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路人面無表情的一拳將中年人打倒,然後伸手撥出中年人的劍,在中年人的絕望中將劍從中年人的心臟位置刺了下去。

擋路人面無表情的一拳將中年人打倒,然後伸手撥出中年人的劍,在中年人的絕望中將劍從中年人的心臟位置刺了下去。

劍刺穿中年人的身體,幾乎有一半刺到了中年人身下的地里。

「哼!」

擋路人站起來,冷哼了一聲后突然飛起,轉眼就去遠。

中年人還沒有完全斷氣,他雙眼瞪得很大,很大,滿是不甘心與絕望。

很快,中年人瞪大的雙眼中漸漸失去神采,最後閉上暈了過去。

血,不斷的從中年人的傷口流出,野風吹過,帶走了濃烈的血腥味。

「有血腥味。」

兩道自遠處飛掠而來的人影,其中一人突然眉頭微皺了一下。

這兩人正是方昊天和姜遠行。

說有血腥味的人正是姜遠行。

方昊天聞言之下感應力一下子散開,隨後說道:「前面有個人被殺……好像還沒死,走,上去看看。」

嗖嗖!

兩人都是強者,加速之個身影如電,那麼遠的距離幾乎一個呼吸就到達,雙雙落到了那個中年人的身邊。

「唉!」

姜遠行看了一眼中年人就發出一道嘆息,在他看來,中年人被人一劍穿心,不大可能還有活命的機會。

但方昊天的感應力「看」到的比姜遠行用肉眼看到的要多點,他第一時間蹲下,用手捏開中年人的嘴,然後將一枚丹藥就塞進了中年人的嘴裡。

姜遠行見此便說道:「還能救?」

「能救。」方昊天說道,「他是右心人。」

姜遠行眨了眨眼,也趕緊蹲下,右手掌第一時間就按在了中年人的心口位置,精純的玄力湧進中年人的體內,嘴裡說道:「你厲害啊,居然一下子就看出他是右心人,我還以為他死定了呢。」

方昊天沒有接話,用手扒開劍口四周的衣服,將一枚丹藥拿出來捏成粉末輕輕的灑在劍口四周。

但現在還不能撥劍,因為對方太虛弱了,若是現在將劍撥出,絕對無法再承受撥劍時帶來二次重創而死。大約十幾分鐘左右,中年人終於睜開了眼。

當看到方昊天和姜遠行時,他先是有點迷茫,隨之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竟然就要翻身起來。

「別動。」

方昊天和姜遠行幾乎是同時而喝。

「救小楠,救我女兒……」

姜遠行竭盡全力而道。

說完,他雙眼一閉,再度暈迷了過去。

但方昊天和姜遠行知道此人生機已現,已經死不了了。

方昊天伸手將中年人扶起坐好,用衣布將劍上沾的土擦乾淨后道:「我來撥劍。」

「好。」

姜遠行按在中年人心口的手微微一震,更雄渾的玄力湧進中年人的體內。

噗!

方昊天手一閃就抓住劍柄,然後一咬牙將劍撥了出來。

方昊天手在中年人的身上疾點了幾下,幫其止血,然後又拿出兩枚丹藥。

將一枚丹捏成粉灑在劍口上,另一枚丹藥塞進中年人的嘴裡。

在方昊天的丹,姜遠行虛丹境的玄力能量雙重救治之下,差不多半個時辰左右,中年人的臉終於恢復了些許血色,從暈迷中悠悠醒來。 特工重生:公主開掛啦 秦瓊很在乎秦懷鈺的安危,這個認知讓郁林樺覺得心悸和巨大的失落。

憑什麼有這麼多優質的男人願意圍繞在秦菲那個小賤人身邊,就連她的兒子也可以享受到愛屋及烏的待遇?

而她這個有著海歸背景的名媛千金卻無人問津,眼看著就要被熬成大齡剩女了。

郁林樺陰暗地想著,但她卻要強顏歡笑地幫某人結賬,然後跟著一起跑過去。

這次的計劃還沒有開始實施,所以她決不能被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東西給攪局了。

好在秦懷鈺沒有跑多久,他指著旁邊一家五星級酒店對緊跟其後的秦瓊嚷嚷著:「我媽咪,我剛才看到她進去了。」

「不可能,你肯定是看錯了。」

郁林樺故弄玄虛道:「秦懷鈺,這飯可以亂吃,話可是不能隨便亂講的哦。你知道什麼樣的女人,才隨便出入酒店的?」

秦瓊警告似地瞪了郁林樺一眼,好在對方識趣,並沒有再火上澆油。

秦懷鈺拉了拉秦瓊的手,秦瓊這才收回注視在五星級酒店的目光,轉過頭來,眼裡卻還殘餘著剛才警告郁林樺時的那種冷戾。

「叔叔,要不你先打個電話給我媽咪?」秦懷鈺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秦瓊卻有些猶豫,總覺得當著郁林樺的面做這些事情似乎有些不妥。

郁林樺適時施壓:「雖然有些話我講不太合適,但是如果你真是東方先生哥們的話,希望你能打個電話證實一下。就算是確有其事,也好提醒我妹別做糊塗事啊?」

這一席貌似設身處地為秦菲著想的話,聽著卻令人噁心。

秦瓊果斷地掏出手機,嘗試了好幾次都無法正常連線……不等他重新查看完網路,就看到從酒店正門走出一抹熟悉的身影。

緊跟其後的是一名年輕帥氣的男人,他似乎是有事叫住了秦菲。

就在秦菲茫然轉身的那瞬間,男人擁抱了她一下,然後迅速拿起她的手,給了秦菲一個極度紳士的吻手禮。

秦菲顯然有些震驚,似乎還跟對方爭辯了幾句,甚至從秦瓊的角度能看到秦菲嗔怒的表情……還有剛剛,秦菲沒等男人吻完她的手就抽了出來。

就在這短暫的幾分鐘內,秦瓊覺得他的心猶如乘坐了過山車一般,沒有在抵達終點的那一刻,他永遠無法預料到下一秒將會出現怎樣的驚心動魄?

鬼使神差般地,就看到那個本該在哄著秦菲的男人轉過頭來看著秦瓊,那眼神帶著明顯的挑釁意味,似乎還夾雜著上位者才有的玩世不恭。

秦瓊頓時石化在當場,難怪他剛才會覺得這個男人有些眼熟呢?

「媽咪?真的是我媽咪。」秦懷鈺無措地站在原地,更像是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

短暫的震驚后,秦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過去,一把揪住了對方的衣領,「楚銀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硬要闖是嗎?你再敢欺負我嫂子一次,試試?」

趁著秦瓊在說話,楚銀南使用擒拿的技巧,輕而易舉的將卿瓊摔了出去,然後罵罵咧咧:「你特么的,是誰?有什麼資格管我孩子媽咪的閑事?」

秦瓊一躍而起,衝上前跟楚銀南打了起來。

話說楚銀南有著黑白兩道的勢力,在拳腳上的功夫自然不會差,而秦瓊過慣了養尊處優的日子,沒有打幾下便處於明顯的劣勢。

就在楚銀南準備用拳頭狠狠砸向秦瓊臉頰的時候,秦菲衝上去抱住了秦瓊,用後背幫他擋了一拳。

楚銀南出拳的速度很快,所以就算看出秦菲的意圖,也已經來不及收回,不過倒是減少了一些力道。

可即便是這樣,秦菲也疼的悶哼出聲,感覺她的五臟六腑都要錯位了。

「嫂子,你怎麼那麼傻?」秦瓊驚呼出聲,幾乎是不顧一切地將秦菲護在了懷裡。

楚銀南嗤笑出聲,「呵,東方玉卿現在已經淪落到,需要犧牲他的女人跟兄弟來粉飾太平嗎?」

「你閉嘴,你別得寸進尺,否則我不介意跟你同歸於盡!」秦菲幾乎是拼盡了全力沖著楚銀南吼出聲,然後暈了過去。

楚銀南微蹙眉頭,顯然有些後悔自己的咄咄逼人。

「嫂子?你醒一醒?」此刻的秦瓊早已顧不上什麼男女有別,手腳慌亂地將秦菲攔腰抱起,然後往路邊衝去。

秦懷鈺也在最後一刻跑了過來,幫忙攔截計程車。

看著汽車絕塵而去的背影,楚銀南別有深意地瞪了眼依舊在對面看戲的郁林樺。

郁林樺勾起烈焰紅唇一笑,然後抬頭看了眼蔚藍的天空,突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愜意。

在趕往醫院的路上,坐在副駕駛的秦瓊特意用手機編輯了一行信息遞給了後座的秦懷鈺。

仔細看完后,秦懷鈺撇著嘴問道:「為什麼不能告訴我爹地?你到底在怕什麼?」

秦瓊從小傢伙手中奪過手機,快速將信息刪除后,又動作嫻熟地打出一行字,「不想看到你爹地跟媽咪吵架的話,就別提那個吻的事情,最好連那個男人都別提。」

秦懷鈺微眯眼眸,然後也在手機上編出幾個字,「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咪?」

國民老公牽回家 秦瓊看到那幾個敏感的字眼時,險些吐出一口鮮血,這小子的嘴巴也忒毒了點,讓他情何以堪?

事實上,壓根不需要秦瓊跟秦懷鈺為秦菲遮掩,這件事就已經發酵得一發不可收拾,只是他們並沒有預感到罷了。

總裁別太猛 秦菲在臨下車之前醒了,有些緊張地對著秦懷鈺解釋,「鈺兒,對不起,媽咪……」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比起我,你更應該跟你的老公道歉!」

對於秦懷鈺的陰陽怪氣,秦瓊輕嘆出聲,試圖開口說服秦懷鈺,卻接收到了秦菲的暗示,於是啥也沒說。

秦菲兀自解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媽咪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會去見那個叔叔。至於那個吻,我也很生氣。」

秦瓊沒想到秦菲可以解釋的如此雲淡風輕,不過想來也是,過錯本就在於楚銀南。 輕風吹拂,樹枝輕搖。

方昊天和姜遠行聽中年人說完,都不由的對視了一眼,第一反應就是這又是一出家族爭位的悲劇。

真是巧合,中年人居然就是拒南城萬家的人,叫萬力鈞,是萬家家主的大子。

他這一次離開拒南城,是因為聽說離宮的螭蛟融血丹能救他的女兒囡囡的病。

他女兒的萬囡囡,今年十三歲。

萬囡囡在九歲的時候卻得了一種怪病,遍訪名醫久治不愈。現得知離宮的螭蛟融血丹能治,他自是不辭萬里前往求丹。

只是他雖然有幸求得丹藥回來,卻在這裡被人將丹毀去,自已的命也差點丟了。

很明顯,那個擋路之人對萬力鈞很了解,知道他的行蹤也知道他外出的目的。今天之舉,志在毀丹,殺萬力鈞反而是次要。

雖然萬力鈞說不認識那人,但對方精通萬家武學,自是跟萬家脫不了干係,也許是萬家某個人改變了樣子。

方昊天看著萬力鈞,突然問:「在萬家,實力比你強的人有多少?」

「很多,至少有三十多人。」萬力鈞想都沒想就回道。隨後他微怔了怔,有點吃驚的道,「兩位恩人懷疑那人是我萬家的人?」

方昊天輕輕點頭:「樣子是可以改變的。」

說完,他當著萬力鈞的面樣子就發生了變化,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張蒼老的面孔,隨後再度恢復原樣。

萬力鈞獃獃的看著方昊天,對他能如此隨意改變樣子感到很震驚。

方昊天笑了笑,道:「你好好想想吧?回去后一定要小心點。」,說完便轉身要離開。

雖然兩人的目標本身是萬家,但方昊天並沒有想過要提出跟萬力鈞一起回去。

彼此並不認識,冒然提出要跟萬力鈞回萬家,太唐突了。一個不好,自會讓萬力鈞覺得他們兩人剛好路過救了他似乎是一種安排好的巧合。

所以方昊天乾脆不提。

就算要到萬家看看,等到了拒南城自然有辦法。

姜遠行見方昊天要離開,便也能想到方昊天的心思。但這麼好的機會錯過有點可惜。

於是姜遠行略一沉吟便伸手拉住方昊天,說道:「你精通醫術,何不去看看他女兒?才十三歲的小姑娘本該是活潑好動的時期,卻得此怪病整天暈睡在床,挺可憐的。」

一聽到方昊天精通醫術這一點,萬力鈞雙眼猛的發光,就好像一個守財奴突然見到一座金山一樣。

女兒九歲得病到現在,整整四年,萬力鈞不知道尋訪了多少名醫,可以說能訪的他都訪了。最後名醫訪完,他開始有了點病急亂求醫的感覺,只要懂醫的人他都去求,起碼這一帶方圓千里內,只要他知道懂醫的人他可能都找過了。

為了女兒,他不會放過任何一次機會。

現在又遇到一個精通醫術的人,他自然也不能放過。

萬力鈞突然翻身跪下,居然直接就磕頭而求:「恩人,你們能路邊救危救了我的命,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求求你好人做到底,隨我回家去看看我女兒,不管你們需要我付出什麼我都願意。」,說完,「咚咚咚……」,他連連磕頭,每一次都是額頭撞地,誠心無比。

姜遠行有點愕然的看著萬力鈞,知道自已還是低估了女兒在萬力鈞心中的重要。

「可憐天下父母心。」

姜遠行輕輕嘆息。

方昊天也是很感動,就算他本意不是要到萬家他都會去看看了。

更何況他本來就想去萬家的。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方昊天上前將萬力鈞拉起,道:「既然救了你,也許是天意,那我跟你回萬家看看,但我不敢保證能救你的女兒。」

「去看看就好,去看看就好……」

萬力鈞深知女兒的病不好治,自然也不會抱太大的希望。

只是只要有一線希望他都不想放棄都想把握而已。

如果方昊天也救不了他的女兒,萬力鈞想過了,他會再去離宮求丹,雖然再去求難度更大,幾不可能,但他還是會去求,就算跪死在離宮門口也會求。

方昊天道:「那就走吧。」

萬力鈞帶著方昊天和姜遠行回萬家。

拒南城的城門比造甲城大,更有氣派。

一座巨大的府邸門禁嚴嚴,朱門大開,正好矗立在拒南城一條大街的盡頭。

遠遠看上去,整個萬家府邸給人的感覺就是威嚴,恢宏,莊重。

「不愧是大家族,果然好氣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