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玄說道:「昨天的事情,實際上是我們演了一場戲,我故意和黑熊鬧翻,然後離開別墅,想要引誘凶靈殺人,因為我害怕凶靈知道我的存在,不敢對黑熊出手。」

張玄說道:「昨天的事情,實際上是我們演了一場戲,我故意和黑熊鬧翻,然後離開別墅,想要引誘凶靈殺人,因為我害怕凶靈知道我的存在,不敢對黑熊出手。」

實際上張玄完全想多了。

因為美狄亞壓根就不知道他的存在。

塞雅在驚訝的同時,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解釋。

張玄繼續說道:「我表面色離開了別墅,實際上暗中返回,偷偷監視著別墅,在昨天晚上的時候,果然等到了對方。」

塞雅大喜過望,說道:「這麼說,張玄大師你看到了凶靈,難不成你抓住了它。」

張玄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雖然看到了凶靈,但沒有抓住它,對方比我更加的強大,我不是對手。」

這句話他可沒有說謊。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美狄亞是誰,神代魔術師,按照fate的設定,美狄亞以魔術師來講Caster的能力是魔法使的等級。但可惜的是Caster本身沒有學會五大魔法,所以還是魔術師。

在fate世界的神話時代,「魔術」與「魔法」是同義的,所有魔術師都是魔法使。第五次Caster的真身美狄亞,就是生活在如此的神代的魔女了。因此,她行使的魔術擁有接近魔法之域的力量。

不管怎樣的大魔術她都可以用「高速神言」技能以一工程來行使,她的本領甚至凌駕於現代最強等級的魔術師、超越魔法使。

世界曾經充滿魔法。往昔使人驚嘆的神秘的體現者,那就是美狄亞。

所以,哪怕是張玄,也不敢說自己贏得了美狄亞。

如果雙方打起來,張玄不使用遊戲商城作弊的話,張玄被吊打的可能性很大。

塞雅不知道其中的彎彎道道,不過她一聽張玄也不是凶靈的對手,心裡頓時涼了半截,原本還以為張玄可以對付這個日檢猖狂的凶靈。

現在看來,是自己一群人想多了。

「難不成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嗎?」塞雅不甘的說道。

張玄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不願意幫助你們,而是這個殺人犯的實力太過於強大,遠遠不是普通人可以抗衡的,就算是把軍隊拉過來也沒用。」

美狄亞一旦靈體化,別說是導彈,就算是核彈也沒有用啊。

塞雅聽了這番話之後,失魂落魄的回去復命了。

沒過多久,她的頂頭上司,泰德就登門拜訪了。

先婚後愛,狼性總裁花樣寵! 「張玄大師,難不成這件事情真的沒有任何轉機了嗎?」泰德緊皺著眉頭,「雖然死的都是一群該下地獄的傢伙,但如果放任不管的話,這個傢伙一直殺下去,遲早有一天會鬧出天大的事情。」

張玄嘆了口氣說道:「這件事情我真的無能為力。」

頓了頓,他又說道:「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情不可能持續下去,不出一個人,這傢伙就會銷聲匿跡。」

泰德詫異的問道:「張玄大師,你是如何知道這件事情的,一個月後,這傢伙真的會消失嗎。」

「當然。」張玄胸有成竹的說道。

聖杯戰爭沒有多長時間就會開始,等聖杯戰爭結束之後,美狄亞自然會消失,到時候自然不會再有受害者出現了。

泰德沒有辦法,只能夠說道:「我知道了,也只能如此了,但願這個傢伙會真的消失吧。」

他能怎麼辦,連張玄大師都對付不了的凶靈,他也沒辦法啊。

向張玄告辭之後,泰德就回到了警察局,把自己鎖在了自己的辦公室。

臨近中午,泰德一直都看著受害者的照片發獃。

「現在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他忍不住如此感嘆。

砰砰砰……敲門聲忽然響起。

「進來吧。」泰德收拾了一下自己的髮型,坐在椅子上說道。

塞雅推開門走了進來,「泰德局長,外面來了幾個人想要見你。」

「什麼人?」泰德問道。

「不太清楚,好像牽扯到了隱秘機關,因為我的等級不夠,所以對方並沒有說明。」塞雅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一臉蛋疼。

如果她有的話。

「隱秘機關?現在這個社會哪裡還有隱秘機關?」泰德冷笑,還以為是古代嗎,為了瞞住民眾設立一些見不得人的組織。

就算是FBI也早已經人盡皆知了好不好。

吱呀……

就在此時,一個穿著黑衣服的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泰德眉頭一皺,剛要訓斥,看到男子的臉十分陌生,好像不是自己警局的人。

「這裡禁制陌生人出入,你們是什麼人?」

塞雅說道:「泰德局長,他們自稱隱秘機關。」

「隱秘機關?」泰德一愣,說道:「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美國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隱秘機關。」

就算是有,在這個信息發達的社會,也早已經被揪出來了。

黑衣服男子微微一笑,說道:「美國確實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隱秘機關,畢竟這個社會信息如此發達,怎麼可能有這種不為人知的隱秘機關存在。」

泰德說道:「那你們是什麼人?」

說話的同時,他不由自主的摸向了抽屜裡面的手槍。

黑衣男子似乎早已經看穿了這一點,並沒有組織,淡定的說道:「初次見面,泰德局長,我們是聖三一的人。」

鎮世武神 泰德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 聖三一。

這個名字雖然聽起來有點奇怪,但是泰德卻聽說過。

雖然這個名字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但泰德恰好知道。

按照通俗的解釋,聖三一即三位一體,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一體三位。上帝是愛,上帝的本性是愛。上帝聖父是此絕對愛的自我給予。上帝聖子是此絕對愛的自我接受與答覆。上帝聖靈是此絕對之愛的自我合一。

這就是聖三一。

但是,泰德所知道的聖三一,和這個解釋截然不同,他所知道的聖三一,並不是三位一體這麼一個解釋。

而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組織,一個可以稱得上是隱秘機關的組織。

是的,隱秘機關。

這個古老的組織並不是美國的組織,而是一個遍布了整個世界,曾經數次插手人類的歷史,並且在歷史的背後,做出了貢獻的隱秘組織。

實際上泰德對於聖三一了解的並不多。

他之所以知道聖三一,是因為自己的父親曾經是聖三一的一員。

在泰德小的時候,他的父親跟他說過聖三一,他的父親曾經非常自豪的向他說過聖三一偉大的事迹之一。

刺殺阿提拉。

阿提拉是誰,整個歐洲人估計沒有幾個不知道。

古代歐亞大陸匈人的領袖和皇帝,歐洲人稱之為「上帝之鞭」。

他曾率領軍隊兩次入侵巴爾幹半島,包圍君士坦丁堡;亦曾遠征至高盧,也就是如今法國的奧爾良地區,最後終於在沙隆之戰被停止向西進軍。

然而後來阿提拉他卻攻向義大利,並於公元452年把當時西羅馬帝國首都拉文納攻陷,趕走皇帝瓦倫丁尼安三世,使西羅馬帝國名存實亡。

由448年至450年,匈人帝國在阿提拉的帶領下,版圖到了盛極的地步:東起自鹹海,西至大西洋海岸;南起自多瑙河,北至波羅的海。

在這廣大區域的一帶附屬國,都有自己的國王和部落酋長,平日向阿提拉稱臣納貢,戰時出兵參戰。

在阿提拉死後,他的帝國迅速瓦解消失,使他在歐洲歷史中更富傳奇性。

在西歐,他被視為殘暴及搶奪的象徵,但也有歷史記載形容他是一個偉大的皇帝,尤見於古北歐的薩迦文獻記載中。

那麼這位偉大的皇帝是如何死的呢?

學術界給出最常見的解釋出自普利斯庫斯的著作,當中記載道阿提拉在他新婚迎娶一個哥德或勃艮第裔的少女伊笛可的婚宴后,在睡夢中鼻腔血管破裂,血液倒流引致窒息而死。

這血管破裂可能是由於阿提拉飲酒過多而引起。

一個曾經狂言「被匈人鐵蹄踐踏過的土地,將寸草不生」的征服者,就是這樣怪異和反高潮地逝去了。

但實際上這樣的說法只不過是糊弄人的,阿提拉真正的死亡,是被聖三一這個額古老的組織派去的刺客刺殺而死的。

阿提拉打了義大利之後,越過多瑙河返回自己的皇宮,同時他亦籌劃著再次攻打君士坦丁堡,使拜占庭皇帝馬爾西安恢復中斷了3年的納貢。

這讓拜占庭的皇帝十分不忿。

整個歐洲都在這一位皇帝的鐵蹄之下哀鳴。

就在這種情況之下,拜占庭的皇帝聯合了歐洲諸多國家,找到了聖三一這個古老的組織,然後聖三一出手,殺死了阿提拉。

但是,這件事情不可能寫進歷史之中。

畢竟這件事情並不光彩,如果讓後世的人知道,歐洲這麼多國家打不過阿提拉,結果被一個聖三一組織幹掉了……實在是太丟臉了。

所以歐洲諸國聯手壓下了這個消息,讓這件事情消失在了歷史之中。

聖三一組織也不是那麼高調的組織,他們是隱秘機關,自然不會為了這件事情而得罪歐洲諸多國家。

於是這件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阿提拉死了之後,他的帝國快速四分五裂,歐洲再一次回到了歐洲人的手裡。

有關聖三一的事情,就此斷絕。

泰德小時候聽父親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還對聖三一充滿了憧憬,覺得這個古老的組織好厲害啊,他有朝一日能夠加入聖三一教派該多少。

但是,隨著自己的長大,泰德很快就發現了一件事情。

聖三一組織什麼的,都是騙人的。

如論他如何翻閱歷史書,歷史典籍,以及其他的典故什麼的,都沒有找到聖三一這個古老的組織,彷彿他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在泰德看來,如果聖三一這個古老的組織真的存在,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

絕對不可能連一絲絲痕迹都找不到。

除非聖三一不存在。

後來他詢問父親,聖三一真的存在么?

父親告訴泰德,聖三一是真的存在的,他就是聖三一的一員,將來的泰德,遲早會繼承自己父親的身份,加入聖三一,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但是,當泰德問自己的父親,他如何證明聖三一的存在時,父親卻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辦法證明聖三一的存在。」

從此之後,泰德就認定,聖三一什麼的都是騙人的。

只不過是父親跟自己說的故事而已。

父親是聖三一組織的人,也只不過是自己給自己增加的設定而已,真正的聖三一從來都不存在。

他是如此堅信,一直到自己的父親去世,都是如此堅定的。

然而,今天,現在,卻有一個自稱聖三一的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讓泰德那過去的記憶被快速喚醒。

「塞雅,你先出去一下。」泰德說道。

塞雅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走出了辦公室。

泰德看著對方,問道:「你們真的是聖三一的人。」

「是的,我們就是聖三一。」黑衣男子如此說道。

「你如何證明自己?」

「我沒有辦法證明自己。」

「什麼意思?」泰德忍不住問道。

「我們是聖三一,但我們卻無法證明聖三一的存在,但是我們堅信,我們就是聖三一。」黑衣男子說出了相當複雜的話。

這讓泰德想起了自己父親曾經跟自己說過的話,「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黑衣男子卻反問道:「在你的眼睛里,聖三一是什麼?」 泰德聽到這個問題,想也不想的說道:「一個非常古老而又強大的組織,我的父親說過,你們曾經數次插手歷史。」

黑衣男子聞言笑了起來,「我們雖然古老,但從不強大。」

「不強大?」

「是的,我們從不強大。」

這不可能,一個可以插手歷史,甚至改變了歷史的組織,怎麼可能不強大,泰德表示自己完全不相信這一點,臉上充滿了懷疑的神色。

黑衣男子說道:「你想的太多了,泰德警官,當你聽到我們曾經插手歷史,當你聽到我們非常古老的時候,下意識的認為我們非常的強大,擁有無可匹敵的力量,但實際上……我們古老,但並不強大。」

他不等泰德反駁,就說道:「聖三一這個古老的組織,從過去到現在,成員的數量從來都沒有超過一百個,最強大的時期,人口只有八十一個人。」

「什麼?」泰德大驚失色,一個古老插手人類歷史的組織,竟然只有這麼一點人。

別說是現代了,就算是在古代,這麼一點人能夠做什麼?

「你確定你們沒有跟我開玩笑?」

「是的。」

「怎麼可能。」

「雖然很難以置信,但事實上就是如此,我們聖三一組織古老,但並不強大,只不過我們每一個人都很優秀,僅此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