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這彷彿是一個無窮無盡的循環,葉天似乎感覺到了一些異樣,擔憂說不清何處異樣。

循環,這彷彿是一個無窮無盡的循環,葉天似乎感覺到了一些異樣,擔憂說不清何處異樣。

每一次,揮手覆滅獸潮,之後定然會有這越來越大的巨獸接連出現,令得這片天地徹底的湮滅而去,不斷重演。

葉天感覺到意思一樣,但就是抓不住那異樣的感覺在哪裡,於是這個世界不斷的循環,永無止境的循環,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彷彿永遠沒有盡頭一般。

……

幻陣之外。

「差不多開始了,到了這裡,應該每個人都已經陷入無休止的循環之中了。」

顏月仙翁負手立在禮台上,望著那幻陣之中微笑道,此刻,那幻陣之中的每一個人,都是擺出了盤膝修鍊的姿態,這是幻陣帶給他們的轉變,而非他們自願的,此刻,每個人都深陷在不同的輪迴之中,經歷著不同的變遷,一次次地重複,一次次地循環。在他們的感知中,可能是一瞬,也可能是千年萬年,時間失去了有效的參照之後,在那幻陣之中也是變得極其的不規則了起來。

「顏老,我曾不止一次的嘗試過這『輪迴幻境』,每一次的幻境都各不相同,我卻是始終無法參悟出其中的玄機,這幻境之中蘊含的,究竟是什麼?」

司馬尋風瞧得那大批的雕靈宗師紛紛陷入幻境之中,也是不免想起了自己曾經的經歷,有些好奇的問道。

「裡面藏著這世間的循環之理,同時,也藏著你的心魔。」

顏月仙翁嘴角微微一掀笑道,「領悟循環卻敗給心魔者,必將癲狂;戰勝心魔卻忽略循環者,無所提升;唯有兩者二者同時完成,方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黑金雕靈師,而領悟到那一層的,哪一個,又不是這世間的絕強之人呢?」 「你告不告訴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黎先生的甜蜜嬌妻 你的天賦屬性是什麼樣的,又不會影響我愛你這件事。」

沐靈夕在聽到宮佑冥的話后,心中的愧疚感更加的沉重了起來。

「你說的對,是沒有什麼關係,只不過我覺得現在有必要告訴你了。」

在聽到木聯繫的話后,宮佑冥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溫和的笑容。

沐靈夕今天決定告訴自己她一直所隱瞞的事情,是不是證明沐靈夕已經從心裡開始相信自己了呢?

這樣的想法一經冒出,宮佑冥的心中竟是開心不已。

「那就讓我聽聽到底是怎樣震驚的天賦屬性,竟是讓你辛苦的瞞著瞞了這麼久。」

沐靈夕看著宮佑冥那臉上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心中也是放鬆了下來。

就在宮佑冥那注視著自己的目光中,沐靈夕緩緩的抬起手來。

只見沐靈夕手上的靈光,頓時開始閃爍。

橙、綠、藍、赤、黃、白、黑,七種顏色依次在沐靈夕的手掌之中變換著,分別對應著金、木、水、火、土、光、暗七種屬性。

宮佑冥的目光在沐靈夕手掌中顏色的變動中,漸漸變得嚴肅起來。

直到他看到沐靈夕手中的七種顏色全都出現之後,眼中竟是閃過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竟是傳說中的全靈體質,這件事情還有誰知道?」

沐靈夕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所以一直隱瞞著,並未告訴任何人。

在聽到宮佑冥的問話之後,頓時搖了搖頭,然後說道。

「除了我之外,你是第一個知道的。」

宮佑冥竟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皺起了眉頭。

「彌城學院的天賦測試你是怎麼躲過的?你確定沒有人知道嗎?」

沐靈夕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當時的情況,然後開口對宮佑冥說到。

「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全靈體質,在進入天賦測試廳之後,我按照當時測試球的要求開始輸入自己的靈力,結果在所有的天賦屬性全都出現之後,那個測試球居然砰的一聲炸裂了。就因這個原因,才引來了封煙師傅,當場就將我收為了弟子。只不過我當時並沒有告訴封煙師傅我的真實屬性,封煙師傅也並沒有讓我再去測試,而是在我的檔案上寫下了三系天賦靈力。」

宮佑冥在聽了沐靈夕的話后,心中也算是放心了下來。

估計封煙院長想破天也不會認為沐靈夕是全靈體質。

不得不說沐靈夕當時也算是好運了,彌城學院的天賦靈的測試球,只是十分普通的測試球,在承受不住沐靈夕全靈體的輸入后,發生爆炸也算正常。

但是帝國學院比賽的天賦測試球,可是最為精密的測試球了。

要是沐靈夕到時候往裡面一輸入靈力,那個測試球可不會發生爆炸,而是會將沐靈夕全靈體質的消息公之於眾。

想到這裡,宮佑冥頓時一陣后怕。

還好沐靈夕選擇今天告訴自己這件事情。

若是按照她之前的想法,只要自己往天賦靈力測試球輸入靈力,測試球就會爆炸,那麼到時候她可就別想再安寧了。 幻境空間之內……

葉天不斷的重複著那惱人的循環,每一次都是重複的光景,每一次都是重複的結局,一切都是早已註定的一般,不斷的輪迴,不斷的反覆,就連葉天,都已經開始對那無限重複的光景,感到了滿滿的厭倦。

他做了很多的嘗試,不過都沒有用。

他曾嘗試不去驚擾那獸潮,但結果卻是獸潮將他淹沒而去,輪迴繼續。

他也曾試過去和那些吞噬他的巨獸向抗衡,但結果都不太好,光是那第一隻蜥蜴模樣的巨獸,都不是他能對付的,跟別後後面那些更大更恐怖的巨獸了。

我的絕色女皇 最長的一次,他曾堅持到了第九頭巨獸出現,那巨獸有多龐大呢,龐大到葉天想考靠著速度一探究竟,僅僅是從它的左眼飛到右眼,葉天花了十五天的時間。

這輪迴根本就沒有盡頭可言。

葉天一度想要放棄這個循環了,他靜靜地躺在那片遼闊的草原之上,感受著野草在他的臉上浮動,聽著遠處不斷有著獸潮帶著濃郁的血腥氣息朝他撲面而來。

反正從頭至尾都是一個樣,他已經或多或少的不在乎了。

這一次,獸潮飛掠而過,甚至是沒有一頭妖獸停下來看他一眼,他們直接從葉天的身上踏了過去,留下一片血肉模糊,而葉天並不在意什麼,他淡淡的閉上眼,眼前一片漆黑之色,下一瞬間,輪迴繼續。

這般漫長的過程,在葉天的感受之中就像是過去了千百年一般,在這種不斷的摧殘之下,就連時間的概念都是變得異常的模糊,不過外界的時間,倒是頗為的固定,起碼,還有參照物可言。

幻境之外,亦是有著整整的一天過去,那些遠道而來圍觀的人,倒是並未對這看上去頗有些無聊的過程感到厭倦,在他們的視線之中,那些個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雕靈宗師們,此刻就像是一群被罰著盤腿修鍊的小輩一般,在那擂台之上整齊的排布著,不過每隔一段時間,便是會有著一人醒來,而後不言不語,悻悻的埋頭離開。

這些人,大都是參悟循環之理失敗,或是根本就直接放棄了參悟的,他們知道,自己就算留下來也沒有什麼競爭的餘地了,還不如直接走了來的直接了當。葉天所不知道的是,那四百餘人的龐大陣容,實際上真正能夠通過這一關的,恐怕不會超過十個人。

禮台上,南宮月帶著幾分擔憂的望著葉天和南宮燕二人,此刻,這二人看上去倒是還好,南宮燕的氣息十分平穩,甚至隱隱之間,已經開始有著一絲明悟的感覺體現而出,反倒是葉天,哪怕閉目盤膝,卻是依舊能夠看見他的臉上,有著幾分淡淡的愁容。

南宮月很是擔心,這場明月大祭,他們真正需要關注的核心是葉天,若是南宮燕成了,葉天反而失敗了,那就實在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顏老,我看那田燁小哥,似乎臉上有著幾分愁容,難不成他陷入了什麼怪圈之中,無法自拔?」

司馬尋風也是時刻注意著葉天身上的變化,同時是第一時間發現了葉天的臉色略微的有些怪異,旋即便是朝著其身旁的顏月仙翁問道。

顏月仙翁捋了捋鬍子,望著葉天臉上的那幾分愁容,略微的輕嘆了一聲,道:「殿下,你可知道,這輪迴幻境真正要讓人領悟到的是什麼么?」

「哦?難道不僅僅是循環之理?」

司馬尋風有些疑惑的問道。

「當然不僅僅是循環之理,或者說,需要他們領悟到的東西里,循環之理,是排在最後的。」

顏月仙翁搖頭輕嘆道,「這輪迴幻境,說到底還是一輪法陣,既然是法陣,就有破陣之法,如今,他們紛紛陷入無窮無盡的輪迴之中,若是無法尋到破陣之法,那麼這循環,便會無窮無盡的輪迴下去,甚至,若是有人執念過於深沉,這輪迴幻境,困住他百年千年,都是有可能的……」

「那這破陣之法……究竟是何物?」

司馬尋風皺了皺眉毛問道,截至目前為止,他也是從來沒有在這輪迴幻境之中有過任何的突破。

「殿下真的想問?若是老夫替你解答了,恐怕今後,在這輪迴幻境之中,殿下也再難有任何的感悟了。」

顏月仙翁似是帶著幾分由於的勸阻道。

「顏老但說無妨,我也算是想明白了,有些事情,卻是不是我力所能及的,人還是有自知之明比較好一些。現在,我更想優先滿足我的好奇心。」

司馬尋風擺了擺手笑道,此刻,他更關心的,是這破陣的關鍵何在,對於如何在其中領悟循環之理,反倒是不那麼重要了。

「呵呵……殿下,若是此刻你進入輪迴幻境之中,此陣,已經破了。」

顏月仙翁聽得這話先是微微的一怔,旋即,便是陡然朗笑了起來:「輪迴幻境那無盡的輪迴,建立在人心中所求之上,越是對什麼東西有著執念,輪迴幻境就越是會表現出那東西為渺小不堪。而這其中最重要的部分,便是在於讓環境中的人悟出兩個字。」

「何字?」

「捨得。」

顏月仙翁輕嘆了一口氣,喃喃的道:「捨得二字,說起來無比的容易,好像是個人都能明白其中的含義和到底,但真正做起來,卻少有人能夠做得到,世間萬物,有因方才有果,有生方才有死,有黑方才有白,有舍方才有得,世間萬物,都不是憑空而來,輪迴幻境,遵循的便是因果循環,死生輪迴,若是在其中悟不出捨得二字,便永遠走不出這循環之中。」

「那顏老為何說,這陣對我來說已經破了?」

司馬尋風好像有些明白了,又好像不明白似的。

「殿下已經悟出了捨得,凡事量力而為,有所求,有所不求。殿下捨棄了對著大陣的探知,以及對於其中奧妙的參悟,但卻恰恰悟到了這其中真正的奧秘,這便是捨得。」

「我好像明白了。」

司馬尋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

「人的所求是無限的,當一個人心中有所執念,那種執念,便會影響一個人的內心,將其禁錮在那執念之中,而這,正是輪迴幻境的可怕之處,它的本質,便是將人禁錮在自己的執念之中,執念越深,陷得就越深,越發的難以自拔。唯有放下執念,這方大陣,方才能夠真正的被破解。」

顏月仙翁微微的仰面笑道,目光望著那一個個的雕靈宗師,那般笑容,讓人有些捉摸不透。而在他的口中,也是喃喃的有著一些感慨。

「越是強求越是不得,放下執念,反而令人得到成長,這樣的道理若是悟不出,又如何去追求更高的境界呢……這世間,又何嘗有盡頭一說啊……」

……

幻境空間之內,葉天不知第多少次的重複這輪迴,重複著那始終不變的光景。

他幾乎已經放棄了思考,每一次,都是閉目沉思,毫不作為,靜靜的等待著那些獸潮將他吞噬,然後開始下一次循環。

「我在追求什麼?」

「我想得到什麼?」

「這其中,真正需要我感受到的東西,又是什麼?」

葉天反覆的問著自己,不斷地被吞噬,不斷的重來,不斷地將一些循環往複,這樣的感覺,漸漸的消磨著他的意志,讓他逐漸的無法思考,自己究竟在做什麼。

又一次輪迴,葉天盤腿凌空坐在天際之上,目光俯瞰著腳下的大地,忽然間,有著一個辭彙,在葉天的心中孑然而起。

作繭自縛! 若是按照她之前的想法,只要自己往天賦靈力測試球輸入靈力,測試球就會爆炸,那麼到時候她可就別想再安寧了。

若不是他現在擁有著強悍的實力作為依仗,僅憑他身賦六系天賦靈力的天資,估計他早就已經被某個勢力抹殺掉了。

更何況沐靈夕現在是傳說中的全靈體質,這個消息若是一經傳出,那麼其他的勢力和組織將會不惜一切代價來將沐靈夕扼殺在搖籃之中。

畢竟若是等沐靈夕成長起來之後,一個身負全靈體質修為高強的修者,足以掌控這個世界。

那樣的後果是任何一個組織和國家都不希望看到的。

哪怕是她所身處的這個國家,也不會將她這個潛在的威脅留待將來。

想到這裡,宮佑冥的後背竟是驚出了一層冷汗。

「看來這一次想不為你做些手腳都不行了。」

沐靈夕在談到宮佑冥那一臉嚴肅的表情之後,這時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難道帝國學院大比的天賦靈力測試球,並不會被我的天賦靈力弄爆炸嗎?」

宮佑冥無奈地苦笑著說道。

「傻丫頭,你當帝國學院的天賦靈力測試球,還會是彌城學院這般的次品嗎?到時候只要你將靈力輸入天賦靈力測試球之後,所有的評委包括學員都會看到你的測試結果。即使最終你的天賦靈力能將那測試球撐爆,但是那測試球所顯示的靈力屬性,依然無法隱瞞。」

沐靈夕在得知這樣的消息之後,頓時緊張了起來,不由得出聲問道。

「那我第一關都無法通過,還怎麼參加帝國學院大比呀?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可以隱瞞我的天賦靈力屬性嗎?」

對於這個問題,宮佑冥也是陷入了一陣沉思。

在否定了多個方案之後,宮佑冥最終開口說道。

「我記得傳說中有一種靈藥,可以暫時的改變一個人的天賦靈力屬性。但是由於這種靈藥太過無用,所以漸漸的被人遺忘了。我這幾天儘力的找尋一番,若是能找到就再好不過了,若是找不到的話,就不得不在大比上動些手腳了。不過你放心就是了,有我在,一定能讓你順利的通過這第一次比試。」

聽到宮佑冥的話之後,沐靈夕也是漸漸的放下心來,目前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無論是什麼樣的辦法,只要不暴露自己的全靈體制那就足夠了。

對於自己之前的疏忽想法,險些也鑄成了大錯,沐靈夕頓時對之後的比賽環節更加的關注了起來。

「你再跟我說說之後的比賽環節吧,我看看還有沒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之前被沐靈夕那全靈體質驚出的一層冷汗還沒退下,宮佑冥對之後的比賽環節更加細緻的講解了起來。

「第二場比試,考察的就是各個參賽學員的修為了。比試會按照之前天賦靈力測試的排名來劃分組別,每十人為一組,抽籤決定各自的對手。然後進入擂台賽,勝出的五人將會進入群戰。按照每一個人被打下擂台的次序從低到高依次排名。」 不知為何,葉天的腦海之中,忽然的出現了這樣一個辭彙。

作繭自縛,葉天不知道為何突然對自己有了這樣的評價,但他依稀的感覺到,這不斷循環往複,不斷重演的一切好像都是他自己在給自己平添壓力。

每一次,他都想著如何能夠存活更長的時間,每一次,他都想著如何規避更大的巨獸,他不斷地嘗試著,讓自己走的更遠,活得更久。

但他從未想過,這其中是否真的有盡頭存在。

而現在,葉天開始懷疑起了這個問題。

「幻陣的核心,是禁錮,越是高級的幻陣,其中的演變更多,但這環境卻是一成不變,想來,這幻境要表達給我的東西並不複雜,反而十分的簡單。」

葉天心中這般想著,然後靜候著獸潮來襲,將他徹底的吞噬而去。

「也許我該放棄探索這方幻陣的盡頭,也許,它根本沒有盡頭。」

在眼前的世界重新進入循環之前,葉天心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很快,眼前那片漆黑緩緩的散去,葉天知道,新的循環開始了。

但這一次,結果卻出乎了他的預料。

當葉天睜開眼的時候,陡然便是發現,眼前的世界改變了。

這一次,不再是無邊無際的草原,不再是空空如也的世界,而是一副如詩如畫,仿若天宮仙闕的世界,亭台樓閣,雕樑畫棟,放眼望去,漫天皆是紅葉飄零,相識一場盛大的紅葉驟雨,不斷地落下,又不斷地消失而去。

那些紅葉完全沒有落在地上,方才接觸到地面,便是消失不見,旋即用在天空之中重新出現,朝著地面飄落而來。

葉天試著伸手接住其中一片紅葉,而讓葉天感到驚奇的是,那紅葉飄落之間,落在他的手心之中,並沒有絲毫的觸感,反而是化為一股其他的氣流,融入到了他的體內。

葉天帶著幾分驚詫的檢索著自己的體內,卻是發現,自己的體內並無任何的異樣。

如今他身為元素熔身,對於任何形態的靈氣能量都有著異常敏銳的感知,就算是體內多出了細如髮絲的一縷能量,葉天也能第一時間感受得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