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李宇的估算,此人的戰力應當可排進玄氣榜前五十名,沒想到此等天才都被二階獸王輕鬆虐殺。

按照李宇的估算,此人的戰力應當可排進玄氣榜前五十名,沒想到此等天才都被二階獸王輕鬆虐殺。

胡老三直接搖頭:「二階獸王可是二階蠻獸中的強者,有不少都有著純血靈獸的血脈或是遠古凶獸的一絲血脈,戰力冠絕氣感境。」

「若是沒有普通先天境的戰力,根本就接不住二階獸王幾下!」

如胡老三所說,李宇估計了一下,要擊敗二階獸王,起碼也要玄氣榜前十二名的戰力才有可能。

而要獲得王者之戰的資格,就需要連續戰勝三隻二階獸王,恐怕整個西南十八國內,能得此資格的不到三人!

難怪這次挑戰被稱為是王者之戰,若沒有同級中的王者之姿,恐怕連挑戰的資格都沒有!

「哈哈,你們人族就是如此弱小,所謂的天才在二階獸王爪下是不堪一擊!」外族武者之中紛紛有人嘲笑道。

「哼,人族這麼弱小的種族,也不知是如何在天武大陸中存活下來的,還佔據著四個斗獸場!」

王者競技場中的十六個斗獸場,分部被通靈界、虛靈界、魔靈界和聖靈界瓜分,每個世界都有著四個斗獸場。

其他世界均是有著多個種族混合生存,甚至會為了爭奪鬥獸場而打起來,可唯獨人族獨佔了一個通靈界,可分享四個斗獸場,自然受到其他種族的敵視。

「看,又有一個所謂的人族天才死在二階獸王爪下,既然你們這麼弱的話,何必來參加王者之戰,簡直就是在浪費機會!」

「是啊,你們不行就將一座斗獸場讓出來,免得佔用資源!」

另有一名人族天才隕落在二階獸王手中,很多外族天才簡直看不下去了,紛紛對人族武者怒目而視。

「看看,人族到目前為止,也才三人獲得王者之戰的挑戰資格,其中還有一人是從先天境下來的,真是貽笑大方!」

有外族武者指著站在競技場中央的一排強者,他們更是發出了放肆的大笑聲。

競技場中央的是獲得王者之戰的各族強者,現在共有十八人得此資格,可其中卻只有三位人族天才。

有一人身穿白衣,玉樹臨風的矗立在中間,正是曾經的玄氣榜第一牧興言!

他在斷罪秘境之中也得到不少奇遇,突破到了先天二重天,此次也是以特殊手段降臨到氣感層次,居然也參與到了王者之戰中。

按理來說,即使是使用了特殊道具,眾人也只能發揮出氣感境的戰力,說到底還是相對公平,比的仍然是各人在氣感境的修為!

人族武者被外族一致敵視,又有一名外族武者擊殺第三隻二階獸王,成功不如王者競技場內,此人也是李宇的老熟人,五紋靈族武靈!

「哈哈,我靈族又有一人獲得王者之戰的資格,靈族才是天武大陸上的最強種族!」

「靈族是不是大陸上的最強種族我不敢確認,可我能確認大陸上最弱小的應當是人族了。」

「依我看,人族說不定就只有這三人能獲得王者之戰的資格!」

「呵呵,誰說這三人就能獲得王者之戰的資格了,總共只有十六人可參加王者之戰,這三人說不定全部被淘汰呢!」

在外族武者議論紛紛時,一道紅艷似火的身影飛入斗獸場內,她身上有著炙熱的火焰在燃燒,那特殊的顏色一下就讓眾人停下了嘴巴。 「紅蓮聖火!」

驚呼之聲不絕於耳,畢竟紅蓮聖火曾在三千年前的那場大戰中有著十分驚艷的表現,讓諸多外族都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沒想到空家的傳人再次現世,這個消息十分震撼人心。

空暮煙靜靜的站在斗獸場內,她現在剛剛突破到氣感九層,與其他眾多氣感九層巔峰甚至是先天境的天才武者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

不過有紅蓮聖火傍身,她信心滿滿,爭得一個王者之戰的位置,應當不是問題。

李宇掃了一眼,便在空暮煙剛才上場的地方看到了秦素雅等人,她們都是來陪空暮煙參加王者之戰的。

秦素雅、李牧歌兩人並排而立,反倒是童雙雨和尹卿月等人沒有出現。

當一個帶著烏金面具的男子出現在兩人面前時,秦素雅身軀一震,她眼眶漸漸變紅:「李……」

李宇一抬手:「我還活著,你們不用擔心……」

李牧歌上前抱住李宇的手臂:「不說其他的,你能活下來就很好很好了……」

李牧歌也是眼眶發紅,在看到李宇被打入黑暗深淵,甚至連黑色老猴拿著破天萬鈞棒都沒能救出他之後,眾人均是以為李宇已凶多吉少。

現在看到李宇出現在通靈界,兩人興奮不已,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李宇深吸一口氣:「我現在還在斷罪秘境中想辦法出來,在此之前,你們不要泄露我就是神武的消息。」

「我要利用神武這個身份,不宜讓更多人知曉,希望你們幫我保密,就算是家主甚至是院長等人也不要告知。」

「對了,你們還要幫我提醒紫院長,也需要她幫我保密。」

李宇將幾個知曉自己神武這個身份之人都講出,需要他們共同保密才行。

秦素雅不禁問道:「那空姑娘呢,連她都要隱瞞么。」

白衣少年轉頭看向正在斗獸場內與二階獸王大戰的空暮煙,他緩緩點頭:「沒錯,空姑娘也不宜知曉此事。」

「在時機合適的時候,我自會告知她。」

空暮煙此時正好以紅蓮聖火焚燒了一隻二階獸王,她踏步上前,繼續挑戰第二隻二階獸王。

「紅蓮聖火不愧是曾經的四大異火之一,當年無數魔族被紅蓮聖火焚燒成灰,現在也展現出此火的一番威力。」

「這女娃娃的修為和戰力都算不上頂尖,可有紅蓮聖火傍身,足以橫掃氣感境的諸多強手。」

諸多外族強者抱著手臂看向空暮煙,紅蓮聖火出世,二階獸王也只能成為一堆枯骨。

「出現了!我人族第四位進入王者競技場的強者!還是一個絕美的女子!」

空暮煙燒死第三隻二階獸王,人族武者一片沸騰,她宛如一位絕世仙子,緩緩落在王者競技場中。

「空姑娘,我們又見面了。」牧興言負手而立,他含笑出聲,空暮煙也對其輕輕點頭。

四位人族天才強者並肩而立,各個都是風采無雙,乃是絕代天才。

「空姑娘,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九日王朝的皇室成員太一銘,年紀輕輕已是九日神宮的錦衣巡守。」

一位身穿銀色錦衣的少年傲然而立,看其年紀只是和項亮亮相當,卻已可以和這麼多絕世天才並列,加上其王朝皇室成員的身份,自有其驕傲的資本。

另外一位腰間垮刀的冷麵男子淡淡說道:「我乃天涯院的郁鴛刀。」

黑衣少年如同他腰間的寶刀,充滿了冷傲之意,其表情平靜,手掌始終沒有離開寶刀。

天涯院的名頭,空暮煙也聽說過,那是中州附近的一個一流宗派,其實力遠超一元宗。

天涯院更是以強大無匹的刀客著名,整個宗派都是用刀好手,每一代都是有絕世刀客出世。

數百年前的天涯明月刀傅紅雪更是被譽為天武大陸的第一刀客,讓天涯院名聲大噪。

眼前名為郁鴛刀的少年刀客已有一絲絕世刀客的風采,黑髮隨風飄舞,整個人猶如一柄蓄勢待發的寶刀,沒有鋒芒畢露的銳利感,可卻讓人無法忽視。

四位人族天才武者剛剛交流完,王者競技場內又有一波更為激烈的挑戰,更多的人族天才參與到王者之戰來。

「看!那是紫龍皇朝尉遲家的天才尉遲恭,一雙升龍鐧所向無敵!」

「還有魔教的靈刀魔使,他居然也來參加王者之戰了!」

「三清教的天才也來了,我們已經多久沒看到三清教的傳人出手了……」

「這麼多的天才,這是要一展我人族的雄風啊!」

不過通靈界畢竟需要通靈奇物才可以進入,每個月的時限又有限,出現在此的只是部分人族天才。

斗獸場內不斷有人族的天才武者加入,其他斗獸場內也是一片盛況。

當站在王者競技場中央的各族天才數量達到五十人時,人族天才在其中佔據了七席,遙遙的與其他外族對峙。

「嘿嘿,既然人已到得差不多了,那我們就開戰吧。總共十六個名額,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進去的。」

「我提議,我們先聯手將人族天才清理出去,免得留下來礙眼。」武靈帶著四名靈族天才,他冷冷的注視著人族那邊的七人。

這七人分別是空暮煙、牧興言、郁鴛刀、太一銘和靈刀魔使、尉遲恭,最後一位則是身穿道袍,作為頂級大教傳人的三清教徒清月道人!

雄霸蠻荒龍行虎步的走出,他的氣勢與之前又有了極大的變紅,渾身散發著濃烈的煞氣,然如從死人堆里爬出來一般。

他作為蠻族氣感境天才中的第一人,死死盯住眾多人族天才:「我也正有此意,之前人族給我等帶來的恥辱,定要以鮮血來洗刷。」

「先在這通靈界內清繳人族,到時候我定要帥軍殺入人族腹地,殺盡這些人族兩腳羊!」

妖族之中同樣有人踏步走出:「那就先從人族之中開刀吧,免得浪費名額。」

靈族、妖族和蠻族是外族之中的強勢種族,其他外族看這三大種族都已準備聯手,也樂得坐享其成,紛紛圍攏過來,也是要先清繳人族的天才武者。

現在共有五十二人步入王者競技場,人族一方只有七人,可他們要面對的是三四十位同樣的超級天才,形勢一下就嚴峻起來。

一位人族天才剛剛戰勝第三隻二階獸王,踏入王者競技場時,便遭受到妖族和靈族的圍攻,出手的均是四紋靈族和妖族天才。

這名來自樓蘭王朝的天才只堅持了一輪攻擊,就被三人聯手打爆!

「今日人族天才將全部被清掃出去,此次王者之位將沒有任何人族新晉!」

武靈踏著玄妙的凌天步,帶著強大的氣勢走向空暮煙:「紅蓮聖火威力不凡,那就讓我來試試紅蓮聖火到底有多厲害!」

一個霸道無雙的身影卻更早的沖向空暮煙:「居然有女子想衝擊王者之位,也太看不起我等了。」

「給我乖乖的滾出去!」 雄霸蠻荒極為霸道的出手,龍象霸絕神功中記載的龍象神拳一拳打出,便有龍象虛影浮現,兩頭蠻荒凶獸怒吼著撲向空暮煙。

此人自從敗在神武手中之後,便將其視為奇恥大辱,為了復仇,他深入莽荒山脈深處,與各種蠻獸拼殺。

在此期間,他多次陷入生死絕境,幾度欲死,可都存活了下來。

在莽荒山脈深處,他更是得到奇遇,沐浴龍象之血,擁有了龍象之力!

雄霸蠻荒這一拳轟出,就有無盡的蠻力爆發,虛空中儘是蠻龍和蠻象的怒吼聲。

空暮煙表情一變,她手中凝聚出一團紅蓮聖火,其化為一朵火蓮,與那龍象虛影轟擊在一起,連虛空都被灼燒得坍塌。

紅蓮聖火不愧是四大異火之一,其焚燒一切的特性使得雄霸蠻荒都十分忌憚,這一拳的拳勁被焚燒之後,他倒退而回,不敢讓紅蓮聖火沾身。

砰!

空暮煙身後卻是出現一道身影,其並指如劍,衝天而起的劍氣直指向空暮煙的背心要害!

武靈的凌天步已修鍊到小成境界,一步踏出,便可跨越數十米的距離,曉得瀟洒不羈,那一手指劍更是威力不凡。

「聯手對付一個女子,也虧得你們做得出來!」

一道刀光閃過,武靈的劍氣被擊散,郁鴛刀手中的寶刀已歸鞘,他的驚世拔刀訣只要有拔刀的機會,就有著無窮威能。

看到重新蓄勢的郁鴛刀,武靈冷冷一笑:「你們人族本就是我們合力清剿的對象,你還有時間來救人,看來你是想被先清剿出去!」

「給我將此人圍殺!」

兩名四紋靈族猛的插上,他們兩人不僅額頭上有著四條靈紋,還各有各的奇遇,比之普通的四紋靈族要強得多,實力只是比武靈稍遜一絲。

同樣有蠻族和妖族找上郁鴛刀,驚世拔刀訣不善於群戰,一時之間,郁鴛刀陷入苦戰之中。

武靈老神在在的看向空暮煙:「現在該是我們倆來和這位絕美的姑娘過過招了。」

「不用擔心這些人族天才,你只會比他們更早被淘汰出局!」

此時在場的人族天才,均是受到諸多外族天才的圍攻,各個都陷入苦戰,太一銘以九日焚天訣將一名妖族強者焚燒致死,可他自己也被人轟殺。

人族天才根本就不遜色於其他外族天才,可在人數上卻是絕對的劣勢,混戰起來非常吃虧。

空暮煙表情凝重:「你們要擊敗我,就先要做好被焚成飛灰的準備!」

武靈卻是胸有成竹:「那就來試試吧!」

與此同時,雄霸蠻荒已一拳轟出,龍象虛影再次咆哮降臨,鎮壓當世!

空暮煙已紅蓮聖火將拳勁焚滅,可也被震得衣衫翻飛,在半空中飄動。

武靈極會把握機會,他倒飛而起,指劍不停射出。

靈族之中有多門強大的武技,武靈現在所用的便是靈族的戮天靈劍指!

空暮煙的裙擺被劍氣射穿,她飄落到地面時,手臂上也是血流如注,受了輕傷。

雄霸蠻荒和武靈兩人分別是蠻族和靈族的領軍者,兩人均是有著王者之姿,自是戰力無匹。

武靈低沉一笑:「我早已看出你雖覺醒紅蓮聖火,可卻沒有學會與其對應的功法,操控紅蓮聖火全憑本能,自是攻強守弱。」

「恐怕你還未在空家學會聖火訣吧!」

聖火訣是空家控制異火的天級功法,更是專門為控制紅蓮聖火而開發,有著無窮威能,只有覺醒了紅蓮聖火的空家子弟才能學習。

空暮煙在覺醒紅蓮聖火后,她始終沒有回歸空家,導致她現在都還未學會這門功法,在操控紅蓮聖火時有不少破綻!

武靈的眼瞳變得十分奇特,其中倒映著種種靈氣軌跡:「正好我的通靈眼可看透真氣流轉途徑,你的紅蓮聖火傷不到我!」

此人陡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來到空暮煙的側面,紅蓮聖火爆發,他卻早有準備的閃身躲開,一記指劍洞穿了空暮煙的肩膀。

雄霸蠻荒也邁著巨大的步伐走向空暮煙:「武靈,我要親手擊殺這個女娃娃,將美好的事物徹底碾碎,一定能激起這些人族弱雞的憤怒。」

「我倒要看看,人族之中還有哪些縮頭烏龜躲著沒敢出現!」

此人霸道無比的眼眸掃視著王者競技場外的諸多人族天才,讓人族這邊爆發出巨大的激憤。

「欺人太甚!難道真當我人族無人?此次王者之戰,我人族天才事先沒有得到消息,而這些外族卻是早有準備,稱得上是天才聚集,不然他們怎麼可能有那麼多人!」

「就是,若是我人族妖孽榜上的天才都殺過來,這些外族根本就不夠看的!」

雄霸蠻荒卻是一拳將尉遲恭的神龍鐧打得倒飛出去,第二拳便將已受重傷的尉遲恭打爆!

沐浴在血雨之中,雄霸蠻荒身上的煞氣越發濃烈:「我記得不錯的話,這個使雙鐧的傢伙在妖孽榜地榜上排名三十一位吧。」

「還不是被我一拳打爆,不堪一擊!」

妖孽榜乃是整個天武大陸上搜羅所有人族天才形成的一個榜單,其分為天榜和地榜。

天榜乃是先天境以上的天才才可上榜,其年齡更是要在五十歲以下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