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神遊盪在一條條技能之中,幾乎每條技能都十分吸引人,但迅速瀏覽了一遍之後,趙小風面色難看起來。

心神遊盪在一條條技能之中,幾乎每條技能都十分吸引人,但迅速瀏覽了一遍之後,趙小風面色難看起來。

不是這些技能不好,而是趙小風實在不知道選什麼技能才能對付得了血靈。

最貴的技能,列如雷霆一擊,名字聽起來響亮,似乎威力很強,但當前趙小風要的不是提升實力,而是擺脫血靈的控制。

「看來是我想多了,靈修最強也就虛丹期,這血靈起碼是虛丹期之上的強者,想憑藉著術法對付這般強者真是異想天開。」

趙小風頓時失望起來,忽然他的靈識再次增強了幾倍,意味著他的修為來到了先天罡氣期,身軀一陣召喚傳來,他驚恐的發現,在識海里的形體竟然有消散的跡象,這意味著血靈很可能將他進入識海的能力都給控制住了。

慌忙之下,看著技能列表上最貴得兩個技能,趙小風避開了雷霆一擊,兌換了不明情況的抓取術。

「本王已經將你的識海封住,看你還怎麼躲。」

血靈的聲音耳邊響起,趙小風發現他已經離開了血池,此時正站在血池邊上,身軀依然是不能控制,就連眼珠都不能轉動,好在如今他已有了靈識,不比眼睛的作用差。

「哼,真是差到極致的資質,虧本王如此多的精華灌注才堪堪達到罡氣期,」血靈此時漂亮的臉上微微怒意。

即便是知道那張漂亮的臉,是只血靈所化,趙小風還是忍不住將靈識落了上去。

「啊!」

忽然一陣劇痛傳來,識海傳來一陣陣的疼痛,靈識被重創,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直落落地擊在他的身軀上,頓時,罡氣期的強大身軀裂痕瀰漫。

「膽敢放肆!」

血靈那高高在上的聲音。

此時,趙小風發現自己已經能控制自己的身軀,感受到身軀里強大的力量,站起身來,頓時緊握住拳頭一陣怒吼。

「反擊!反抗!」

突然的強大力量帶來的是絕不屈服的暴躁,本來趙小風就憋了好大一股鬱氣,此刻完全釋放出來,如同野獸一般,紅著眼向血靈的衝去。

「還敢反抗!」

血靈充滿怒意的聲音飄來,趙小風頓時感覺身體中的血液凝聚,對身軀的控制能力被無限削弱,整個人直接漂浮了起來。

「啊!」

憤怒的嘶吼,從趙小風的口中發了出來,暴戾的氣息瀰漫。

「不錯,這才是本王的血奴該有的樣子,待本王將你身上每一滴的血液都更換一遍,就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血奴了,」血靈哈哈大笑。

手一揚,血池上方的血珠忽然閃耀起刺眼的血光,緩緩飄向了趙小風。

看著血光的不斷逼近,趙小風頓時目露驚恐,但身軀以及靈識都完全不受他控制,他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隔著三丈之距,血珠停了下來,一股強大吸力傳來,趙小風感覺自身的血液在被抽離,疼痛無比的劇烈,真要相比,就是赴湯蹈火也比之不及。

「抓取術!」

短暫的清明,趙小風怒吼一聲,瞬息有了對身軀靈識的控制,剛兌換的抓取術施展出來。

對身體的控制瞬間恢復了大半,靈識也無比自由,一顆滾燙的珠子落在手心。

「叮!檢測到血靈珠,是否吸收!」

「是!」

血靈還在發愣的瞬間,趙小風直接將血靈珠給吸收,也沒聽清楚獲得了多少積分,轉身拔腿就跑。

同時心神向技能列表傳達兌換疾速之靴技能的意念,頓時身體一輕,轉眼就出了後院。

「啊啊啊!給本王站住!」

憤怒到極致的怪異叫聲傳來,靈識看到一隻仿若幽靈的血色怪物從身後飄了出來,是血靈,但失去了血珠它不復美麗容顏,直接是退化成了原形。

這種情況誰會站住,除非是傻子,趙小風更加瘋狂地往鬼靈谷出口跑去,身後血靈憤怒的咆哮更令他血液噴發,速度猛然提升了一大截。

血靈的聲音越來越遠,趙小風感覺對身軀的掌控越來越完美。

「嘖嘖,還以為血奴是什麼了不起的控制能力,原來也不過如此,」趙小風臉上早已露出了喜色。

他不知道的是,這不過是因為血靈失去了血珠,才不能遠距離控制血奴,而且他還沒有完全成為一名血奴,事實上在陰界論起奴役能力,血靈一族的手段絕對是前幾名。

眼看著出口越來越近,而血靈已經被拋遠,趙小風終於鬆了口氣。

路過一條枯涸的小河,從朽壞的石橋上快速越過,趙小風心有所感看向了橋下的一具骨骸。

只見那骨骸抬起了頭骨,幽邃的骷髏眼看著他,好似非常疑惑。

趙小風甚至看到這具骨骸對他笑了笑。

這具骨骸簡直比血靈還要驚悚,趙小風哪敢停留,立即越過石橋,跳上了石壁上的石洞,直奔出口而去。

穿過石洞,已經完全感受不到血靈對自己身軀的控制,趙小風心中的大石才算是落了下來,徑直穿過散發著幽幽綠光的出口。

來到鬼靈谷外面,此時已經沒有了血月,九輪紅月掛在天上,陰冷冷的風吹在臉上,竟有點心曠神怡。

「終於逃出來了。」

趙小風彎下腰,扶著膝蓋氣喘吁吁。

好一會兒才平息了下來,回身看著幽幽綠光的入口,趙小風心中一動,立即兌換出雷霆一擊技能,和冰凍術技能。

體內血色的真氣聚集起來,趙小風一躍而起,一掌拍在入口上方。

光滑的石壁頓時布滿裂痕,意念一動,一道雷霆擊在石壁上,本來就出現了裂痕的石壁頓時破裂開來。

一塊塊石塊掉落下來,轉眼就將入口堵了大半。

見此,趙小風再次聚集真氣,對著入口周圍的石壁一陣猛拍,配合著雷霆一擊,不一會兒,大量的石塊泥土將入口給完全堵住。

冰凍術接連施展,一層層厚厚的冰將出口給冰封,直到這時趙小風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立即轉身向坊市奔去,不知道奪了血靈的血珠是否救到了葉戒他們,想到此趙小風的速度更是快了幾分。

「血奴!」

一進入坊市,趙小風就看到了坐在茶鋪喝茶的黑袍老者與白袍老者。

「前輩,我兄弟們怎麼樣了,」趙小風立即焦急問道。

「你自己去看吧,」黑袍老者收回了目光,隨口應道。

點了點頭,趙小風迅速來到了坊市廣場。

只見廣場上布有一個陣法,白色的霧氣在其中飄蕩,仿若人間仙境,所有人都盤坐在白霧之中,凝神修鍊。

忽然,身旁傳來了黑袍老者的腳步。

雖然很輕微,但如今已經有強大靈識的趙小風,立即就感覺到了,回頭看去。

「他們的精血有大半都被抽了去,好在有所保留,只是修為倒退許多並無性命之險,」走到趙小風旁邊,黑袍老者說道。

趙小風看到葉戒他們沒事,心中才算是真正地鬆了口氣,充滿感激地看著黑袍老者,「多謝前輩如此照顧。」

趙小風如今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先天罡氣期,靈識強悍,可以看出來在陣法之中至少有幾千枚靈石的殘渣,在這裡布置一個聚靈陣法,只能是自己投入靈石。

幾千塊靈石的價值,不得不說非常之高,哪怕只是下品靈石也是筆巨大的財富,足以將一個資質一般的普通人培養至先天境界,趙家幾個月的收入也才這麼多。

「嘿嘿,一些下品靈石而已,我多得是,」黑袍老者無所謂地笑了笑。

突然,他的笑容嘎然而止,表情瞬間木吶,一旁的白袍老者忽然靈動了起來。

「前輩,」趙小風恭敬地抱拳一禮,這位才是真正的正主,沒有他黑袍老者絕對只會害他們而不可能絲毫幫助。

「我們沒有時間了,陰界馬上就要消失了,你得到陰界功法沒有?」

白袍老者一開口,他的身形就開始虛幻起來,而一旁的黑袍老者身軀凝實起來,似乎隨時都能取代本尊意識。

「沒有,」趙小風想了想如實說道,「但我有這種真氣,可不可以?」

說著,趙小風引動丹田內的血色真氣,浮現與體外。

白袍老者皺了皺眉面色不定,旋即點了點道:「這種真氣可以催動我給你的那件寶物。」

「前輩請說怎麼做,」趙小風從懷中拿出了飛梭,看著白袍老者問道。

「渡一絲真氣就可以初步的煉化,」白袍老者猶豫了會兒,才開口說道。

趙小風點了點頭,將血氣真氣注入飛梭之中,頓時飛梭迅速變大,趙小風立即將其拋了出去。

飛梭化作了一座房子般大小,擺在了趙小風的面前,一縷淡淡的溝通建立起來,趙小風知道了這件寶物的作用。

原來這是一件飛行真器,可大可小,堅固無比,更是有突破空氣般的疾速。

此時,白袍老者揮手撤去了陣法,靈氣凝聚出來的白霧被陰界陰氣所驅散,所有人都心生感應,從修鍊中退了出來。 「前輩,你確定能從這兒出去?」趙小風看著白袍老者疑惑道。

所有人都上了飛梭后,趙小風御起飛梭衝天而起,按照白袍老者所說,九輪紅月中有一輪是虛妄之門,可以穿梭陰陽兩界。

看著前方越來越大的紅月,就是最為冷靜的葉戒面色也是變換不定,不止是呼嘯而來的陰風,而是那巨大的壓迫感,一輪滿月在前是何種的偉岸。

趙小風上一世是知道有星球這個概念,一顆行星的體積是難以想象的,飛梭越飛越高,距離紅月越來越近,但要想突破天際前往天外,不亞於螻蟻撼樹之般異想天開。

白袍老者詫異地看著趙小風,「別說我這件飛梭只是件中品真器,就是極品真器也飛不出這天際,你莫非以為真的要前往紅月的所在之處不成?」

趙小風暗自汗顏,「還請前輩指教?」

此時趙小風忽然覺得,要是將這個老者拉到一起,得開闊多大的視野,他說的所有自己都沒見過,什麼連聽都未聽過。

「你的資質太差,不然我絕對推薦你加入到我的宗門來。」

白袍老者答非所問,忽然走向了飛梭前端。

此時,紅月越來越龐大,偉岸的體積讓人望而生畏。

也不見白袍老者嘴裡念道些什麼,只見他的雙手結印,一道道神秘莫測的手印印出神秘的紋路飄了出來,漸漸地將整個飛梭都給包裹了起來。

「呵!」

一聲清喝,強大的氣勢,白袍老者那渾厚如同江河般的真氣呼嘯而出。

……

趙小風只看到眼前一片白茫茫,等到光芒散去,溫暖的陽光照在了臉上,發現莫名其妙來到了幽葉林入口,入眼是剛回過神來的葉戒、李堂主和劉堂主等人。

愣神間,一快玉牌忽然從天上飄了下來,同時白袍老者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夥子,這次是你救了我,我陰陽道人才能撿回一條命,這是我的令牌,有什麼難處可持此令牌到正劍宗尋我。」

接過令牌,趙小風打量了一會兒,這麼精緻的玉牌也不知道值得了多少錢,那上面刻著的正劍二字的確挺有藝術感。

「正劍宗,北武界十大宗門之一,這種宗門我恐怕連門都踏不進。」

趙小風笑著搖了搖頭。

「葉戒,這東西你看著有沒有用?」

葉戒走過來,接住趙小風拋來的令牌看了看,「十分堅固,可以當護心鏡用。」

說著,葉戒從胸口處拿出一塊滿布裂痕的護心鏡扔在了地上,將令牌塞了進去。

趙小風笑了笑,這令牌還算是有點用,真不知道這白袍老者怎麼想的,自己救他脫困竟然就送塊令牌,不說別的,最起碼那件飛梭送來也好啊。

此時,所有人都回過神來聚集了過來。

他們的修為或多或少都有所下降,精血的缺失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彌補。

「風少,鬼靈谷是去不得了,我們都缺失了精血,不如去妖落山脈捕獵妖獸吧,」葉戒湊過來建議道。

趙小風沒有點頭,而是將目光看向了眾人。

「我覺得可行!」

「我沒意見。」

……

兩位堂主皆贊同之後,一眾實力聲望比較高的武者紛紛上前表示認同。

「那行,出發,」趙小風點了點頭,獵殺妖獸然後吞食其血肉的確是迅速彌補失去的精血,精血的缺失若是存在別說再精進修為,就是能保證境界不倒退就已經是萬幸。

前方就是幽葉林,鬼靈谷已經被陰界吞噬,趙小風等人都被虐了一翻,還是有白袍老者這樣的高人才能出得來,如今哪敢再進去,硬生生繞了好大一圈才繞過幽葉林來到了妖落山脈。

剛進到妖落山脈的邊緣,眾人站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上,聽見一聲鷹唳從天邊傳來,眾人抬頭望去。

只見一隻巨大的妖鷹俯身而下,一隻猙獰的野獸瞬間被抓破了獸軀,難以反抗。

似乎是察覺了趙小風這兩百多人的隊伍,巨大的鷹爪抓著獵物迅速地飛遠。

「這野生的巨鷹獸可真不能小覷,」劉堂主凝視著遠去的妖鷹,雖然他是在誇野生巨鷹獸的實力,但咽了咽口水的動作暴露了他。

「少打巨鷹獸的主意,要是惹來巨鷹群的攻擊,跑都跑不了,」一旁李堂主笑著說道。

從鬼靈谷離開,雖然大家的精血缺失了很多,導致修為倒退,但好歹撿回了一條命,心中還算是慶幸,眾人心裡都還算愉悅。

「前面有流水的聲音,應該有水源,先飽腹之後再做打算,」趙小風不等兩人互懟,立即開口說道。

他如今已是先天罡氣期的境界,但又不是他自己修鍊而來,所以一舉一動都帶有莫大的威勢,這一點估計很長時間他都收斂不了。

眾人先是被趙小風的氣勢震得一滯,隨後歡呼一聲,快速往前方水源而去。

兩百多人的氣勢,驚得附近的小動物慌忙逃竄,但餓極的眾人哪裡肯放跑,一路跑過去,人手一隻小野獸。

「風少,我們兩個先去安排人手,」兩位堂主上前恭敬地說道。

「嗯。」

得到趙小風的點頭,兩人轉身快速追向了眾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