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這是一個早已布下的萬古之局,而天下蒼生皆是布局者的棋子。

彷彿,這是一個早已布下的萬古之局,而天下蒼生皆是布局者的棋子。

能有如手段的,那必是無上的大能人物。

自己若是了解到當中那怕一點的秘密,都極有可能被對方覺察到。

到時,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不過,江寂塵沒有直接問及這些相關的秘密,且以這頭可憐、執著的低階黑暗生物,又怎麼可能知道什麼秘密?

所以,江寂塵現在只是以站在人類的立場來問對方,而布局者那等無上的大能人物又怎麼會注意到這些?

聽到江寂塵的問話,那黑暗生物果然開口道:「大人,饒命呀,我只是暗黑人形種族中最低等的一級,剛出生就就被送到了這裡來,腦海里只烙印了唯一一個任務,那就是占奪這裡歷練之人的血脈,然後衝出玲瓏寶塔,其餘的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難道你不知道出了玲瓏寶塔之後要幹什麼?」

江寂塵有些疑惑地問道。

「這點倒是知道,那就是代替原來的那人活著就行,直到等到下一步的命令!」

如一灘爛泥一般趴在地上的黑暗生物開口道。

蟄伏!

聽到黑暗生物的話,江寂塵立刻想到了這個詞,且也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了。

至於相關更深的秘密,也絕不是他現有的修為境界該去了解的,那隻會讓自己死得更快。

問完了話,江寂塵目光開始落在這頭黑暗生物的身上。

不得不說,黑暗生物的生命力確實夠頑強的,那怕一身骨頭碎盡,受了如此嚴重之傷,此時都沒有死。

而且,江寂塵的神念掃過對方的身體,還發現對方體內剛才被抱碎的骨頭,此時竟然已經開始慢慢的自愈恢復。

黑暗種族的體質確實很驚人,讓人羨慕!

江寂塵感嘆,目光突然閃過凶光盯著地上這名暗黑生物。

「不,大人,我已經把知道的都說了,你要饒了我,暗黑之神上,你要言而有信啊!」

明顯感受到了江寂塵的殺意,這名可憐又執著的黑暗生物無比恐慌,焦急地開口道。

只是江寂塵本來也沒有打算放過對方,不過,此時他心中忽然一動,然後沉吟著開口道:「我可沒親口答應過要饒你一命的。」

「大人,只要你饒了小哈斯一命,小哈斯甘願聽從你一切的咐吩,做牛做馬,上刀山下火海,絕不會皺眉半分,大人小哈斯不想死啊,小哈斯還是個暗黑族的處男呀,求您放過可憐的小哈斯吧,啊,小」

叫做小哈斯的暗黑生物鬼哭神嚎,好不凄慘,而且,滔滔不絕的說著沒有底限的話。

「停!」

江寂塵已經聽得滿腦門子黑線!

暗黑族的處男?什麼鬼啊!

江寂塵差點有種抓狂的衝動,不得不大聲地喝止住對方。

要是再讓他說下去,江寂塵只怕本來沒有殺他的打算,也立刻會變成要幹掉他。

他真的很無語,也從沒有見過這麼怕死的黑暗種族。

為了他活命,還真是可以沒有底限、不要臉到這種程度自己果然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啊!

江寂塵心中暗暗感嘆了一下,然後才開口道:「你別說那麼多沒用的,想要活命其實也很簡單,只要你完全開放你的神魂,不能有分毫的抵抗,若是做不到,我直接拍死你,我不想!」

「願意,願意」

沒想到,江寂塵話都還沒有說完,可憐又執著又怕死的小哈斯已經急忙地應道。

並且直接主動的開放了自己的神魂!

「」江寂塵深深地被眼前如此配合的俘虜震撼到了,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大人,你讓我開放神魂,必定就是想控制小哈斯的神魂吧,那快來呀,小哈斯都等不及了!」

「」江寂塵再次被震撼到!

你妹的,什麼等不及了?說得像插!

江寂塵以前覺得自己很厲害了,但面對可憐、執著、怕死的小哈斯,他徹底地敗下了陣來。

甚至覺得再與小哈斯對話,自己絕逼會有心理陰影!

好吧,江寂塵再也不敢說什麼話了,直接驅動神念,凝出一戰神魂之力,然後飄送入小哈斯已徹底開放的神魂之中。

這是種魂術,可以以魂為引,烙下禁制,從此只能聽命於自己,而且,一念之間,對方所想皆會映現在自己的腦海里。

這是真正的神魂控制術,除非下魂術之人親自解除,若不然此術無解,終生伴隨。

當然,種魂術也並不是那麼容易下,除非被施法者自願完全配合,才能夠順利完成。

若不是自願,便是無上大能親來也絕然做不到。

很快,江寂塵便已經在小哈斯的神魂識海之中種下了一道自己的神魂印記。

寶貝後媽很給力 在進入小哈斯的神魂識海中的時候,江寂塵無意間見到了小哈斯的夢中女神,每天意淫的對象。

「嘶!」

見到小哈斯這個黑暗族處男的夢中女神,江寂塵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同時,神魂劇震,以最快的速度的退了出來。

「小哈斯,你的夢中女神」

神魂回歸的江寂塵吞了吞口水,臉色有些蒼白地問道。

「大人,你也見到了小哈斯的夢中女神了么?哈哈漂亮吧,小哈斯每天可都要想著她才能入睡哦,而且嘻嘻,她還是小哈斯的哈哈,大人,你這麼淵博,你肯定懂的啦!」

這時候,這個黑暗族的小處男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害羞地開口道。

此刻的江寂塵已經目瞪口呆!

我淵博?我懂?

懂你妹啊,那個小哈斯,你那夢中女神竟然也長著一身濃毛,跟你一樣的強壯。

哦,除了屁股足夠翹,胸前足夠豐滿之外,那是個什麼鬼啊?

江寂塵此刻心裡已完全有陰影,決定除非有必要,若不然,絕不進入小哈斯的腦海神魂之中窺探。

那可怕的景像還真不是人類能夠承受的極限!

「好了,別廢話了,我現在要走了,有事我會聯繫你的!」

江寂塵揮揮手,再也不理小哈斯,逃似的離開這裡。 ?♂,

月色下林地,江寂塵的身影在疾飛。

直到確認遠離了小哈斯之後,才尋了一株參天古樹,然後靠在上面進行休息療傷。

至於小哈斯,江寂塵並不擔心他的死活。

那裡是黑暗生物活動的區域,顯然人形的小哈斯已是最高級的存在,可以號令群蛇。

再說了,以黑暗生物的生命力和恢復力,只怕等明天太陽升起時,小哈斯已經可以自己行走了。

何況,江寂塵的神念一動,不管相距多遠,都可以感知到小哈斯的情況,甚至還可以對他下達命令。

這便是種魂術的玄妙與可怕之處。

只是……非到了萬不得已的程度,江寂塵絕不會再進入到小哈斯的神魂識海中。

實在是那裡的畫面太美他不敢看啊!

江寂塵靠在巨樹之上,大把地吞服著靈丹,然後煉化,轉化成不滅之力,修復身上的傷口。

他現在體內的狀態很好,身上都只是與小哈斯拚鬥過程中留下的外傷而已。

當時,江寂塵本應該逃跑的,把小哈斯引到另一個方向,讓蒼冷韻走得無後顧之憂。

但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拚命!

只因他想確定這裡倒底是不是一個驚天大局,結果這裡自然是一個萬古布局。

甚至,江寂塵推測玲瓏寶塔、上古歷煉之地,都只是棋局中的一部分。

而他們則都是……棋子!

身為棋子,在沒有實力成為棋手,或者掀翻棋盤之前,那就要有做棋子的覺悟。

若不然,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所以,江寂塵沒有再深想,只需要知道這是一個驚天的萬古布局,自己是當中的一枚棋子便可。

荒村亂葬 清晰的自我認知,才能夠永遠明確前進的路!

江寂塵收拾的心緒,開始專心的進入物我兩忘的療傷狀態之中。

直至天亮,江寂塵睜眼時,看到陽光灑落,透過枝葉,落在身上,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朝陽初升,生機蓬勃,他的傷已經完好如初。

精神氣已達至巔峰狀態,心境也是從未有過的玄妙。

彷彿,只要願意,這片天地萬物,皆可裝進他的心裡!

這是他的心境終於突破了,更上一層樓,達至心藏天地的境界。

玄而又玄,妙而又妙,大道飄渺!

江寂塵長身而起,迎著朝陽,向前飄行而去。

這又是新的一天,充滿了希望和未來,但還有……未知。

江寂塵飄立在一株最高的古樹之上,看向四周。

而江寂塵所處,便是林地的最高點,然後向四周漫延,地勢走低,所以,可以看到四周廣闊天地中的一切。

他發現這裡依舊禁空,然後林地盡頭的四周則是無盡的海洋,那裡也便是第二層寶塔空間的修鍊場。

所以,就算你放棄進入第三層寶塔空間的機會,那也需要衝出這片巨大廣闊的古林地。

江寂塵開始為唐妮、花小鈴、夜幽夢她們擔心起來了。

這片山間林地很不簡單,兇險難測,連江寂塵都差點殞落在此。

血紋蟻、暗黑生物,還有天人殞落而凝出的天血草……這裡藏有太多的秘密。

江寂塵站立在最高處,目光之中神芒閃動,神魂靈識也提升到極限。

他在感應、在捕捉!

心藏天地的心境,可以讓他感應得更遠,捕捉這片天地氣機的變化。

漸漸的,他完全的進入了心藏天地這玄而又玄、妙而又妙的境界中,那一刻彷彿這一片天地都藏入他的心間。

四季變化、日夜輪轉、生命枯榮,天地萬物萬靈的變化,都逃不過他一方心田的感應。

忽然,江寂塵的神情驀然一震!

他感應到一縷熟悉氣息的變化,那是……夜幽夢的氣息!

別的人,哪怕是這一方天地間的大能也未必能捕捉到夜幽夢的氣息,但江寂塵卻可以。

因為……他身上似乎都流轉著一絲來自同一界的氣息。

所以,江寂塵捕捉到了,她在前方五十里處!

她在戰鬥,她處在生死之間,她心中有憤怒……

哪怕只是捕捉到了一縷氣機,但江寂塵竟然可以從中感應到如此多的情緒。

幾乎沒有任何的思考,江寂塵認準了那個方向,踏出虛空無影術,以極限速度向那裡衝去。

夜幽夢她陷入了兇險之中,且當時她們三個是靠在一起,傳送的時候,雖然是隨機,但絕不會相距太遠,此時或許就會在一起。

若是在平時,五十里的距離並不遠,但此刻對江寂塵來說卻太遙遠、太漫長了。

哪怕他最後動用了燃血秘術、暴靈術,江寂塵依舊覺得自己的速度太慢了。

江寂塵這時直直行進,不繞一分的彎路,遇到阻擋之物,直接撞破而過。

不滅之力已漫布全身,讓江寂塵整個人都發出淡金之色,如同化成了金剛羅漢,一身的金銅色。

五十里,江寂塵這次只用了百多息的時間,那已經是他踏入大宗師境后的極限之速。

但消耗也是無比的驚人,只是短短的百多息時間而已,幾乎已經消耗了江寂塵六成的靈力。

當江寂塵衝到一處林間空曠地時,看到異常慘烈的一幕。

夜幽夢被一群人包圍在中間!

她瘦小的身子布滿了可怖的傷口,幾乎沒有一處完整。

血沿著她的雙腳,流到泥土裡,留下一道道血色、凌亂的腳印。

特別是她後背的那一道傷口,直接從肩膀處划至腰間,幾乎要將他瘦小的身子劈成兩半。

但她依舊緊緊地握著大砍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