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順序,卡西第二個走了進去。

按照順序,卡西第二個走了進去。

後綴魔法·冰封:施加於一個魔法后,使得這個魔法獲得冰封效果,百分之百冰封目標!

卡西獲得後綴魔法就正常了許多,不過也比較少見,對於他的增幅效果還可以。

第三位,納菲。

後綴魔法·滋養:獨屬於自然使者的後綴魔法,強化即將行動的植寵。

第四位,阿拉貢。

後綴魔法·御魂:施展防禦性技能時,百分百受到傷害無效化。

這是十分適合阿拉貢的一個後綴魔法,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對手施展的攻擊級別得在傳奇以下。 鮮妻入豪門:大叔輕一點 但假如阿拉貢也成為傳奇的話,也可以似的傳奇的進攻無效化。可以說這是一個十分有成長潛力的後綴魔法。

第五位,但丁。

後綴魔法·災厄:詛咒系魔法釋放時將隨機獲得一個負面效果影響,包括失明、緩速、混亂、眩暈等等。

第六位,阿爾薩帝。

後綴魔法·暗主·特殊:隨即改造一個魔法,效果與火神一般,但只作用於暗系魔法。

第二個出現的特殊後綴魔法!

巴爾達特迅速記錄著,以往帶人來十個二十個都不見得有一人獲得特殊魔法,沒想到今天一下子出來兩個。 ?咻!

後綴魔法暗主開始附著改造,與扎西一般,阿爾薩帝真理世界內藏於一個角落的魔法被團團黑霧所包圍,公式與規則齊齊發力。

「古代魔法·暗影原力,重效魔法,被動·貪慾之殺:每一次進攻造成的傷害都能轉化為暗影原力存儲。主動·暗影天襲:釋放存儲的暗影原力,可以化為利刃進攻目標,也可以施加在其他進攻性的技能上。」

暗影原力改造於暗影腐蝕,與火焰烙印一樣,隨著境界與實力的提升,暗影腐蝕的作用越來弱化。

然而在暗主的改造下,這個古代魔法煥發出了新生,極其適合現在阿爾薩帝的打法!

「真是神奇。」巴爾達特不知一次見過特殊的後綴魔法,但每一次還是會發出讚歎。

優良的後綴魔法,對於一名學員的增幅絕對重大,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他敢拿後綴魔法當做獎勵的原因。

他也希望可以看見有雷瑟行省學院登頂的一幕。

十二枚後綴魔法,已經是巴爾達特權力的極限了。後綴魔法的珍貴性毋庸置疑,屬於不可流通產物,向來被火炬議會所封鎖,只有做出特定貢獻的人才能獲得。

而作為研究後綴魔法的大家,巴爾達特每年都有一個後綴魔法的使用名額,這十二個就是耗費了他十二年的名額!

自阿爾薩帝之後,莫納、豪斯、狄迪爾與達爾克相繼領取了自己的後綴魔法,倒數第二個領取的就是艾克。

走入那一個小房間,艾克表現的十分鎮定,興奮中更多的還是好奇。

作為一名傳統的學者,對於後綴魔法這類極具研究價值的物什他可是十分感興趣的。

假若艾克出身在一個平凡的家庭,那麼他的學者之路可能就會往研究方面發展。當然了,假如艾克真的是這樣一個出身,或許也就不可能走上學者之路,更不可能成為現在的大學者了。

嗡!嗡!

滋滋!

儀器很快在能量的填充下啟動,大坑與金屬小房間之間產生某種聯繫,包含著後綴魔法的寶石紛紛閃爍起華彩。

呼——

艾克眼前的光景頓時發生了變化,這是一個迷離幻彩的世界。

江湖梟雄 一團團幽火游弋著,並沒有因為艾克的到來而發生任何變化。

艾克伸出了自己的手,感知著幽火們的情緒。

轟!

可當艾克釋放出自己的氣息之時,整個世界都炸了,幽火們紛紛避散,於一旁瑟瑟發抖。

艾克愕然,自己沒有這麼可怕吧?竟比扎西那個時候還要誇張!

「艾克和我一樣!」扎西咧嘴大笑起來。

自他以後,每一個人進去都有不少的幽火圍繞在他們身邊,這讓扎西鬱悶萬分。不過看到現在這一幕,他心中少許的悶氣也都沒了。

啪!

就在氣氛越發微妙之時,兩團熊熊燃燒的幽火從左右兩側闖入,其餘幽火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艾克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怕的並不是自己,而是這兩個。

嗚嗚!

兩團幽火直接觸碰在一塊,火焰明明暗暗,彷彿爭鬥一般。

艾克有些不知所措,他第一次接觸後綴魔法,之前也沒有看到如此奇特的景觀。

「巴爾達特大學者,這是怎麼了?」雪莉在一旁詢問道,黛眉皺起。

「我也沒碰到過。」巴爾達特尷尬的回應著,今天真是奇了怪了。

如此好鬥的後綴魔法他可從未碰見過!

咻!

數分鐘之後,兩者的戰鬥似乎是結束了,但沒有一個消散或是離開,讓人捉摸不透。

然而在下一秒,兩團幽火嗖的一下沖入艾克的身子,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後綴魔法·特殊·審判!

後綴魔法·特殊·雷君!

「後綴魔法·審判:僅作用於雷系奧義或規則,賦予審判之力!」

艾克心中一動,感受著毀滅奧義的變化。

一股深埋於奧義內部的力量被勾引了出來,正是當初艾克借著先知劫而留下的一絲審判之力!

以前艾克沒有辦法掌控審判之力,只能任由其藏於毀滅奧義中,而在後綴魔法·審判起效之後,這一絲審判之力終於能為他所用!審判之力還在後綴魔法的作用下增漲了不少!

變相來說艾克掌控了雷系中的審判奧義!審判奧義也是王者奧義之一,與光明系的審判奧義秉承為神之責罰!

「古代魔法·雷龍天降:被動魔法,當收到進攻時有一定幾率召喚出雷龍打擊敵方,附帶雷電麻痹、重傷不止等效果。」

林一個後綴魔法·雷君則是將雷龍這個古代魔法給改造了。原先的雷龍對於艾克來說更多的還是作為一個探路先鋒,實用性有限。

現在改動之後的雷龍天降則給艾克罩上一層保護,雖然無法抵消傷害,卻也能反擊對手,還帶有附加效果,特定情況下能出其不意,製造勝機。

吱嘎!

房門大開,艾克緩步走出,心情還沉浸在收穫的喜悅中。

數息后,平復下自己的情緒,抬起頭他發現巴爾達特一臉為難的模樣,他略微一想便明白了癥結所在。

按照規矩,他只能獲取一個後綴魔法,可現在兩個魔法自主進入他的體內,總不可能讓艾克還回去一個吧。

巴爾達特許久之後打定了注意,回去申請一下吧,畢竟艾克也是自己的師弟,付出些代價也未嘗不可。

「巴爾達特大學者,是不是艾克多獲取了一個魔法?」雪莉也生有一顆玲瓏心,直截了當問道。

「恩,不過沒大關係,回去我再申請吧。」巴爾達特大大方方的承認了,也把心中的想法道出。

「不用這麼麻煩,把我的名額也給他吧,反正我也用不到。」雪莉微微一笑,一頭短髮利落的擺動著。

「嗯?」巴爾達特十分詫異的望著雪莉,後綴魔法可遇不可求,竟然有人願意放棄。

下一刻,他眼中閃過一絲揶揄,目光玩味的在雪莉與艾克身上來回打轉。

這樣的目光還從其他地方投來,讓向來男孩子氣的雪莉頓時面色一紅,露出嬌羞一面。

「哦,我明白了。」巴爾達特爽快的答應了。

「師弟呀,這個女孩不錯,好好珍惜。」巴爾達特並不知道愛莉的事情,輕輕拍了拍艾克的肩膀微微一笑。「好了,各位,都跟我出去吧,你們的時間也不多,好好準備,在學院祭典上能取得一個好名次,給我們雷瑟行省爭光!」

「一定會的!」扎西揮舞著拳頭,一行人前腳搭後腳走出了這個地方。

「艾克,我們都看出點眉目了,也不知道你小子哪來的桃花運,哎,自己解決吧。」扎西忽然低頭輕聲道,隨後加快了步伐,其他的人盡皆如此,很快,通道中只剩下艾克與雪莉兩個人了。

「喂!你們···」艾克喚著,餘光再瞥到雪莉那,頭頓時大了。

從第一天到雷賽城街道上的偶遇開始,艾克就覺得雪莉的情緒有些不太對了。

他一直都感到很疑惑,雪莉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

沒錯,就是喜歡,甚至包含著一種愛戀。

這樣的情況出現的非常突兀,要知道,之前他們可是好朋友,直到現在艾克也只把她當做好朋友。

他的心太小,只容得下愛莉一個人。

「雪莉學長,我···」艾克尷尬的打破了僵硬的氣氛。

「你相信『前世』嗎?」雪莉忽然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

「前世?」艾克撓了撓腦袋,他怎麼知道前世的事情。

雪莉雙眼中的柔波微動,失落的搖了搖頭,隨後雙手相交於背後,長腿輕疊,露齒笑道,「沒事了,艾克,你別多想,愛莉還在等你呢,在那之前我可得幫她看緊你了。嘻嘻!」

噠噠噠!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回蕩在狹窄的通道口中,艾克駐足原地許久,所有的情感化為一聲嘆息。

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再愛上其他人。

「愛莉,等著我···」

······

加瑪帝國帝都龍頓北方,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靜靜坐落著,遠遠望去就像是一頭沉睡的惡獸。

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是個少見的聯合巢穴,級別為禁六精英巢穴!禁止六階魔導師級別以下進入!

他由悲嘆峽谷、沉默者神殿宮、安息墓地、死亡之森、佩卡斯魔法研究所、枯竭之泉、詛咒城鎮、孤島廢墟、異種骷髏練兵場、惡鬼軍營、塌陷大地、不歸魔法塔等十二處小巢穴組成!

曾經這一塊地方是龍頓下屬最近的繁榮城市,然而魔族的到來毀了一切。

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在加瑪帝國十分出名,他也曾作為學院祭典第二輪巢穴制裁的比賽場地過。

而那一屆出了大事!那一屆的學員名單中有一個人叫倫貝斯特!

時光匆匆流逝多年,彷彿走過一個輪迴,今年的巢穴制裁比賽場地正是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

巢**某處。

咚!咚!咚!

破落的高塔之前隨處可見剝落的牆皮與磚石,大地上起伏的某種線路斷斷續續。

一聲聲渾厚如鐘的敲擊聲不絕於耳,穿過巢穴規則的封鎖,飄蕩在廣袤的大地上。

遠在數十里之外的龍頓也能聽得清晰,不過也只有剛踏入這座超級城市的人才會面帶疑惑。

有經驗的旅客們都是見怪不怪。

「叔,為什麼會有鐘聲?哪裡傳來的?」一名排隊過城門檢查的青年向著旁邊貨車上的中年大叔詢問道。

「是從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傳來的,每天這個點都會響,約莫有十幾個年頭了。」中年大叔回憶道,而後一笑,「人們都說那是冤魂敲響的鐘聲,當年學院祭典一戰打的天昏地暗,整個龍頓都炸了,誰能想到魔族會混入學院代表隊中。本來那個學院還是什麼四大學院,後來可慘了,年年成績下滑。」

「是叫萊爾瑪吉斯吧。」青年在聯絡器上一搜,所有的消息都出來了。

「對對對,就是這個。當年我也是看了轉播的,那場大戰差點就把魔族放出來了,還好國王果斷派出了安排好的兵士,這才終結了風波。也就是戰後幾天,這鐘聲開始響起,國王也曾找人進入過幾次,可都一無所獲,後來也就隨它去了。」

「今年的比賽場地不也是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嗎?」

「是呀,希望別再出什麼幺蛾子了,嘿嘿,真是多想了,哪有這麼多事情會發生。」中年漢子笑道。

重生種田生活 「下一個!」

這時,帝國兵士也提醒排隊的旅客往前挪動。

「到我們了,走!」

······

啪嗒!

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外,兩抹身影浮現。

咻!

其中一道撲了過去,卻被守護的規則結界所阻隔,差一點就被擊飛出去。

「你忘了巢穴結界了嗎?」格蘭特一把藉助被彈飛的艾麗卡。

「那是倫貝斯特!是倫貝斯特!啊嗚····」艾麗卡無力的捂著嘴,跪倒在地上,一顆顆淚珠滑落,苦澀悲傷。

格蘭特默然,那鐘聲悠長,圈圈盪開。

「這群傢伙!我要讓他們下地獄!」艾麗卡歇斯底里的喊著,狀若瘋魔。

格蘭特一皺眉,怒斥道,」你還想要見倫貝斯特嗎?那就聲音輕點!別被人發現了!現在追我們的可不只是魔帝那邊的人!」

艾麗卡捂著嘴,努力不讓聲音傳出,淚水涌的更快了。

想見不能見,所有的情感都被這結界阻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