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陣尖叫聲打算了葉凡跟三位老祖的聊天,一名葉家半步主宰面色古怪的走過來,他的表情讓眾人摸不著頭腦。

忽然一陣尖叫聲打算了葉凡跟三位老祖的聊天,一名葉家半步主宰面色古怪的走過來,他的表情讓眾人摸不著頭腦。

葉靖宸臉上露出不悅之色,他冷冷的道:「沒看到老祖們在談事嘛,你小子作死啊。」

「族長,真的大事不好了,你如果知道了,肯定會罵娘。」

葉笠面色古怪,甚至有些幸災樂禍。

葉靖宸冷哼道:「有事就說,不要賣關子,信不信本族長讓你笑不出來。」

葉笠輕咳一聲道:「剛剛得到消息,咱們的家都讓人給佔了,據說屬於族長的主宰如今都換了新的主人,至於主母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什麼!?」

葉笠傳來的消息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葉尊皇也跟著目瞪口呆,他們這次離開葉家也沒有多久啊,怎麼老家都讓人給佔了。

「你……到底是誰!?竟然敢霸佔我們葉家的主宅,不想活了是吧?」

葉靖宸有些傻眼,不過很快憤怒取而代之,主宅讓人霸佔了事小,竟然連老婆都失蹤了,這還了得。

「這個暫時還不是很清楚,好像整個葉家完成了一次非常乾脆的清洗,所以我們沒有能夠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葉笠有些興奮,他似乎對於這種亂想非常感興趣。

葉凡饒了饒頭,他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沒想到支脈的人居然這麼厲害,這才多久啊,竟然就已經奪權成功了,他們難道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作死?

「這事我或許知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尊皇皺眉,他的眼中閃爍著寒芒,不管是誰,敢霸佔葉家的主宰,這就是找死。

葉凡笑道:「當初我回家族的時候支脈的人非常囂張,有人設計打算幹掉葉河圖來著,後來還有人殺到主宰,逼迫我奶奶交人,諸位族老怕是不知道這段時間支脈的人都快上天了吧。」

「竟有這樣的事情!?」

葉笠的眼中閃爍著寒芒,這傢伙剛剛還在幸災樂禍,可是這會兒卻是殺氣衝天。

葉凡自然見過葉笠,不過周邊都是葉尊皇這樣的族老,所以沒有人給他介紹,不過上下打量一番葉笠,他有些恍然道:「葉河圖不會是你的兒子吧?」

「沒錯,這次還要感謝賢弟久了我那不成器的兒子,不然後果真的難以想象。」

這下子憤怒的不止一個葉笠了,葉河圖可是嫡系這一代最天才的人物,可現在居然有人想要幹掉他,這還了得。一群葉家的老祖都異常的憤怒,沒想到支脈如今居然翻天了,膽敢騎到他們頭上作威作福。

葉凡好奇道:「咱們嫡系的實力這麼強,難道支脈的人不知道,居然這樣作死?」

葉尊皇冷冷的道:「我們這些老傢伙平時都不管家族的事情,已經有很多年了,真是沒想到家族的後輩們竟然快要將我們給忘了,連祖宅都干霸佔,我……我……」

葉尊皇很想罵娘,不過考慮到自己的身份,他還是忍住了。這小子這群葉家的老祖們哪裡還與心情在神艦內聊天,一個個怒氣沖沖的離開神艦。

葉凡倒也擔心奶奶,不過他知道沒自己什麼事情,這麼多葉家長老肯定能夠搞定支脈這些無法無天的傢伙。葉凡認為這次嫡系族老們發火也是一件好事,他們都脫離家族太久了,基本上不過問家族的事情,這樣就造成了一種他們都已經成為傳說的假象。

葉凡是跟著大部隊回家的,葉家的族老們憤怒間直接衝出戰艦飛回了家,壓根沒有考慮過繼續乘坐神艦。當葉凡走下神艦,原本被霸佔的葉家主宰再次回到嫡系的掌控中,不過整個葉家主宅瀰漫著一種壓抑的氣息,這是屬於主宰的憤怒,也就葉凡一臉的輕鬆,其餘葉家子弟都膽戰心驚。

所有霸佔葉家主宅的支脈族人都被抓起來,一個個被封印了修為,他們瑟瑟發抖的等待著審判。這回支脈的葉家子弟都嚇傻了,他們哪裡想到主脈居然有這麼多恐怖的強者,更過分的臉主宰都有,這讓他們如何敢反抗。

葉凡對於支脈的遭遇並不關心,他發現爺爺並未找到奶奶的行蹤,這讓他不由找上心妤。作為媚魔的重要人物,心妤的實力或許不強,但是僅僅半天的時間就得到了確切的消息,奶奶沒有事,是葉修炎親自將人接走。

葉凡當然知道葉修炎這是在將功補過,不過這傢伙既然如此識相,他自然不會再計較以前的事情。畢竟大家都有同樣的血脈,哪怕已經沒有任何關係,可同為葉家人就可以反對方一馬。

奶奶很快回家了,爺爺焦慮的心總算是安靜下來,不過葉家的風暴並未結束,一切都之時剛剛開始,主脈決定整頓整個葉家,一定要讓整個葉家都知道規矩,一群支脈的傢伙竟然霸佔了主宅,這回可將主脈的人惹毛了。

這些當然沒葉凡什麼事情,他已經籌劃去找傳承之塔了,所以葉家的事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讓葉凡感興趣的事情還是有的,好比老爹被爺爺跟奶奶逮住進行特訓,說是實力太弱丟了他們兩個的面子,所以要進行異常地獄式試煉。本來老娘還有些幸災樂禍的,不過她老人家很快也就樂極生悲了,被爺爺跟奶奶同樣抓了過去,說是夫唱婦隨,天經地義,既然已經成為葉家的兒媳,那就要跟丈夫共同進退。

葉凡沒有插話,他覺得這樣很好,父親跟母親的實力還是太弱了,讓他們兩個特訓一下還是非常不錯的,這種事情作為兒子的不好安排,可是爺爺跟奶奶就非常合適了。

父母有爺爺跟奶奶收拾,葉凡自然不用操心,他很快就駕馭九龍帝艦向著傳承之塔所在的傳承之地。

相比禁斷神域,傳承之地的風險就要小很多,甚至可以忽略不計,當初葉子懷都能進入這裡,完全可以想象這裡的危險程度。

既然沒有什麼危險,那麼傳承地肯定吸引了無數神族來這裡試煉,他們基本上都是沖著傳承而來。

葉凡第一次知道穿趁他之地的時候以為這裡只有御天大帝的傳承,其實他完全想錯了,整個傳承之地擁有的傳承非常多,起碼現在已知的傳承就有數千種,很多都誕生了半步主宰層次的超級高手,由此可見傳承之地對於神族的吸引會有多大。

心妤跟著葉凡一道進入了傳承之地,她做的功課還是非常的到位,絕對是葉凡一行中最了解傳承之地的人。

「這些傳承應當都是從傳承之塔內散落出來的,也不知道傳承之塔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會有這麼多收藏的功法外流?」

傳承之塔的聲音透著憂慮,他同樣收集了很多功法,其中就有《御天訣》這樣的逆天神訣,將心比心,換做是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功法外流,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那就是傳承之塔也許損壞了。

如果是這樣那就麻煩了,所以九層傳承之塔同為一體,任何一部分受創對於傳承之塔來說都是切膚之痛。

如今葉凡擁有主宰級別的實力,自然沒必要跟一般人一樣去尋找傳承之塔的傳承了,不過他對於這次尋找並不樂觀。輝煌宇宙神國內可是有起碼六尊主宰,葉凡可以想象這些主宰肯定進入過這裡,所以這一層的傳承之塔說不定已經讓人捷足先登。葉凡有一種猜測,那就是傳承之塔應當是被主宰弄壞的,這才會有無數傳承外流的情況出現。

「你能夠感應到傳承之塔所在嗎?」

「沒有任何信息,似乎並不在這個地方。」

傳承之塔的心情非常沉重,這可以了理解,這麼久了,終於來到第三座傳承之塔所在,可惜這裡的情況並不容樂觀。

「麻煩一下,能否找一找關於這個傳承之地的情況,我想要知道誰最有可能得到這裡的真正傳承。」

葉凡打算讓心妤幫忙,媚魔這方面還是最擅長的。心妤對於葉凡的要求沒有拒絕,她現在的感覺就像自己是他的女人一樣的姿態,彷彿做這些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葉凡當然知道心妤有什麼打算,不過對於他來說一切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心妤開始收集情報去了,葉凡則是強行所有整個禁區,他的神念能夠籠罩整個傳承之地。葉凡來到當初父親消失的地方,既然能夠將父親傳送到邪魔宇宙神國,那麼就表示,這裡其實還是留下了某種東西,這或許就是他需要找的東西。

父親當初來的地方非常普通,這裡沒有什麼可怕的氣場,也沒有什麼東西隱藏,這讓葉凡非常失望,似乎當初父親被傳送走或許完全就是一個意外。

真的是意外嗎?

葉凡可不會如此簡單的認為,就算是意外,那也是父親意外觸發了什麼,所以才會產生這樣跨越遙遠宇宙距離的傳送。

葉凡可不相信有東西能夠瞞過自己的眼睛,如果真有那肯定是非常了不得的東西。

找!

葉凡沒有什麼廢話,直接開干,強很的神念封鎖整片區域,他可不會管其他人怎麼想,現在他要清場了,誰都別來打擾他。

主宰的氣場可是非常恐怖的,一下子整個禁區的神族都嚇得瑟瑟發抖,很多乾脆一屁股跌坐餘地。

「靠!發生了什麼,為何這麼恐怖?」

「天知道啊,我可是神尊也,沒想到這氣息突然出現,差點尿褲子,誰能告訴我到底是什麼力量,居然如此恐怖?」

「神尊算個屁,我還是至神尊了,可還不是差點跟你一樣尿褲子?」

「難道是半步主宰?」

一群人在瑟瑟發抖,他們乾脆趴在地上,任由身體劇烈的抽搐,這麼恐怖的氣息還是他們第一次遇到,所以還是老實閉嘴吧,可別因為自己的嘴多惹來這恐怖的存在注意。

葉凡的眼睛很快亮了,他注意到了有特殊的神道法波動,可是就算動用主宰的力量似乎也難以捕捉。

這真是有意思了。 葉凡發現了特殊的神道法波動,這東西絕對是主宰級別的神道法,不過非常的淡,同樣似乎還蘊含著一種特殊的靈性,似乎在可以隱藏自己。

到底是什麼東西?

葉凡直接動用封神屬性,強行讓周遭所有的神道法化劍,不過讓他失望的就是雖然讓所有的道化劍了,但是他並未捕捉到那一絲特殊的神道法。

發現不了?

還是錯覺?

葉凡可不相信自己的感知會是錯覺,發現不了並不表示沒有,這或許需要用特殊的東西來探測。

什麼東西來探測?

葉凡很快將機械族的探測裝備拿出來,這東西對於探測隱藏的東西非常擅長。葉凡戴上眼鏡,掃過虛空每一個地方,很快他就探測到了一組奇異波動的數據。陣眼直接開始解讀,得出的答案就是這是屬於機械族的一種隱藏技術,非常高端,用陣眼能夠探測到,但要真正解讀做不到。

機械族的東西?

葉凡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個地方會有機械族的東西。

「傳承之塔內有機械族的東西嗎?」

「這個不是很清楚,不過我想應當會有,如果這真是機械族的東西,那麼肯定是傳承之塔內遺失的東西。」

既然能夠探測到這種特殊的機械族隱身技術,那麼葉凡自然很輕鬆找到了隱藏的地點,讓他驚訝的就是隱藏的東西似乎是移動的,此時正朝著遠離這片區域的地方移動。

這東西是在地下?

葉凡有些愣神,移動的東西如果實在地上或者是天上還好說,可根據眼鏡探測到底東西,竟然實在地下。

這個地下到底有什麼東西?

眼鏡非常給力,直接能夠透視,葉凡的實現輕易的穿透地下數十里,不過讓他非常失望的就是他似乎什麼都沒有看到。

怎麼可能。

有什麼東西能夠在地下這樣移動?

這個地方的地下可是非常堅固的岩層,如果沒有通道,任何東西似乎都不能輕鬆的穿梭。可是現在這東西居然可以做到,不由讓葉凡很是驚訝。

「這種隱形術不會能夠穿透一切物質吧?」

「的確可以穿越。」

「……」

葉凡除了無語還能怎樣,能夠穿越所有的物質,他認為誇張了,不過穿透地下岩層還是很容易的。無法破解隱身術,那麼就只能想其他辦法讓隱藏的東西顯形了。不過這個難度似乎不會小,畢竟剛剛葉凡使用封神的劍道屬性都沒能將這隱藏的東西找出來,他不確定自己的劍道力量能否影響到這種隱形術。

能不能這需要試了,先前之所以沒有探測出來,主要就是這東西隱藏在地下岩層中,他的劍道屬性力量並沒有深入到這麼深的地方。葉凡判斷了一下東西移動到什麼地方,然後強行擠出無數道劍將整片區域都鑿穿,這樣將那個隱藏在底下深處的東西直接隔離。

雖然地下岩層由數十里,可是對於葉凡來說還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道劍的鋒利可不是這些岩層能夠阻擋,對於道劍來說,岩層的堅固程度跟豆腐沒什麼區別。

「嗤!」

葉凡放出自己的劍氣,打算強行阻攔這隱藏的東西,不夠讓他非常吃驚的就是劍氣直接穿透而過,根本無法將這東西攔下來。

這麼厲害?

葉凡很是吃驚,他的道劍可是非常恐怖的,可現在居然被對方直接無視了。雖然知道機械族的技術非常牛逼,但是葉凡還是不信邪,他打算直接動用道劍封神的境界,強行將這東西煉化。

「轟!」

恐怖的封神屬性力量出現,那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在化劍,最開始只是被鑿空的地方,可是很快整個岩層都在受到封神屬性力量的侵蝕,越來越多的岩層都化為最簡答難道劍物質,隨著葉凡的心念變化,很快化為道劍。

一座劍陣出現,這是帶有封印屬性的劍陣,就算是二重主宰來了,也要被劍陣捆住,就算機械族的技術再牛逼,那也不可能武士力量等級。

事實證明葉凡的做法還是有效果的,那個移動的隱藏東西停下來,似乎根本無法穿透劍陣的封鎖。

雖然還是沒有將隱身術破掉,但是起碼有效果了,這讓葉凡稍稍鬆了口氣,如果始終都碰不到那就棘手了。

「現身吧,雖然這種機械族隱身術非常厲害,但是不要逼我出絕招。」

葉凡盯著一個地方,雖然看不到,但是他可以肯定那東西就在這裡,要不是道劍觸碰不到,他絕對要將其轟出來。

讓葉凡惱火的就是他的威脅根本沒有得到回應,如果這東西有智慧的話,那絕對是不相信他能夠做到。

既然不見棺材不掉淚,葉凡當然不能就此罷手。

到底要怎麼做?

葉凡不會忘掉眼鏡探測的結果,這東西可以穿透一切物質,如果不是物質了?

葉凡用道劍無法阻攔,是否預示著能量也不行?

絕對不是!

葉凡認為自己的道劍已經成了物質,隨意也是這種隱身術針對的對象。

讓自己的道劍脫道劍的層次,這樣就能觸碰到這種隱身術了?

葉凡不能確定,起碼神念這些東西就難以找到。

等等!

自己的神念找不到?

應當不是這樣,葉凡的封神屬性非常霸道,能夠讓任何力量實質化,難道自己的神念已經實質化?

葉凡很快得出答案,他的神念的確實質化,這對於機械族這種隱身術而言也是一種物質,所以也能夠被直接無視掉。

這樣的發現讓葉凡很是無語,沒想到實力越強反而難以真正觸碰到。用更低的能量?絕對不是這樣,葉凡清楚只是不能動用物質的力量而已,所有的能量還是必須主宰級別,不然他所作任何嘗試就是一個玩笑。

葉凡很快調整自己的力量,封神讓他劍道化為真正的道劍,這一點身上任何一個組成都是如此,這對他來說還是很簡單的,很快他的劍之力都從實質化退出來,化為真正劍之力形態。

「轟!」

幾乎瞬間,葉凡一劍轟中某個東西,那一刻原本隱藏不出的東西真正顯現而出。

這是一艘小型神艦。

葉凡很是吃驚,沒想到這個東西居然是一艘神艦,看樣子絕對是機械族的東西。葉凡伸手抓向神艦,他沒有動用道劍,而是最純粹的劍道運用,那一刻真正將這艘神艦定住。

「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存在?」

葉凡有些不耐煩,神艦似乎對他的質問毫無反應,這讓他非常不爽。葉凡沒有去轟擊神艦,這是沒必要的,如果真將這艘神劍破壞,對他來說才是真正的損失。

葉凡一直都想要擁有一艘機械族神艦,這東西絕對要比九龍帝艦更加的舒適,不求能夠達到機械族的那些頂級戰艦那樣,只要擁有主宰級別就成。

神艦還是在沉默,這讓葉凡很快就變得不耐煩了,他從無數的機械族裝備中找到一種特殊的武器,這東西跟武者的兵器不同,用機械族的話說這東西叫做鏘,不過卻不是武者用的槍。

這種強叫做崩解之槍,非常霸道,絕對能夠將一艘主宰級神艦瞬間打崩。

「我投降!不要用這種崩解之槍!」

神艦終於傳來聲音,這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至於是不是機械族就難說了。

葉凡冷冷的道:「你是機械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