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靖西從身後抱上去,喬安冷哼著掰開他的手,「嫌棄我,還抱我幹什麼?」

慕靖西從身後抱上去,喬安冷哼著掰開他的手,「嫌棄我,還抱我幹什麼?」

「誰說嫌棄你,我第一個揍他。」薄唇親了親她的臉蛋,「你實在想表示孝心的話,就我來做吧,好么?你幫我打下手,可以么慕太太?」 吞天造物鼎可以容納法器和物品,也可以容納生命,但能不能容得下一等天地?

如果容得下,會不會對天地造成致命打擊,會不會被當作法器吞噬融合,從而讓所有生靈隕落?

這需要來實踐才能確定。

太武天面臨大浩劫,即將被巨大虛影吞噬,古木已經沒時間去考慮那麼多。如果非要做出選擇,他更願意接受自己的吞天鼎吞噬了太武天,也不想眼睜睜看著它崩碎在自己面前。

呼呼——

古木神識瘋狂的釋放,籠罩這片破碎不堪的天地。

他在溝通世界之源,在試圖命令它進入自己吞天造物鼎內。

與此同時,生存在這裡的生靈,驀然聽到天穹傳來沉重聲音:「諸位,太武天此刻正在面臨一場巨大的大浩劫。」

「太武!」

「古木!」

正在祈禱的武者,正在苦苦支撐的武者聞得那聲音紛紛呼喊起來。

站在劍山的羅宓和楊婕臉上掛著一絲微笑,在她們看來,夫婿來了,就算天塌下來也不怕。

「爹。」

古嫣站在演武場,依靠著血脈相連,能感覺到他的位置。

古木的聲音傳遞在太武天,讓武者心中燃起了希望!

然而,下一刻,卻聽他繼續說道:「抱歉,我沒有做好一個世界主人的責任,讓你們陷於危難之中。」

聲音中透發著自責,也透發著無奈。

諸人聞言,頓時愕然。

太武古木這話的意思難道是說,現在所經歷的浩劫無法阻止?

沈天行和諸多恢復記憶的天君立在劍山,聽得古木所言,臉上浮現出一抹無奈。

「不過絕境中也有一線生機,接下來,還請所有人放開心神!」古木的聲音再次傳來,這一次聲音中透發著決然,透發著悲涼。

他要將太武天收入吞天造物鼎內,首先要得到世界之源的認可,其次還有這個世界生靈的默許,兩者缺一不可。

「大家放開心神,散掉修為,不要反抗!」

沈天行當即大聲喝道,他雖然不明白古木要做什麼,但如今只能按照他所說的去做。

劍山之巔的武者頓時散去修為,放鬆心神,他們選擇了相信。

曾經的曹州,羅老爺子懸在半空,大聲喝道:「放開心神,不要反抗!」

曾經的定州,已經接任劍宗宗主的劍風同樣命令手下放鬆心神,而在劍道學府,以左春秋為首的師生也在同一時間放開了修為。

曾經的冀州、江州、揚州、青州、雎州、中州……九州天才東門裡、西門外、戰狂、梅蘭等等曾經和古木有著恩怨糾葛的人都在同一時間放開所有心神。

聖界。

夙沙寶卑率領著鬼魅族的武者展開雙臂,放鬆心神,就好像一個古老部落在做著某種朝拜儀式。

可以說,在聞得古木所言,整個世界從武者到凡人,甚至那些沒有思維的飛禽走獸都選擇了不反抗。

這一幕的發生,在未來太武天的史記上會重重留下一筆。

所有生靈放開心神,散去修為,古木能清晰感覺到每個人的呼吸,能感覺到每一個生靈的存在。

此刻的他就好像凌駕眾生之上的神!

轟隆隆!

就在此時,太武天外,擴大的虛影最終和外壁相撞,空間壁壘頓時破裂,距離被毀滅僅僅只有幾息間!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即將崩碎的太武天驀然消失在三境外的虛空之中!

古木成功了,將自己的一等天地收入了吞天造物鼎內。

然而,此刻他並不是興奮的時候,因為就在太武天消失后,自己則距離擴張的虛影很近,隨時有可能被吞沒!

呼呼——

一瞬間,古木化身一團火焰爆發,飛向遙遠的虛空。

……

荒蕪星體。

古木落在這裡,臉色異常的蒼白,在剛才收入太武天,又極限逃生,讓他無可避免受了傷。

這不重要。

此刻他神識溝通吞天造物鼎,急切想知道,太武天被收入吞天造物鼎內,是安然無恙還是被吞噬了。

然而。

當他進入其中,卻是神色獃滯。

因為他發現,吞天造物鼎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浩瀚無邊的虛無空間消失,取代的是一片藍天白雲!

「這……」

站在藍天白雲下的蒼穹間,古木臉上浮現出愕然之色。曾經的吞天造物鼎內部,就算再大也僅僅只是儲存空間,而此時此刻的內部,嚴格意義上來說更像是一個世界,更像一方天地。

「古木!」

「爹!」

忽然間,他聽到有人在呼喚自己,旋即轉身看去,發下在下方有一座山,而那座山和劍山一模一樣!

劍山之巔的演武場,妻子羅宓和楊婕以及女兒古嫣正在呼喊著自己,徒兒岳峰和沈天行他們正在看著自己。

古木愕然不已,神識籠罩吞天造物鼎內部,發現所看到的一切和太武天相同,就好像吞天造物鼎已經化身為太武天,而起先被巨大虛影破壞的空間壁壘和山河也再快速癒合。

融合了?

難道太武天和吞天造物鼎融合了?

想至此。

古木神識調動,控制時間之力,瞬間發現在太武天內,時間可以任由自己改變,而重力亦是如此。

「為什麼會這樣?」

他難以置信,但臉上的表情卻是狂喜!

不管為何,至少可以肯定太武天進入吞天造物鼎是安全的,居住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沒危險!

「一等階位天地融合成功,吞天造物鼎進化為終極形態——吞天域!」

就在古木興奮之際,他的識海內忽然傳來亘古荒涼的聲音,這個聲音對他而言不陌生,已經很久沒有出現。

「進化了?」

古木聞言更是大喜,他沒想到自己收了太武天,竟會觸發吞天鼎晉級,而且還晉級到了終極形態!

不過冷靜下來的他則頗為不解的道:「吞天域是什麼玩意?」

如果古木前往破碎五行空間,和來自天玄域、戰天域的武者接觸,肯定會明白,所謂『域』其實等於一方位面。

也就是說,吞天鼎的終極形態,在他一路蘊育之下,最後成為一個堪比三境的位面,一個全新的世界體系。唯一和其他位面不同的是,吞天域沒有形成浩瀚宇宙,只是一個單純的星體,而且還在古木體內! 喬安自他懷裡轉過身,沒好氣的哼哼,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是誰嫌棄我的,嗯?」

難道不是他自己嫌棄的么?

還第一個揍人家呢,他還是先把自己揍一頓吧!

慕靖西輕咳一聲,「沒有,不是我。」

那一臉的否認三連,就差讓她別瞎說了。

「讓我打下手,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嘛……」

「不過什麼?」慕靖西順勢低下頭,親了親她的手背。

喬安嫌他不正經,「認真一點,我在說話呢。」

「好,你說。」男人目光深邃,直勾勾的凝著她。

被他火熱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喬安一個轉身,從他懷裡逃開了,「給你打下手也行,但我必須親自做一道菜,這樣才能聊表孝心。」

一道菜……

好吧,慕靖西妥協。

只要不是一頓晚餐,他都可以同意。

「這有什麼問題,當然可以!」

「那就這麼說定啦!」喬安興奮的搓手手,「我們快商量一下,都做什麼菜。」

不等慕靖西走過去,她一溜煙跑了。

「喬喬,你去哪?」

「擬定菜單!」

慕靖西無奈的扶額,距離他們到達的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呢。

拿著紙和筆,喬安仔細回想了一下,喬燃和陸胤陸萌的喜好。

把他們喜歡吃的菜,一一寫在了紙上,列得整整齊齊的。

然後,再從裡面挑挑揀揀,選出比較好做,也比較容易做成功的菜。

跟慕靖西一起,兩人擬定好了菜單,下一步便是去購買新鮮食材了。

本可以讓傭人去辦,可喬安堅持要親自去。

她有她的小堅持,慕靖西也不忍讓她失望,帶著她還有小糯米小飯糰一起,去了附近最大的超市。

喬安和慕靖西一人推著一輛購物車,小糯米坐在購物車裡,像個威武小將軍似的,指著前方,「爸爸,肉肉在那裡!」

「好,我們現在就去。」

小糯米鮮少來到超市,對於超市裡的一切,都表現出了極大的好奇心。

小飯糰更是沒見過世面,坐在麻麻的購物車裡,睜大一雙清澈的眼眸,好奇的看著這個精彩的世界。

「爸爸,這個草莓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小糯米伸長了小脖子,看著不遠處的水果區。

紅彤彤的草莓,是她的最愛。

「我們去買草莓吧。」喬安說。

不等慕靖西回答,小糯米第一個附和,「好呀好呀!」

喬安和慕靖西在挑選的時候,小糯米伸出小爪子,抓住一顆就準備咬一口。

「小糯米。」慕靖西及時叫住了她。

小糯米眨了眨眼,不明所以。

「草莓現在還不是我們的,所以不能吃。」

小糯米更疑惑了,「可是,我們要買的呀。」

伸手從她手裡把草莓拿回來,慕靖西告訴她,「付了錢,草莓才是屬於我們的。現在,我們是不是還沒有付錢?」

「嗯吶。」小糯米點頭。

「既然還沒付錢,這草莓就不是我們的。所以,還不能吃。」

「那……那我們可以付錢錢呀。」

小糯米眼巴巴的看著草莓,她是真的很想吃。 吞天域形成衍生后,所蘊含的五行屬性極強。隨著和吞天鼎的融合,古木可以隨意改變時間,甚至可以決定一個人的生死,而這便是真正意義上的天地主宰!此刻吞天域徹底凌駕於三境最牛的大羅天之上,如果非要劃分一個級別,那就是頂級!畢竟,這是一個堪比位面的全新世界體系。

當然,還不止這些。

太武天達到一等階位,隨後又徹底和吞天造物鼎融合,屬性接連提升,讓身在其中的武者武道升華了好幾個檔次。

這個升華可謂恐怖無比!

簡單說,身在吞天域的低級武者,哪怕剛出生的嬰兒,修為都在武神級別。況且,在時間重力和強悍五行屬性雙重加持下,不久將來,吞天域會誕生更多的強者,至尊期、天君、乃至域主級別也會陸續出現。

古木還不知道這一點,此刻他已經落在演武場和妻女以及歸元劍派一眾強者相逢。

……

「什麼!」

書房內,古木看著欠揍的沈天行,瞪圓了眼睛道:「你這傢伙是曾經的炎域主!?」

沈天行點了點頭。

古木捂著腦門,臉上表情很是精彩。自己去了三境一趟,回來后這傢伙就和李雅舒那般恢復記憶,而且竟然還是域主,要是論起級別,好像比自己這個天君還高啊。

開什麼玩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