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警察局有人在向她說明今天的情況。

應該是警察局有人在向她說明今天的情況。

果然,時雪聽到了警察局那邊的話,立馬火冒三丈,她沒有想到葉慕汐最後居然把那個人詐了出來,現在好了,如今她買兇殺人的事情,要是不被壓下來的話,肯定會對集團造成很大的影響。

她看到旁邊的葉慕汐,忍不住想要對她發火。「

我當是誰啊,原來是葉律師啊?怎麼在警察局威風完了就忍不住在這裡來了?」

葉慕汐沒有看她,只是很冷靜的回答,就像是和一個擋路的路人一樣,「我只不過是來送個飯,瞧你說的,時小姐說話怎麼夾槍帶棒的呢?」

時雪也沒有跟她客氣,抓住她的飯盒就想要往外丟。

「蘇澈是我未婚夫,我會自己照顧他,而不是在讓你在這裡假惺惺,懂嗎?」 當晚,用過晚飯後,葉湛在房中運氣打坐之時,思量許久,覺得自己想要獨佔師尊的想法,長此以往下去怕是很危險,如此小肚雞腸被師尊發現了,也許會惹得師尊不快。

他不想師尊不開心。

於是葉湛決定,哪怕再不喜歡任凌,也要將這情緒藏起來。

而且他甚至還盼著這個不懂事的人,還能無法無天一些,鬧得師尊也忍受不了,將他逐出師門才好。

修行時如此三心二意,他竟然誤打誤撞進入了靈識里。

這次,他又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高樓瓊宇,飛檐畫棟,看起來非常氣派,他尋著空曠的長石道,朝著一扇打開的紅門走去。

裡面坐滿了人,看樣子都不是普通百姓,而是修道人士。他們聚集在一起談論著什麼,臉色都很肅穆。

他下意識朝著一個角落看去,就看到了離傾,那時候的離傾,穿著打扮看起來比如今要稚嫩上一些,面上表情更是匱乏。

她看似在專心聽旁人說話,但是葉湛一看便知,她現在怕是在神遊天外。

葉湛輕輕笑了下,走了過去,跪坐在她面前,小聲叫了聲師尊,但是對方毫無反應。

葉湛知道這是他過去的記憶,離傾看不到自己,伸手沿著她的臉頰無限眷戀地輕輕撫了撫。離傾怕是坐得不舒服,忽然挪了挪姿勢,身體前傾,唇幾乎貼在了他的臉上。

雖然感覺不到任何觸覺,葉湛也臉紅心跳不停,彷彿師尊的唇真的擦過他的臉頰……

葉湛不敢再繼續下去,便換了位置,坐在了離傾身邊,盡量平心靜氣地打量著周圍的人。

大部分他都不認識,唯一認識的人,只有碧海潮生門的掌門花映。

然後一個人突然吸引了葉湛的注意。

那是一個在角落裡,坐在輪椅上披著白色大氅的男人。

那人側著身,葉湛看不清他的相貌,倒是能看出他唇邊蓄著溫和的笑意。

葉湛緊緊盯著那人,覺得這人似乎有些眼熟,他似乎在哪裡見過。

他站起身想去看看他的長相,就在這時,靈識之外,傳來窸窸窣窣極輕的腳步聲。

葉湛立刻睜開了眼。

只見一個人影,鬼鬼祟祟在窗外徘徊許久,然後掀開窗子,從縫隙里伸進了一根竹管,一股濃煙溢進屋內。

誰這麼膽大,竟然想迷暈他。

葉湛冷笑,他倒是想看看這人想做什麼,立刻翻身躺下,裝作熟睡。

又等了一會兒,那人以為迷煙生效了,翻窗而入,朝他床邊走來。

這時,只聞氣息,感受靈氣,葉湛便知道是任凌。

果然這人拜入五蘊靈山的心思不純。

任凌躡手躡腳地走到了葉湛床邊,輕輕用手在他眼前揮了揮,見他沒反應,又極近地看了一會兒葉湛的臉,才緩慢地呼出口氣。

像,真像!

這葉湛除了年紀與子騫哥哥相去甚遠,這張臉倒像是一個模子雕刻出來的。

到底是不是子騫哥哥,只要她驗證一番便知了。

任凌手伸到了葉湛的腰上,然後開始解他的腰帶。

「你幹什麼!」

沒想到這個任凌如此大膽,葉湛再也裝不下去,一把抓住了任凌的手腕。

任凌嚇了一跳,抬袖捂臉就想跑,但葉湛的手像鐵鉗子一般,緊緊抓住她不放。

葉湛一揮手,屋內的燭燈都點燃了,照得任凌無所遁形。

「任凌,你到底想幹什麼?」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離傾的聲音,懶洋洋道:「乖徒兒,怎麼了?」

「師尊,屋裡進賊了。」葉湛嘴角微勾,沒想到一向嗜睡的師尊恰好在這時就醒了,真是天助我也,於是大聲回道。

任凌知道眼下,她怕是有通天的本領也跑不調了,頓時靈機一動,兩眼一閉,就倒在了葉湛的懷裡。

葉湛:「……」這人怎麼比他還能裝?

此時,離傾已經推門而入。

「葉湛,你這是在幹什麼?」銅鏡驚呼,看著倒在床上的兩個男人,「師門不幸啊,你們竟然……竟然……」

葉湛黑了臉,立刻將任凌從自己懷裡推開到了一邊,從床上站了起來,猶如躲瘟疫一般。

他緊張地看著離傾,「師尊,是他自己闖進來的。」

銅鏡趾高氣揚:「你認為主人會信嗎,你們剛剛摟抱得多親密啊,葉湛啊葉湛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離傾玩味地看著暈倒在床上的任凌,心說這任凌演戲還不如她,這時候睫毛還顫動不停,不夠敬業啊。

「師尊,不是這樣的。」葉湛怒而解釋,「我對男人沒興趣。」

離傾笑道:「乖徒兒,別急,我自然是信你的。」

銅鏡挑事失敗,遺憾地嘆了口氣。

葉湛冷冷瞥了銅鏡一眼,然後不客氣地抓住任凌肩膀將她扯了起來,冷道:「任凌,別裝了,快起來。」

葉湛力氣很大,像是要把任凌骨頭都搖散,離傾都為任凌覺得疼。

任凌見裝睡下去是不行了,她迷濛地張開眼,看了一會兒葉湛,立刻朝著床里縮了縮。

「我……我怎麼在這裡?」

葉湛冷冷看著她表演,這麼能演,一定不是什麼好人。

「哼,那要問問你自己半夜爬進我房間到底是想做什麼。」

任凌蹙眉想了一會兒,垂下眸子,低聲說:「對不起葉師兄,我怕是夜遊症發了。」

葉湛嗤笑:「夜遊症?夜遊症的人知道放迷煙。」

任凌立刻睜大眼,裝無辜,「葉師兄,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葉湛都要被氣笑了,這時,離傾走了上來,拍了拍葉湛肩,笑著說:「夜遊症本就常見,我相信任凌不會說慌的,乖徒兒好歹是師兄弟了,你要容忍師弟的缺陷。」

葉湛:「……」

銅鏡看不下去了,也不能理解:「主人,你維護葉湛我尚且可以理解,畢竟師徒多年。可任凌才入門一日,你為什麼覺得任凌不會說謊啊。」

離傾眼睛狡黠地打量著忽鬆了一口氣的任凌。心想這人果然還是沒有對葉湛死心,看來她是真的很有可能以前與葉湛是舊識別。

不如將計就計,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反正她最近日子過得也挺無聊的,不介意陪她玩玩。

於是,離傾義正言辭道:「哪有那麼多為什麼,因為好看的人都不會說慌的。」

銅鏡絕倒。

果然它崑崙神鏡的主人,一直不是正常人!!

。修道者往往為一枚靈石的資源就可能打生打死,想要這樣的一群人為他人捨生忘死,其實無異於痴人說夢。

道理顏開其實是明白的。

可是人性卻經不住試探。

何況試探出來的一定不是你想看到的結果。

就像提議搶天行大學本就一個試探,可是看到這個結果,他還是忍不住失望了。

先前因為白玉蟾的苦心,他對天下修者都懷着一份好意,可是今天那些修者的表現卻實在是讓他有些愛不起來。

都是一群什麼人啊……

《碰瓷之王》228.別有用心者亡 輝夜咬牙切齒,怒視着寧次,寧次慢慢走向輝夜,剛剛崩碎的手臂與肩膀迅速復原,來到輝夜面前,寧次四指併攏,用貫手刺入輝夜胸口。

輝夜身體一顫,額頭的輪迴眼無力閉上,雙眼從金色慢慢變回白色,身體的變化逐漸消失,全身的氣息就如同泄氣的皮球一般迅速萎靡,殷紅的鮮血順着輝夜的嘴角滑落下來,道道裂痕在輝夜皮膚上浮現出來,輝夜怨毒的表情突然消失,臉上浮現出一絲苦笑。

「看來我漫長的生命要走到盡頭了,正如你說的那樣,我敗了,不過憑你現在的實力還守護不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已經在劫難逃了,等著吧,在不久的將來,這個世界將會迎來史無前例的災難!」

說完,輝夜彷彿徹底失去了力氣,身體完全癱軟,身上的裂痕迅速蔓延變多,最後崩潰坍塌消失不見,輝夜袖子中的黑絕也隨着輝夜一同消失,所有白絕一同死亡,神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一切與輝夜有關係的事物都在迅速消亡。

看着自己刺穿了輝夜的手久久不能回神,甚至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剛剛寧次用手刺穿輝夜僅僅是想要讓輝夜徹底失去戰鬥力,根本就沒想殺死輝夜,可是輝夜卻就這麼死了,而且還是屍骨無存地死亡,在寧次看來這簡直就像是輝夜的自殺,而不是自己殺死了輝夜。

「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死法?難道是被封印了一次,已經不願意再度被封印了嗎?可就算是這樣也不用去死吧?」

寧次是怎麼想都想不明白輝夜到底為什麼要就這麼死去,正所謂好死不如賴活,哪怕是被封印也還有解封的可能性,而一旦死了,那就真的死了,沒有任何可能性了。

「寧次大人!您贏了!」

就在寧次失神之際,一個激動的聲音在寧次耳邊響起,寧次立即回過神來,只見白,天天一行人,卡卡西,鳴人,佐助一行人全都在往自己走來,所有人臉上都掛着開心的笑容,寧次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啊,我贏了!人類贏了!」

寧次高舉起手臂,所有人立刻歡呼起來,天天徑直小跑沖入寧次懷裏,寧次將天天摟住,輕輕拍打着天天的後背。

「天天,你還好吧?算下來,我也算是英雄了。」

天天將臉在寧次胸口左右蹭蹭,咬着嘴唇抬起頭來看着寧次。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讓你做什麼英雄,下次不要再一個人扛下所有了,至少也讓我們幫幫你。」

「一個人扛下所有?什麼意思?」

寧次一聽這話當場懵逼,一臉茫然地看着周圍,在目光掃過鳴人的時候,鳴人也是撅著嘴一臉不爽地嘟囔:

「就是就是,我和佐助也擁有新力量,也能幫上忙的啊,你這麼做也太自私了。」

「啥?什麼玩意?」

本來寧次就夠不明所以了,現在鳴人這麼一說,寧次變得更加茫然。

天天一把推開寧次,將雙手抱在胸前,一臉不爽地撇嘴。

「我就知道你會不承認,又想讓白替你背黑鍋是吧?」

「啊?什麼和什麼啊?這又和白有什麼關係?」

寧次越聽越迷糊,不過還是下意識地看向了白,一臉天真地沖着寧次眨眨眼睛。

「寧次大人,遵照您的意思,我阻止了鳴人與佐助的去幫忙,這樣一來,您就是憑一己之力拯救忍界的英雄了,雖然手段不是特別光彩,但是與您的作為比起來,這種瑕疵完全可以忽略不計,而且以您的實力,也不會有人敢站出來反對了。」

直到現在寧次才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好懸沒被氣死。

在戰鬥的時候寧次就在納悶了,怎麼鳴人和佐助就不知道來幫幫自己呢?

要說別人不來也就算了,畢竟這種程度的戰鬥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插手的了,但是剛剛獲得六道之力的鳴人與剛剛開啟了輪迴眼的佐助怎麼想都不可能會只在一邊觀戰。

合著全都是白的手筆,寧次心裏那個氣,但是還沒辦法發火發出來,畢竟寧次都已經被架上「憑一己之力拯救忍界」這個枱子上了,如果寧次現在發火,那簡直就是在拆自己的台,甚至搞不好還會留下「口是心非,做作」的評價,反而會給自己帶來更多黑點。

想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之後,寧次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心情,抬手虛按。

「低調,低調,不就是弄死了個輝夜嗎?沒什麼大不了的,也就是比六道仙人強那麼一丟丟而已。」

「嘿嘿嘿嘿!寧次君還真是不懂得謙虛啊,雖然說的是事實,但是這話聽上去卻讓人非常不爽啊,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你可能會成為五大國都要拉攏的人了,說不定還會引發一次新的戰爭,寧次君,你可要早作打算啊。」

大蛇丸從人群中走出來,臉上掛着標誌性的笑容。

所有人臉上的笑容全都收斂起來,齊齊看向寧次,表情十分嚴肅,所有人都認為大蛇丸的話說得沒錯。

寧次憑空一抓,天之御中的卡片出現在手中,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看來我需要離開大眾視野一段時間了啊,剛好,想要的東西都已經拿到了,鳴人,佐助,你們兩個應該知道該怎麼解除無限月讀吧?等我走了之後你們再解除吧。」

寧次散去卡片,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到寧次身上,大蛇丸咧嘴露出嘴裏潔白的牙齒,發出的依舊是他那陰冷低沉的聲音。

「哦?寧次君要躲起來嗎?不過你這麼龐大的查克拉想要隱藏起來可是很困難的,如果要幫忙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提供幫助,這段時間我剛好在做這方面的研究。」

「呵呵!我可沒興趣成為你的試驗品,我準備離開忍界,這樣的話,那些傢伙就算再怎麼厲害也找不到我了吧?」

「哦?離開忍界嗎?這還真是個好辦法,看你這樣子,應該早就已經想好要去什麼地方了吧?」。 張若薇盯著雲歸暖的手,就等她把香囊遞過來。

「你解香囊太麻煩了,我也帶了。」蕭元媛取出她的香囊丟給張若薇,「太普通的香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