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上馱着的容器裏面,就是小仙的人模了。”

“我背上馱着的容器裏面,就是小仙的人模了。”

章建豪一聽,既興奮又緊張,馬上快步地走到那個玻璃容器面前,仔細一瞅,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這個人全身裸露,古銅色的皮膚,一張完美無瑕的面容,但是,那雙眼睛卻緊緊地閉着,只見他安靜地躺在裏面,一動不動。

章建豪看到這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就躺在裏面,一臉吃驚地不知道說些什麼。


“西王母,根據我的調查,小仙的前生沒有做過任何壞事,也沒有仇人,但是卻在他二十三歲的時候,就遭人陷害,實在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閻羅天子接着說道,

“但是按照地府的規矩,凡塵的一切生靈無論是遭人陷害,還是正常死亡,都會按照生死薄上的壽辰法則,生老病死,即使是來到枉死城的冤魂,也都是他們應有的命運。但是這位小仙的死,卻沒有遵循生死薄上的壽辰法則,本來他可以活到八十八歲,而且是無疾而終……”

“嗯,你說的沒錯,章建豪的死確實是一場意外,所以我要讓他重生,然後繼續活下去……”西王母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明顯覺得沒有多少底氣。

“我這知道這是一場意外,但是現在他現在已經成了神仙,爲什麼還要讓他重生,我的意思是說,王母娘娘,你爲什麼這麼幫他?”

“呵呵,閻羅天子,你想的太多了,你可以問,但是我不會告訴你答案,因爲這是我們天界的事情,這是我和章建豪的事情,所以請你不要再多問了。”西王母突然搖搖頭,冷冷地笑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無話可說。”閻羅天子輕輕地點頭道,目光隨即停留在章建豪的身上,說道:

“來吧,小神仙,趕緊進入你的人模裏吧!”

章建豪一聽這話,頓時傻眼了,心想:

“進入自己的肉身,需要背誦那句無上口訣嗎,然後經過玄牝之門?”

西王母看出了章建豪的疑惑,趕忙提醒道:

“章建豪,不要猶豫,也不要多想,你只要依靠自己的意念,努力地想象將自己的仙體進入你的肉身,就可以了……”

呵呵,說的倒挺容易……

章建豪其實明白,他現在雖然是神仙,但是卻沒有肉身,只有將自己的仙體融入肉身,他才能夠獲得重生的第一步。

爲了能夠重返人間,爲了能夠見到沈雨,他必須要這麼做。

想到這裏,章建豪扭頭看了一眼西王母,便開始集中意念,讓自己的仙體進入玻璃容器內的肉身……

“章建豪,你要記住,在你動用意念的時候,千萬不要有任何雜念,一定要集中精神,只想一件事情!”西王母在一旁大聲提醒道。

章建豪按照西王母的方法,調整了一下心態,意念開始迅速集中:

仙體進入肉身,進入肉身,肉身……

忽然,章建豪頓時化作了一道藍色的人形光束,周身散發着藍色的光芒,只見光芒開始慢慢變小,慢慢變小,最後化作了一絲光線,瞬間穿過透明的玻璃,從人模的腦門上進入了他自己的體內……

“嘿嘿,這小仙上道挺快,比我想象的要好!”閻羅天子見章建豪的仙體已經進入他的肉身了,便情不自禁地誇讚道。

“那是,得看是誰領上道兒的。”只聽趴在地上的天巖獸馬上附和道。

他們兩人,一唱一和,讓西王母聽着都禁不住樂道:

“呵呵,你們不要貧嘴了,章建豪的仙體還在肉身裏面呢……”

此時,章建豪已經跌跌撞撞地進入了他的肉身,忽然發現裏面的空間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大聲地吼一嗓子,居然還有回聲。

“西王母,西王母!你能聽見嗎?”

這種沉悶的聲音在黑暗之中來回飄蕩,由遠及近,又大變小,最後再也聽不到了。

章建豪仔細的豎起耳朵聆聽,卻沒有聽見西王母的迴應,他頓時陷入了失望之中。

“尼瑪,坑爹的吧,怎麼和我想的不一樣,他麼的,我還以爲仙體進入肉身之後,自己就能復活、重生,就像那些經典電影裏的劇情一樣,我他麼又重新站了起來……”

可是,現實是,他現在如同掉進了一道萬丈深淵,眼見除了黑暗之外,更多的就是無助感。

現在沒有人幫助章建豪,他開始後悔沒有詢問一下進入肉身之後的情況,但是事情已經發生,無可挽回。

“西王母,你快點兒告訴我,我現在是重生,還是又進入了另一個地獄?”

章建豪絕望地看着無盡的黑暗,大聲地喊道。

“呵呵,西王母別急,我們這就把章建豪帶入煉神爐內,煉製七天七夜,方可讓他的仙體完全融入肉身,然後獲得重生!”只見閻羅天子自信滿滿地拍了拍身旁的玻璃容器,說道。

“嗯!你們抓緊時間做吧,我現在開始冥想,等七天七夜之後,章建豪重獲新生,你們再來叫醒我!”西王母輕輕地點點頭,說道。

“是,王母娘娘,您就放心地冥想吧。”閻羅天子說完,便和天巖獸一同轉身,走進了另外一扇大門,眨眼之間便消失了。

與此同時,西王母立即席地而坐,雙手自然地垂於兩膝之間,眼睛隨即閉上,口中便開始傳來了那些熟悉的道家無上口訣。 這時,閻羅天子和天巖獸來到了一個火爐旁,只見這火爐呈橢圓形,上面有一個方形的蓋子,下面有三個足,看不出爐子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周身依次鑲嵌着七個發光的寶石,赤、橙、黃、綠、青、藍、紫,組合在一起,非常的耀眼。

只見閻羅天子把天巖獸背上的玻璃蓋挪開,從衣兜裏面掏出了一個紅色的藥瓶,取出一粒白色的藥丸,然後塞進了人模的嘴裏,自言自語道:

“呵呵,小仙,吃了這顆煉神丸,你就要在爐子裏面受點兒罪嘍!”

說完,閻羅天子對着火爐雙手一揮,上面的蓋子隨即打開,口中又默唸了幾句口訣,人模也緩緩地進入了火爐內,蓋子應聲合上。

“閻羅天子,我可以對煉神爐供火了嗎?”趴在地上的天巖獸問道。

“嗯,上天火!”閻羅天子點點頭,說道。

只見,天巖獸突然張開大嘴,一團熊熊燃燒的紅色居然從口中猛烈地噴出,卻精準地噴到了煉神爐的下面,慢慢地燃燒着。

шшш✿ ⓣⓣⓚⓐⓝ✿ ¢○

不一會兒,煉神爐的爐身已經被燒的通紅,溫度最少要在一千度以上,即使是在這種溫度下,火爐上的那七顆寶石,依然散發着耀眼的光芒,而且發光的頻率更加的快了。

“章建豪,你應該知道涅槃重生的道理,這是必須要接受的磨難……”閻羅天子看着通紅的煉神爐,默默地說道。

此時,待在人模內的章建豪,突然感到一股熱浪迅速地向他襲來,剛開始還覺得沒什麼,可是後來他感到越來越熱,越來越熱,最後再也忍受不了了,而且這股熱浪絲毫沒有消退的趨勢。

“尼瑪,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又是作死的節奏嗎?”章建豪難以忍受地破口大罵道。

說完,他的仙體在滾燙的黑暗中開始上躥下跳,東奔西跑,可是那裏都是火辣辣的熱。

無處可逃?

章建豪突然在腦海中想起了西王母和閻羅天子的對話,他們好像都沒有說實話,尤其是西王母,她似乎隱瞞的更多。

當初西王母明明說我是她的一隻仙鶴,可是在閻王面前,卻隻字不提,還有他們的重生計劃,他們的重生交易的細節,西王母都沒有說出來。

還有很多真相,就連章建豪也不知道。

他又想到了西王母常說的一句話:

這是天機,天機不可泄露……

可是現在,章建豪正在接受烈火的考驗,是死是活,還要打上一個問號。

章建豪的腦子開始變得混亂起來,在如此高溫的條件下,沒有人的頭腦能夠保持清醒,他雖然已經變成了仙體,但是這火應該不是來自凡塵之中……

“天巖獸,把你的天火再燒的更猛烈點兒,這樣能夠加速重生的時間!”只聽閻羅天子指着已經燒至暗紅的煉神爐,一臉嚴肅地命令道。

話音剛落,只見天巖獸的嘴巴張得更大了,火焰開始變粗,火光也開起來更加的刺眼,竟不能夠直視了。

這時,章建豪突然發現一道火光衝破了眼前的黑暗,已經受不了的他,以爲看到了救命的曙光,但是他想錯了。

只見周圍的火焰同時衝到章建豪的身上,將他團團地圍住……

章建豪頓時覺得自己的腦子爆炸了,除了紅紅的火焰,他的眼前開始變得一片空白,他就這樣暈死了過去……

“嗯,天巖獸,做的很好,就是這個火候,你一定要記住,燒他個七天七夜,每過一天火勢就降低一點,直到最後一天,將你的天火徹底熄滅!”閻羅天子大聲地提醒道。

“是!閻羅大仙!”天巖獸居然在這種情況下也能說話,真是不可思議。

閻羅天子再次看着面前的火爐,突然想到了剛纔的一件事情。

人模觀內,天巖獸滿眼深沉地對閻羅天子說道:

“閻羅天子,我有一些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如果我說了的話,恐怕就會道破天機……”

“哦,天機?”閻羅天子立即皺了一下眉頭,遲疑地問道:“什麼天機?”

“這個天機是關於天界的災難,這個災難將會很快地影響到人間,可能……可能已經影響到人間了,然後,最終災難會蔓延到我們地府,直到毀滅……”天巖獸誠惶誠恐地說道。

“直到毀滅,果真有那麼嚴重嗎?可是千百萬年來,三界六道之內一直是相安無事,一片祥和的景象啊?”閻羅天子不敢相信地反問道。

“呵呵,閻羅大仙難道忘了一句話嗎?”天巖獸一字一頓地說出了那句話: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閻羅天子開始半信半疑起來,“你是怎麼知道的?”

“因爲我有天眼,能夠看到世間萬物的變化。”天巖獸不緊不慢地解釋道。


“那你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這件事,偏偏在這個時候?”閻羅天子突然緊張地問道。

“因爲該到的人還沒有來。”

“你的意思是說西王母和那個小神仙?”閻羅天子遲疑道。

“正是!”

“那你現在趕緊告訴我到底是什麼天機?!”閻羅天子急忙問道,眼神中竟然充滿了好奇的光芒。

“這個嘛,王母娘娘剛纔也說過,此乃天機,所以天機不可泄露……”天巖獸搖搖頭,也是無奈地說道。

“又是天機不可泄露,既然如此,那麼你爲什麼要告訴我,而且還擺出一副世界末日來臨的樣子!”閻羅天子以爲自己被耍了,立即生氣地指着天巖獸開罵道。

“呵呵,閻羅天子不要生氣,雖然我不能夠直接告訴你這個天機,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天巖獸不顧閻羅天子的一頓臭罵,依然樂呵呵的說道。

“什麼提示?!”閻羅天子一聽,馬上停止了責罵,滿眼好奇地問道。

“閻羅天子,你可以回想一下,在六千五百萬年以前三界六道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天巖獸開始提醒道。

“六千五百萬年以前?”閻羅天子想着想着,突然眼前一亮,表情立即變得無比的激動、緊張,只聽他默默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 七天七夜,很快過去……

枉死城內的人模館裏,西王母仍然蹲坐在地上,雙目緊閉,口中默唸着道家的無上口訣,卻是一臉的平靜。

這時,閻羅天子和天巖獸從一道大門裏慢慢地走出來,只見天巖獸的背上馱着一個衣着整齊的男人,此人正是章建豪。

但是,章建豪並沒有睜開眼睛,他整個人躺在天巖獸的寬闊平坦的背上,呼吸平和,睡眼惺忪。

在煉神爐內經過了七天七夜的天火炙烤,章建豪依然還活着,活着,就意味着他的仙體融入到了自己的肉身,他終於如願以償,獲得了涅槃重生。

“王母娘娘,王母娘娘!時辰到了,章建豪回來了!”這時,閻羅天子已經走到了西王母的身旁,小聲的呼喊道。

只見,西王母應聲站了起來,那雙迷人的眼睛已然睜開,發現章建豪就躺在天巖獸的背上,笑道:


“呵呵,做的很好,沒想到時間過得真快,我在冥想的時候,總是覺得時間好像要靜止一樣。”

“呵呵,那肯定是因爲王母娘娘在冥想的時候,非常的專注!”閻羅天子適時地誇讚道。

“呵呵,閻羅天子倒挺會說話!既然章建豪給我帶來了,那麼也是我們該走的時候了!”西王母馬上說道。

“王母娘娘莫急,章建豪這纔剛剛從煉神爐裏面出來,肉身和仙體又受到了七天七夜的折磨,所以他現在非常的疲憊,一時半會兒也醒不來。這不,我剛纔還給他吃了一粒凝神丹呢,好讓他恢復的快一點兒!”閻羅天子慌忙擺手道。

“哦,照你這麼說,章建豪要等到何時能夠甦醒過來?”西王母立即皺着眉頭,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