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是怎麼了?米莉亞茫然的望著外面,「殿下,王上來人催了,讓殿下準備盛典了。」米莉亞的貼身侍衛悄悄推開包廂門道,「哦,好。」回過神來的米莉亞站起身來,恢復了王室公主的儀態,一副高貴不可侵犯的樣子。

????我這是怎麼了?米莉亞茫然的望著外面,「殿下,王上來人催了,讓殿下準備盛典了。」米莉亞的貼身侍衛悄悄推開包廂門道,「哦,好。」回過神來的米莉亞站起身來,恢復了王室公主的儀態,一副高貴不可侵犯的樣子。

????千等萬等,百花節終於來臨,沾安格斯的光,龍雨他們有幸站在空中樓閣上觀看了這一盛事,一輛接一輛的花車從山谷里緩緩走來,每輛花車都有真實的花卉製作而成,花車上站著各種各樣漂亮的天使,穿著也是誘惑暴露,花香,歡笑,以及滾滾的人流,熱鬧的氣息隨處不在。

????多目神王的開幕致辭只說了短短的幾句話,這讓遠遠看著的龍雨是暗贊不已,換了其他的領導人,長篇大論的,非說上幾個時辰不可,致辭過後,由米莉亞殿下親手散放花鳥,花鳥是由新鮮的花朵編纂而成的,由鍊金術師加持過,可以順著空氣的流動來滑翔,扔出去后,誰接到就是一個好彩頭。

????站在高大的禮台之上,米莉亞美得不可方物,那種貴氣甚至連陽光都逼退了,達頓只是望了幾眼,眼神就轉到了別的地方,這讓龍雨好奇不已,「達頓,米莉亞在上面哎,你怎麼不多看幾眼呢?」達頓回過頭來,壓低聲音道:「她可是公主,我多看幾眼又能有什麼用,再者說了,我以前可沒少調戲她,還是能理她遠點就離她遠點吧。」「這不像是你的風格哎,你看見美女那是恨不得用眼神扒了人家衣服的?」三刀吃吃的笑著說道。

????「屁,我的眼神就是真有那能力,我也不敢扒她,非禮公主,戮神的罪名呢~!」達頓咬著牙根說道,然後又看向了別的地方,「你們看,這裡多少美女那。」達頓一眼望去,花車上的女天使,看的他口水都快下來了。

????盛大的開幕式就是歌舞,大票身著舞裙的美貌女天使飛上天空翩翩起舞的瞬間,整個山谷都安靜了下來,潔白如雪的翅膀,美艷如玉的臉龐,前凸后翹的身材,渾圓修長的大腿,都在最直觀的刺激著與會者的感官,頓時間,歡呼聲此起彼伏,龍雨一副被打敗了的摸樣,轉頭對著紅葉道:「真牛,這樣的盛事居然大跳艷舞~!」

????「閉嘴~!」紅葉捏了一把龍雨的胳膊,打量了一下周圍幾道疑問的目光,趕忙低聲道:「你個山裡來的包子,這是乞求父神庇護的祈福舞,不懂不要亂說好不好,心誠則靈,你這人,一腦子的歪思想。」龍雨頓時無語,心裡直念叨,這創世神可真色,那扭臀擺腰,還把大腿露出那麼多來,不是艷舞是什麼~!不過,他也就是心裡念叨念叨,沒有再說出來。

????開幕式結束之後,是第一大節目,搏藝~!也就是俗稱的打擂台,這搏藝又有不同,上台比斗者不得使用鬥氣,比的是最根本的身體素質跟技法高低,因為是真刀真槍的打,觀賞性極強,而且,這搏藝如今已經不是單純的比鬥了,前來祝賀的十二神王都會有拳手出場,誰能打贏,得到搏藝冠軍,那不但是一件很有風采的事情,而且關乎到十二神王的面子,作為東道主的多目神王,上兩屆可都是輸了,這一次,也是早有準備,誓要拿下這冠軍。

????搏藝的場地就在空中樓閣那寬大的露天平台之上,有專門的結界師操控戰鬥結界,並且有鍊金術師煉製的轉放器,將現場的打鬥轉放到百花谷幾個特定的地方,以及有條件進行轉放的地方,這也就相當於現場直播了。

????「達頓團長,這次的搏藝我也有參加,如有需要,還須你多多支持啊。」安格斯突然滿臉含笑的低聲說道,達頓拍了拍胸脯,很是乾脆的答應了下來,龍雨頓時直翻白眼,這個沒腦子的,這樣的場面,萬一輸了,那傭兵團的名聲可就全完了,想著,龍雨的眼神就飄向了安格斯,這個滿臉含笑的年輕貴族,這麼快就收賬了啊。 搏藝一開始,節日的氣氛就被推上了,各處的盤口同時開盤,這種賭檔屬於盲賭,也就是說,參與比斗的雙方沒有任何的資料信息可以提供給賭博者,只是憑藉著賭博者自己的經驗與見識進行下注,賭的就是運氣,賭檔一開盤,一群人就呼啦啦的跑去押注了,連上場的人都沒有看到,圖的就是一個刺激。

????大多的盤口都在開場前收盤了,下面就是正式的搏藝了,第一場參與的選手一方來自於天力神王,還有一方來自於智廣神王,這兩個神王都是多目領地的近鄰,關係屬於錯綜糾結的那種,兩方各派出了一位拳手,採取的是最直接的淘汰賽,一方認輸或者一方倒地不起為結束的標準。

????天力神王這一方派出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肌肉大漢,身高足有兩米,渾身的肌肉鼓脹,胸前的兩塊胸肌更是恨不得將那身拘謹的武士服給撐破,「霍~!」一聲大喝,大漢來了個姿勢,拳頭往前狠狠的揮出,配合上這洪亮的聲音,倒也氣勢不凡。

????「王上,此人名叫霍音海達,乃是我王座下數一數二的神將,現在是三十萬衛軍拳法教練。」天力神王這一邊的使者開口介紹到,多目點了點頭,微笑著道:「果然是不同一般。」隨後出場的是智廣神王一方的拳手,這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但是老者身形矯健,行走如風,尤其是那一雙眼睛,精光爆射。

????「呵呵,智廣神王怕是沒人了,竟然派個老者來。」天力神王的使者一看對方是個老頭,頓時得意的笑了起來,這搏藝比的是身體素質跟技法高低,一個老頭對上壯青年,使者的嘴角都恨不得笑抽了,相較於多目的領地,天力神王的領地跟智廣神王的領地爭端更多,要是能在這裡打敗他們,那也算是好好處了一口氣,如此想,天力神王的使者笑的更加開心了。

????智光神王派來的使者是一個溫文爾雅的中年人,頗有些文人氣質,對於天力使者放肆的嘲笑根本不在意,只是微笑著沖多目示意了一下,多目點了點頭,輕輕一揮手,搏藝第一場正式開始。

????霍音雷達生就一副標準的國字臉,臉上的線條充滿了陽剛氣息,一聲大喝,他身上的那件衣服就被氣勁震得粉碎,渾身塊塊的肌肉露了出來,場內頓時一片嘖嘖的讚歎聲,對面的老者相比較於霍音就安靜許多了,只是平靜的站在那裡。

????「在下霍音雷達。」霍音拍了拍胸脯,鞠了一躬,對面的老者也拍了拍胸脯,鞠了一躬后緩緩的說道:「在下伊格內休斯。」見面禮完畢,雙方正式開打,只見的霍音腳步往前一挪,整個人頓時飛奔了起來,四五步之後陡然甩開手臂,雙拳一上一下同時砸向了老者。

????老者臉色不變,原地一個後空翻,險險的躲開了這兩拳,「額,土系鬥技,大地之拳,可惜沒有鬥氣支撐,要不然這伊格就躲不了這麼輕鬆。」紅葉低聲道。龍雨轉頭看了看紅葉道「沒想到你懂的挺多的,連這都知道。」紅葉白了龍雨一眼,繼續說道:「這霍音雷達乃是霍音家族的人,霍音家族有大地武士之稱,土系鬥技更是出類拔萃,我看,這伊格危險了。」

????「那倒不一定,伊格內休斯可不是一般人。」達頓突然插嘴道,說時遲那時快,場中的老者身形突然一變,雙手成爪狀,飛速的開始了反擊,只見的他上躥下跳,以一種遠超年齡的靈活度將雷音打的連退了三步。「你認識他?」龍雨好奇的問道。達頓輕輕的點了點頭,眼神複雜的道:「他是傭兵界的傳奇,沒想到他也投靠了貴族。」

????「傭兵界的傳奇?難道是風之裂刃?」紅葉突然想起了什麼,吃驚的問道,達頓緩緩的點了點頭,場中的形勢就從這一刻開始一面倒,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只能看到一片抓影,飛快的速度已經超出了人的視線範圍,雷音只能被動的在原地防守,只要稍有異動,就會瞬間受到一連串的打擊。

????高速的打擊以及花哨的動作引得百花谷中陣陣歡呼,被大多數人所看好的雷音竟然被一個上了年紀的老者群追猛打,這樣的場景可不多見。「哈~!」一聲暴喝,捨棄了自己的背部,雷音一腳狠狠的踩在而來地面上,拳頭「砰」的一聲打出,只見的一道人影飛速的飛出,在空中連打了三個轉轉才停了下來。

????定睛一瞧,被打出來的正是那老者,達頓眼睛瞪得老大,一眨都不眨,場中拚鬥的都是平日里基本沒可能相見的高手,現在他們又是在用壓箱底的本事打鬥,光是觀看,就能受益匪淺,龍雨嘴角掛著淺笑,場中兩人的鬥技在他看來那是漏洞百出,雷音完全是大開大合的打法,但是在發揮恐怖攻擊力的同時,他直接捨棄了自身的防護,只要躲過一擊,回手就能攻擊到致命處,至於那什麼傭兵界的傳奇,在龍雨看來更是可笑。

????招式架子是夠了,騰挪轉移的功夫也很巧妙,但是最根本的,力量卻打不到,試想,你就算是能夠攻擊別人一百下,每一下都像是撓痒痒一般,別人只要狠狠給你一下,你就可以歇菜了,龍雨所學的不論是道術還是武技,那都是前世無數仙人前輩總結出來的,光說招式的精妙程度,龍雨隨便拿出一招都可以技壓群雄。

????場中的戰鬥似乎進入到了膠著當中,突然,那老者變爪為掌,連著三掌打出,三掌前後時間不同,但是卻同時落在了雷音的身上,只聽的「卡擦」一聲響,雷音的肋骨似乎被打斷了幾根,自己更是被打的連飛出了七八米之遠,在地上掙扎了幾下才勉強站起來。

????場中頓時嘩然,掌勢~!剛剛那三掌雖然沒有鬥氣支撐,但是卻引動了天地之勢,明明有一股氣流隨著這三掌擊打在了雷音身上,這招一出,場上勝負頓時瞭然,不比拚鬥氣,一方是可以利用掌勢的高手,一方已經受了傷,已經有人開始後悔了起來,早知道就壓老者了。

????果然,只是兩個回合,雷音整個人就躺在地上起不來了,第一場,智廣神王勝~!天力神王的使者一張臉黑的幾乎能滴出墨汁來,可謂是又惱又氣,如果之前沒有調笑智廣神王的使者,現在也不至於如此的尷尬,無法下台,多目哈哈一笑道:「搏藝之術,為的就是一樂,大家不要太在意。」

????多目打了個圓場,天力神王的使者這才沒有羞憤的離場而去,但是望向智廣的使者時,那眼神越發的不善了。接下來的拚鬥有贏有輸,除了伊格內休斯的掌勢給龍雨帶來了小小的驚訝之外,其他的比斗雖然拳拳到肉,但是龍雨都沒有太大的興趣,更多的時候是在閉幕眼神。

????兩三個時辰過去,終於迎來了角逐擂主的時刻,參與角逐的一方是多目神王的拳手,另一方則是安格斯手下的拳手,這個結局多少讓在場的各位神王使者們有些臉上掛不住,但是安格斯的身份擺在那裡,自家又技不如人,神王使者們只得冷眼觀看,希望多目神王能夠獲勝。

????很是微妙的情感,就將神界各勢力之間的糾葛表現了大半出來,地方的神王之間相互攻伐互不相讓,但是遇到神皇這派勢力的時候,居然會聚而攻之,可以看出,神界的中央統治階級跟地方統治階級關係相處的並不融洽,龍雨打量著那些使者的臉色,不由得在心裡舒了口氣,神界本身就不是鐵板一塊,那麼自己就大有可為了。

????場中的戰鬥龍雨沒有細看,只是尋思著下一步如何走,傭兵團的名聲打響之後,就是擴充選擇駐地,駐地選擇在哪裡,也是很值得考究的,然後就是挑戰神王,十二個神王,選擇哪個挑戰,也需要詳細的謀劃一下,腦子裡想著這些,沒一會兒,場中的比斗就結束了,直到一旁的三刀捅了捅自己,龍雨才反應過來。

????「閣下,可否賜教一番?」安格斯輕聲問道,龍雨瞄了紅葉一眼,紅葉低聲將剛才的情況說了下,龍雨這才反應過來,安格斯的拳手輸給了多目神王,擂主屬於東道主多目神王,但是按照慣例,擂主要接受未參賽者的挑戰,安格斯就將大地傭兵團推了出來,聲稱他們藏龍卧虎,五人當中實力最強的是龍雨,達頓當然首推龍雨。

????龍雨這才知道是咋回事情,看了看那邊高坐在上面的多目,龍雨整了整衣領,點了點頭站了出來。「閣下請報上姓名。」多目的拳手是一個看似很年輕的拳手,一頭雪白的板寸,左臉頰紋著一隻蠍子,看起來凶神惡煞的。

????「我叫公子,沒有姓名。」龍雨微微一拱手,一個漂亮的燕子三抄水,飛速的從觀眾席上躍入了平台當中,這一手引的周圍頓時一片驚呼,多目的瞳孔微微收緊了一下,目光定格在了龍雨身上,坐在多目不遠處的米莉亞則是望了龍雨一眼,眼帶惱怒的瞪向了那邊的安格斯。

????安格斯笑盈盈的對米莉亞點頭示意,臉上閃過一絲解恨的笑意,轉過頭自得的看向了場中。 龍雨微微一笑,向對方鞠了個躬,眼神瞟了一下安格斯,安格斯一臉的笑容,一副算計得逞的樣子,龍雨嘴角微微一翹,想讓我們就此上你的船,沒那麼容易。

安格斯可真謂是好算計,把龍雨推出來,贏了的話他有面子,而傭兵團得罪多目神王,輸了的話,大地傭兵團名聲必然受挫,不論是贏是輸,只要傭兵團站了出來,那麼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把他們當做是安格斯這邊的,安格斯這招可謂是陰毒異常,顯然吃定了龍雨他們。

此時的達頓等人都還沒轉過彎來,達頓還異常興奮的高聲叫著加油。多目神王手下的拳手看了龍雨一眼,語氣中難掩輕蔑的道:「聽說你是傭兵?」龍雨點了點頭,挺直腰板道:「在下乃大地傭兵團副團長。」「切,沒聽過,接招吧~!」男子眼神猛地一變,手裡的鋸齒鋼刀瞬間向著龍雨劈了過來。

龍雨身形急退,躲過了這次攻擊,快速的掠向了達頓他們那邊,「刀~!」龍雨大喊一聲,三刀站起身來,將自己的一把長刀扔了過來,「鏘」的一聲,長刀出鞘,龍雨轉身一個迴旋踢,刀鞘「嗖」的一聲又飛了回去,不知道是有意還是意外,刀鞘「啪」的一聲插在了安格斯面前的地面上,厚石板鋪就的路面猶如豆腐一般的脆,刀鞘有一半都插了進去。

安格斯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身後的護衛齊齊出劍,龍雨早已倒轉飛回了平台,手裡的長刀耍個刀花,「當」的一聲迎在了對方的鋸齒鋼刀上。「嗡」的一聲,伯特只覺得一股大力從刀上傳來,刀身都顫抖了起來,「哈~!」手臂上使力,硬生生的將刀身的顫抖壓了下去,伯特刀身一轉,一記橫切,十分刁鑽的削向了龍雨的喉嚨。

「當」的一聲,眼看著那鋸齒鋼刀都要到達龍雨的咽喉了,突然,龍雨手裡的長刀鬼魅一般的插向了伯特的后腰,伯特只得咬牙將刀撤了回來,擋住這后發的偷襲,火花四濺中,兩人分了開來。

三刀的這把長刀雖說也是價格不菲的精兵,但是品階上要比伯特手裡的真兵低上好多,幾回碰撞下來,刀身上已經滿是缺口了。「哈~!」又是一聲大喝,伯特手裡的長刀飛速的斬出,刀身突然變長,竟然瞬間的功夫到達了龍雨的身邊,刀身一轉,直接掃了過來。

「擦擦」一陣刺耳的聲音傳來,伯特的長刀居然被龍雨打飛了出去,刀身里隱藏的鎖鏈也被長刀卷在了一起,「好一把鏈刀~!」不知是誰,高叫了一聲,眾人都看向了場地中央的擂主,白髮伯特,伯特臉色猙獰,右臂上的青筋都鼓了起來,整個人都在使力,但是那鎖鏈卻被龍雨攪得牢牢的,任他使多大的力氣都拽不過去。

「著~!」伯特突然放棄拉拽,手裡的刀把也脫了手,整個人快速的向著龍雨沖了過去,「搜搜」的一陣旋轉,龍雨手腕飛快的轉動,竟然捲動著那鎖鏈向著伯特卷了過來,「啪」的一聲,伯特右腳被鎖鏈纏住,乾淨利落的跌倒在了地上,龍雨飛快上前,刀身一轉,森寒的刀劍就向著伯特的後腦插了下去。

所有的觀眾都大驚,多目甚至猛地攥住了拳頭,「擦」的一聲,長刀有一半貫穿進了地面,卻是偏離了那麼一兩寸,地上的伯特立即翻身而起,抓起鎖鏈就是一陣纏繞,鋸齒鋼刀終於被他收了回來。「鏘」的一聲,伯特雙手握著鋸齒鋼刀,發狠般的砍向了龍雨,龍雨拔出地上的長刀,刀身創口太多,竟然只有一半拔了出來,斷刀跟伯特這一硬抗,更是一下碎成了幾片,只有刀把握在手中。

眼看著手中沒了武器,而伯特的鋸齒鋼刀閃著點點寒光,觀眾們不由的揪住了心,有的人甚至站了起來,緊張的看著場中的情形,「謝謝。」伯特低聲說了一句,刀身一轉,竟是跳將了出去。

剛剛要不是龍雨拉動鎖鏈將伯特拖動了一下,長刀下去就將他給貫穿了,伯特是個明白人,自然知曉龍雨不想要他的性命,投桃報李,也沒有趁機攻擊龍雨,而是佯裝失誤退了開來,坐在高台上的多目卻是眼角微微的帶上了笑意,場中的那些小動作要瞞過旁人可以,但是瞞過自己卻還嫩了點。

很明顯,這個大地傭兵團的副團長可以輕易的打敗自己的拳手,這點多目深信不疑,但是那副團長卻又處處留手,多目站了起來,高聲道:「兩位停手吧。」場中的人同時舒了口氣,停了下來,龍雨望向了台上的多目,心裡道,你可算是出聲了。

安格斯站起身來,先是望了場中的龍雨一眼,這才轉身看向了高台之上的多目,多目猛地一笑,大手一揮道:「鬥了一上午了,就到這裡,請大家赴宴,好好嘗嘗我們薩德拉茲的美食。」不少的神王使者連忙順水推舟,附和道神王真是親民啊,也一晃大上午過去了,中飯的點也過去一個時辰了,說來眾人也都有些餓了。

於是,這場爭鬥就這樣停歇了,臨出場的時候,伯特還是叫住了龍雨。「謝謝。」伯特誠懇的道,龍雨微微一笑道:「不用謝,你真的很強。」伯特點點頭道:「能得到你的稱讚,我很滿足,總之,很感謝。」說完,伯特轉身就走了。

伯特心知自己根本不是龍雨的對手,場上的驚魂動魄全是龍雨故意留給自己的破綻,在那必死一刀避過之後,伯特就全部想通了,龍雨這般做,實在是給了他最大的面子,要知道,如果他在這裡輸掉,那麼不單是他自己面子掃地,神王的臉也就像是被人當面打了一個耳光一般,伯特完全沒想到這個貌不驚人的少年會如此的強,說兩次謝謝也有一些對自己之前的態度道歉的意思在。

安格斯依舊笑盈盈的接納了龍雨,只是,在轉過身的時候,他的眼裡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陰狠。「呵呵,我就知道你行。」達頓笑呵呵的捶了捶龍雨的肩頭,龍雨翻了個白眼道:「傻乎乎的。」達頓哈哈一笑,不置可否,場中的微妙情形他多少也看出來了些,前後一聯繫,達頓只覺得一陣后怕。

因為龍雨的出色表現,多目神王特意在王宴上給大地傭兵團備了位置,雖然這位置離王座很遠,但是能夠坐在這大殿里,這無疑表明,多目已經承認了大地傭兵團的所在,這可比自己打名聲來的實在,只怕過了今日,大地傭兵團的名號就會飛速的傳開來,要是外人知道,這個一夜成名的傭兵團只有五個人,又會做何感想呢。

這種大型的宴席,別看人很多,但是禮儀方面要注意的許多,只有龍雨他們,神態很是自然,達頓大口的吃著眼前的食物,眼神時不時的瞄過走過身旁的美麗侍者。

多目也並未再過多的表明對大地傭兵團的關注,吃過飯也沒什麼特別的安排,倒是安格斯,將達頓單個叫走了,龍雨四人在休息室里等著達頓,一邊聊著天,三刀捧著空的刀鞘,一臉的愁容,龍雨揚了揚眉毛道:「隔天再給你買把好的就是了。」「真的?」三刀臉色一變,滿臉喜色的道。

龍雨點了點頭,望向了一直沒說話的紅葉。「看我幹什麼?」紅葉左右望望,不解的問道。「我在想,讓你當團里的財務官好不好?」龍雨揉著眉頭道。「不好~!」沒等紅葉作答,三刀跟莫扎齊聲肯定的說道。「為什麼?」紅葉眉毛一揚,雖然對財務官興趣不大,但是這兩人那肯定的語氣,好想篤定自己不行似的。

三刀嘴一撇道:「女人管錢,那還不摳的什麼似的,我看,還是你管的好。」龍雨搖搖頭道:「我不管,明天咱們就出名了,擴充在所難免的,一群人吃喝拉撒什麼的,煩都煩死。」紅葉瞪著三刀道「怎麼的,你對女人有意見?要不我們練練?」三刀瞟了一眼眼裡滿是殺氣的紅葉,頓時窩了。

「那好,就你了。」龍雨拍了拍桌子,算是敲定了,紅葉也沒推辭,但還是示威似的看了三刀跟莫扎一眼,三刀偷偷的瞄了龍雨一眼,嘴角掛著淺淺的笑,要是紅葉知道,這不過是龍雨在激她,不知她還會這麼得意不。

「那好,晚上回去了我給你交接財物。」龍雨笑嘻嘻的說道,突然,休息室里一片安靜,龍雨轉頭看去,眉毛頓時皺在了一起,因為,米莉亞正在向他走來。

龍雨他們只得站了起來,「公子。」米莉亞的笑容比窗外的百花還要鮮艷,但是龍雨卻一點興趣都沒,「殿下,找我有事?」龍雨往後退了一步,硬邦邦的問道,米莉亞笑容微微的淡了少許,而是伸手從旁邊的侍女手裡接過了一個華麗的長盒子,盒子一看就是高級貨,通體暗紅色,光是寶石就鑲嵌了七八顆。

「啪」的一聲,盒子蓋打開,一片寶氣亮起,三刀瞳孔猛地收緊,不由失神叫道:「天使之翼。」龍雨狐疑的打量了一下這把讓所有人都震驚的長刀,望向了米莉亞。

米莉亞雙手將長刀捧了出來,往龍雨跟前一送,朱唇輕啟:「寶刀贈英雄。」 龍雨頓時木了,半晌才指著自己道:「送給我?」粗略的掃了一眼,初步估計,這把刀應該是屬於聖兵級別的。三刀的眼珠子都快蹦出來,身為使刀之人,對於這把名刀再熟悉不過了,天下有三刀,一為天使之翼,二為墮落之刃,三為惡魔之刺,這是馳名神魔人三界的三把名刀。

????正是因為這三把得名於千年大戰的名刀,三刀才給自己起了個諢號,叫三刀,寓意在於,希望有一天能夠集齊三把名刀,成就自己刀神的威名,不過這麼多年過來,三刀除了聽過這三把刀的各種傳說之外,至於刀的所在,則是基本了無音訊。

????今日居然能夠親眼看到這把天使之翼,三刀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表達自己了。紅葉眉頭微微一皺,也是吃驚不小,米莉亞居然將天使之翼送了出來,這血本下的,可真是狠那。

????天使之翼長約一米五,刀把就佔去了三分之一,刀鞘乃是由天使的翼骨打造,傳說這把刀乃是一名十六翼天使強者所造,為了造出絕世的神兵來,他將自己的翅膀骨頭全部抽出拿來煉刀,最後煉製成了這把天使之翼,剩餘的一根完好的翼骨也打造成了刀鞘。森白的刀鞘上鏤刻著形狀怪異的魔法符文,這些符文非但沒有破壞刀的美感,反而使整把刀更具特色。

????刀還未出鞘,龍雨就能夠感覺到一股鋒利的刀氣,這把刀看來不僅僅是聖兵這麼簡單。「如果,我說不要呢?」龍雨望著米莉亞,這話一出,整個休息室都嘩然了,就連達頓都恨不得上前去拽拽龍雨的袖子,尤其是三刀,眼神里閃過了一絲黯然。

????「這是我父王所賜,你可不能不要啊,爵士大人。」米莉亞笑盈盈的道。「等等?你叫我什麼?」龍雨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趕忙問道。「呵呵,恭喜你,父王已經冊封你為子爵了,領地就在加隆城附近的一幢莊園。」說著,米莉亞使了個眼色,身後的執政官上前,清了清嗓子,高聲宣布了旨意。

????龍雨苦笑著望著眼前的刀跟任命書,這可真是剛跳出狼嘴,又掉入虎穴了。好不容易擺脫了安格斯,這倒好,多目神王直接來了個霸王硬上弓,管你同意不同意,老子直接冊封。

????「看來我不接受不行了。」龍雨先是接過那任命書,隨意的將之揣著懷裡,龍雨又接過了米莉亞手裡的天使之翼,米莉亞欣然一笑,這是發自內心的笑容,不禁看得周圍的人都是一呆。「爵士,你現在該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米莉亞緊盯著龍雨問道。「嗯,叫我達西。」龍雨想到達頓的名字,又想到一個很有名的人物,聞達西,隨口就胡謅了這個。

????「達西?難道說你跟達頓是親戚?」米莉亞驚訝的問道,龍雨無奈的攤手道:「嗯,他是我堂兄。」「額,這怎麼可能,達頓說他已經沒親人了呀。」米莉亞質疑道,達頓剛回來,更是一臉的莫名,這不大的功夫,自己居然蹦出了一個爵士弟弟,這可如何是好。龍雨根本不想給達頓說話的機會,直接接過話頭道:「唉,一言難盡那,殿下,這把刀真歸我了?」

????「嗯呢。」米莉亞不知為何心情大好,點了點頭道。「哦,那就是隨我處置了?」龍雨繼續問道,米莉亞依舊笑盈盈的點了點頭。「那好,三刀,接刀~!」龍雨一聲輕喝,「啪」的一聲,渾身雪白的長刀就拋到了三刀的手中,三刀完全被眼前的情形弄懵了,木然的握著刀,不知如何是好。

????米莉亞臉色大變,指著三刀道:「你不會是要把刀送給他吧?」龍雨撇嘴一笑,反問道:「難道不行?」不單是米莉亞,跟在米莉亞身後的侍女們,以及休息室里的那些貴族們都是一臉的震驚,居然有人把天使之翼轉手相送,還送的這麼瀟洒。米莉亞跺跺腳,惱怒道:「這把刀是不可以給別人的。」說完,氣的轉身就走,一堆的侍女跟在她的身後走了,有幾個還低聲罵著「傻瓜~!」

????龍雨茫然的望望同伴們,不解的道:「怎麼回事?她剛還一臉笑,怎麼說翻臉就翻臉。」達頓攤攤手道「我哪知道,你都成我堂弟了。」三刀則是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刀,還以為做夢一般,紅葉卻是撲哧一聲笑了,指著龍雨道:「難怪,你可真傻。」

????「啥子意思?」龍雨湊到紅葉跟前問道,達頓也湊了上來,一副我很想知道的表情,紅葉忍住笑,緩緩的說出了緣故。「我擦,還有這麼層意思。」聽完后,龍雨傻眼了。總聽說以前的皇帝給公主找丈夫的時候,會賜給一把金刀,這就是金刀駙馬的來歷,沒想到神界也有這一套,多目借女兒之手將天使之翼賜給龍雨,也就是變相的認可龍雨作為公主的丈夫。

????沒想到,龍雨轉手一送,竟是輕易的將那把刀給三刀。「看吧,後悔了吧,我說三刀,你把刀還給人家啊,那可是公主的信物,是你能要的?」紅葉白了一眼三刀道。三刀回過神來,眼神里雖然滿是依依不捨,但還是很快的將刀放到了龍雨跟前,龍雨臉色一變,哈哈笑道:「都別扯淡了,人家堂堂的公主會看上我這個傭兵,三刀,刀拿回去,我知道你是愛刀之人,它對我用處不大。」說著,龍雨再一拋,刀重新落回了三刀的懷中。

????三刀最終還是喜愛這把刀的,臉上笑得宛若桃花開,紅葉搖了搖頭,也沒說什麼,倒是達頓,臉色漸漸的不好了起來。「怎麼了?有事?」龍雨問道,達頓掃了眾人一眼,低聲道:「安格斯攤牌了,他要我們做他的門客。」「切,就知道他沒按好心,不理他。」龍雨一揮手,不屑的道。

????「嗯,我沒答應他,不過,安格斯的臉色不大好,雖然沒有明說,我覺得他會對付我們。」達頓擔心的道。龍雨冷笑著道:「他要是敢,我讓他一睡不起。」紅葉等人望了龍雨一眼,雖然知道龍雨很強,但是對於龍雨的這句話,他們只當氣話聽了,小小的傭兵,想殺神皇寵臣,這無疑於自己找死。

????「明天我們就起程,去陷空島,等我們回來,我想安格斯就不在這裡了,你們看怎麼樣?」達頓提議道。「早就該走了~!」莫扎突然開口道,五個人對視一笑,短暫的擔心瞬間消散了。

????「殿下,您真是胡鬧,居然把天使之翼送出去了,您可知道,那是神王將來要賜給您的丈夫的。」米莉亞的貼身女官,也是神王府內的內務大總管臉色焦急的道,「你不用多說了,父王怪罪下來有我,你下去吧。」米莉亞心情不是太好,揮了揮手,很不客氣的將這位大總管趕了出去。

????大總管只得順從的退了出去,但是出門之後臉色就變了,惡狠狠的不知道嘟囔了句什麼,提著裙擺快速的向著多目所在的宮殿去了。

???? 惡魔法典 「殿下。」卡娜走了進來,坐在了米莉亞的身旁。「哦,你來了。」米莉亞心裡就像是堵了塊什麼似的,既委屈又難受,臉色也不是太好。「殿下,你太衝動了。」卡娜嘆了口氣,拍了拍米莉亞的肩膀,米莉亞轉身趴在了卡娜的肩上,猶如傷心的小孩子一般。

????「殿下,你真的喜歡他么?你又了解他多少?」卡娜很冷靜的問道。米莉亞搖了搖頭,忍住不讓淚水流下來,「你甚至連他的真名都不知道,你也不曉得他從何而來,而且,他只是一個傭兵,殿下你要知道,身為公主的你,怎麼可以嫁給一個傭兵,即使你私自盜用神王的名義給了他子爵的爵位,他也不會得到貴族們的認可,這些,你都想過么?」

????卡娜的話就像是警鐘一般,不停的在米莉亞的心中響起,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這些荒唐的舉動,就像是做夢一般。「就算是這些都不算什麼,至少你也要知道他喜歡你吧?殿下,你看著我的眼睛,你說,他喜歡你么?」卡娜將米莉亞扶起來,看著她的眼睛道。

????米莉亞只覺得心掉入了一片漆黑的空間里,一股難以言說的感覺,「殿下,醒醒吧,你將來是薩德拉茲的女王,你不可以如此的盲目。」卡娜狠狠的搖了搖米莉亞的肩頭。

????「你出去吧,我一個人靜一靜。」米莉亞掙脫了卡娜的雙手,一個人走向了自己的大床,「砰」的一聲倒了上去,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卡娜望著米莉亞的神態,嘆了口氣,轉身走了。

????「什麼~!」多目的兩隻大眼瞬間蹬圓,嚇得內務大總管趕緊跪在了地上,「真是胡鬧~!」多目狠狠的拍了一把桌子,凝目看了好久,這才平靜了許多,「你下去吧,好好看著公主,不許她再隨意外出~!」多目將大總管打發走,獨自沉思了一會,將自己的心腹叫了進來。

????這是一個四十歲出頭的男人,一頭亞麻色的長發梳的油光麻亮的,狹長的眼睛里時不時的閃過精光。「事情就是這樣了,你想辦法把天使之翼給我拿回來,記著,不許節外生枝~!」多目冷聲叮囑道。「是的,我的王,我辦事你放心。」那男人笑了笑,轉身就走了。 下午龍雨跟達頓他們一起,好好的玩耍了一番,百花節的熱鬧用語言根本無法描述,要不是煩人的安格斯的話,龍雨還真想在這裡把百花節過完,傍晚時分,吃的肚兒圓的幾人給安格斯留了個信,就自己租了輛馬車回去了。

回到加隆城,五人收拾東西就從那間別墅里搬了出來,結果在城裡轉了一個多時辰,愣是再沒找到住的地方,百花節來臨,各地的遊客跟商隊大幅度增加,直接導致加隆城內的所有旅館酒店都爆滿,站在車水馬龍的街上,達頓晃了晃腦袋道:「早知道就再住一宿了。」

「一碼歸一碼,都已經撕破臉皮了,你怎麼好意思住下去。」紅葉白了達頓一眼道。「哎,你們說,我們買幢屋子如何?」龍雨突然開口道。「買房子?」達頓跟紅葉齊齊轉過頭來望向了龍雨,「那可不是,咱們現在也算是出名了,沒個像樣的駐地怎麼行,這加隆城怎麼說也是首府,咱們就把駐地建在這裡如何?」龍雨眼神灼灼的望向眾人道。

「我沒意見。」三刀率先發表了看法,「我看也行,但是眼看著天黑了,房市早關了吧.」達頓看了看天色道。「走,去傭兵區,我們去那買。」龍雨揮了揮手,幾個人對望一眼,跟了上來。

「公子,我們沒那麼多錢啊,傭兵區那裡最小的駐地都要二十萬金幣的。」達頓追了上來,低聲道。「不怕,有錢,不信你問紅葉。」龍雨扭頭看了看紅葉道。「額,為什麼要問紅葉?」達頓不解的道。三刀在一旁回到:「紅葉現在是咱們的財務官了,不問她問誰。」「哦」達頓點了點頭,隨後眉開眼笑了起來,「可算是不用我擔心了。」

傭兵區在加隆城已經屬於單獨的街區了,這裡由傭兵駐地,以及傭兵的住所所組成,傭兵這,帶兵者,多目上任之後將所有的傭兵都集中到了這裡,一來是為了方便管轄,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防止不利社會的因素髮生。

傭兵區的建立,帶動了這裡房地產跟兵器鋪的大力發展,進到這裡,隔四五步你就能夠看到一家兵器鋪。「是這裡了。」龍雨指著面前這棟三層的房屋道,達頓幾人打量了過去,這裡是傭兵區內買賣駐地的所在,傭兵行業從最初的私營已經發展到了行業化,隨機也延伸出了各種服務於傭兵的行業,這買賣駐地的所在就是其中之一。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要是換了別的日子,龍雨他們就算早早來也買不到駐地,但是今天卻很巧,下午的時候剛剛有一個傭兵團將自己的駐地賣了,聽著面前這個肥胖的中年人口若懸河的介紹,達頓跟三刀不大的功夫就被忽悠暈了,一個個激動的恨不得立時間就把這駐地買下來。

估計著火候差不多了,那中年人剛要開價,突然,紅葉開口道:「先看看再說。」中年人掃了掃這五個人,眉毛微微一皺,眼神瞄向了戴著團長袖標的達頓,達頓嘿嘿一笑道:「那就先看。」結果,中年人忽悠了半天,還是走向了看房這條路,這個駐地離這裡並不遠,穿過後院,對面的街上就是。

一幢三進三出的大宅子,光是前門就佔了半條街,高大的圍牆看上去厚重踏實,進到裡面,房屋什麼的都很新,估計也就用了半年不久。「這是暴熊傭兵團半年前才裝修好的,現在他們要去神都發展了,這才把駐地拿出來賣,東西什麼的他們都已經全部收拾好了,現買現住,幾位,可否滿意?」

沒等龍雨他們答話,紅葉上前來就是一陣狂貶,直貶的這大宅子跟茅草屋差不多,聽的是龍雨暗地裡咋舌不已,那中年人一臉的苦色,瞄了後面的四個大老爺們一眼,頓時心底里哀嚎不已,最後,這偌大的宅子以二十萬成就,這要換在別日里,這宅子怎麼也要炒到四十萬去,但是一來這帶著面具的女子太能殺價了,二來,賣主也急等著用錢,中年人只得按照賣主的最低價給賣了出去。

沒想到這麼大的駐地竟然二十萬買了下來,五個人都難掩自己的興奮,在空蕩蕩的宅子里四處轉著,達頓長出了一口氣道:「咱們以後也算是有個窩了。」「嗯,等這趟任務回來,就多招點人手。」龍雨點了點頭,五個人齊齊的望向了天空,夜色已經降臨,一輪明月悄悄的飄上了黑漆漆的天空。

屋子是買下來了,五個人到最後一進的住宿區里各自挑了個屋子就睡覺去了,反正第二天就要上路,也不講究什麼。龍雨盤腿坐上了大大的床,繼續修鍊了起來。

第二日清晨,五個人相繼起來,將這大宅子鎖好,五個人到街上吃了早飯,又去馬廄買了幾匹坐騎,然後就晃晃悠悠的往城外去了。太陽剛剛升起不久,但是街上的人就已經很多了,龍雨他們騎得很慢,走道城門口的時候被一伙人攔了下來,這些人龍雨他們並不陌生,都是安格斯的護衛。

「幾位走這麼匆忙是為何?我家大人還挂念各位呢?」那領頭的護衛冷笑著道。「呵呵,我們有任務在身,安格斯大人那裡已經留了口信了啊。」達頓催馬上前,笑盈盈的說道。

「安格斯大人有話要跟各位講,請。”那護衛一揮手,身後的衛隊散了開來,一條小道空了出來,在不遠處的一個早點攤上,散著金髮的安格斯就坐在那裡。

「我去看看·!」達頓「擦」的跳下了馬,將馬韁繩遞到了龍雨手中,自己大踏步的向著安格斯走了過去,因為離得遠,龍雨他們不曉得達頓跟安格斯說了些什麼,但是很快,達頓就回來了,上馬就走,那護衛頭領打量了一下身後,安格斯已經悄然離去,護衛們也隨後撤走了,龍雨他們重新上路。

出城行了一段路,龍雨不由好奇的問達頓,「你跟他說了什麼,讓他如此乾脆的放我們走?」達頓看了看龍雨道,「我說了你們可別怪我。」「不怪你,你說。」三刀也來了興趣,催著馬上前來問道。

「嘿嘿,我就說了,安格斯大人,去你的屁眼,我們不是兔兒黨。」達頓哈哈笑著說道,龍雨他們先是面面相覷,隨後皆哈哈大笑了起來,「達頓,你可真損啊。」紅葉笑的趴在馬上指著達頓說道。安格斯那點事情幾乎人盡皆知,居然被達頓當面說了出來,難怪安格斯氣的拂袖而去。

笑夠了,達頓面色嚴肅的道:「但是,我們算是徹底與安格斯結上樑子了。」龍雨微微一笑道:「有些時候,該是你的就躲不過,達頓,沒事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聽到龍雨如此說,達頓心裡稍安了一些,半晌后才咧嘴笑道「實在不行,我就把你捅出來,說你才是真正的團長。」

「你敢。」龍雨眉毛一豎,笑眯眯的道。一路上達頓跟龍雨有說有笑的,紅葉偶爾也插幾句,三刀跟莫扎則是一對悶葫蘆,走上大半天說的話不超過五個字。

陷空島在多目的領地跟天力神王領地的交界處,這裡同時也臨近神都,來到陷空島旁的碼頭已經是十多天以後了,大地傭兵團的名聲也已經傳了出來,當達頓他們打著傭兵團的大旗出現的時候,竟然還引起了小小的轟動。

在碼頭找了一間旅館下榻,五個人就各自分開辦事去了,達頓去找這裡的老熟人了解陷空島的情形,三刀跟莫扎去補充武器什麼的,而龍雨則是跟紅葉一同出外,去買一些必需品。「這個任務要是成功了,咱們就有一大筆錢了。」紅葉盤算著手指頭道。龍雨嘿嘿一笑道「怎麼,你也這麼在意錢了。」

紅葉撇了撇嘴道:「那可不是,你給我的五十萬金幣如同流水一般的,每天都在減少,想想就心疼。」「哈哈。」龍雨端起了酒杯,難得開懷大笑。「站住,快來人啊,抓住那個惡魔~!」突然,酒館外一動騷動,似乎是在追什麼似地,龍雨跟紅葉也看向了窗外。

街道上,四五個彪形大漢在追逐一個瘦小的身影,那瘦小的身影裹著灰色的亞麻長袍,頭上也纏著包頭巾,一路急竄,路人們只是望了一眼,並沒有幫那幾個大漢阻攔那身影,那領頭的大漢一看眾人不幫忙,大喝道:「那是從陷空島下來的惡魔,你們還呆著幹嘛~」街道上頓時轟然,膽子大的立馬撲過去想逮住那瘦小的身影,膽子小的則是直接找路跑了,龍雨望了紅葉一眼,紅葉也是一臉的莫名,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那瘦小的身影就跟受驚的老鼠一般,跑的十分之快,而且很是狡猾,幾十個人在街上圍追堵截了大半個時辰才將他給逮住了,那大漢臉色猙獰的一把撕去了灰色的長袍,頓時一片鄙夷聲,龍雨跟紅葉已經從酒館里出來,這一幕剛好看在了眼中。

「我的天。」紅葉不禁捂住了嘴,面前的這是什麼東西,人的身軀,但是兩條腿卻像是野獸的一般,腳掌呈抓狀,身後還有一條長長的灰色尾巴,那大漢不顧這副身軀的顫抖,一把將包頭巾也撕了下來,圍觀者頓時滿是驚嘆聲。

「天哪~!」「燒死他~!」燒死這個惡魔~!「這樣的叫聲此起彼伏,而處於眾人喝罵的中心,則是一個淚流滿面的孩子,這個孩子有兩個頭,一個是人頭,另一個卻是一隻碩大的鼠頭,兩個頭顱同樣哭泣著,身子蜷縮在一起,那眼神中的無助跟絕望看的心軟的人莫名一痛。」這個惡魔,居然趁我們不注意溜上岸來,這是成心想給我們帶來厄運,我們現在就燒死他·!」那彪形大漢眼裡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煽動起了群眾,龍雨拉了拉紅葉,兩個人悄悄退到了一個隱秘的巷子里。「你先回去,我去辦點事情。」龍雨低聲說道,「嗡」的一聲,整個人就消失在了紅葉的面前。 「哎~!」紅葉剛要問問,他人已經不見了,左右看看,只得自己從巷子里走了出來,街道上的人全部圍了過去,都對那個奇形怪狀的惡魔喊打喊殺的,突然一聲炸響,「砰」的一聲過後,街道上瞬間被黑氣所籠罩,頓時間,慌亂聲,叫喊聲都傳了過來。

紅葉心裡一動,難道是?「嗖」的一聲,一道人影越過紅葉的身旁,揚長而去,等到黑氣散開,街道上的人群反應過來,那個剛才抓住的怪物竟然不見了,「看吧,真是惡魔,快點去找主教大人吧。」不知道誰在人群里喊了一聲,人們頓時吵吵嚷嚷的往教會所在的地方去了。

紅葉趕緊趕回了旅館,果然,龍雨已經回來。「你把那個東西救回來了?」紅葉壓低聲音問道,龍雨望了望四周,微微一笑算是回答。「胡鬧~!那東西怎麼看都不是好東西,你幹嘛救他回來?”紅葉微怒道。

龍雨坐直身子道:「我們的任務不是就在陷空島么,他既然從陷空島出來,知道些什麼也不一定。」「你把他藏哪了?」紅葉望了望四周道。「放心,在我屋內,他走不出來的。」龍雨回到。

「我現在拿些吃的給他,你要是不敢來的話,你可以在這呆著。」龍雨笑著道,紅葉白了一眼道:「有什麼不敢的。」兩人買了一些吃的跟喝的,端著來到了龍雨的房間。

一開門,一個灰色的人影就竄了過來,紅葉下意識的一腳就踹了過去,還是龍雨眼疾手快,一隻手按住了紅葉的腿,身子一轉,胳膊肘輕輕一抗,就將那道灰影給推了回去。將手裡的食物放下,龍雨伸開雙手道:「我們沒有惡意。」

灰色的亞麻長袍下是瑟瑟發抖的身軀,龍雨看到小孩的人類頭顱上滿是驚懼以及慌亂,但是看到桌上的食物的時候,眼裡還是射出了渴求的目光。

拉著紅葉往後退了幾步,龍雨指了指桌上的食物,也許是餓的太久了,這個異樣的生物向著桌子上衝去,兩個頭顱同時開口,飛快的吃起了東西,龍雨這才注意到,小孩的雙手很是奇特,指甲稍微有些長,成灰白色,而且泛著金屬一般的光芒,手掌乾枯,似乎一點肌肉都沒有,但是從他拿東西的動作上看,又特別的有力。

靜靜的看著他把東西吃完,龍雨這才開口道:「你能聽懂我們說話吧?你來自哪裡?」半晌后,小孩才開口道:「我想回家。」「回家?你的家在哪?」龍雨心裡一震,趕忙問道。「我不知道家在哪裡。」小孩委屈的道,一屁股坐在地上,楚楚可憐的看著面前的兩人。

「你的家是不是陷空島?」紅葉小心翼翼的問道,早就聽說陷空島上遍布惡魔,沒想到是真的。「不是~!不是·!不是~!」小孩突然激動起來,高聲叫道,發怒之下,嘴角處竟然露出兩顆獠牙來。

「好好好,不是不是,叔叔跟阿姨沒有惡意,你別怕。」龍雨趕緊示意小男孩安靜下來,拉著紅葉蹲了下來。過了一會,小男孩的情緒歸於平靜,只是還是很不安的打量著四周。

「你們是不是壞人啊?像他們那些人一樣,殺我?」小男孩難言驚恐的問道,龍雨搖搖頭道:「叔叔跟阿姨不會傷害你,也不會讓別人傷害你,你別怕,你在這裡很安全。」「哦」小男孩點了點頭,半晌后,突然嚎啕大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道:「我變成這副樣子,媽媽一定不敢要我了,嗚嗚嗚嗚。」小男孩哭的很傷心,龍雨突然開口道:「你說你以前不是這副摸樣的?」

小男孩止住哭聲道:「我記不清是多久前了,我一覺睡醒之後就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那裡被叫做陷空島,沒過多久,我就變成這樣了。」「什麼?」龍雨跟紅葉大吃一驚,簡直不敢相信,小男孩這副樣子,竟然是變出來的。

「叔叔問你,你認不認識一個叫漢姆的小孩?」想到自己接的那個任務,龍雨試探著問道。「漢姆?我不知道,那裡有很多小孩,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小男孩很認真的想了想回到。「叔叔,我可不可以睡覺,我很困。」小男孩打著哈欠問道,「嗯,你睡吧,叔叔跟阿姨就在外面。」龍雨回了聲,小男孩跑到了床頭的拐角處,縮到了角落裡,緩緩的逼上了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