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印象中的李宗飛的女人,由於做了那樣不人道的事情,整天被噩夢糾纏著,想必已經身形憔悴。可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的她,卻沒有絲毫難過的意思。看上去彷彿是閑來無事的闊家太太。

我印象中的李宗飛的女人,由於做了那樣不人道的事情,整天被噩夢糾纏著,想必已經身形憔悴。可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的她,卻沒有絲毫難過的意思。看上去彷彿是閑來無事的闊家太太。

李宗飛突然闖了進來,把他嚇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尖叫了一聲。李宗飛一個箭步都沖了過去,掄起巴掌,就在他的臉上結結實實的打了一個耳光。

啪……

這一下子李宗飛用足了力氣,聲音清脆,她的臉上立刻起了通紅的手印。身子彷彿遭受了重擊,一下子朝一旁跌了過去。

嘴角流出了血來。

李宗飛還要往上闖,被我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胳膊。不管怎麼說,身後還有警察,就算是要報私仇,這也絕不是最好的機會。

很快,外面警車聲響,這次來的是派出所的。想必是交警報了警,幾名警察沖了進來,拿著手銬,噼里啪啦的就把李宗飛銬上,拉拉扯扯的帶走了。

我緊跟了出去,看著他們把人塞進了警車。

留下兩個人在現場,跟那幾個交警了解事情的經過。而那輛警車去拉著警笛,揚長而去,只在院子里留下了一陣煙塵。

看著警車消失在我的視線,我突然覺得特別的諷刺。

在整件事情當中,最應該受到懲罰的難道不是秦胖子和眼前這個挨打的女人嗎?

我想起秦胖子當時丟下的一句話,

「老子能混到今天這個地步,也算是個手眼通天的人物,你愛報警就去……」

他竟然如此的囂張,他做了那麼多的壞事,可就從來沒有人把他塞進警車帶走。

我的心理不禁義憤填膺。

幾個警察過來找我了解情況,我便把我了解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

我告訴警察,眼前這個女人是他的媳婦兒,是與這院子的老闆秦胖子之間有一腿。他們還生下了孩子,並且掐死了,塞進了炕洞中烤成了乾屍。

李宗飛氣不過才幹出這樣的事情。

我不想再保留什麼,不想再顧及什麼,只希望把秦胖子這小子的惡行公之於眾,看看他到底能不能遭到正義的裁決。

那幾個警察對視了兩眼,好像在用目光探討著什麼。看著他們心照不宣的樣子,我心裡一下子涼了半截。

一個稍微年長一點的警察走了過來,看來他是這幾個人的領導。

他上下打量了我我兩眼說:

「這事非同小可,既然你知道的比較詳細,那你跟我們走一趟,回去好好做個筆錄……

我並沒有拒絕,我反倒特別想跟他們去一趟。

於是我也被帶上了警車,跟他們回到了派出所。

這一路上我已經準備好了一切的說辭。可萬萬沒有想到到了地方之後,他們只是把我關進了一個屋子裡,讓我先等等。

屋子並不大,我的面前只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擺了一盞檯燈,四周的牆角都掛著監控器。屋子的門窗都上著鐵柵欄。

那警察走的時候已經關上了門,我聽到了清脆的拉上門栓的聲音。

我就這樣在屋子裡默默的等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能隱約的聽見外面有人談笑說話的聲音。聽說話的內容好像是在研究著午餐。

看來眼看就要到下午了,卻始終沒有人來找我。

我的肚子餓得咕咕亂叫,耳朵也嗡嗡的亂響。心裡慌,亂成一團,直覺告訴我,我想的太幼稚了。

我站在門前使勁的拍打,喊了好一陣子,才有一個人湊了過來,沖著我吆喝道:

「亂喊什麼,還沒到你呢,老老實實的等著……」

我極力的跟他辯解,告訴他我並不是犯人,我是證人。我是來作證的。可他卻不聽我的分說,用拳頭在門上砸了一下,撇了我一眼便轉身離開。

就這樣,我眼睜睜的看著窗子外面的天黑了下來,我被整整的關了一整個白天。

隔著屋門我看到,外面有人已經開始下班了,辦公室的燈也一盞一盞的熄滅。

我有些慌了神。

這時候一個警察推門進來,沒等我開口,瞟了我一眼問道:

「秦總門口的摩托車是你的?」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問起我的摩托車,便點了點頭。

「那摩托車是偷的,前兩天有人報失,現在你涉嫌盜竊,暫時走不了了……」

我聽了大驚,怎麼突然間扯上盜竊了?

我明明是來當證人的。就算那摩托車是別人丟的,那也是秦胖子送給我的呀,要是論盜竊的話,那也應該是他……

可當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那人卻撇了撇嘴:

「秦總有那麼多的錢,還犯得上出去偷摩托車嗎?撒個謊都不會,老老實實在這待著吧……」

在這一瞬間我明白了,我肯定是遭了那秦胖子的陷害。他送給我摩托車,然後去舉報,我當然有口莫辯。

我一屁股坐在屋子裡的凳子上,看來我還是太嫩了。以為有了那幾樣寶貝,能看穿別人的夢境,被人稱呼幾句神仙,別以為自己什麼事兒都能幹成了。

看來這世上的爾虞我詐,才是最嚇人的魔咒。

我沒有在跟那個警察爭辯,估計爭辯了也沒有什麼用處。只能在心裡安慰自己,清者自清,只要他們仔細的調查,肯定沒我什麼事兒。

不一會兒又進來一個年輕的警察,把我帶到了一間監室。

這屋子裡有一張單薄的單人床,還有一個裸露在外的廁所。

鐵柵欄門咣當的關上,我看到了對面的那間監視里,坐著的是李宗飛。

他坐在床邊,低著頭,一言不發。我試著喊他兩聲,他連頭都沒有抬起,彷彿充耳不聞。

周圍那幾間屋子裡,還關著幾個人。有的人赤著上身,前畫龍后畫虎,好似凶神惡煞。

那些人反倒一臉的輕鬆,想必是這裡的常客。

整個屋子安靜了下來,外面的天徹底的黑了。一陣微微的涼風從旁邊的窗子吹進來,我不禁打了一個寒噤。一種不祥的預感突然襲上心頭…… 「留下來幹嘛?」

「監視。」

「監視這種活兒哪需要你來做啊?」王局很認真地說道,「這個案子鐵定是要報給市局的,這裡面涉及到進化者,僅憑著我們刑警大隊的力量來偵辦具有一定危險性,必然要請獵鷹突擊隊從旁協助。監視的工作,由他們來做最合適。」

呂方道:「我覺得獵鷹那些人不合適。」

「為什麼?」

「他們更崇尚武力,都不喜歡動腦子。現在高文彬的這個同夥藏在暗處,我們今天在這裡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對方肯定不會輕易現身。所以,想要完全靠盯著這裡等對方跳出來,基本上不太可能。」

「那你留下來監視的目的是什麼?」

「不同的人監視產生的效果肯定是不一樣的。我雖然斷定那傢伙不會輕易現身走進這房間里,但並不表示他不會在附近活動。要從往來的人流中發現目標,這不僅考驗一個人的眼力,更考驗一個人的分析能力。」

王局聽著他理直氣壯地說出這番話,有些哭笑不得。

這話里話外,不就是說他自己既具有眼力,同時也具有分析能力嘛。

一旁的於局說道:「小呂,你的能力我們自然信得過,但這次面對的是進化者……」

呂方沒等於局說完,便大咧咧地說道:「於局,我到刑警大隊這幾天,每天遇到的案子都與進化者有關,這也沒什麼危險的嘛。」

膨脹了……

於局轉頭,看向趙明。

趙明擠出一個尷尬的笑容,道:「於局,小呂……還真是這樣,他經手的幾件案子中,都涉及到進化者或者進化生物,而且基本上都是他將目標擒獲的。」

「哦?」於局這下可來了興緻,稍作思索,道,「那行吧,小呂你就先在這裡盯著吧,趙明,你再安排一位有實力的同志,相互也好有個照應。」

「沒問題。」

呂方突然訕訕說道:「趙隊,我這也不方便走,能不能讓人一會兒帶點吃的過來?」

「哦,沒問題。」趙隊說道,「多給你帶點。」

「謝謝趙隊。」呂方高興得像個孩子。

……

老小區有老小區的好處,綠化那是真的好。

小灌木叢加上參天大樹,層次感一下子就出來了。

對呂方而言,這也是非常友好的,隨便找個角落就可以藏身。

可是此刻呂方心情有些怪異。

他猶記得剛才於局可是吩咐趙明安排一位有實力的同志,可看著從不遠處走過來的這個嬌滴滴的小美女,他有些不適應。

沒錯,來人正是顧雲溪。

她手裡還拎著一個很大的方便袋。

雖說之前踢門的那一腿確實很具有震撼感,但看著她這面容身材,總是無法與「實力」二字聯繫起來。

更何況,這種盯梢需要找地方貓起來,比如現在他就藏在兩叢綠化灌木之間。

別看現在已經是秋冬交替時節,可蚊子還倔強地存活著,自己皮粗肉厚的大老爺們兒倒是無所謂,可顧雲溪這小臉蛋能挨幾次叮?

呂方腦子裡不由得浮現出一個滿臉紅包的顧雲溪……

呃……好像也很美。

算了,關心人本就不是呂方所擅長的,警隊里的女子也沒那麼嬌弱。

「這是趙隊讓幫你帶的飯菜。」

「謝謝。」呂方咧嘴一笑,順手接了過來。

在手上顛了顛,差不多有五六斤。

這……夠不夠啊?他感覺自己太餓了,能吃下一頭牛。

在旁邊一個木椅上坐下,呂方迫不及待地把袋子扒拉開。

菜品還挺豐盛——關鍵是量足,肉多。

突然,他有些疑惑地看了顧雲溪一眼。

她是怎麼知道自己能吃的?

難道她在默默關注自己?

顧雲溪不知呂方的想法,隨口說道:「這是趙隊弄好之後帶到醫院的,你吃不完浪費了可別怪我。」

「怎會吃不完呢。」呂方尷尬地笑了笑。

果然,人生中難免會產生很多錯覺。

比如她喜歡我……

擺弄好飯菜,呂方開始往嘴裡塞。

不過正事兒也不能丟下,他心頭還有許多問題。

「你們問過那女子沒有?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顧雲溪怪異地看了他一眼,道:「你這運氣……確實是好。」

呂方一愣,問道:「為什麼?」

「你知道那女子叫什麼名字嗎?」

呂方一邊不經意地觀察著四周,一邊無奈應道:「我怎麼知道。」

「時思雨。」

「那又怎樣?她總不能是時遷的後代?還是說她老祖宗給她留了財產?」

顧雲溪很是複雜地看著呂方,怎麼感覺聊天不在一個頻道上呢?

不過她也聽出來了,呂方並不知道時思雨這個人。

「你知道今天早上那起案件嗎?我們轄區有一個女子失蹤了。」

「這我知道。」呂方說道,忽然醒悟道,「你說這時思雨就是那失蹤的女子?」

「對!」顧雲溪語氣怪怪的,「隊上安排了幾十個人組成專案組,還有派出所協助,已經摸排了將近一天沒找到線索,結果你在這裡將人給發現了。」

呂方咧嘴道:「不也是你發現的嘛,又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

顧雲溪:「誰稀罕你的功勞啊!膚淺……」

呂方:「……」

半晌,呂方問道:「不是說時思雨失蹤時,房間里有血跡嗎?可我看她好像沒受傷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