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妤嘆道:「葉公子這是在給你伯父拉仇恨了,真的好嗎?」

心妤嘆道:「葉公子這是在給你伯父拉仇恨了,真的好嗎?」

葉凡聳肩道:「我才不在乎了,想來我葉伯伯也不會在乎,所以心妤小姐沒必要替我葉伯伯擔心了。」

心妤掃了一眼一旁怒瞪葉凡的囡囡,點頭道:「好吧,我們就來談正事。」

心妤開始送客,那種拒人千里的樣子讓在場的公子哥們臉色都不好看,不過他們沒有誰拒絕,而是起身表示打擾,然後故作瀟洒的離去,或許大家都明白,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踏足聞香居了,這讓他們將葉凡給恨上了,哪怕知道自己跟心妤根本不可能,但他們也痛恨這個打破他們幻想的傢伙。

「葉公子這下滿意了。」

心妤有些無奈。

囡囡哼道:「你沒必要理會這些公子哥,你剛剛絕對就是故意的。」

葉凡不屑道:「一些紈絝公子哥而已,得罪也就得罪了,葉伯伯不會在意的。小丫頭,你還真以為葉伯伯會在乎這些傢伙背後的家族?不要天真了,葉伯伯來這裡可不是為何長久待下去,他是帶著任務而來,所以根本不在意自己這個界主身份。」

囡囡當然清楚這些,她真正不爽的原因是葉凡仗著葉神的名號在這裡為非作歹,這讓她非常痛恨。

葉凡當然不會在乎囡囡的喜惡,他來這裡就是為了結交心妤,雖然很想馬上就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但是他非常清楚現在只是打好關係,真正需要了解其他神宇的事情還是等從諸神黃昏出來再說。

諸神黃昏的信息量太多,這個地方存在的年月非常久遠,要想將所有事情整理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不可能講述給葉凡知道,心妤給了他一個存儲所有信息的神器,說是這裡面存儲了所有他需要的信息。

葉凡沒有在聞香居多待,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就跟囡囡一道離開,等整理一下資料,他就可以去諸神黃昏了,這讓他有些迫不及待。

……

「他的實力到底如何?」

葉凡跟囡囡離開了,心妤的面前出現一個美婦,她生得非常迷人,尤其那骨子裡的成熟味道,能夠將無數的神族醉倒。

「他的真正境界應當是三道坎,不過他的三道坎跟一般人有很大的不同,那種浩瀚如若神尊一樣深邃。」

「三道坎?」

心妤表示懷疑,葉凡給她的感覺可是不會比天神尊弱多少,怎麼可能只有三道坎級別。

「他的確只有三道坎級別的境界,不過他的真正實力卻達到了天神尊,如果動用劍道的話,我判斷能夠在天神尊境界無敵。」

「你對他的劍道評價很高啊。」

心妤有些驚訝,一個三道坎級別的神族能夠無敵於天神尊境界,不得不說這個劍道的威力超乎想象。

「事實上我感覺他能夠如此強大,自身的劍道有著非常大的關係,完全可以想象,當他真正晉陞神尊境界時,初始階段怕是就是至神尊境界了。」

「你說初始階段?按照他目前的實力,進入神尊境界時應當直接跨入至神境才對啊。」

心妤這下吃驚了。

美婦道:「不,他的修鍊體系不同,我能夠感覺出來,他就算是晉陞也只是地神尊,可是一身實力卻能達到至神尊,如果他能夠晉陞天神尊也許碾壓至神尊不是問題,而當他晉陞至神境,神尊境界無敵很輕鬆。」

心妤這回徹底震驚了,一尊無敵神尊境界的強者可是任何勢力不可或缺的,一旦葉家誕生這樣一位強者,實力絕對會膨脹到一個極限。

「這麼說來他非常值得我們投資了。」

心妤的臉上浮現笑容,媚魔最擅長的就是結交各路英才,如果葉凡真有如此巨大的潛力,跟其結交對於媚魔絕對是有好處的。

「僅僅投資是遠遠不夠的,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之所以會如此強大,修鍊的應當是御天大帝的虛脈法。」

「什麼?」

心妤再度震驚,她非常清楚御天大帝的分量,而一個修鍊御天大帝虛脈法的神族,未來完全可以想象。

「眾所周知,御天大帝的虛脈法就是大帝縱橫的根本所在,可何種虛脈法除了大帝本身沒有人能夠練成,這不是大帝不願意傳授,惡事要練成太難太難了,就算是最頂級的至神尊也難以練成一副血脈圖。根據我的判斷,他不僅練成了虛脈圖,至少也是三幅以上,不然不可能在三道坎級別時增幅到天神尊境界。」

美婦的話讓心妤陷入沉思,虛脈法的分量太大了,如果葉凡掌握了真正神尊境界的九幅虛脈圖,那麼將來他成為至神尊,也許就是以為無限接近御天大帝的存在。

御天大帝啊。

心妤明白美婦為何說拉攏投資遠遠不夠了,如果葉凡能夠真正崛起,那麼絕對有制霸御天宇宙神國的資本。在御天大帝跟幽影女皇消失的時代,葉凡徹底成長起來就預示著無敵,一些小恩小惠豈會讓一位無敵存在感激?

「這的確遠遠不夠。」

美婦道:「小姐,等葉公子回來時,我認為您應當跟他好好談談。」

「哦?」

心妤瞟了一眼美婦,她明白這話中的含義,這個談可不是普通的談,她需要拿出一個好的辦法才行。

「這些倒是不用心急,還是等他從諸神黃昏出來再說吧。」

心妤的臉上浮現動容的笑容。

……

「你確定葉神讓人去諸神黃昏?」張崑崙的目光異常的凌厲。

「那小子親口說的,他想要從心妤那裡獲得情報支持,我看心妤已經動心,這事不會有假。」

張赤陽眼皮微跳,父親的態度讓他察覺到了什麼。

「父親打算阻止?」

張崑崙沉聲道:「雖然可能性非常小,但是我們絕對不能讓葉神如願,讓派人攔截這是肯定的,不過不能在神都附近,這樣容易激怒葉神。」

說到這裡,張崑崙話鋒一轉:「你跟心妤到底怎樣了?」

張赤陽苦笑道:「爹,那個心妤可是神尊,您讓孩兒追求她著實讓孩兒為難。」

「神尊?」

張崑崙不由一愣:「心魔族的境界還真不好判斷,如果她真的是神尊,那麼你的希望的確不大。不過你也不能放棄,心魔族的女人最看重心理強大的男神,只有百折不撓才能打動她們。」

張赤陽嘴角一扯,他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希望,相反葉凡那小子可能性更大,因為這小子能夠無視心妤的規矩,而又不讓她反感,這就非常了不起了。張赤陽也算是花叢高手了,他很清楚葉凡這樣特別的一個如果成功了,絕對會成為一騎絕塵的黑馬,顯然葉凡已經有一個非常不錯的開局,他需要做的就是再接再厲,這已經要比他們這些人領先了。

不過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先不說諸神黃昏的恐怖,僅僅張家的阻撓就能讓這小子死的難看。

……

「此去諸神黃昏兇險難料,嬸子這就拜託小葉多多照顧葉曦了。」

美婦人一臉鄭重的囑託,相對而言,葉凡就是鬱悶了,說好的自己上路,突然冒出來一個葉曦,讓他很是無語。

葉曦是葉神的侄女,一身實力還算不錯,有第三道坎級別的實力,這個第三道坎要比那個姓張的公子哥強出一大截,比當初在神獸世界外遇到的那個葉傾城也就弱一點。

當然,就算葉傾城對葉凡那也是辣雞。

「嬸子,咱們將實話,葉曦實力太弱,您還是多勸勸她,諸神黃昏可不是她能去的,要是有一個好歹嬸子可就要後悔了。」

葉凡百分百不願帶著一個拖油瓶,這簡直是給自己添麻煩。

美婦嘆道:「要是嬸子能有辦法,豈會弄成這樣,賢侄多擔待一下。」

葉凡挑眉,他看出來了,美婦那根沒有勸說的打算,這顯然就是想將麻煩塞給他。

葉曦自然跟葉凡屬於同一個家族,可這不表示他要對這個女人要謙讓,又不是他的誰,關他屁事。這就是葉凡的態度,所以見美婦不肯出力,不由道:「她要去讓她自個去就是了,總之小侄可不帶。」

葉凡懶得廢話,他已經看過心妤給他的諸神黃昏具體信息,那地方步步殺機,他可沒工夫照顧一個礙手礙腳的女神。

「他真這麼說?」

葉曦的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她可是葉尊皇這一脈這一代最出色的一個,如今居然被人當做是累贅,這如何能忍。

「丫頭,你為何要進去諸神黃昏,那地方可不是你能去的,到時真有一個好歹,我可兜不住。」

美婦同樣來自葉家,事實上葉家並非只有葉尊皇一系,就拿葉曦來說,從輩分上來講自己不差葉凡,可是地位卻遠遠不如,這也是當初她沒有參加神獸世界試煉的原因所在,她根本代表不了葉家。

葉曦為何執著於進去諸神黃昏?

其實非常簡單,諸神黃昏存在的年月很久了,甚至要比邪魔宇宙神國還要久,在這裡隕落可太多的強者,這其中就有葉曦這一脈的始祖,那可是至神尊巔峰的存在。

可以說葉曦這一脈的衰落就是因為這位始祖,葉曦想要進去其中的目的非常簡單,她要獲得始祖的傳承,壯大他們這一脈。

可惜要進入諸神黃昏太難,葉曦想過很多辦法都沒用,她進不了諸神黃昏。

這樣的結果讓葉曦異常的憤怒,如果是歷盡千辛萬苦后失敗了,她能夠勉強接受,可現在居然連諸神黃昏的門都進不去,這個結果對她而言就是巨大的恥辱。 葉曦非常不爽,所以在知道自己被拒絕之後第一時間找到葉凡,她要問一個清楚。

「為什麼?」

葉曦死死盯著葉凡,那神情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

葉凡有些莫名其妙道:「什麼為什麼,你這女人怎麼莫名其妙。」

「為什麼?」

葉曦怒視葉凡,一副人不可忍的樣子。

葉凡冷哼道:「神經病,沒空理你。」

「你!?」

葉曦大怒,葉凡實在是囂張,不就是帶她進入諸神黃昏而已,拒絕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罵她神經病,真是該死。

葉凡冷然道:「沒工夫理你,搞不懂你們真是莫名其妙。」

葉曦絕對是大美女,可葉凡根本沒興趣,別看他女人很多,其實這些都是二話不説逆襲的主,當初他的實力弱抗拒不了,如今想要讓他收女人可不容易。葉凡可不管葉曦是否漂亮,他認為這個女人的腦子很有問題,白長一張漂亮的臉蛋了。

「你為什麼不讓我進入諸神黃昏?」

葉曦死死盯著葉凡,憤恨寫滿了她的臉。

「你是葉曦?」

葉凡一愣,本來打算一走了之的他不由停下來。

「明知故問,回答我的問題!」

葉曦的語氣很沖,這讓葉凡很不爽,麻蛋,這女人腦子果然有毛病,哥們認識你才怪,還有我有必要回答你嘛。

「神經病。」

葉凡本來對葉曦沒什麼感覺的,他只是純粹的不想理會這個女人,可是現在他有些討厭這個女人了,真是神經病一個。

魂淡!

葉曦異常憤怒,閃電間她的手中出現一口神劍,這女人二話不說一劍斬向葉凡,壓根沒有留手的打算。

「哼!」

葉曦的劍剛揮到空中,劍忽然被定住,不管她如何用力,都難以將劍斬出,那一刻她跟葉凡的眼睛對視,一股恐怖的劍意閃電間將她鎖定,還沒等她弄明白怎麼回事兒,整個人就已經飛起來。

「神經病。」

葉凡冷冷的哼了一聲,這個女人真是腦子有病,莫名其妙的質問他也就罷了,現在還跟被他羞辱了一眼含怒出手,麻蛋,要不是都是來自一個家族,他鐵定幹掉這個女人。

「你為什麼不讓我一道去諸神黃昏?」

葉曦顯然沒有死心,剛剛葉凡也只是將她震飛而已,雖然過程是震撼的,但是著根本抵不住她內心的屈辱跟不甘。

葉凡沒好氣道:「我為什麼要讓你一道跟著?你這女人腦子有病,我一不認識你,二跟你沒有任何關係,我憑什麼帶不堪一擊的你拖後腿,萬一你出了問題,我可是要負責的。」

「我……我……」

葉曦發現自己無言以對,葉凡的實力非常恐怖,絕對遠超她的想象,說她實力弱一點問題都沒有。事實上只要冷靜下來想想就能明白,葉凡拒絕她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只不過是她讓憤怒蒙蔽了雙眼,總認為對方不帶自己是因為不是葉尊皇一脈。

正如葉凡所說一樣,咱們又不熟,憑什麼帶你。

「那你能帶我進入諸神黃昏嗎?」

「不行!」

葉凡想都不想就拒絕了,他可不想跟這個你女神經病一起冒險。

「為什麼?」

葉曦怒目而視。

「小爺看你不爽,就這麼簡單,不要來煩我,你這樣的弱雞去諸神聯盟死定了,如果真想死,有很多辦法,只求你不要將我牽扯進去。」

葉凡的理由非常強大,老子就是看你不爽,你不服怎麼滴。

葉曦咬牙切齒,葉凡拒絕的理由讓她找不到任何反駁,這是第一次被人拒絕不是因為血脈的緣故,可她就是高興不起來。

「求你待我進入諸諸神黃昏吧,我一定要進入其中。」

葉曦的臉色透著蒼白,那模樣還是挺可憐的。

葉凡挑眉道:「你進入諸神黃昏做什麼,難道你的長輩死在其中了。」

「沒錯,我的長輩就死在其中,我一定要將他的遺體帶出來。」

葉曦的目光異常的堅定,透著一種決然,彷彿不達目的不惜代價一樣。

葉凡挑挑眉,點頭道:「我可以帶你進去,至於你能否找到你的長輩,那都是你自己事情,好自為之。」

「謝謝!」

葉曦咬咬牙,最終還是說了聲謝謝。

……

葉凡最終還是帶上了葉曦,或許是惻隱之心吧,總之離開哪天帶上了這個腦子有些問題的美女。

沒錯!

葉凡認為葉曦腦子肯定有問題,要不然怎麼會想問題時不帶腦子,也只有那種偏執的傢伙才會如此。葉凡對這樣的女神沒有一點興趣,哪怕她長得再漂亮也是如此。

這次葉凡出發,葉神當然沒來送,諸神黃昏肯定不在魔神國,所以必須穿過大片星系才行,這可不是短距離,為了節省時間,當然需要傳送陣。

諸神黃昏位於邪魔宇宙國的東南方,這裡已經離邪魔宇宙神國的邊界不是很遠了,穿越一片宇宙虛空就能離開宇宙神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