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場上隨著田磊的離開,人們也都跟著散了,可是一股熱浪才剛剛開始,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孫宇大戰田磊,田磊完全不是對手,自動認輸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校園,讓所有學生都徹底驚呆。

操場上隨著田磊的離開,人們也都跟著散了,可是一股熱浪才剛剛開始,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孫宇大戰田磊,田磊完全不是對手,自動認輸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校園,讓所有學生都徹底驚呆。

甚至以前那些欺負過孫宇的人在盤算著以後孫宇會不會來報復自己,自己該怎麼辦?在其他人走光以後,場上只剩下賭神劉沖,校花薛珊瑚,還有王坤二人和孫宇。

賭神劉沖一臉躲閃的不敢看他們,只能把目標轉向了孫宇,道:「孫宇,你今天好牛啊!竟然打敗了武術系三大高手之一的田磊,想來今天過後你想不出名都難啦!」

孫宇對賭神劉沖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讓劉沖莫名其妙,可是下一刻他就知道是為什麼啦!

孫宇快速來到王坤二人的旁邊道:「兩位,今天的收入怎麼樣?押了多少?」

「額,我們一人押了五百,」王坤二人看了看賭神劉沖,又看了看孫宇道。

孫宇皺了皺眉道:「有沒有搞錯,你們押這麼少,我跟你們說的話你們都不聽嗎?」

「啊!混賬孫宇,你們合夥坑我?」賭神劉沖聽了孫宇的話后哪裡還不明白,頓時肺都要氣炸啦!

想他信用賭神一直誠實守信的開賭,沒想到今天竟然被坑啦!這如何能夠讓他的心情平靜得下來。

「話別說的那麼難聽嘛!今天這事出了點意外,不然你還是可以賺一部分的,」孫宇說完看了看薛珊瑚。

對著薛珊瑚笑了笑道:「謝謝美女的看中,也恭喜你中大獎,恭喜恭喜!」

「也恭喜你走出以往的深淵,踏進這片樂土,想來你以後不會很閑啦!」薛珊瑚沉吟了一下又道:「你真的不認識我嗎?」 「你真的不認識我嗎?」薛珊瑚的一句話頓時讓孫宇尷尬不已,因為他確實你是不認識,就早上碰見過一次而已,當時薛珊瑚什麼也沒說就走啦!本身就讓孫宇很奇怪。

「而今天她的舉動更加的奇怪,按理說除了王坤幾人,是沒有人知道他的情況,可是這位美女又是出於什麼原因會押自己能戰勝田磊呢?」孫宇一邊想一邊打量著眼前的美女,可是半天也沒有打量出個所以然來。

「額…!美女你是……?」孫宇尷尬的問道。

還是王坤反應比較快,他湊到孫宇的耳邊小聲的道:「老大,她就是你一直暗戀的對象-薛珊瑚啊!」

「啊!」這下孫宇更加的尷尬啦!在他的記憶里只有暗戀的對象是學校的校花,但是具體是哪一個,長什麼樣,全然沒有記憶畫面,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原來是你啊!果然很漂亮,而且比才傳言中更加的漂亮,真不愧是咱們學校的校花。」孫宇在一陣尷尬過後主動岔開了話題。

「噗!老大這變化也太快了吧!剛剛還不認識,馬上就開始拍馬屁啦!」王坤鄙夷的看了孫宇一眼,不過是在背後。

「呵呵!你還真會說話,」薛珊瑚也是被孫宇的誇獎給弄的微笑了!

「曾經的那些傳言我想美女你應該不會放在心上吧!就讓他過去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你看可好?」孫宇強制鎮定道。

在他想來就算以前那些傳言是真的,但是一個笑話會有多少人追求?那肯定是排隊排成一條長龍吧!人家肯定不會在乎一個「傻子一般」的自己。

「什麼傳言?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薛珊瑚見孫宇的樣子沒有承認的意思,於是開始裝糊塗。其實她又怎麼會不知道呢?曾經的孫宇對她的暗戀那是全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當時她也奇怪這個事情怎麼會傳的這麼厲害,後來才知道許多欺負他的人都用這個事情來罵他,所以沒有多久就弄的人盡皆知啦!

後來她也關注過孫宇一段時間,孫宇確實是收藏了不少好東西,而且都是跟她有關的,可是她不明白的是孫宇為什麼一直不對她告白。「究竟是自卑不敢告白?還是另有原因呢?」

自從早上碰見孫宇的時候她就感覺孫宇有什麼不一樣啦!可是到底哪裡不一樣她又說不上來,這純粹就是感覺,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准,所以今天她才會發神經一樣的押孫宇能夠戰勝田磊。

結果還真的被她的第六感給感應對啦!孫宇真的戰勝了田磊,從此將一改從前那生性懦弱的性格,名氣也會如日中天!

「好吧!那就不提啦!」孫宇也沒有繼續提起,因為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以前的自己是個是樣的人,自己心裡還是有數,人家yi8ge如日中天的校花這麼會來關注這點小事呢!

「額…!我…!」薛珊瑚張了張嘴想要再說點什麼,可是她嘴巴張開以後卻不知道要說點什麼,於是也沒有繼續糾結啦!

孫宇轉過頭來對著賭神劉沖,:「你就是信用賭神劉沖?」

「對啊!我就是劉沖,但不是信用賭神,」劉沖開始對孫宇耍無奈。

「是嗎?我不管你是不是信用賭神,給錢就好啦!」孫宇臉色平靜無波,看的劉衝心里直發慌。

「我給你什麼錢?你又沒押,」劉沖道。

「我是沒押,但是王坤他們押啦!你賠給他們就好啦!」孫宇繼續道。

「我說你們這是擺明了欺負人是嗎?我雖然是比較將信用,但是我也得看什麼情況,明知道被人坑了還要賠,你當我傻呢?還是當我好欺負?」劉沖微怒道。

「你這話說的就不對!誰擺明欺負你!我們有叫你開賭嗎?是你自己要開的,沒有人強迫你,現在輸了不會是想要賴賬吧?」孫宇一如既往,臉色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就好像什麼事情都不能動搖他的心態一樣。

「你們聯合起來騙人,現在還要我賠,沒門。」劉沖開始耍橫起來。

「好吧!既然沒門那我就打通一扇門出來,」說著說著就準備動手。

「慢著,」這時候薛珊瑚跑過來道。「劉沖,我那份不要了,你賠給他們吧!反正你不會虧的,就當是交個朋友。」

「這怎麼能這樣呢?珊瑚姐,這是你自己的運氣贏來的,不能輕易放棄,他們這邊我自己想辦法解決。」劉沖拒絕道。

「這樣吧!你們坑我就算了,但是一人承擔一半,我只陪一半,另一半就算是你們坑我的代價。」劉沖還是不服道。

「不行,這是我們押對了贏來的,不能就這樣算了。」孫宇繼續強硬的說道。雙方就這樣僵持著,誰也不讓步。

終於還是孫宇打破了僵持的畫面,道:「你要是這次虧了沒有關係,下次再堵回來不就好啦!你現在有多少線賠給我吧!等我那兒穩定了,應該就不怎麼急。」

「我說了,你們聯合起來坑我,我是不會全賠的,你們要怎麼樣都行。」劉沖繼續道。

看著雙方僵持不下,薛珊瑚來打圓場道:「孫宇,這次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少一點吧!改天我來補給你。」

「既然美女開口,那我就讓一步吧!打八折,一萬六現在就有,拿過來吧!」孫宇看在美女的面子上終於還是做出了讓步。

劉沖還在考慮,薛珊瑚突然給了他一個眼色,他也不在堅持,很快就把錢給了孫宇。

孫宇接過錢道:「下次開賭要注意點,不然被人下套了都不知道。」

「我還要你說,也只有你這種無恥的傢伙才能夠做得出來。別人哪裡敢這樣算計!」 蕭蕭春雨潤華年 劉沖被他給氣死了,那裡還有心情跟他開玩笑。

可是劉沖也沒有怕他,雖然他自己打不過孫宇,但是他有很多關係,可以叫來很多的人,所以他根本不怕誰。

要是有一點問題就害怕的話,那他也不敢在這裡開賭場啦。 男生宿舍

孫宇對著王坤和曹暉二人臭罵道:「你們兩個這麼搞的?怎麼會就押了這麼點?我說的話你們是不打算聽嗎?」

「原本孫宇以為會有個好幾萬賺的,沒想到他們兩個就押了那麼一點,不然他也不會當著劉沖的面就承認他們是竄通好的。

「老大,是我們不對,可是我們也不知道你那麼厲害,畢竟對方可是田磊啊!三大高手之一啊!所以我們為了以防萬一才少押了一點,畢竟我們也不是那些富二代,可是要生活的。」王坤的腦子最靈活,說出了心裡的想法,還盡挑重點說。

「對呀,老大,現在已經是快月底啦!我們身上也沒有多少錢啦!現在我們知道了老大的厲害,下次再來一次大的。」曹暉接話道。

「狗屁下次,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厲害,下次誰還會那麼傻讓你贏那麼多啊!這種事情要出其不意才有效果,學著點吧!真是被你們兩個給氣死啦!」孫宇對著二人道。

「對啦!下午是什麼課?」孫宇突然問道。

「下午是語文課和體育課,怎麼啦?」王坤道。

「體育課?有意思,有好戲看!呵呵!」孫宇想到了什麼,呵呵笑道。

「額!老大,你不會是要…!那樣好嗎?」王坤一看孫宇的表情,在聯想到關於體育課上的一些事,馬上知道孫宇要幹嘛啦!

「好不好不知道,到時候看情況吧!」孫宇神秘的笑道。「現在有一萬多塊錢,該怎麼花好一點呢?既能買更多有用的東西,又能省錢。」

「這個要看你自己需要什麼啦!要不下午放學後去我們去逛逛唄!」王坤笑笑道。

「下午放學后我沒有時間,你們去吧!等我忙完了來找你們。」孫宇想了想道。他可是答應了英語老師放學后要去學習的,作為一個男人,答應了別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要麼就不要答應。

而孫宇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就是不喜歡那種特特別虛偽的人,那樣的人他不會深交。

時間過的很快,當下午孫宇去上課的時候,不管走到那個角落都離不開他戰勝田磊的話題,這效果也是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以為自己這樣做應該是會比較出名,但是沒想到效果會達到這樣的高度。

現在可以說整個校園都在議論他的事情,甚至他都不知道有沒有傳到其他學校去。

體育課是一項強身健體的科目,專門教學生們如何強身健體,讓身體更健康的課時,不過有些老師卻把它當成自己的玩物,看哪個學生不爽就變相的懲罰,這也讓許多體育成績不好的學生備受煎熬。

一般情況下體育課都是在外面的操場舉行,但是今天中午下了點雨,導致外面不再適合上體育課,所以老師們都選擇在教室里講解一些關於體育課上的問題。

孫宇走在校園的道路上,一邊聆聽同學們議論自己的聲音,一邊享受校園裡那清新空氣的美感,慢慢的,孫宇閉上了雙眼。

可是讓人奇怪的是他竟然還在行走,而且就像是睜開眼睛走路一樣,有碰到什麼東西就讓開,沒有就繼續前行,幸好他走的這裡已經沒有人啦!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孫宇是進入頓悟,他在這新鮮的環境下靜心聆聽,排除心中的雜念,不知不覺就進入了頓悟,連他自己都可能不知道是咱們進入的。

就在孫宇心無雜念的頓悟的時候,他的腦海卻是另一番場景,只見一個美到不知道找什麼詞語來形容的少女在天劫之下不斷的出手,那天劫恐怖的讓人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心思。

方圓幾萬里內全是天雷,一眼看不到盡頭,也不知道這天劫到底覆蓋了多少的大陸。

少女在天劫之下努力的對抗了很久很久,久到忘記了時間的限制,忘記了空間在變化,最後還是沒有能夠躲過天劫的懲罰,香消隕落在了天劫之下,最後只剩下一縷殘魂撕裂了空間屏障而逃走。

孫宇滿頭大汗的行走在路上,臉色一片蒼白,看起來就像是剛剛生了一場大病一樣,非常的恐怖。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緩緩的睜開眼睛,而就在眼睛睜開的剎那,他整個人瞬間暈倒,在也沒有力氣支撐他站著。

說來也奇怪,就在他暈倒的瞬間,一個身穿古代服裝的白衣女子突然出現,沒錯就是突然出現,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非常的詭異。

白衣女子也是臉色蒼白,走路都好像是沒有力氣一樣,不過她咬牙堅持著來到孫宇的身邊,一隻手按在孫宇的額頭,另一隻手按在他的胸口,一股暖流順著她的手掌沒入孫宇的身體。

過了一會兒,白衣女子的表情開始露出痛苦的表情,「咳咳!」這時候孫宇才慢慢醒來,然而就在孫宇醒來的瞬間,白衣女子卻憑空消失,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現場又是那麼的安靜。

孫宇睜開眼睛,他感受著自己全身軟弱無力的身體,眉頭直接皺成了川字型,瞬間就爆發啦!

「啊!」孫宇用盡最後的一絲力氣大吼了一聲,然後又昏迷了過去,不是孫宇的承受能力不強,只是他發現自己全身的靈力只剩下全勝時期的一成,而自己什麼也沒有悟到。

就好像是老天跟他開了一個可怕至極的玩笑,讓他什麼也沒有悟到,反而還失去了自己九成的靈力,這如何能夠讓他不怒。

最讓他恐懼的是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自己竟然一點預感都沒有,就好像是突然遇見一樣,讓人捉摸不透。就連事情發生以後他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孫宇慢慢站起來走到衛生間洗了一下臉,發現自己的臉色很蒼白,更加覺得不可思議。

根據他對修真界的了解都沒有那麼恐怖的天劫,那那個白衣女子會是哪個世界的人物,實力竟然那麼恐怖,要知道修真界的天劫跟那個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而修真界的天劫他都沒有撐過去而隕落,要是在那個世界降下的天劫,自己可以說連逃脫的可能性都沒有。 高三二班教室門口,當孫宇趕到的時候已經是第二節體育課啦!由於今天天氣不好,外面大白天灰濛濛的像是要下雨的樣子,所以這節體育改成了室內課。

「這是誰呢?怎麼這麼沒有禮貌,上課遲到了不說,還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進教室,你家人是怎麼教育你的?」就在孫宇剛剛踏進教室,講台上的體育老師瞬間開始了各種語言攻擊。

孫宇這麼大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還是他教了快三年的學生,他又怎麼會認不出來呢!

然而孫宇卻想是沒有聽見老師的話一樣,依舊是大搖大擺的走進教室里自己的位置坐下,其實他現在並不是怕老師,而是他這一路上一直在想剛才的事情,這件事情沒有搞清楚,他可以說是寢食難安。

本來他進入頓悟狀態還以為是機緣所致,可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頓悟時候出現那種恐怖的場景,讓他瞬間失去九成的力量,根據他這個半仙靈魂的認知竟然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實在是太過的詭異。

然而他並不會認為這是一個巧合,絕對是有人在操控,這種詭異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啦!他記得上次就有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腦海中響起,當時也是什麼都沒有看見。

這次就更加恐怖,竟然直接弄走了他九成的靈力,要是這個事情不搞清楚,他真的是睡不著覺。

這次是失去九成的靈力,那下次呢?會不會失去所有的靈力,他不敢想象當那天來臨時會是怎樣的場景,孫宇坐在座位上也不理會旁人,眼神恍惚的看了一眼戴在手上的戒指。

「終於發現啦!小傢伙還挺聰明的,不過你不用驚慌,等你有空的時候我們來談談吧!」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突然又在孫宇的靈魂中響起。

就在這聲音傳進孫宇腦海的時候,孫宇這才打起精神,認真聽完了小女孩的話,「總算是冒出來啦!早就覺得你有問題,沒想到真的是你。」

終於有了一點眉目,孫宇也知道才發現現在是上課時間,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班上的同學都一臉奇怪的看著自己,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呢!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孫宇,你是要跟我裝糊塗嗎?別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其實你什麼都不是。」體育老師氣憤的對著孫宇大吼道。他都那樣說了孫宇竟然像是沒有聽見一樣,對他不理不睬,這讓他的臉面在這麼多學生面前如何能掛得住。

孫宇看了看同學們的表情,想來應該是自己剛才太沉迷了,導致老師說了什麼自己也沒有聽見,不過他的記憶里有關於體育老師的信息。

由於他的體育成績一直不好,再加上他以前是個生性懦弱的人,所以體育老師一直不喜歡他,覺得有這樣的學生自己都丟臉,經常找茬整他。

「剛才老師說了什麼,我確實是沒有注意聽,關於這點我做的不對,我在這裡跟老師道歉,不過老師經常這樣找茬,是不是太過份了點?」

孫宇站起來先是真誠的道歉,讓同學們也是驚訝了一下,然後接著對老師質問了起來,讓體育老師也是一時有點懵,畢竟以前孫宇可都沒有這樣反對過,所以他沒有做好孫宇反對的心裡準備。

不過老師也是經歷過各種各樣的學生,雖然沒有心裡準備,但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我過份?你天天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花樣,還說我過份,你馬上給我出去,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學生。」老師更加的氣憤,一個學生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樣說他,他如何不怒。

「那我要是不出去呢?」孫宇冷笑一聲。開玩笑,他這次重生本生就是想報復曾經欺負過他的人,更不要說這個體育老師早就是被他列入黑名單啦!就算是老師又怎麼樣!

「好,好一個孫宇,」體育老師被氣暈了頭,他一邊說話一邊接近孫宇,當來到孫宇的面前的時候,突然伸出右手就要去抓孫宇胸口的衣服。

孫宇早就注意到他的舉動,見他竟然動起了手,於是更加快速的一把抓住了老師伸過來的手,孫宇雖然剛剛失去了九成的靈力,但是他可是一個後天一重的修士。

而一個體育老師雖然是比普通人厲害點,但是那也是跟普通人相比,跟真正的修士相差可不是一點,所以老師的手在孫宇的手上一點都動不了,就算是他現在想要撤回都要看孫宇願不願意。

於是尷尬的一面出現啦!孫宇一手抓住老師的右手,怎麼也不肯放手,他就是想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自己不再是那個任人欺負的孫宇。

老師見孫宇的力氣竟然這麼大,手又撤不回來,於是另一隻手一拳打向了孫宇的頭部,他就是想要孫宇放開自己的右手。

孫宇又怎麼可能讓他如願呢!可是老師的拳頭正好是從背後打過去的,他另一隻手不順手抵擋,孫宇只好偏過頭邁開了老師的一拳,迅速站起身來後天一重的力量一下子打了過去,雖然只剩下一層的力量,但也不是一個普通的體育老師可以承受的。

這一拳直接打在老師的肩膀上,「咔嚓」一聲輕微骨頭斷裂的聲音迅速傳進各位同學的耳朵,同學們都傻眼啦!但是見過孫宇打架的班上的同學都知道他的厲害,無人敢去拉架。

「啊!孫宇,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體育老師一手按住肩膀,放出一句狠話后趕緊跑出了教室。

「孫宇,你太厲害啦!你是我們的榜樣啊!」

「對啊!你是怎麼做到的?教教我們唄!」

「……」

當老師剛剛出門,同學們都對孫宇豎起了大拇指,然後各種各樣的誇獎瞬間而來,不過孫宇對此只是一笑置之。

不過有個人列外,那就是英語課代表,她來到孫宇的旁邊皺眉道:「你還記得你答應王老師的事情嗎?你這樣做如何幫助老師?」

追愛:老大你被潛了! 「孫宇是誰?出來跟我走一趟,校長找你。」就在這時候一個中年男子來到門口喊道。 學校教導處

「你叫孫宇是吧!說說怎麼回事吧!為什麼打傷老師?」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張辦公桌前一臉平靜的對著孫宇問道。

中年男子乃是教導處主任,姓李名建強,他之前也是聽說過孫宇的一些事迹,畢竟太出名啦!早上他打敗田磊的事情在學生里是傳的很火,但是在老師的圈子裡卻沒有那麼火啦!許多老師都還不知道,但是這教導處主任李建強卻是知道。

「回主任,老師他以前就一直嫌我體育成績不好,所以經常找我的茬,那時候我沒有辦法,打不過他,所以只能忍啦!」

「但是今天他又故意找茬,還是他先動手,我實在是受不了才動手的,而且他第一次動手我都沒有計較,第二次的時候我才出手的,主任你說這樣的老師還能教出好學生嗎?」孫宇連續說出了事情的經過和自己的想法。

「那他為什麼動手?我想「一個巴掌拍不響」這個道理你應該懂的吧!」主任顯然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這個你要去問老師才知道,畢竟班上的同學都看著呢!我也不好說什麼!」孫宇開始打馬虎眼,對他不利的事情一概不說。

「好吧!這個事情就先不說,那你知道打傷老師要負什麼責任嗎?」教導主任繼續問道。

「我只知道別人動手打我的時候我要正當防衛的還手,至於後面的事情後面再說。」孫宇還是一臉的平靜。並沒有因為主任的責問而驚慌,畢竟他曾經也是個半仙。

「好,好一個正當防衛,你這不叫正當防衛,這叫方位過當你知道嗎?防衛過當也是咬負法律責任的。」主任被孫宇也是給氣樂啦!

要是他還不知道孫宇打架的事情,那還真的會被他給矇混過去,但是現在既然知道啦!那就不一樣了,學生打傷老師這種事情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很少出現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