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點心和茶就被端了上來。

很快的,點心和茶就被端了上來。

「兩位貴客請慢用!」

「夥計,為什麼我們比他們先來,他們卻先拿到了茶點?」一旁桌上的一名女修不悅的質問道。

夥計聽到女修的質問,連忙走到她的身旁歉意道:「不好意思!我馬上就給你們端過來,請兩位稍等一下。」

女修一拍桌子,冷哼道:「你憑什麼讓我們等?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你現在就把他們桌上的茶點端過來。」

「芊芊算了,也不差那麼一點時間。」一旁的一名紫裙女修開口道。

「晴師姐,這不是差不差時間的問題,而是他們對我們的不尊重,明明是我們先來的,憑什麼要比他們晚拿到茶點。」董芊芊不服氣的說道。她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待遇呢。

我有一座深山老林 「憑他們修復好了仙船,光這一點,他們就有資格享受這樣的待遇。」華殤沉著臉從門外走進來。

董芊芊轉頭看向華殤,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管我們的閑事?」

華殤嘲諷的一笑,淡聲開口道:「這艘仙船是我的,你說我有沒有資格管?」

董芊芊一愣,再次打量了華殤一眼,撇了撇嘴,「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嗎?有誰可以作證?」 「芊芊。」紫晴站起身,伸手扯了一下董芊芊的衣服,歉意的看向華殤,「不好意思,我師妹不懂事,還請見諒。」對方敢在這裡說仙船是他的,就不可能是在胡說。

「晴師姐,你跟他道什麼歉,本來就是他的錯。」董芊芊一臉不服氣的說道。只要她覺得沒有做錯的事,她就會堅持到底。

「你忘了出來的時候,師父對我們說的話了嗎?」紫晴皺眉問道。董芊芊人是不壞的,就是做事太衝動。

「可是我也沒錯啊,凡事本來就應該有個先來後到。」董芊芊堅持自己的意見。

「主人!」掌柜跑到華殤面前,對他行了一禮。

華殤微微頷首,看著董芊芊的神情更冷了一分,「那你想怎麼樣?」真是個不知好歹的丫頭。

聽到掌柜叫華殤主人,董芊芊就知道華殤真的是這艘仙船的主人,不過那有怎麼樣,道理可是在她這裡,「你既然是這艘仙船的主人,就更應該知道什麼叫顧客至上,這件事是你手下的錯,那麼就得讓他們改正,以免以後再犯相同的錯。」

「芊芊,你閉嘴!」紫晴急的冷汗直冒,恨不得能封住董芊芊的嘴。一個可以擁有一艘在仙界各個界面穿梭的仙船的人,豈會是一般的人。要是對方真的生氣了,她和芊芊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蘇瑾月無語的笑了笑。她真的很佩服董芊芊的智商和勇氣,這件事的確是她佔了理,可是在仙界豈是講理的地方。什麼有理走遍天下,在仙界那都是廢話,沒有實力根本就沒有資格跟別人講理。有了實力,也根本不用講理。

「你嘗嘗這個點心,味道還不錯。」戰亦寒夾了一塊點心放入蘇瑾月的碗里。別人怎麼樣跟他無關,只要不要來招惹他們就好。

蘇瑾月笑著點了一下頭,拿起筷子,夾起戰亦寒給她的點心咬了一口,點了點頭,「很好吃。」

戰亦寒揚唇淺笑,夾起另一種點心放入蘇瑾月的碗中。

董芊芊瞥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竟然已經在吃了,心中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的升了上來,抽出自己被紫晴拉著的手,快步向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衝去。他們是聾子還是瞎子,難道沒有聽到她的話嗎?那些茶點應該是她的。

華殤沒有想到董芊芊會跑向蘇瑾月和戰亦寒,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心中的怒氣一下子就升了起來。

董芊芊跑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身旁,伸手將桌上的茶點都掃落到了地上,「這些是我的,你們有什麼資格吃?」她吃不到,他們也別想吃。

戰亦寒臉色沉了下來,換成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容,寒冽的目光掃向了董芊芊。

對上戰亦寒那雙凌厲的眼眸,一股寒意從董芊芊的腳底竄到了頭頂,她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很危險,她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了。

「把她丟出仙船!」華殤憤怒地聲音響起。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敢對他的貴客無理,他豈會手下留情。 董芊芊聞言,臉色劇變,害怕而又憤怒地看向華殤,「我師門可是華陽派,你要是敢將我丟出去,我師門不會放過你的。」

華殤嘲諷的一笑,「華陽派算什麼東西,惹怒了我,照樣滅了它。」華陽派的確有些實力,不過那又怎麼樣,他會怕嗎?

「前輩請高抬貴手!放過我師妹這一回吧。」紫晴求情道。她知道這件事是無法善了了,可是若是將芊芊丟出仙船,那她就活不成了。師父將芊芊交託給她,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芊芊去死。

「還不快動手!」華殤冷聲道。

一旁的掌柜連忙上前,伸手按住了董芊芊,拖著她向著外面走去。

「你不能這麼做,不然你一定會後悔的,我師門肯定會為我報仇的。」董芊芊掙扎著,她也知道是自己太衝動了,才讓事情變的一發不可收拾。可是現在她只能這麼說,希望華殤對她的師門能有一絲顧忌,能夠手下留情,不要將她丟出仙船。

華殤不耐煩的對著掌柜揮了揮手。死到臨頭了還敢威脅他,真是個白痴。

紫晴快步跑到戰亦寒和蘇瑾月的身旁,咚的一聲跪了下去,「前輩!求求你們饒了我師妹吧,她要是被丟出仙船會死的。」

「那是她咎由自取。」戰亦寒沉聲道。他並不同情董芊芊,落到這樣的下場都是她自己作的。

「我代她向你們道歉,只要你們能放過她,要我做什麼都可以。」紫晴哀求的看著戰亦寒和蘇瑾月。要是芊芊出了事,她也不用回門派了。

「你是不是也想被丟出去?」華殤走到戰亦寒和蘇瑾月的身旁,對著他們歉意的一笑,冷冷地看向紫晴。他就不信她敢陪著那個蠢女人一起去死。

紫晴咬了咬唇,猶豫了片刻,「那就把我一起丟出去吧。」她也不想死,但是她答應過師父,會照顧好芊芊的。

華殤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他沒有想到紫晴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蘇瑾月與戰亦寒相視一眼,「算了吧。」對方只是掃落他們的食物,對他們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將她丟出仙船的確有些過了。

「謝謝前輩!謝謝前輩!」紫晴驚喜的感謝道。只要不將芊芊丟出仙船她就放心了。

「罰去她做苦力,直到下船為止。」華殤對著正拖著董芊芊的掌柜吩咐道。董芊芊那種人,不受一點教訓肯定是不行的。

董芊芊聞言,鬆了一口氣。做苦力總比丟出仙船要強。

「是!」掌柜應道,拉著董芊芊向著外面走去。

「謝謝前輩!謝謝大人!」紫晴再次向蘇瑾月三人感謝后,向著掌柜和董芊芊離開的方向走去。芊芊受點教訓也好,這樣她以後應該就不會這麼衝動了。

華殤看向一旁的夥計,「還不快去重新弄茶點來。」

「是。」夥計應了一聲,快步向著廚房跑去。

「不用了,我們已經吃飽了。」蘇瑾月開口道。她和亦寒只是出來走走,現在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華殤的目光快速在蘇瑾月和戰亦寒的臉上掃過,看到他們不像生氣的樣子,也就放下了心,想到自己準備好的禮物,將一隻儲物戒拿出來遞到蘇瑾月的面前,「這是我的一份心意,請您收下。」 蘇瑾月和戰亦寒聽到敲門聲,從混沌世界中走了出來,打開了門。

華殤微笑著看著兩人,「兩位前輩!我們到風天界了,還有半個時辰仙船就會落下去。」

「嗯。」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下頭。歷經了這麼長時間,他們終於到了心心念念的風天界,希望他們能夠早日找到空間石,領悟空間規則。

「兩位前輩!能否留給我一個通訊記號,下一次再經過風天界,我有可能會去拜訪兩位前輩。」華殤跟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走進房間坐了下來。

蘇瑾月拿出一壺茶,幫華殤和自己兩人各倒了一杯。

戰亦寒取出通訊符,將自己的通訊印記發給華殤。

華殤收到戰亦寒的通訊印記,心中滿是開心,轉頭看向蘇瑾月,「蘇前輩!您的通訊印記也發給我吧。」雖說他們兩人一直在一起,但是多一個通訊印記,他找他們會更方便。

蘇瑾月拿出自己的通訊符,將通訊印記發給了華殤。

「多謝兩位前輩!」華殤高興的收起通訊符。他沒有問他們會不會一直待在風天界,因為這是肯定的,沒有他的仙船,他們除了有破碎虛空符外,是無法離開風天界的。如果他們下一次要去更高的界面,或者回恆天界,他與他們相處的時間也會更長。

三人聊了一會兒,就感覺到仙船正在慢慢的降落。

「我們已經到仙船站了。」華殤放下手中的茶杯,看著戰亦寒和蘇瑾月的目光中有著一絲不舍之色。他剛剛與他們聊了一會兒,就感覺受益匪淺,可惜他們就要下船了,也不知道下一次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

蘇瑾月和戰亦寒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了身,「我們去甲板吧。」

華殤點了點頭,與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外面走去。

「蘇前輩!戰前輩!」藍蝶兒一行人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高興的迎了上來。他們和蘇瑾月和戰亦寒一樣,也在風天界下船,不過下了船后,他們就會各奔東西。現在大家馬上就要分開了,眾人心中又有著一絲惆悵和不舍。

一行人來到甲板,此時甲板上已經站滿了等著下船的修士。

「兩位前輩保重!以後如果兩位前輩去凌天界,我必定掃榻相迎。」華殤真誠的說道。他也不是一直都在仙船上的,他有可能等仙船到了凌天界就會下船,他的弟弟就會代替他的位置。當然如果他不上船的話,會將蘇瑾月和戰亦寒的資料交給他弟弟,讓他千萬不能怠慢了他們。

「後會有期!」蘇瑾月和戰亦寒見到仙船已經落地,微笑著對華殤點了一下頭。

戰亦寒拿出一隻玉瓶遞給華殤,「這送給你。」之前華殤送給他們的儲物戒中,有著很多的稀有材料和仙靈草,還有高階符籙和兩件八級仙器,正好他們一人一件。

雖說他們幫了華殤,不過也不好意思收他這麼貴重的禮物,所以他和瑾月商量了一下,打算回送一些丹藥給華殤。華殤給他們的儲物戒中,只有仙靈草沒有丹藥,就說明他身上的丹藥不多,或者他的丹藥等級太低,他拿不出手。 華殤一看玉瓶就知道是丹藥,「前輩不用了!」他知道這是他們的一份心意,可是低於六級的丹藥對他也沒有什麼用。

戰亦寒已經是仙陣宗師,煉器宗師了,他不可能還是煉丹宗師。至於蘇瑾月,他並沒有看到她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因為她是戰亦寒的仙侶,所以他才稱呼她為前輩的。

「拿著吧。」戰亦寒將玉瓶遞到華殤手邊。

「謝謝兩位前輩!」華殤收下玉瓶感謝道。

戰亦寒和蘇瑾月搖頭笑了笑,腳尖一點飛身躍下了仙船。

華殤收回視線,看向自己手中的玉瓶,搖頭笑了笑,向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回到辦公室,看到執事正在等著他,便隨手將丹藥放在了桌上。

等到執事彙報完公事出去,華殤拿出一枚空玉簡,將自己接下來要處理的事都刻畫了在上面。

將手中的事處理完,華殤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目光瞥到桌上的玉瓶,伸手將玉瓶拿起,想了一下,打開了玉瓶,聞到玉瓶中飄散出來的葯香,華殤整個人呆住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與藍蝶兒一行人分開后,便駕著獸車向著東南方行去。沈蕭炎給他們空間石的時候,跟他們說過空間石在風天界的東南方,至於具體位置沈蕭炎也不知道,還得他們自己去尋找。

半個月後,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面前出現了一座城市,這座城市三面環海,遠遠的就能聞到一股海水的腥味。

走進城中,只見到處都是出售海獸材料的攤位。

「兩位要坐船嗎?」一名皮膚黝黑的女修走過來問道。來這裡的大部分修士,都是為了出海。

「不用。」蘇瑾月搖了下頭。他們現在要先找一家客棧住下來,了解一下風天界再說。原本他們是打算在風天城住的,只是風天城的修士實在太多。和之前的恆天城一樣,大多數修士都是為了看仙船。

「我的船在整個御海城是最便宜的,兩位若是要出海,可以去碼頭找我。」皮膚黝黑的女修說道。

「好。」蘇瑾月應道。

皮膚黝黑的女修對著蘇瑾月笑了笑,抬步向著其他的修士走去。

蘇瑾月和戰亦寒在御海城轉了一圈,選了一家客棧走了進去。

「兩位客官是要住店還是吃飯?」夥計熱情的迎了上來。

「住店。」戰亦寒淡聲道。

「好嘞!兩位客官跟我來。」夥計笑著在前面帶路。

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下頭,跟上了夥計。

「兩位客官是從其他地方來的吧?」夥計肯定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蘇瑾月挑了挑眉。她剛剛看過街上的修士,與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

「兩位身上沒有海腥味,御海城的修士身上都會帶有海腥味。」夥計笑道。

「哦。」蘇瑾月明了的一笑。

夥計推開客房門,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道:「兩位客官,這間就是你們的房間,有什麼需要你們隨時叫我。」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 「對了,兩位客官要是上街,遇到一輛橫衝直撞的獸車,千萬要躲遠一些,那是我們御海城少城主的獸車。冒犯了他,你們就無法離開御海城了。」夥計提醒道。御海城的修士都知道,在御海城最不能惹的就是少城主。

少城主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人多的地方駕著獸車橫衝直撞,看到修士飛出去,他就覺得心情無比暢快。御海城的修士對此也是敢怒不敢言。

「嗯。」蘇瑾月皺眉點了下頭。她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種愛好的人,想來御海城的城主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戰亦寒拿出兩枚上品仙靈石遞給夥計。雖然他們不怕那個少城主,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謝謝客官!」夥計開心地接過仙靈石,向著樓下走去。

蘇瑾月和戰亦寒進入房間,設置陣法后,拿出他們之前在街上買的地圖看了起來。

「我們下一步去哪裡?」蘇瑾月掃了一眼地圖,看向戰亦寒問道。

戰亦寒伸出修長的手指,沿著地圖上畫了一條路線,「我們可以走這條路線,這樣我們可以經過這個遺迹。」之前楚寧給過他們一張地圖,那張地圖上所標註的位置,就是他現在所指的位置。沒想到這麼巧,正好也在東南方。既然空間石是稀有之物,肯定比較難尋,在遺迹,或者險境中的可能性最大。

「這裡是楚寧給我們的那張地圖標註的地方?」蘇瑾月也認出戰亦寒所指的位置。

戰亦寒點了點頭,「我們可以先去這個遺迹看一下。」

「那我們明天就出發吧。」蘇瑾月道。她現在只想早一點找到空間石,早一點領悟空間規則,回去天月大陸和自己的家人團聚。

戰亦寒笑著點了點頭,低下頭在蘇瑾月的耳邊輕語了一句。

「你壞死了。」蘇瑾月嬌嗔的白了戰亦寒一眼,秀拳在他的胸口輕錘了一下。

戰亦寒哈哈一笑,伸手抱起蘇瑾月,進入了混沌世界。

蘇言溪退出修鍊狀態。這兩個月修鍊下來,他的修為有著很大的進步,現在的他已經是散仙後期巔峰了,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天仙期了。他能有這麼快的進步,除了這裡仙靈氣濃郁外,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上有著瑾月給他的仙丹和仙靈石。

走出房間,看到柳飛尋正坐在客廳里一臉皺眉不展。

「你怎麼了?」蘇言溪走到柳飛尋身旁坐下,拿起桌上的水壺給自己和柳飛尋各倒了一杯。

「我遇到了瓶頸,怎麼也無法突破。」柳飛尋苦惱的說道。這一個多月,他一直努力的想要突破瓶頸,可是一點用都沒有。所以他乾脆就退出了修鍊狀態。這種情況修鍊下去,也是浪費時間。

蘇言溪喝下杯中的水,將杯子放回到桌上,「那我們去任務大殿看看,有沒有我們可以做的任務。」外門弟子的修鍊資源,主要都是來自於任務。

「行啊,那我們叫上張譯赫一起去吧。」柳飛尋高興道。蘇言溪這個提議正合他的心意。

「嗯。」蘇言溪點了一下頭。 蘇言溪三人來到任務大殿,只見裡面有著不少弟子,大多數都和他們一樣是新進弟子。

「蘇師兄,柳師兄,張師兄,你們也來了?」兩名女修來到蘇言溪三人面前,笑著看著他們。他們都是一起從飛升殿選出來的,在路上也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彼此都是相熟的。

「你們也來接任務。」柳飛尋看到兩人,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一直對馮蓮雪有著好感,心中希望有一天她能夠成為他的仙侶。

「嗯,就是不知道要接什麼任務。」馮蓮雪看向蘇言溪,一顆心頓時無法抑制的加快跳了起來,「蘇師兄,你想接什麼任務?」她對蘇言溪一直心存愛慕,只是聽說蘇言溪在他的家鄉已經有了妻子。她想要控制住自己對蘇言溪的情感,可是一見到他,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見不到他,她也控制不住的去想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蘇言溪正看著前方陣法屏上的任務,聽到馮蓮雪的話,淡聲道:「看一下再說吧。」他知道馮蓮雪對他有好感,不過他的心中只有他的妻子瞿櫻璃一人。

「蘇師兄,我們要不接同一個任務吧,單是我和馮師姐兩個人,肯定會有危險的。」趙莫愁用手臂輕輕地碰了碰一旁的馮蓮雪,壞笑著對她眨了眨眼。馮師姐對蘇師兄是什麼心思,她是最清楚的,也希望他們能在一起。

她知道蘇師兄已經有了妻子,可是他現在已經飛升仙界,成為了仙源宗的弟子,是不可能再回到他的家鄉了,除非他的妻子也能飛升,他們才會有機會再見面。不過門派有規定,一旦入了門派,就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仙源宗的弟子,一切都得聽從門派的安排。

馮蓮雪紅著臉睨了趙莫愁一眼,用餘光看著蘇言溪。她想知道他會不會有什麼反應。

蘇言溪只是淡淡的點了一下頭,目光在面前的陣法屏上掃視著,連看都沒有看馮蓮雪她們一眼。

馮蓮雪臉上露出失落的神情,在心中嘆了口氣。難道她就這麼差嗎?他連看她一眼都不願意嗎?她真的很想見一下蘇言溪的妻子,想知道自己到底比她差在哪裡。

柳飛尋看到馮蓮雪的表情,心中滿是失落。他知道自己比蘇言溪差了一些,不過比起其他人,他還是很優秀的,為什麼她就不喜歡他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