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被一群七品仙王圓滿境的修士圍殺,江寂塵便處於了絕對的下風。

所以,被一群七品仙王圓滿境的修士圍殺,江寂塵便處於了絕對的下風。

「哈哈…….江寂塵,你不是囂張不可一世么?現在怎麼被暴虐成狗了?」

「看來,他支撐不了多久,只能等死了。」

柳鳴和風知意,看到江寂塵如此,得意大笑起來。

這一刻,他們終於心定了下來。

之前,他們還有一點忐忑,怕殺不了江寂塵,反而要被對方反殺。

但現在看來,那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

江寂塵神色一片平靜之色,那怕處於絕對下風,他依舊是不慌不亂。

「江寂塵要不行了,趁熱打鐵,我們凝出至強絕殺一擊,取之性命。」

最終,有人如此提議道。

「好,至強一擊,取其性命。」

眾七品圓滿境仙王,紛紛同意。

嗡!

於是,虛空一顫,可怕的攻擊於他們手中凝聚,把江寂塵死死地圍在中心。

這一刻,他們要動用自己的至強絕殺之道。

所以,僅是出手的氣勢,便可震蕩天穹,虛空生異像,非常可怕。

身處其中的江寂塵,便變得無比的渺小了。

「九陽九陰!」

「仙罡劍術!」

「天道常在!」

「神鬼皆泣!」

一個個七品仙王圓滿鏡修仙者,怒吼一聲,一道道絕殺神通凝成,同時轟殺向江寂塵。

瞬間,江寂塵被十多道可怕無邊的絕殺神通威能淹沒。

只見,仙光滾滾,滔滔不絕,此時,便是一名七品圓滿境的仙王,踏入攻擊中心之處,只怕也要被轟滅成渣。

所以,沒有人認為,江寂塵在這樣的攻擊下,能夠活下來。

久久之後,群山被夷為平地,化作虛無。

而江寂塵,也不見其影。

「想來,江寂塵已經被轟滅成渣,死得不能再死了。」

「這個囂張之人,終於除去,我們也可安心了。」

「可惜,這樣子死掉,真是太便宜他了。」

眾仙圍在四周虛空,紛紛開口道。

此時,他們都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江寂塵已死,但是,他身上的東西,為何沒有掉落?」

「據我所知,太古乾坤銅鏡,便在他身上,為何不見?」

這時候,突然有人開口提出疑問。

「不好,江寂塵未死,快退。」

但就在這時候,虛空之外,突然傳來玄機公子的驚呼聲。

然而,他的聲音,顯然遲了一點,因為,一道身影,悄無聲息,從虛空踏出。

噗!

一名七品仙王圓滿境修仙者,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被一道出現得毫無徵兆的劍光,一劍生劈成兩半。

而且,劍光不休,極速閃動。

只在瞬息之間,便斬了四名七品圓滿境仙王。

餘下的七品圓滿境仙王,這個時候,也才終於反應了過來。

極速退走,想拉開與江寂塵之間的距離。

然而,江寂塵好不容易近身,又豈會讓他們遠離?

江寂塵如影隨形,追殺而來。

「怎麼可能,剛剛的攻擊,江寂塵竟然沒死,他是如何逃出來的?」

柳鳴和風知意等人,已經臉色一片慘白了。

這一切,太過不可思議了,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本以為,江寂塵必死無疑,但最後卻發現,江寂塵活得好好的,而且,從背後悄無聲息的出現,襲殺他們。

現在最可怕的無疑是,他們被江寂塵近身了,想要擺脫,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江寂塵現的狀態,顯然也非常不妙。

經此一戰,他明顯是傷上加傷了。

而且,剛剛能逃,江寂塵顯然是動用了秘法。

剛剛,江寂塵在生死之間,動用的是一門太古仙道功法,血肉替身法。

也即是,以自己身上的部分血肉,化成自己,代替自己去死一次。

這個時候,眾仙才發現,江寂塵此時缺了一隻手!

沒錯,剛剛,江寂塵就利用自己的一隻手,代替自己去而死。

若不然,剛才一擊,他根本無法面對。

以一隻手的代價,終於逃匿出來,同時從背後殺來,近身他們。

「殺!」

江寂塵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了,極速衝殺出來。

這時候,江寂塵完全是拚命了。

那怕只有一隻手,但是揮舞霸天之劍,也強大到極點。

噗,噗!

又是近身攻擊,三名七品圓滿境仙王被斬殺當場。

江寂塵一路追殺,一路染血。

此刻,斷了一隻手的他,更加的生猛恐怖。

這一刻,為了提升戰力,甚至還在燃燒生命之能。

一切,只為了擊殺敵人,活命下去。

「嘿嘿,你們,都逃不掉的,都得死。」

江寂塵獰笑一聲,極速殺來。

很快,一群七品圓滿仙王,就只餘下了柳鳴和風知意兩人。

「你們可知,你們為何到現在都還沒有死么?」

江寂塵看他們,森然地一笑問道。

「江寂塵,你……」

柳鳴和風知意,渾身顫抖,害怕到了極點。

「那是因為,我故意把你們留到最後再殺!」

這時候,江寂塵直接打斷他們的話,森然地說道。

(本章完) 「今天去商場視察的時候看到的,覺得很適合你,就買下來了。」

季知意看著那枚胸針,想了想,做了一番思想鬥爭后,搖頭拒絕,「謝謝,還是不要了。」這胸針一看就知道很貴。

今天沒了兩個月的工資,現在又拒絕了那麼漂亮的胸針,說真的,有點心痛痛。

顧南楓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也不管她的拒絕,直接上手把胸針別在了她的圍巾上,「好了,很好看。」

「別動!」季知意剛伸手想摘下來,顧南楓將她的手一把抓住,看向她的眼神不容置疑。

「……那……謝謝你了。」季知意日常的慫。

「乖。」

「……」季知意默。

路燈下的氣氛很溫馨,季知意忽然想起了什麼,抬頭對著顧南楓說道:「哦對了,我有樣東西要給你,你要不上來一下吧。」

明天就是顧南楓生日了,她想著既然他現在就在這裡,那乾脆今晚就把禮物送出去得了,反正也快到第二天了,應該沒多大關係的吧。

「好。」顧南楓什麼也沒問,二話不說就跟著季知意走進了小區。

這個時候周圍的住戶基本都睡下了,是以電梯里沒有其他人,空蕩蕩的,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站著,顧南楓沒有說話,季知意也沒有出聲。

進了家門,季知意迫不及待地把茶几上今天剛買的花瓶捧了起來,遞到顧南楓面前。

顧南楓一看,啞然失笑,還以為她有什麼大事呢?

「你明天不是生日嗎?這個禮物就算是提前給你了,呃,這個可能比不上別人送你的大手筆禮物,不過禮輕情意重嘛,你就不要嫌棄了。」

「沒有,這個禮物我很喜歡。」顧南楓眼神微動。

季知意一聽,樂了,「是嗎?你也覺得它好看?我剛看見它的時候也覺得很好看,覺得特別適合你。」

「嗯,讓知知破費了。」

季知意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呃,這個其實也不是很貴。」跟她的靴子差不多的價錢。

「無妨,不管花了多少錢,知知的禮物在我這裡都是無價的。」

季知意聽了感覺有些不太自在,眼睛一轉,轉移話題,「你明天生日有什麼安排沒?」是不是要和莫景衍他們聚一下?

「嗯,明天你陪我去個地方好不好?」

「什麼地方?」

「到時候知知就知道了?」

「……那行吧。」壽星最大。

事情已經談完了,季知意想要送客了,但兩人才剛待沒多久,顧南楓不想就這麼走了。

「想不想喝奶茶?」他記得剛才來的時候樓下新開了一家奶茶店,排隊的人挺多的,味道應該不差。

季知意一聽到奶茶,不著痕迹地咽了口口水,但最終理智還是戰勝了食慾,「不行,我晚上不能吃這種高糖食品。」

顧南楓默然片刻,「我聽江時初說,你最近一直都去健身房健身,是想減肥?」

「嗯。」

「你現在已經很瘦了。」顧南楓蹙眉,他不認為她有減肥的必要。

「我不信,你說的不做數。」

顧南楓:「……」

就這樣,冷場了。

季知意搓搓手,打算緩和一下氣氛,「呃,要不這樣,我們明天不是要出去嘛,到時候再喝好了。」

顧南楓:「……」他只想現在喝!

…………

第二天一大早,顧南楓就已經在樓下等著了,待季知意上車后,開始開車上路。

車子上了高速,很快就開出了市區,開到了鄰市臨海市,然後直奔郊外的環山公路。

季知意打開車窗,看著窗外不斷後退的景色,叢林灌木,林海翻湧,濤聲依舊。

不禁向外深吸了一口氣,這裡簡直就是天然氧吧,空氣清新非常,帶著山間樹葉特有的清甜香味。

一陣清風灌入車裡,擦過了季知意的發梢,而後拂過顧南楓的鼻尖。

顧南楓目光微眯,眼睛始終盯著前方的道路,目不斜視,「你今天噴香水了。」怎麼氣味和之前有些不一樣了。

「啊?沒有啊,我從來不噴香水的。」季知意搖頭否認。

「那你身上的味道怎麼變了?」

她以前身上帶的是淡淡的薰衣草洗衣液的香味,今天的香味卻是幽蘭香氣,清雅幽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