糙的修長玉手,捏在手中,張桂香有點矜持羞惱的掙扎了下,也就隨著駱林把她的小手捏住了。 「你……」聽到周志文的話,幾個長老臉色漲紅,實在是周志文的話,一點臉都沒給他們留。

他們這些人常年居住在九天城中,因為是仙王修為,又有九大仙山做靠山,九天城中無人敢惹這幾人。

即使是周志文,平時對幾人客客氣氣,和顏悅色,哪成想,今天周志文一反常態,直接呵斥他們。

「我什麼我?滾開!」周志文大喝一聲抬手一扇,掌音響起,幾個老者根本沒反應過來,雙眼一黑,便是暈厥了過去。

「妖晨兄請!」周志文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沖著妖晨開口。

「好!」妖晨沒有去管,不過心中對於周志文的好感倒是提升了不少

兩人很快就走到了九天城的城主府中,周志文直奔主題,直接帶著妖晨來到了龐大的城主府最中央的一座大殿中。

大殿正中央氣勢恢宏,大殿中三個人端坐在那裡,看到周志文帶著妖晨走進來臉上沒有絲毫的意外。

「爺爺,父親,大伯!」周志文沖著三人開口。

妖晨臉上露出凝重,眼前的三人都不簡單,氣息沉穩,妖晨沒有把握,尤其是坐在最中央的那個老者,讓妖晨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

「小友,準備好了么?若是準備好了,我們送小友離開!」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溫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之感,升不起絲毫讓人升不起反感。

「越快越好!」妖晨開口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聽到妖晨肯定,周志文的爺爺還有父親三人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

同時陣陣的神光從大殿的三個角落升起,一股威壓降臨,讓妖晨臉色狂變。

「越快越好!」妖晨開口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聽到妖晨肯定,周志文的爺爺還有父親三人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

同時陣陣的神光從大殿的三個角落升起,一股威壓降臨,讓妖晨臉色狂變。

世界之寶!

妖晨驚呼一聲,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不過還不等妖晨反應過來,三道波動降臨在了妖晨的身上,妖晨消失在了大殿中。

「周烈,你好大的膽子!」妖晨的身影剛剛消失,一聲怒喝響起,正是消失了一個月之久的永生仙王。

之前永生仙王追殺洛天,被須彌山和斗戰勝佛重創離開,回到永生山養傷,修養了一個月傷才好,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繼續追殺洛天,追到了九天城。

「永生仙王大人,不知道我們犯了什麼錯?」周烈臉上帶著笑容,目光看向永生仙王。

永生仙王同周烈對視在一起,眼中閃過一絲殺機,不過之後卻變成忌憚。

「只此一次,我給你個面子!」永生仙王冷哼一聲,目光冰冷的看了周烈一眼,轉身離開。

「志文,這次我們可得罪了永生仙王了,你認為真的值得么?」看著永生仙王離開,大殿中的幾人長長得出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總有種感覺,洛天快要崛起了,這投資若是失敗了,那麼一切後果我來承擔!」周志文沖著三人開口。

「就怕你擔不起啊!」聽到周志文的話,周烈三人心中暗嘆。

不過事已至此,也沒什麼可後悔的,周家的人性格就是這樣喜歡豪賭。

……

另外一邊,洛天和妖晨感覺衝出了虛空中,周圍有一股世界之力包裹,

星空!

洛天眼中露出感嘆,四周景象變化,跟著妖晨出現在了星空下。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妖晨長嘆目光看向浩瀚的星空。

不過妖晨不敢亂動,因為那股世界之力帶著兩人飛行在浩瀚的星空下,兩人若是脫離這世界之力,很有可能迷失在這星空下。

這是一次新奇旅行,不同於傳送,速度比起傳送來要慢上許多。「那是什麼?」妖晨觀察著美麗的星空,猛然間,妖晨似乎看到有兩團東西,緩緩德朝著他們這個方向飛來,散發著一股恐怖的壓力,即使是妖晨是仙王後期,在那兩團東

西面前,也感覺到強大的壓力。

「難道是兩件世界之寶?」洛天和妖晨疑惑了,兩道光暈看似很近,但是洛天和妖晨知道,這東西距離他們很遙遠。

「這是小世界!」補天石驚呼一聲,聲音之中帶著難以置信,讓洛天和妖晨微微一楞。

「怎麼可能?」洛天目光看向那兩片光暈,沒想到那東西竟然會是三千小世界。

「浩劫,浩劫要開始了……」補天石喃喃出聲,似乎陷入到了某些痛苦的回憶。

「什麼浩劫?」洛天感覺到補天石有異常,開口詢問。

「主子,你一定要努力修鍊,仙王巔峰還不夠,仙皇也只有可能保命而已,快了……快了……」補天石聲音之中帶著顫抖,似乎想到了某些可怕的事情。

「到底怎麼了?」洛天回應,感覺補天石不像是在開玩笑,肯定是有大事要發生。「現在我還不能說,說了就會出事,不過,不出三年,就有先兆了!準確的說,已經有先兆了!」補天石回應,之後便是沉寂,讓洛天咬牙切齒,大罵這傢伙,說話說一半



兩人交談間,妖晨已經遠離了剛才的地方,繼續在星空之中遊盪。

時間緩緩流逝,十天的時間過去了,終於妖晨身上的世界之力,漸漸的消失,世界之力將妖晨拉扯進了虛空,終於衝破虛空,出現在了蒼穹之下。

「回來了!」熟悉的中三天的氣息,讓妖晨臉上露出笑意,不過很快妖晨臉上的笑容便是僵持住了。

「這麼倒霉么?」洛天也是微微一楞,目光看向妖晨的前方,黑雲一般,遮天蔽日。

洛天和妖晨的視線中,一道道黑色的身影,眼中帶著古怪之色看向洛天妖晨。

黑色的大旗迎風飄蕩,豐都,平等,修羅……戰旗上刻畫著一個個勢力的名字。

「這是天元宗的妖晨!」不知道是誰驚呼了一聲,讓那無邊的大軍喧嘩起來。「殺了他!」大喝之聲響起,瞬間便是有無數道武技,朝著妖晨德方向轟殺過來。 地獄大軍!

妖晨沒想到,剛一回到上三天,就碰到了從一線天回歸的地獄大軍,洛天同樣也沒想到,幾乎一瞬間,洛天便是從補天石上走了出來。

轟轟轟……

轟鳴震天,整個蒼穹炸裂開來,一道道武技橫推九天,掀翻了蒼穹,朝著洛天和妖晨轟了過來。

武技根本數不清,彷彿世界末日一般,讓洛天和妖晨臉上露出凝重,恐怖的波動,即使是仙王後期,也要灰飛煙滅。

洛天和妖晨大喝一聲,看著那遮天蔽日的武技洪流,瞬間做出了防禦。

一金一灰兩道界域將兩人籠罩,同時洛天和妖晨又是不斷地出手打出道道的神則,化成兩道結界,維持界域,抵擋著那無數的攻擊。

咔嚓……

兩人剛剛做完這一切,那無數道武技便是轟了過來,衝天的碰撞之聲響起。

蒼穹之下,如同響起了鞭炮聲,只不過聲音要大上千倍萬倍,蒼穹轟鳴,風雲倒卷。

混沌氣流不斷的衝擊,幾百萬人同時出手,一道道武技轟擊著,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才停下來。

「差不多了吧?」一個時辰的時間,無數的武技被地獄大軍打出,還有好多仙王境的強者出手,縱然是仙王巔峰,不死都要脫層皮。

地獄的人們大眼瞪小眼的看著那漸漸平息下來的蒼穹,等待著波動消散。

「我估計是被轟的連渣滓都剩不下了,沒想到,竟然滅掉了天元宗的兩位強者,尤其是洛天!」他們都知道,洛天對於天元宗來說,是支柱一般的存在。

「不會死!」絕影天尊站在人群中,輪轉殿並沒有出手,但是他也知道,光靠一個輪轉殿,還阻止不了其他幾殿對天元宗出手。

在人們期待的目光下,一個方圓萬里的大坑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坑中煙塵緩緩的飄蕩。

「煉獄鬼爪!」

「棍掃八荒!」在人們詫異間,兩聲怒吼響起,一道金色的棍影力壓天地,朝著地獄大軍掃蕩而來。

「走,快走!」絕影天尊幾乎看到棍影的一瞬間,便是沖著輪轉殿的人們大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