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了摸他頭上的大包……謝元感覺與其送他去警察局,還不如送他醫院好一點。

摸了摸他頭上的大包……謝元感覺與其送他去警察局,還不如送他醫院好一點。

雖然沒有下死手,但這個力道估計能打出一個重度腦震蕩也不是難事,既然妮可要他不要殺人……還是送醫院吧。

不過還需要找下手機上有沒有留下什麼有意思的信息,比如電話錄音,APP電子契約等等。

謝元不出意外從通話記錄里找到了一份手機錄音,這也是干黑活的習慣,時刻避免反水:

「所以,我們達成共識了?」

「幹,也行吧。我真不敢相信你花錢請我就只是打一通奇怪的電話,妮可皮爾斯,對吧?

我會照你說的提到門鎖的事情……還有她的小孩,不過這樣感覺不太對就是了。」

「重點就在這裏了。」

……

謝元反覆聽了幾遍通話錄音,並且還用萬用工具針對雙方的語氣特點對通話信息進行了還原。

雖然通話的另一方很明顯使用了變聲器,但是某些說話的特點讓他莫名想到某個人……艾登的便宜師父。

不出意外的是,萬用工具的初始分析模塊很快就根據語調和語氣習慣結合之前見面時得錄音鎖定了一個人——戴米安布倫克斯。

「果然來者不簡單,這個說話的語調……戴米安,你就真的不能做個安靜的美男子嗎?偏偏要來攪我的事情?」謝元臉上毫無表情,心裏已經對戴米安的行為非常不高興。

「真當我找不到你?」謝元壓下心頭的怒火,他找到戴米安,這個人杵在這裏就像個混亂的炸彈一樣,不保險。

殺不殺他還是其次,但先得讓他提前出局。

……

車很快就開到了一個醫院門口,謝元直接把人從副駕駛上丟到地上直接遁逃了。

開出了幾條街道,謝元直接把這輛車開到街道邊的隨意停車位拋錨,然後再到路邊劫持了一輛不起眼的捷達廂式車,向他家的汽車旅館開過去。

那裏附近有個ctOS分區控制塔,不過因為地勢較高,一般人爬不上去,所以布魯姆公司為了省預算沒有額外添加安保。

布魯姆公司如此放心的原因還有第二個,因為這個ctOS控制台的加密等級是最低的,他除了一些居民的基礎信息什麼都沒有保存。

金融區,或者偏遠地帶,還有南區的ctOS因為保存了很多機密資料,大佬們的私隱,或者地處治安混亂之地,而不得不安排一些有嚴重犯罪前科的戰鬥精英進行保衛。

而他這裏這個……只能說是布魯姆公司給Dedsec的施捨:你不是想通過ctOS系統竊取機密嗎?這個區就讓給你了。

他們用分割倉一樣的手段一個區一個區的隔離,所以一個ctOS塔只能連通一個區域的信息。

但是Dedsec才不會接受這種羞辱性的施捨,他們把興趣完全放在了那些受高度保護的區域,期待能找到一些能反擊布魯姆的信息。

謝元也是被他們變相招募地一員,Dedsec需要他解開風城所有區域的CtOS控制。

謝元完成了他的工作,作為交換Dedsec也被謝元要求完全消除他在網絡上的存在,這是雙方的共贏。

但靠近汽車旅館的這個控制區卻一直就這麼荒廢了下來……今天到好也便宜了謝元。

…… 「還好,索性毒素沒有蔓延到心脈所在位置,我現在已經施法護住了他的心脈,不過此時他修為過低,靈力耗盡,想要抵抗這毒也並不容易,我得傳些靈力給他。」

少年點點頭。

等幫舒易清理完毒素的時候,寧晏才發現好似全身力氣都被抽走了。

「師父!」

丁裕清一把扶著快要摔倒的寧晏,「師父我扶你去屋子休息,舒易我來照看。」

寧晏點點頭。

倚靠在丁裕清身上的寧晏在點頭完之後很快便昏睡過去了。

……

那暖暖的光透過雕著花蟲鳥獸的木窗照射進了屋子,層層床簾內睡著的少年覺得眼前似乎亮了。

緩緩睜開眸子,光線有些刺眼。

他想用手遮擋一下,卻發現好似胳膊笨重的很,好似被大石頭壓著,根本舉不起來。

舒易歪頭看過去,看見他的胳膊被紗布包紮著。

舒易看了一下床頂,撩開帘子,發現是他自己的房間。

他他真的沒事……

舒易忍不住嘴角翹起,暈過去之前真的聽到了師尊的聲音。

師尊……

不行,他得趕緊去拜謝師尊。

舒易快速洗漱好,然後便去寧晏的屋子外候著。

舒易想著先早早地在門口侯著師尊,師尊有空就可以召見他了。

突然那門卻是被打開了。

「進來吧。」

舒易立即作揖,「舒易拜謝師尊。」

靠在那書案上的寧晏神色有幾分慵懶,不似平日里那般冷冰冰的,瞧著到有幾分十幾歲姑娘家的模樣。

「起來吧,你此番受傷了,好好養傷才是。」寧晏看著他的胳膊,應該傷口快好些了吧。

「舒易此番是來多謝師尊搭救之恩的,對不起師尊,是舒易修為低下,勞駕師尊你搭救。」

舒易臉上很是自責。

師尊原本也是有傷在身。

「無妨。」

舒易好似眼花了,他……他他好像看見師尊沖他笑了!

「過來。」

寧晏吩咐道。

等那藥粉倒在舒易傷口的時候,舒易這才從走神之中反應回來。

「是不是痛了。」

清冷的嗓音響起。

「沒有。」舒易立即辯解道。

「還好,傷口再過兩日就可以好了,不過這兩日不要沾水。」

舒易點頭,此刻心情如同水面被擲了一顆石子泛起層層漣漪。

「先回去休息吧。」寧晏淡淡道。

注意到舒易還在看著她,寧晏心裡嘆了一口氣,語氣柔和了一些:「下回若是碰到這般危險情境把這個鈴鐺搖一搖呼喚我就好了。

你是我無情閣的弟子,你的安危我自然是要負責的。下回不要這般傻乎乎的了,有危險就喊我。」

舒易臉有些紅,連忙回應好之後,舒易就落荒而逃了。

出了寧晏的屋子,舒易忍不住咧嘴笑。

「師兄。」

舒易看見丁裕清恭恭敬敬行禮,或許是太過於開心,對著丁裕清也是笑的很是燦爛。

「嗯,傷口可有好些了。」

「好多了。」

「那便好,你這幾日好好修養。」少年道。

舒易是給師父找草藥的時候才會碰上那些妖獸的。

「謝師兄。」

舒易倒是有些不太習慣。

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到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果真是福之禍兮所倚,禍之福兮所伏。

。 「孫悟空先生報價三十一億!還有哪位貴賓要加價嗎?」維多娜帶有激動語氣的聲音在空曠的拍賣現場迴響。

喊出「孫悟空先生」確實有點尷尬,但她早已顧不得這些了,二十一億美元,這已經十分接近拍賣歷史上的最高價了。

僅憑這一件拍品,她就能得到一筆不菲的拍賣費。

儘管相比任何一件拍品,拍賣費都是很小的一筆錢,但那也不是窮人一輩子能掙出來的。

這是第十二件拍品,也是除了壓軸拍品外的最後一件拍品,拍品的名字叫「樹林中的山羊」,是一件出土於兩河流域蘇美爾文明遺址的文物。

蘇美爾文明,是瑪雅人推測出現在地球上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中的一部分。

瑪雅人雖然處於新石器時代,技術落後,但在天文學、數學等領域有着極高的成就,他們推測地球上共出現過五次文明,美索不達米亞文明正是第二次文明,有兩河文明之稱。

而我們所處的文明,正是第五次文明——情感文明。

「樹林中的山羊」被通俗理解為「山羊爬樹」,從外觀看就是金屬材質的山羊前腳擔在了金屬材質的樹上,確實像爬樹的山羊。

文物逼真的外觀很容易讓人懷疑到底是不是4000多年前的文物,但經過專家鑒定,文物由青金石、銅和黃金構成,的確是蘇美爾文明後期之物。

但這麼一件東西,除了觀賞性,唯一的價值就在於研究了,對蘇美爾文明乃至美索不達米亞文明進行一星半點的研究。

「三十一……億,瘋了吧。」以辰表情誇張,懷着膜拜大佬的心情扭頭看那位孫悟空先生。

有錢人對藝術品的熱愛這麼瘋狂嗎?有錢人的世界他果然不懂啊!

今天這場拍賣會可謂是讓他大開眼界,就在剛剛,舞王濕婆青銅像和埃及法老權杖分別以十八億和二十三億美元的價格拍了出去。

沒錯,原收藏於印度新德里國立博物館的濕婆青銅像和一直下落不明的法老權杖都出現在了這場拍賣會上。

當然,濕婆青銅像並不是典雅從博物館搶來的,青銅像也是被偷了,與偷《阿卡迪亞的牧人》的小偷是同一個人。

兩件文物被偷的時間僅隔了三個月,顯然,小偷在照顧了法國盧浮宮后,又照顧了印度博物館。

舞王濕婆青銅像是以辰見過最具有神秘色彩的雕塑藝術品,創作於公元十一世紀,雕塑中的濕婆舞姿優美,左腳輕抬,右腿獨立於象徵輪迴的火焰光環之中,腳踏一個小人,表現出「時間征服者」之意。

雷液強化劑、《阿卡迪亞的牧人》、舞王濕婆青銅像、埃及法老權杖、森林中的山羊……雖然僅僅只有十三件拍品,但每一件的價格都在一億美元以上,這絕對是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一場拍賣會!

不過,與他接下來的行為相比,這一切都是浮雲。

一百億!比直接加價一百億更激動的事大概只有超過這個天文數字的加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