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徐飛這樣的凡人丟在這些大仙之中,相當於是把一隻小老鼠丟在一群老虎窩裡,哪天這些大怪物不高興了,伸出爪子輕輕撓上一下,他就會粉身碎骨。

把徐飛這樣的凡人丟在這些大仙之中,相當於是把一隻小老鼠丟在一群老虎窩裡,哪天這些大怪物不高興了,伸出爪子輕輕撓上一下,他就會粉身碎骨。

徐飛不懂修鍊之法,即使懂得也不是短時間內能練成的事情,沒有個上千上萬年,休想達到土地大仙這種水平。

但是這次仙界真人秀卻給他們開了綠燈,只要能表現好,獲得更多的點贊,就有機會兌換成修為。

目前來自凡間的點贊不足五千,加上土地大仙的一個超級大點贊,也就是不到一萬五,要想破百萬點贊,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凡間各種節目繁多,眾人胃口各異,要想他們收藏這個節目不易,想要他們伸出貴手給個贊就更難了,說到底這些觀眾都是懶貨。 腳踏七彩祥雲,一路欣賞這仙界的別樣風景,簡直是目不暇接。

這裡雖然沒有高樓大廈,也沒有汽車電車,但是這裡有數不盡的瓊樓玉宇,這些瓊樓都散佈於凌霄寶殿四周,形成眾星拱月之勢,讓凌霄寶殿顯得更加威嚴莫測。

這裡的天空很安靜,不僅沒有飛蟲滋擾,也看不見飛鳥掠過的跡象。

食神府坐落在正西方,很偏避,周圍好幾里地都看不見其他的建築物,足以說明這位食神比較孤僻,也或許是被眾仙家長期孤立的緣故。

食神府很精緻,很典雅,有點像是人間古代的四合院結構。

進入院子就能看見滿院子的花花草草,還有兩顆對稱而立的大古樹,開滿鮮花的大古樹像兩把巨大的花傘,把整座院子都照在了下面,不僅美麗,還平添了几絲神秘氣息。

在兩顆古花樹中間有一個小亭子,裡面擺設著八仙桌和椅子,除了有一張椅子有坐過的痕迹之外,其餘幾張椅子似乎沉寂了幾個世紀沒被人碰過。

土地大仙和徐飛止步於亭子,對立而坐,很默契,除了等待還是等待,因為他們心裡都明白面對這樣一個深入簡出人物,唯有被動才是上上之策。

徐飛表面上很安靜,其實內心很緊張,一直在尋思即將面對的食神會是什麼樣一個仙人?

是個老頭或者是個中年男人的模樣?

「吱吱……」一間正房的門被人推開了。

一個少女,不,準確來說是一位仙子,提著籃子走了出來。

只是瞥了一眼,徐飛的魂就被勾住了。

這位仙子身材婀娜多姿,面容如玉,從上到下沒有一絲瑕疵,這樣完美無瑕的女人只能是傳說。

不僅站著迷倒眾生,動起來更美,走一步傾人城,走兩步傾人國。

徐飛傻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幸好他定力強,不然口水早就流成河。

還沒得及揣測此仙子的身份,對方就已經走進了亭子,只是對視了一眼,徐飛就嚇得抬不起頭來。

因為這位仙子臉上好像寫有『生人勿近』一樣,冷得令人心驚膽戰,比之前那個彼岸花仙子的殺氣更重一些。

有人常說美麗的女人是魔鬼,只能遠看,一旦走進就會掉進萬劫不復的深淵,估計這話就是仙界的真實寫照。

有人走過來了,起身相迎這是基本禮數,但是徐飛巍然不動,因為他覺得土地大仙怎麼做他就怎麼學,只是他忽略了土地大仙的身高,這位大仙個子矮,坐在高椅子上和站立起來沒什麼差別。

其實仙子一推開門的時候,土地大仙就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笑臉相迎。

「你這丑老頭,來本大仙這裡做何?」仙子很不悅的質問道。

土地大仙笑道:「咱們也算是老朋友,何必搞得如此尷尬,今天順道過來看看你。」

徐飛有些犯迷糊了,難道食神是女人?

可是沒來之前,土地大仙一直一口一個老兒的稱呼食神,明顯就不符合稱謂,看來這仙界的語言文化也嚴重退化了。

「我這裡不歡迎陌生人,你們快些離去,別逼我出手。」

「食神大仙,本仙這次是給你帶著誠意,就這麼趕我們走了,你肯定會後悔。」

元始諸天 食神的稱謂是從人間開始的,以目前食神的修為來講,她還只是地仙八級,算不上是大神級別,眾仙家抬舉她才給她一聲大神的稱呼。

土地大仙邊說邊朝徐飛使眼色,由於大額頭遮住了臉,所以無論他如何擠眼弄眉,徐飛都看不見。

土地大仙急了,蹦起來就是巴掌,抽在徐飛的腦門上,力度再重一點,徐飛就會從椅子上滾落倒地。

「丑小子,快把你的食材拿出來給食神看看!」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聽到這話時,徐飛才恍然大悟,忙把地上的蔬菜樣品撿起來,畢恭畢敬的送到食神面前。

食神表情變幻莫測,如天空的顏色,一會暗沉,一會明朗,眼裡也多了幾分捉摸不透的顏色。

看著眼前的蔬菜,良久才把目光移到徐飛身上。

「這是人間的食材?」食神很驚訝的問。

「是。」徐飛完全看不透對方的心思,但是他能肯定自己的作品已經深深打動了這位油鹽不進的食神。

「呵呵,幾千多年了,久違了老朋友。」食神一把搶過徐飛手裡的蔬菜,像是看見心愛的男人一樣把蔬菜捂在胸口,臉上浮現了笑容,眼裡卻泛起了淚芒。

食神幾千年前也是人間凡人,因為痴迷於廚藝,悟道飛升,本以為來仙界可以繼續沉迷於廚藝,沒料到仙界除了修鍊之外就什麼也沒有,連人間最基本的食材都找不到,嚴重遏制了他廚藝的發展。

如今看見了人間食材,就像看了親人一般,情緒激動不已,禁不住熱淚盈眶。

女人也好,仙子也罷,流下淚水的那一刻,都是最美的畫卷。

令人感動的畫面總是瞬息即逝,很快氣氛又恢復了正常,食神的表情也恢復如初,變得那麼的難以讓人靠近,語氣也很生冷。

「你一個凡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食神孤僻太久,從不過問世事,所以根本不清楚仙界發生的大小事情,當他發現有個凡人站在自己面前時,自然會很疑惑,甚至誤以為自己在夢中遇到了凡間的人或事。

土地大仙搶先解釋了一番之後,食神才了解事情原委,也明白了徐飛此次來的目的。

對於這樣一個充滿誘惑的交易,食神也是沒有任何理由回絕。

當年食神飛升的時候,的確是帶著心愛的炊具一起飛升,炊具就是他的法器,要她交出來,等於是卸掉了她的臂膀。

但是如果不拿炊具交換,徐飛也必然不會把食材送給她。

見食神一直猶豫不決,土地大仙問道:「食神大仙,你難道不想再嘗嘗人間美味?」

「可是,我把炊具給你們了,我拿什麼來做菜?」食神不肯拿炊具交換,不單單是因為炊具是她的鐘愛之物,更重要是這炊具是獨一無二的,一旦出手,自己就沒法做菜。

三位都很焦慮,都絞盡腦汁想要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土地大仙突然靈機一動,提議道:「丑小子負責提供食材,食神負責燒菜,以後每天我們到這裡來共享美食,眾位覺得如何?」

食神厲聲道:「我不太習慣和陌生人打交道,更厭惡跟陌生人共享美食,所以你這個建議不算數。」

不管是人還是仙,孤獨久了就會變成一種習慣,看見生人就會心生厭惡,這都屬於正常心理。

但也並非不能改變,眼下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以前食神不會和任何仙家打交道,偶爾撞見了也會刻意迴避,難得像今天這樣面對面談了不下半個時辰。

徐飛一抬頭,頭頂顯現出一排排字幕。

「要不是這老頭太丑了點,你們完全可以組成三口之家。」

「兄弟艷福不淺啊,一開局就遇到兩個大美人,死也無憾了。」

「還找什麼炊具,直接上去抱著仙子啃,啃一次不過癮就天天抱著啃,肯定不會被餓死。」

「上面的都是些不正經貨,能不能別那麼猥瑣啊?現在我們需要幫徐博士出點主意才行,不然就沒戲看了。」

「這個問題要是在凡間就不是問題,但是這仙界太缺物資,僅此一套炊具很難取捨,目前也只能搭夥過日子了。」

「問題是人家食神不樂意,腫么辦?」

「徐博士,趕緊拿著你手裡的胡蘿蔔或者白蘿蔔,使勁勾引她,老子就不信她不動心。」

「要是能在胡蘿蔔或者白蘿蔔上加點蜂蜜就更有吸引力。」

……

徐飛看了看這些來自凡間的留言,忍不住突然吼了一句:「都給我滾犢子!」

這也是來仙界之後第一次和觀眾隔空喊話,也算是一次小小的互動,可以肯定的是這些看直播的觀眾一定可以聽得見。

當然眼前的兩位大仙也聽見了,都嚇了一大跳,面面相窺。

意識到自己言語失態,徐飛忙賠笑道:「不好意思,剛才有幾隻蒼蠅被我趕走了。」實在是找不到借口就胡言亂語瞎編亂造,只要能緩和氣氛就行。

徐飛見事態發展成了僵局,也顧不了什麼尊卑,壯著膽子說道:「食神也不用太為難,炊具我不用了,食材我可以免費送你一些,你只要想要,隨時可以去我菜園子採摘。」

徐飛心裡明朗得很,這些大能們都是城府很深,萬一得罪了就不好辦,還不如遷就他們,先給他們好處,萬一哪天他們一動心,自己多少還是能落點實惠。

「真的?」食神一臉疑惑的看著徐飛。

「當然。」徐飛哪裡敢跟她對視,目光閃躲,點了點頭,像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面對家長的訓斥。

「既然這樣,那你們可以走了,恕不遠送!」食神下了驅逐令,顯得太不近人情。

對於這些千年老怪物來說,他們不近人情是最合理的事情,如果隨隨便便就能動之以情,那就不是仙家了。 土地大仙率先一步就往外走,徐飛緊隨其後,如果是在凡間肯定會打個招呼再走,但是這裡是與世隔絕的仙界,不講禮數。

清風徐來楠楠語 「丑小子,我算是儘力了,我先走一步。」土地大仙說著就駕雲離去,把徐飛丟在了食神府門口。

等徐飛反應過來時,大仙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也許是大仙故意為之,也可能是大仙忽略了徐飛只是一個凡人,還不會法術,但是可以肯定大仙絕對不會故意害死徐飛,不然,以後就沒有人給他講故事。

幸好徐飛來的時候記得是正西方向,現在只需要一直朝著正東方向前行,不出一個小時就可以回到家。

走走也無妨,藉此機會欣賞一下仙界的真實面貌,看看附近這些大仙是如何生活。

但是徐飛此次越界了,他的行動範圍已經超出了工作地範圍,隨時可能會遇到危險,所以必須步步小心。

穿過一片荒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瓊樓玉宇,周圍花草環繞,勝似人間的高檔別墅區,環境非常之優雅。

這片房區離凌霄寶殿最近,毋容置疑一定是有地位的大仙生活的區域。

遠遠就能看見有人影晃動,走近就更清晰可見,有男有女,都是古裝裝扮,時而步行,時而飄飛,如花中棲息的蝴蝶一樣美輪美奐。

還有一群現代裝束的人正在圍著一房舍忙碌,有男也有女,有年老的也有年少的,個個滿臉污漬,破衣爛衫,看上去都很憔悴的樣子。

想必這批人也是被仙界強行請上來的嘉賓,美其名曰是搞仙界真人秀,無非就是想藉機奴役凡人。

徐飛不敢靠得太近,只能適可而止的觀望。

出於好奇心,徐飛想看看這些人中有沒有認識的,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一抬頭。

「我靠,大家快看,那個身穿米色牛仔褲的女孩,好像是歌壇巨星冰冰。」

「我確定是她,化成灰都掩飾不了她的美,只是這太落魄了點。」

「那個全國首富馬爸爸也在仙界當泥巴匠,真是有點有意思。」

「艹,真是大師齊聚啊,房產大王李爸爸居然也在現場,真是好玩!」

……

徐飛看了這些觀眾的留言后,仔細找尋了一下,發現的確如此,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凡間的佼佼者,雖然和他們沒有交集,但是他們經常在各大媒體上露臉。

這些人在凡間都是能呼風喚雨的大角色,而且是粉絲上千萬,按理說他們不會缺點贊,只要隨便隔空喊一聲,必定是點贊率爆棚。

主辦方為了防止弄虛作假,採取了相應的措施,制定了相應的規則。

這裡需要的點贊是觀眾誠心實意的反饋,任何一絲不甘點下的贊都會不計數,甚至可能因為虛假作弊被淘汰,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公平。

只有在平凡的工作崗位,用心工作,用心表現,以此來博得觀眾的認可,才能得到觀眾的響應和真情實意的點贊。

不管怎麼說這些名人的起步遠遠要高於徐飛,沒來幾天,這些人積累的點贊也遠遠超過了他,最高的都達到十萬點贊以上,最低的也有好幾萬。

照這趨勢下去,徐飛肯定被甩得老遠,要想短時間超越他們,的確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當徐飛確定這些大名人也參入了這場真人秀后,他心裡也感覺壓力很大,暗暗發誓,雖然自己曾經在凡間,地位名聲遠遠低於這些人,這回一定要把他們踩在腳底下。

當然這並非是敵意,只是給自己一點動力,有競爭就會有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一抬頭。

「不好意思,徐博士,我先去看看其他幾位嘉賓的表現。」

「樓上的哥們等等我,我也搜搜看,一定有料。」

「我得去關注一下我的冰冰美人,徐博士珍重,我一定還會回來的。」

「……」

沒想到凡人都那麼勢利,一看見更有料的大名人,就都當了叛徒,面對此情此景,徐飛心裡難免會有那麼一點小小的失落。

為了保險起見,徐飛繞開了房區,足足走了兩個小時才回到南天門外。

看著雄偉壯麗的高大門樓,徐飛很是興奮,之前的失落也消失不見了。

因為他立馬就有種高大上的感覺,和那些名人比起來,他離凌霄寶殿距離最近,說不定哪天表現好被玉帝看上了也不是沒可能。

「玉帝老頭,總有一天,你會請我進去。」這是徐飛此刻的內心想法。

雖然來這裡時間不長,但是每次他都會不顧臉面的上前跟守衛打招呼,想套套近乎,只是這兩個守衛特別嚴肅,從來不理會作為低下凡人的徐飛。

「二位天神好,二位天神辛苦了!」路過門庭時,徐飛總是會卑躬屈膝的招呼一聲。

「哼!」左邊長得高大威猛的褐發大將哼了一聲。

「哈!」右邊滿頭白髮的中年大將也應了一聲。

徐飛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沒想到自己的努力還是有些成效的,要知道這哼哈二將是出了名的鐵面無情,一般人真不被他們放在眼裡。

按照常理來講,徐飛應該再進一步交流,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因為這裡的大仙都不是能用普通人的心理來度量的,這些大仙都相當孤僻,多一句話可能弄巧成拙的激怒了他們。

所以徐飛只能悄然離開。

徐飛走後,二位大將交頭接耳,小聲交流了起來。

哼將:「這凡人跟個蒼蠅似的,很可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