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才開口,直接將商業間諜這頂大帽子扣了下來,而以他的身份地位說出這種話來,丹妮絲就沒辦法再說這只是個誤會了,否則其他人會怎麼看待她和西格瑪公司?

所以他才開口,直接將商業間諜這頂大帽子扣了下來,而以他的身份地位說出這種話來,丹妮絲就沒辦法再說這只是個誤會了,否則其他人會怎麼看待她和西格瑪公司?

因此在這之後,丹妮絲就臉色陰沉的看了美玲等人一眼,沒說話,只是沖著衛兵隊長使了個顏色,對方立刻授意,然後就下達了命令:「把他們都抓起來!」

一聲令下,幾個衛兵就沖了過去,將夏奈身邊的幾個貴族全部抓了起來,然後帶出了會場!

等到這些人都被抓走之後,丹妮絲就盡量在臉上擠出了一個笑容,沖著錘火點了點頭,連瞧都沒瞧洛奇一眼便走了。

看得出來,這麼一鬧,丹妮絲對洛奇的印象肯定好不了。

「城主小子,不用擔心。」

隨著丹妮絲等人離開,錘火就拍了拍洛奇的大腿,以他的身高只能夠到大腿:「該吃吃該喝喝,啥事都沒有。」

說完這句話,錘火和奧頓等人也就走了,畢竟在這個舞會上他們也碰到了很多熟人,也需要應酬的。

而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就又只剩下了洛奇和夏奈兩個人。

之前衛兵抓走其他人的時候,可沒敢動夏奈,原因很簡單,夏奈的身份擺在那裡,卡夫卡帝國侯爵的兒子,那就是未來的侯爵啊,對於這種人,估計除了洛奇外沒人願意招惹。

這個時候的夏奈,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他的臉色簡直難看至極!他萬沒想到事情會鬧成這個樣子,原本只是想羞辱一番洛奇,沒成想搬起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他反倒成了最丟人的一個。

所以當其他人都散去,就只剩下洛奇和自己面對面時,夏奈就咬牙切齒的看著他,好半天才狠狠的點了點頭:

「洛奇城主,有你的!」

咬牙瞪著洛奇,夏奈就惡狠狠的說道:「下次,下次咱們擂台上見,我看到時候誰還能幫你!」

一句話說完,夏奈轉身就走,根本不打算再這裡多待,直接離開了舞會!

「又惹麻煩了……」

而目送著夏奈轉身離開,洛奇就轉身看了一眼莉莉雅,無奈的問了一句:「我是不是又惹麻煩了?」

「是。」

噗嗤笑了一聲,莉莉雅一邊笑一邊點了點頭,但隨後就說道:「麥倫特家族,野馬城,你已經惹了許多麻煩,再加上一個卡夫卡帝國的侯爵,也無所謂了。」

「這話我愛聽,想殺我的人多了,夏奈算老幾。」

哈哈笑了兩聲,洛奇就和莉莉雅邊走邊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在擂台上將他殺了,會不會更麻煩?」

「不會,因為現在已經很麻煩了。」

「這就好。」

看了莉莉雅一眼,洛奇就笑了笑。

雖然有了剛才的一場衝突,但在這之後,洛奇卻像錘火說的一樣,在舞會上該吃吃該喝喝,一點沒有拘束,反正有阿尼耶和奧頓等人在這裡,沒人能拿他怎麼樣。

實際上在經過了剛才的一場衝突后,洛奇反倒還更受重視了,當然不是受到丹妮絲的重視,丹妮絲在這之後就根本沒有正眼看過他。

但除了丹妮絲外,其他人當中倒是有人主動開始找洛奇攀談。

要知道出席這場舞會的貴賓,要麼名聲顯赫,要麼權勢滔天,個頂個都是大人物,而這些人之所以會主動找洛奇攀談的原因也很簡單,一個小型天空城的城主能出現在這種場合,本身就很讓人好奇了,再加上他還敢於和夏奈互懟,還有和阿尼耶等人緊密的關係,這些都讓舞會上的其他人感到好奇。

當然了,這些大人物和洛奇攀談,也只是簡單的聊幾句,有的只是互相介紹一番就算完了,但就算這樣也很不容易了,有多少人想要在這些人面前說上兩句話,哪怕只是報上自己的名字,卻是根本做不到呢。

只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洛奇則是一直尋覓著什麼,但在會場中找了一圈,他也沒有找到。

「你在找誰?」

發現洛奇帶著自己在舞會中瞎逛,明顯是在找人,莉莉雅就忍不住問到。

「哦,剛才好像看到個熟人……」

之前說過,洛奇在舞會中看到了一個人,並因此愣了一下,但是還沒等他看清夏奈就來了,只不過當夏奈的事情結束,他想要再去找對方的時候,卻找不到了。

「算了,可能是我看錯了……」

搖了搖頭,洛奇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就這樣,舞會照常進行,一直到夜裡兩點多才算結束,而後洛奇一行人也就離開了會場,回到了天空之星。

不過就在他剛剛回到天空之星后,侍者卻是給他送來了一封信。

「誰交給你的?」

接過侍者遞來的信封,洛奇隨口就問了一句。

「城主大人,是麥倫特家族的西麗爾小姐交給我的。」

聽到這話,洛奇就點了點頭,並沒有太過意外,因為他在舞會中看到的熟人,就是自己的堂姐西麗爾! 霍恩彥回到H市已是晚上七點,剛進家門便看到姜白芷正伏在餐桌上認真地看著書。

聽到關門聲,姜白芷依依不捨地將視線從書上挪到門口,獃滯了一小會兒,終於回過神,驚喜地喊到:「總裁,您回來啦!」

「嗯!」霍恩彥一邊換鞋一邊輕輕地應了一聲。

姜白芷合上書,關切地問道:「您吃飯了么?」

「沒有,」霍恩彥看著姜白芷,繼續問道:「你呢?」

「我,我也沒有,」姜白芷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看書看忘記了。」

「現在就做吧!餓了!」霍恩彥輕聲說道。

姜白芷細心地問道:「總裁,您想吃什麼?」

「做幾個你愛吃的就行,我不挑食!」霍恩彥說著,將手中的資料袋放在茶几上。

姜白芷微微一愣,紅著小臉跑進了廚房。

泡了一杯綠茶,霍恩彥拿起資料袋緩緩打開……

小心翼翼地拿出資料袋裡的玉佩,霍恩彥細心地研究起來。手中的方形玉佩,乍一看是一塊玉佩,仔細看,卻是半塊!和以前見過的玉佩不同,這一塊無論從質地還是雕刻上來說,都是極品。玉佩的中間刻著大大的「泰邦」兩個字,字的兩旁,分別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龍和一隻活靈活現的鳳,龍和鳳均是頭朝上尾朝下的姿態。仔細一看,兩旁的圖案中間還刻著兩豎行小字:左邊的龍頭下方刻著「克達」二字,右邊的鳳頭下方刻著「赤焰」二字。

霍恩彥拿著玉佩研究了許久,毫無頭緒,只得把玉佩放回資料袋,繼續拿出那本帶密碼鎖的日記本,端詳了一下放回資料袋,又拿出那兩本相冊小心翼翼地翻開。

第一本相冊里除了一個小男孩很像自己的父親霍存溫,其他的人霍恩彥一個也沒認出來。相冊里的照片只有四個人的,除了長得像自己父親的那個小男孩,還有一個很年輕的漂亮女人的照片,關於女人的照片,除了女人自己的,和小男孩合影的,還有幾張和一對中年男女的合影。相冊的最後幾頁,是不少被剪掉一半的照片,似乎是刻意剪掉了某人。

霍恩彥帶著疑惑翻開了第二本相冊……

「伊伊?」看著第一張照片熟悉的臉龐,霍恩彥不由自主地喊了出來,再一看,發現不是霍莞伊,只是一位和霍莞伊長的極像的女人。前兩頁幾乎都是女子的照片,還有一張男子的照片以及倆人的合影。從照片上看,男子長的極為清秀俊美,和有著傾城面容的女子極為般配,倆人都彷彿是畫里走出來的一般。再往後翻,全是霍莞伊的照片,從剛出生到十七歲,每個時期的照片一張不少。

霍恩彥微微皺起眉,一臉疑惑:這是怎麼回事?這本相冊為什麼只有伊伊,沒有自己,也沒有父母?那個和伊伊長得極像的女人是誰?難道……

「總裁,飯好了!」姜白芷盛好飯,站在餐桌旁柔柔地喊了一聲。

霍恩彥暫停了思緒,將相冊小心翼翼地放回資料袋。

匆匆吃完飯,霍恩彥迫不及待地拿著資料袋回了房間……

反覆翻看著兩本相冊,直到凌晨一點,霍恩彥才帶著許多疑問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霍恩彥顧不上吃早餐,急匆匆地趕到公司。剛坐下,韓逸傑便敲門進來了。

「總裁,譚老先生剛打電話過來,想邀請您共度午餐,問您,能否賞光?」韓逸傑認真地問道。

霍恩彥一愣,陷入了沉思。 身為天空中實力響噹噹的大家族,麥倫特家族自然也收到了西格瑪公司的邀請,不但派人觀看了聖天使戰甲的首場表演,更是派人參加了隨後的舞會,而其中就包括了洛奇的堂姐,西麗爾。

作為家族族長的女人,西麗爾的身份自然不用多說,時常代表家族出席各種各樣的場合,這次也不例外,家族也派她來參加了西格瑪公司的舞會。

在舞會上,西麗爾同樣也看到了洛奇,甚至連他和夏奈的衝突也都看到了,但她卻沒有出現,原因很簡單,因為身邊還有家族裡的其他人。

洛奇和沃林男爵之間的事情,在麥倫特家族內部早就人盡皆知,雖然族長阿泰德和西麗爾都在暗中幫他,或者說是互惠互利,但在明面上洛奇肯定是不受家族歡迎的,在有家族中其他人在場的情況下,西麗爾沒辦法和洛奇接觸,立場不允許。

但當舞會結束后,她卻給洛奇留了一封信。

接到這封信的洛奇有些感慨,他對於麥倫特家族沒有一丁點好感,但是對於自己這位堂姐,卻並不討厭,畢竟西麗爾曾經不止一次的幫過他,這種幫助讓洛奇很難對其有太大的排斥。

而當洛奇回到房間,並將信封打開看到裡面內容后,眉頭可就擰成了一團。

「恩……」

房間內,看完了信的他眉頭緊鎖,沒有上床睡覺,而是獨自一個人坐在了椅子上,似乎是在想著什麼,而這一座就是一整宿的時間。

等到第二天,他就立刻回到了雷鷹城,然後將艾琳、蒙特、還有奧頓等人都叫到了城主府內。

「大人,怎麼了?」

當所有人都到齊,尤其是見到洛奇后,大家都是有些不解,因為一宿沒睡的洛奇狀態明顯很不好,同時看看他叫來的這些人,全部都是心腹,大家就知道這肯定是有事,並且還是大事要商量。

事實上的確如此。

「各位,昨天我接到了一封信。」

看著面前的一眾心腹,洛奇一邊說著,一邊將西麗爾交給他的信拿了出來,然後就遞給了奧頓。

接過信封,奧頓等四人便圍在一起看了看,隨後交給了艾琳和蒙特,等到他們也看完了,這才交到莉莉雅手中,並被莉莉雅收起。

等到眾人將這封信傳看了一圈,每個人的臉上就都露出了不算太好的表情。

這個時候,洛奇則又開了口:「這封信是西麗爾交給我的,我和麥倫特家族的恩怨大家也都知道,所以信裡面的內容,我覺得還是很可信的。」

「大人,這麼說是萊辛頓從中作梗,在阻止咱們加入天空聯盟了?」

「是的。」

看了一眼蒙特,洛奇點了點頭。

西麗爾交給洛奇這封信上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她在信裡面一共只說了兩件事,其一就是告訴洛奇,他加入天空聯盟的事情之所以久久沒有音訊,是因為萊辛頓在從中作梗。

按照西麗爾所說,聖騎士威爾頓在回到聯盟后就將洛奇加入的事情說了,聯盟也同意了他的要求,但緊跟著威爾頓就一刻不停的帶兵出征,使得他根本沒有時間親自來過問這件事。

這樣一來,萊辛頓就有了機會,他聯繫上了自己在天空聯盟內的熟人,硬是將此事給壓了下來,以萊辛頓的人脈和實力,做到這一點太容易了,畢竟天空聯盟中認識他的人很多,可認識洛奇的卻一個沒有。

也正是因為如此,洛奇才遲遲沒辦法加入天空聯盟,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威爾頓回來之前,他都沒可能加入天空聯盟,甚至就算威爾頓回來了也未必能加入,萬一人家將他忘了呢?

西麗爾所說的這些事情,可以說是幫洛奇解開了一個大疑問,因為他也一直在納悶天空聯盟怎麼還沒有消息,對此他只能用威爾頓沒有時間來解釋,一直到看見了這封信以後,洛奇才總算明白了來龍去脈,明白原來是萊辛頓在背後搞的鬼。

至於西麗爾在信上提到的第二件事,就是給洛奇出了一個主意!

正如西麗爾在信上所說,在威爾頓回來之前,洛奇是肯定加入不了天空聯盟的,在這方面他和萊辛頓實在差的太遠了,可是對於他來說,加入天空聯盟又是唯一的出路,否則面對野馬城,面對萊辛頓,就只能一直在不夜神城避難,但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西麗爾就幫他想了一個辦法。

這個辦法很簡單,就是要讓洛奇吸引天空聯盟的注意!

威爾頓之前已經跟聯盟提到了洛奇,聯盟也同意了他加入這件事,只是由於下面有人作梗才沒有實行,可不要小看下面這些人,天空聯盟作為頂級勢力,哪裡會有時間去關心洛奇是否加入這種小事,因此只要下面有人橫加阻攔,洛奇一樣加入不了聯盟。

在這種情況下,他只有一個辦法能夠解決此事,那就是主動引起聯盟的注意,只要能做到這一點,加入聯盟的事就成了。

說得再直白一些,就是要讓聯盟想起還有他這麼個人來,並且最好是在讓聯盟想起他的同時,還對他產生一定的重視,這樣一來他加入聯盟的事就成了,畢竟由於威爾頓的原因,聯盟已經同意他加入了,前面的路都鋪好了。

而洛奇今天召集眾人來的原因,就是為了此事。

此前他由於不知道萊辛頓做過什麼,所以對於天空聯盟這件事只能空等,什麼都做不了。

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他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那麼就可以對症下藥做出應對,甚至是主動出擊了。

「事情就是這樣,大家有什麼想法,可以說說。」

在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后,洛奇就不再開口,而是看向了眾人,能否加入天空聯盟對他來說至關重要,甚至關乎到他和雷鷹城的生死存亡,所以他必須聽聽大家的意見。

「實力,還有潛力。」

而當洛奇看向眾人時,珀萊雅就開了口,簡簡單單的說了一句。

「大師,您的意思是……?」

趕忙看向珀萊雅,洛奇露出了些許疑惑,他沒太聽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對此,珀萊雅就笑了笑,然後便說道:「想要讓天空聯盟這種龐然大物注意到,最重要的就是潛力和實力。」

「你要讓聯盟發現你的潛力,讓聯盟明白你的加入對聯盟的未來是有利的,只有這樣才會得到重視。」

「但只有潛力還不行,聯盟沒有那麼多時間養著你去滿滿發展,所以你還要具備實力,要向聯盟證明你不但未來有潛力,現在也具備實力,只要能做到這兩點,加入聯盟也不算困難。」

在奧頓這四人當中,珀萊雅的情商是最高的,因此除了阿尼耶這位泰斗級人物外,她也比奧頓和錘火混的都要好,用混的風生水起這句話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這其中的重要原因自然得益於珀萊雅的真本事,在魔能傳導領域她是響噹噹的大師,可同樣,其情商極高也是重要的助力。

因此她一開口,就道破了這件事的本質,怎麼才能吸引到天空聯盟的注意?簡單,只要能證明自己有潛力,能證明自己有實力,就得了。

「這麼說,咱們要搞事情了?」

聽完珀萊雅這番解釋,洛奇想了想,然後就說到。

他這話可不是在開玩笑,因為要向天空聯盟證明自己有潛力,證明自己有實力,窩在雷鷹城裡是做不到的,想要證明這兩天,必須要搞出些事情來才行,並且最好是搞出一些大事情!

但究竟要搞出什麼樣的事情呢?

還不等洛奇想到,奧頓就開口了:「這還不簡單,白惡魔難道還不足以證明你的潛力嗎?」

「咱們之前不就有過打算么,一旦有人發現了白惡魔的異常,就對外宣稱白惡魔戰甲上搭載了我們幾個研究的新技術,我覺得這次咱們可以主動一些,不用等別人發現,咱們主動來公布這件事,這樣一來天空聯盟不可能不重視。」

之前就說過,對於魔能符文會否被其他人發現這件事,奧頓等人早就有了後備計劃,在計劃中,如果一旦有人被發現了異常,他們就會對外宣稱白惡魔戰甲搭載了眾人研究出來的新技術,以此來轉移焦點,讓世人的目標放在根本不存在的新技術上,進而忽視真正關鍵的符文,也就是所謂的燈下黑。

而現在,既然洛奇要搞事情,那麼就主動公布這件事不就得了?

只要這個消息一公布出去,或許造成不了新一代戰甲發布那麼大的轟動,但憑奧頓等人在學術界的地位和自身的實力,絕對會讓相當一部分人充滿了興趣,這其中一定會包括天空聯盟。

「沒錯。」

當他這番話說完后,錘火也隨之點了點頭,同時補充到:「咱們不僅可以主動出擊,並且還可以借勢。」

「借勢?」

「對,藉助西格瑪公司這次營造出的勢頭。」說話間錘火就看了洛奇一眼:「城主小子,西格瑪公司的女娃娃為了新一代戰甲,已經將鬥技場變成了全世界的焦點,你完全可以藉助這個勢頭打出幾場漂亮的比賽,如果能和丹妮絲一戰那就最好了。」

「如果你能和丹妮絲一戰,只要表現的足夠優秀,甚至能夠戰勝她,到時候我們就順勢對外宣稱正在研究新技術,那麼這件事不就搞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