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感到很不爽,要將江寂塵踩在腳下。

所以,他感到很不爽,要將江寂塵踩在腳下。

只是,催家仙王並不知,江寂塵也已不是十二年前的江寂塵,現在的他,倒底強大恐怖到何等地步,只要生死一戰,方可知曉。

所以,江寂塵不想廢話,只想戰鬥。

他心中的戰意,已在燃燒,面對催家仙王,他竟然主動邁步,向前殺去。

「你既然不說,那我只有殺了你,再搜魂,到時,我自可知道。」

江寂塵強勢無比,說殺就殺,根本沒有一絲的猶疑。

「你……」

看到江寂塵竟然敢主動對自己出手,催家仙王臉色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竟然敢主動對我出手,你找死。」

仙王威嚴不可辱,只要將江寂塵擊殺,就地正法,才能維護他的無上維嚴。

所以,催家仙王怒吼一聲,也大步踏出,迎殺向江寂塵。

「來得好!」

然而,江寂塵不驚反喜。

正好,他可以試試自己的實力,是否已可戰仙王,所以,眼前的催家仙王無疑就是最好的試鍊石。

若是催家仙王知道,自己堂堂一個仙王,竟然被江寂塵當成了一塊試鍊石,只怕要氣得吐血了。

轟!

二人的速度,如同光電,快到極點。

可怕氣息,蓋壓天地間。

此時,二人都沖入了無盡高空的殞星戰場上,正面進行了一擊碰撞。

若不然,這一擊若是在地面上,只怕整個仙界夾縫空間,都要崩滅、殘破。

所以,達至二人這等境界的,只能入無盡虛空的殞星戰場大戰。

第一擊,催家仙王紋絲不動,江寂塵被擊退了數步。

「哼,連我隨意一擊,都抵擋不住,也想與我戰鬥,不自量力。」

看到江寂塵被自己隨意擊退,催家仙王不由一陣得意地嘲諷道,一臉的傲然之色。

然而,江寂塵神色從容,一臉淡然之意。

剛剛,他只不過動用了自己了五成力量而已。

卻不想,催家仙王只能將他擊退幾步,連傷都不能傷到他,實在太弱了,江寂塵甚至還生出了淡淡的失望之意。

「太弱了,再來!」

「希望你能用全力,若不然,你恐怕會後悔。」

江寂塵很認真的提醒催家仙王道。

催家仙王本是得意萬分,傲然無比,然而,他看到江寂塵的表情,再聽到他的話后,卻認為江寂塵是在輕視他,頓時讓他感到非常的不爽起來。

「後悔,憑你區區仙君境的垃圾修為,也想讓我後悔?做夢吧!」

「這一擊,我只動用九成的力量,便能暴虐你成狗。」

催家仙王怒吼一聲,再次凝聚攻擊,攻殺向江寂塵。

面對催家仙王的攻擊,江寂塵神色平靜淡然之極。

「這次倒可以試試十門太古仙道功法的威力!」

「我若也動用九成的力量,不知他能否接得住?」

江寂塵此時心中在暗暗思量著,在衡量著自己應該動用幾成的戰力。

最終,他決定以九成的力量,催動太古仙道功法。

只是,催家仙王若是知道江寂塵的想法,只怕要被氣得爆炸,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江寂塵心中,被輕視到了何等的地步?

其實,江寂塵並非只是一味的囂張自大、盲目狂傲,實是第一擊他便已經試探出了個大概,所以,他才會如此的自信。

這一次,江寂塵催動的是《太古龍象訣》,如今,他已補全修習到第八層。

只見,這一門太古仙道功法一出,億萬太古龍象虛象,奔騰而出,沖向催家仙王。

「哼,雕蟲小技,給我滅!」

然而,催家仙王不屑之極,凝出仙王神通,轟殺向億萬太古龍象。

啪,啪,啪!

下一刻,億萬太古龍象竟然被他凝出億萬拳影轟碎了。

「就這點手段,也敢在本仙王面前囂張。」

「現在,本仙王已破你仙法,你等死吧。」

催家仙王得意地開口道。

在他看來,他已經破了江寂塵的仙法,現在,江寂塵已無力反抗,只能任由他拿捏了。

「竟然敢如此輕視本仙王,江寂塵,本仙王要將你碎屍萬段。」

催家仙王繼續凝出攻擊,擒殺向江寂塵。

然而,江寂塵平靜的站在那裡,以憐憫的眼神看著催家仙王,感嘆著他的無知!

若是,太古仙道功法這麼容易破,那就不叫太古仙道功法了。

所以,江寂塵淡淡地道:「等死的,恐怕是你。」

這時候,催家仙王自然看到了江寂塵憐憫的眼神,這對他這等仙王強者來說,卻只會讓他感到更加的憤怒。

「狂妄的小子,給我死。」

催家仙王怒了,凝出仙王攻擊,殺向江寂塵,要終結他的生命。

吼!

然而,就在這時候,天地之間,傳來一道怒吼聲,讓天地都顫抖起來。

接著,催家仙王眼神一凝,神色大變起來。

他看到了什麼?

只見,他剛剛轟碎的億萬太古龍象虛象,此時竟然匯聚一起,凝成了一頭可鎮壓天地的太古神象。

它太巨大了,腳踏大地,頭頂蒼天,可怕的氣息,捲動天穹間。

它此時挾著鎮壓天地的偉力,再次奔騰而來,殺向催家催王。 催家仙王,臉色終於大變起來。

這一刻他才發現,這一頭太古神象,才是真正的攻擊。

之前的億萬太古龍象,只是為了消耗他的攻擊和力量而已。

「這、這是太古仙道功法!」

瞬息之間,催家仙王終明白過來。

但現在才明白過來,顯然有些遲了,剛才自己的自大與無知,立刻讓他陷身兇險之中。

此刻,催家仙王心中不由得生出後悔之意。

同時,他才發現,江寂塵的提醒之言是認真的,而他卻將之無視了。

「該死的,一個仙君境修仙者,為何可以這麼強大?」

催家催王臉色難看萬分,眼前這一頭太古神象,太可怕了,只怕需催動全力量才能抵擋。

然而,他剛剛太過託大了,只動用了九成的力量!

太古神象來得太快了,他現在想動用全身力量,都已經來不及了。

轟!

催家仙王直接被太古神象撞飛,他全身如同散架一般,口中噴吐鮮血。

幸好,他是仙王境的存在,肉身也很強悍,沒有被太古神象,直接撞碎,但哪怕如此,催家仙王也並不好受。

被江寂塵當眾擊敗,何等難堪?

但是,他現在難堪也就罷了,還有生命危險。

因為,江寂塵竟然沒有停手,不給他一絲喘息的機會,繼續出手。

「今日,我要摘你頭顱搜你魂,敢動我兄弟,便是仙王,我也要讓他下地獄。」

江寂塵聲音冰冷無比,響徹整個仙界夾縫空間中。

此時,夾縫空間中的修仙者,雖然看不清虛空殞星戰場上的戰鬥,但是,聽到江寂塵的話,他們都不由得臉色大變了起來。

江寂塵既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只怕已經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若如此,江寂塵最後勝出,那之前,聽從催家號令,圍殺小骷髏和韓青的修仙者們就有難了,所以,一個個修仙者,此時臉色一片慘白,眼中充滿了恐懼之色。

江寂塵的可怕,他們深有體會的。

當年,為了給韓青找回場子,從低等仙界殺入,連滅催家和慕家。

剛剛,更是舉掌之間,抹去了現在的催家。

江寂塵更加的強大了,也更加的可怕了。

這一刻,一個個修仙者們,都心生悔意。

那時,他們都以為江寂塵死了,所以,才如此的肆無忌憚,圍殺小灰和韓青。

卻不想,江寂塵還有強勢歸來的這一天。

在催俯廢墟的不遠處,一名仙人已經面如死灰,他聲音驚恐地道:「完了,完了,我就說那人是江寂塵,他回來了,你們偏是不信,還嘲諷我。」

這一名仙人,正是之前以為自己眼花,看錯的那個。

而他身邊的幾個仙人,之前還嘲笑他害怕江寂塵一個死人,說他膽小。

但這一刻,他們也都是面如死灰,眼中充滿了恐懼。

之前,他們是以為江寂塵死了,所以,才敢如此囂張。

但現在,江寂塵不僅沒死,還強勢回歸,大戰仙王。

最可怕的是,江寂塵大戰仙王,明顯還佔據著上風。

若是江寂塵戰勝了催家仙王,那麼,接下來就會向他們開刀了。

顯然,眾修仙者都想到了這點,所以,才會感到如此的恐懼。

「現在,我們怎麼辦?」

身在仙界夾縫空間,想要離開,絕不是一時半會可以辦到的。

何況,他們可沒有江寂塵的肉身,可以穿行仙道亂流。

「身在仙界夾縫空間中,根本無法離開。」

「戰是肯定戰不過江寂塵,或許,我們只有投降一途。」

「只要江寂塵一歸來,我們立刻放低姿態,跪下投降,我想,我們都做這份上了,他應該不會下得了手的。」

「確實,他若要繼續統治仙界夾縫空間,就必然少不了我們。」

眾修仙者如此暗中商議道。

顯然,他們認為,江寂塵必然不會捨得殺他們,畢竟,統治仙界夾縫空間,少不了他們。

而無盡虛空的殞星戰場上,江寂塵與催家仙王大戰不休。

這名催家仙王,雖然是真正的仙王,但他也是依靠丹藥,初入七品仙王初境,應該是仙王中最低級的一批。

所以,面對這樣的仙王,江寂塵根本無需動用全力,便可以碾壓對方。

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六品仙君圓滿境,要碾壓部分低階仙王,易如反掌。

若非為了試驗一下自己的實力,江寂塵早已擊殺了催家仙王。

現在,江寂塵卻在催家仙王身上,一一試驗自己的十門太古仙道功法。

《太古龍象訣》、《太古造化訣》、《仙帝劍訣》、《天地霸體訣》等等,一一展現出來,用在催家仙王的身上。

這一刻,催家仙王驚駭欲死,毫無反抗之力,被江寂塵打得節節敗退。

「怎麼可能,他竟然會這麼多的太古仙道功法,便是我催家,太古仙道功法,也非常有限,不過兩門!」

「但是,對於江寂塵來說,太古仙道功法,就像是大白菜一樣,太過驚人了。」

「而且,他、他明顯是拿我來試招,可恨!」

催家仙王最後終於明白了江寂塵的目的所在,但這樣子,只會讓他感到更加的屈辱與絕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