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答案后,姜瀾心中一顫,我滴個乖乖。

得到答案后,姜瀾心中一顫,我滴個乖乖。

也不知道為啥,姜瀾心中有一種罵娘的衝動,這是個鎚子的大明江湖,是個鎚子的低武世界。他現在有種將系統頭打歪的念頭。

「天師,這根枯枝,我能收起來嗎?」姜瀾指了指桌子上的那根枯枝說道。

張道陵啞然,隨後道:「這隻不過是那位隨手撿的松枝而已,真人若是喜歡,只管拿去。」

他其實也想要這根松枝,雖然不是什麼寶貝,但被那位摸過了。最後張道陵還是放棄了,如果不是姜瀾,他根本不會見到那位。

這次沾光聆聽講道,他欠下了因果,所以不會和姜瀾爭這根松枝。

「多謝天師,多謝天師。」

姜瀾臉上浮現出喜色,以他如今的道心,早就已經喜怒不形於色,但是這次不同,這玩意兒太貴重了。

心念一動,姜瀾把枯枝收入系統背包,隨後他心念一動,打開系統面板。

繼承者:姜瀾(4396號)

境界:二階原初期生命

評價:大明江湖,人仙尊位

技能:大洪爐經(入門)、仙人圖(大成)、八千枯榮(圓滿)、雷法(初窺)。

背包:松枝(概念級靈物)、靈根種。

看著背包裡面的松枝,姜瀾這才心安。他總覺得有人會搶他的松枝,但是收進系統背包之後,就放心了很多。

除了那位將他拉入試煉世界的偉大生物,應該沒人能從系統里搶東西。

忽然姜瀾神色微微變化,他到現在才注意到,那八千枯榮已經圓滿了。還多了一個技能,雷法。

姜瀾心念一動,雷法的介紹浮現在他的眼前。

很簡潔,就一句話:御雷之法。

就這?

姜瀾心底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話說,姜真人是為了百家譜的事情來的吧。」,張道陵忽然開口說道。

姜瀾點了點頭,還沒等他多說,張道陵便開口道:「既然如此,貧道便和真人手談一局,如果真人贏了,那百家譜第一,便歸真人了。」

還能有這種操作,如果贏了,那不就是天下第一?也不知道系統認不認可,算了,還是穩一手吧。

姜瀾心中有各種疑惑,不過最後搖了搖頭拒絕了。

「現在還太早了,等過段時間,我會再來拜見天師的。」

張道陵笑著捋須,然後道:「好,如此貧道便等姜真人日後登門。」

姜瀾也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忽然問道:「對了,不知天師是否踏足丹境?」

【PS:求投資,求月票,求推薦票。給諸位義父磕頭了。】

【PS:書友群:286957670,大家都進來玩哈。】 手挽手的兩位少女都是一身精美的和服裝束。她們妝容精緻,相貌絕美,宛如一對墮入凡塵的精靈。

和葉身穿一套大紅色綠領的艷麗和服,和服上還綉著一朵朵淡粉色的櫻花花瓣。她那一貫紮起的高馬尾被放下,和順的長發披散在肩頭,更映襯出她此時容顏的嬌美。

身旁的紅葉則身着湛藍色的振袖和服,上面還點綴著和她名字相同的片片火紅的楓葉。茶色短捲髮則被首次梳籠至耳後,將她那完美無瑕的容貌大方自信地展露於外。

顯然。兩位少女都精心做了打扮,希望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現給自己的心上人看。

可惜,天不遂人願,站在鐘樓門前的她們終於看清了內部的情形。

一個兇惡的黑衣大漢右腳踏在平次胸口,讓他動彈不得;而他的右手握著一把手槍,槍口直指手足無措的真一。黑衣大漢惡狠狠地朝她們瞪視,彷彿地獄中的魔鬼一般的目光瞬間將她們的內心刺穿。

原本半抹嬌羞半抹興奮的表情倏忽消散,瞳孔中瞬間流露出驚嚇、擔憂與恐懼。驟然面對這令人驚恐的一幕,紅葉與和葉兩腿發顫著癱倒在地,然後蜷縮著靠攏在一起,似乎失去了一切反抗能力。緊接着真一與平次的兩道嘹亮的呼喊聲在鐘樓內響起。

倒伏於地的平次一看到和葉的裝扮便已怔住,他心心念念的夢中仙女不正是如此打扮嗎?

他的思緒在那一剎那穿越到了當日山能寺的櫻花樹下,腦海中閃過那時絕美少女拍球歌唱的夢幻情景,再回到眼前一模一樣的現實場景。夢中仙女那朦朧的身影,逐漸與一直陪伴在他身旁的和葉相融合,變成了完整的一個人的形狀。

我的初戀難道就是和葉嗎?平次不禁在心中對自己發問。而過去曾與和葉相處時的點點滴滴也都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他的內心瞬間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覆。

他終於看清了自己的真實想法,他的真正初戀不是櫻花樹下的絕美仙女,而是與他相處日久、陪他拌嘴打鬧、卻一直不離不棄在他身邊的和葉。哪怕兩者其實是同一個人,他真正喜歡的不是如夢如幻的前者,而是真實且富有溫度的後者。

但為什麼我直到現在才知道呢?平次猛然驚醒,意識到了現在危險的場面。他開始拚命掙紮起來,同時他也在心中暗暗發誓,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不要,也得保護好和葉的安全。

真一那邊則沒有平次那麼多的彎彎繞繞,他看到紅葉的一剎那,他的感覺首先是驚艷。驚艷於她此刻既純美動人又自信飛揚的氣質,也驚艷於她那含苞待放且不可方物的容貌。

接着真一便惶恐不安起來,唯恐這支甜美嬌弱的花朵要夭折在此地。他無比焦急又順暢地第一次喊出了對方的名字:

「紅葉,快跑啊!」

正在掙扎的平次也一口吐出幾乎卡在喉嚨里的膠囊,歇斯底里般地發出了一聲大吼:

「和葉,快離開這裏!」

以上種種情景其實不過是一瞬間發生的事。大惡人龍舌蘭看到出現在門前的是兩位少女時,先是愣了片刻,隨後腳下的平次開始瘋狂反抗,最後真一與平次的兩聲叫喊讓他回過神來。

用力地一腳踩住平次后,龍舌蘭的瞳孔中閃爍著凶光,駭人的面龐上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隨後他用無比陰森可怖的語氣說道:

「既然你們兩個小鬼這麼喜歡這兩個小女孩,那我就先送她們上路,給你們陪葬!」

他一邊陰笑地說着這冷森森的台詞,一邊將槍口調轉方向指向了門口的紅葉與和葉。

面對着黑漆漆擇人慾噬的槍口,兩位癱軟的少女莫名地湧出了一股力量,互相扶持着站穩腳步。和葉鬆開挽住紅葉右臂的左手,目光堅毅地擺出了合氣道的攻擊架勢。而紅葉先望了眼並無大礙的真一,接着她高聲喊起了幫手:

「司機先生,快到這邊來!」

龍舌蘭獰笑着說道:「去死吧!」

就在龍舌蘭很快就要扣下扳機之時,平次忽然憑空生出了一股巨力,擺脫了一直壓在他身上的大山。

在心中熊熊燃燒的怒火之下,平次的目光也彷彿要噴火一般,接着他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話語:

「不許你傷害我的和葉!!!」

他一邊用左手撐住身軀,一邊用另一隻胳膊的手肘處狠狠地擊打在了這個可惡敵人的小腿前側。

平次知道這個位置有個別名叫「弁慶流淚處」,意思是即使是弁慶這麼強悍的人,被重擊到這個位置也會疼痛地留下淚水。

果然,龍舌蘭痛哼一聲,右腿頓時彎曲跪地,右手的手槍瞄準方向也失去了準頭。

與此同時,龍舌蘭剛一調轉槍口,真一就意識到自己的活動已經不再受到限制了。他連忙一個箭步衝到了彌勒佛像的左邊,接着便看到了平次英勇地痛擊了龍舌蘭的右小腿。真一伸出右手放在彌勒佛像的左耳上,試着上下觸碰了一番后,接着高聲提醒道:

「服部,快躲到牆邊去!」

擺脫束縛並果敢出擊的平次聽到了真一的叫嚷,出於對足智多謀的朋友的本能信任,他不假思索地一個閃身,滾到了東邊牆壁的拐角處。

真一見狀果斷重重地按了下彌勒佛像的左耳,而這左耳居然被真一推進了佛像頭部深處。緊接着整個鐘樓發出一聲巨響,並且劇烈搖晃起來。

處於房間正中央的廢棄井口旁的地面突然猛地一震,瞬間凹陷下去,露出了地下一片漆黑不知有多深的大洞。

而就在站在那塊地面上的龍舌蘭頓時慌了神,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落入了腳下的黑暗洞穴之中。但慌不擇路之下,他伸出左手把在了洞口的邊緣上,勉強止住了身體的下墜趨勢。

「可惡的小鬼…」

龍舌蘭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陰溝里翻了船,整日打鷹卻被兩隻雛鷹啄瞎了眼。在內心的出離憤怒之下,他抬起右手將槍口重新指向了真一,惡狠狠地吼道:

「藤原家的小鬼,你給我去死吧!」

說罷,他毫不遲疑地扣下了扳機。而真一此時正側身面對洞口,急欲躲閃已來不及。

「真一君!」

紅葉飽含驚恐、悲傷、痛苦的尖叫聲在鐘樓內響起。

「藤原快閃開!」

平次的着急忙慌的喊聲也隨後趕到。 第一百七十章喜事

也許很多人以爲,華夏經濟發展已經到頭了,但是秦元清對於華夏經濟發展還是很樂觀的,上一世房價突飛猛進,各地靠着買地獲得大量資金,可是最後結果代價是轉移到百姓頭上,百姓一個個揹負着鉅額房貸,也沒有存款了,敢於消費的並不多。

正如那時候曹德旺接受採訪時所說,別看華夏有14億人,號稱中產階級有幾億,可是能夠消費的就只有一億。

而這就是房地產的畸形發展所造成,以至於年輕人不敢消費,不敢生孩子。

那時候有個大學教授說,愛國很簡單,就是花錢消費。結果被無數網友吐槽,沒錢怎麼消費,每個月工資一下來第一時間就是還信用卡、還花唄。

而現在就好得多了,國家不但設置了三條紅線,而且還在醞釀房產稅、空置稅,顯然是在打擊炒房客,經濟健康多了。

而且隨着東北老工業基地開始振興,煥發着生機,華夏的經濟多了個引擎,所以秦元清對於華夏經濟發展是持很樂觀的態度。

五一三天小長假,很快就過去了,景田過了五一後就回橫店,秦元清則是陪着秦老爺子一家在家鄉轉一轉,然後送秦老爺子他們到鷺島機場,在這期間秦元清與秦興互留了聯繫方式。

在鷺島機場,秦元清也選擇直飛鵬城,他還要在鵬城一段時間。

6月15日,陽光明媚

啪啪啪啪~~~

海思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祝賀着這一刻。

“秦院士,成功了,流片成功了,性能完全滿足需求!”負責處理器芯片麒麟芯片的負責人喜極而泣,就是這麼一塊小小的芯片,將成爲目前市場上功能最強大的處理器芯片,它將被手機帶來強大的運行能力。

“好!很好!”秦元清看着這一個芯片,還有相應的檢測報告,也是很高興,這個芯片可是具備着全新的架構,代表着自主專利。

今天真的是雙喜臨門,操作系統第一期檢測完畢,幾乎堪稱完美,也就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bug進行修正,開始進入第二期測試。

而現在,麒麟芯片也成功了,流片成功,代表着華威可以找代工企業生產麒麟芯片。

餘成東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趕過來,臉上都是喜色。

麒麟芯片完成,再加上鴻蒙操作系統,鋰電池,3.5英寸屏幕,基本上可以說華威可以推出一款全新的智能手機,這款智能手機的性能之強大,已經不弱於最新款的蘋果手機了,而且還是掌握着核心技術的,蘋果手機雖然有優勢,但是卻受限於產能,華夏市場並不多,一旦這時候華威拿出一款性能強大的智能手機,那麼將迅速佔領華夏智能手機市場。

到時候憑藉着性價比優勢,可以一步步將蘋果手機趕出華夏市場,然後以華夏市場跟根基,一步步走出去,擴大自己國際市場份額。

“秦院士,真的成功了?”餘成東忍不住問道。

“成功了!流片成功,各個指標都滿足設計要求。”秦元清笑着說道。

他知道一款智能手機,想要百分百擁有核心技術是不現實的,比如現在因爲國內還是3G,所以高通的芯片就不得不用到,還有一些其他的專利技術,都會多多少少用到。

但是如今掌握大部分核心技術,無疑就佔據巨大優勢,日後只需一步步擴大國產率,就可以了。

麒麟芯片的成功,海思舉行了慶祝宴,好好慶祝這來之不易的成就。

華威主要領導也參與了這次的慶功宴,何婷波更是宣佈了項目組的獎勵,沒有比實實在在的物質獎勵來得實在了,五千萬現金獎勵,平均分配到每個人頭上都有10萬獎勵,更何況要是海思員工,年底還有一大筆獎金可以拿到。

麒麟芯片取得成功,秦元清也沒有繼續留在海思,返回了京城,畢竟其他的只需要按部就班就可以了。

至於手機什麼時候發佈、怎麼安排生產、怎麼銷售,這是華威的事,秦元清對這些也不瞭解,也沒有興趣瞭解。

他這次回京城,也是要進行汽車底盤的最後收尾工作,是的,在秦元清不在這段時間,汽車底盤技術研發也進入到了尾聲,相比當初實驗室十來個人,現在總的已經達到了30個了,壯大了一倍有餘。

“大佬,您老人家終於回來了!”

“太好了!”

“您快來看看。”

當秦元清出現在實驗室的時候,實驗室都先是一下子安靜下來,隨後就是熱鬧起來。

實在是秦元清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來實驗室了,上次百年校慶大會,秦元清根本沒有時間回實驗室看一看。

而自動變速箱實驗室的人連帶着秦元清的研究生、博士生,除了百年校慶回水木一趟,至今都還留在一汽,還在學習中。

秦元清打開自己的電腦,然後登錄服務器,看了一下這幾個月的成果,不得不說這幫傢伙也是很認真,沒有偷懶,不存在明顯的缺陷,秦元清在這個基礎上進行優化,與之前他優化的地方進行銜接。

三個底盤技術,秦元清是完全考慮到之前三款發動機、三款6AT,形成高、中、低配。

底盤,也是有成本限制的,並非是越高級越好,而是越合適越好,搭配起來合適,那麼車的穩定性就好,相反要是底盤重發動機動力小就會有小馬拉大車的感覺。

國內車企的底盤,說來就是悲劇,哪怕是照搬外企底盤,性能也變差,就是因爲沒有根據自身進行優化。

說到底,汽車底盤決定了車型,也決定了安全,對於一款低端車的話,底盤成本大概在10%左右。

至於高端車的話,成本佔比則是會下降,但是性能卻更加好,也更加安全。

這也是豪車往往都比較重的原因,發動機、郵箱、汽車底盤、車身都會比較重。

秦元清就是針對此進行優化,這種優化是建立在秦元清數學、物理的造詣,能夠確保良好的穩定性和安全性。

秦元清用了四天功夫,纔將實驗室幾個月成果優化完畢,隨後與一汽聯繫,因爲有着前兩次的合作,所以協議很快就簽訂了,整個實驗室的人都被秦元清帶去一汽,參與底盤的製作和實驗校覈。

秦元清並沒有留在一汽,趕回了京城。

因爲景田的大學畢業典禮即將開始了,這段時間只要一聊天,最後景田都會再三提醒,搞得秦元清不想記得都不行。

回到家裡的時候,就看到景田也剛回來,一聽才知道原來是去參加孫麗和鄧朝的婚禮。

“你的研究順利吧!”景田看到秦元清,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