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在店裡的人都是看著這個憨態可掬的小男孩在那裡流著口水,不斷的收集著各種顏色的寶石。

整個在店裡的人都是看著這個憨態可掬的小男孩在那裡流著口水,不斷的收集著各種顏色的寶石。

紅裝女子和自己的侍女也是沒有打擾龍寶寶,不過當紅裝女子看到龍寶寶嘴裡嚼的咯嘣響的丹藥之時,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三品丹藥?」

「嗯?」聽到紅裝女子的驚訝之聲,洛天這才將視線看掃向了聲音的來源。 第三百一十四章追蹤

洛天將視線掃到了紅衣女子的身上,目光微不可察的閃了一下。

神識探出感覺到紅衣女子居然是化骨初期的修為,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這麼年輕的化骨初期已經很少見了。

感覺到洛天目光中的驚訝,紅衣女子臉上露出一絲傲色,腳步微抬走到了洛天的身前:「這位大哥,可是第一次來到立水城?」

洛天此時有傷在身,身上氣息顯得不是很強盛,在紅衣女子的眼中,洛天的修為應該不高,在看剛才洛天只是個付錢的,把洛天當成了龍寶寶的跟班。

雖然語氣有些緩和,但是卻帶著一股高高在上的意思,如果不是對龍寶寶感興趣,他絕對不會跟這個跟班說上一句話。

「嗯,的確是第一次!」雖然知道這個女子的身份可能不一般,但是洛天還是聽到了對方那種高高在上的意思,那是一種在骨子裡面的驕傲。

這種感覺,洛天在熟悉不過,他當初在很多人的身上都感受過,比如,應宏圖,王思源,屠元正,甚至是冷秋蟬的身上都有,只不過這紅衣女子比起他們來更加濃郁而已。

不過洛天剛來到立水城,還不明白這城中的形式,也不好太過冷淡,只是聲音平淡的回答了一句。

「那兄台能否說說,這個小傢伙是哪裡的人嗎?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紅衣女子聽到洛天回答,臉上再次露出了她認為的和善的笑容,輕聲問道。

「對不起,這個恕在下不能告訴!」洛天依然坐在椅子之上,連身軀都沒站起來,再次平淡開口。

紅衣女子眉頭微微皺了皺,顯然對於洛天一個下人一樣的人物,不識抬舉的行為,讓她有些不高興。

旁邊的侍女自然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雖然她知道自己家小姐那驕傲的性格,但是她也不能說。

眼下,自己家小姐有些不開心,侍女自然明白是洛天的態度有問題,但是她卻忘了,長年在自己家小姐身邊,她也早就被她們家小姐傳染了一些傲氣。

「你起來說話,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侍女冷淡開口。

「這個,在下也不知道!」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只不過這笑容有些冷,輕輕的喝了一口茶,開口回答。

「你!」侍女好像被刺激到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不給自己家小姐面子的人,更何況還是個下人,要知道,其他幾座城池的公子看到自己家小姐都是笑臉相迎,不說自己家小姐的實力,單單容貌在這幾座城中就很有名氣。

一時間,一股緊張的氣氛在這小小的首飾店中形成,四周的人們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看著淡然坐在那裡喝茶的洛天,心中暗自猜測這小子是什麼人物,只是一個下人,便如此對待立水城城主的女兒。

「哥哥!時間是不是快到了,咱們走吧!」就在氣氛有些緊張的時候,龍寶寶臉上露出意猶未盡的神色,滿臉滿足的看著腰間的儲物袋,遞到到了洛天的手中,進入到涅盤龍印的他,自然不能帶著儲物袋進去。

「給我收好哦,下次出來,我還要玩的!」龍寶寶天真的對著洛天開口。

暗自算了下時間,洛天緩緩的點了點頭,將儲物袋收了起來,對著紅衣女子象徵性的說道:「對不起,我們要走了!」

說完也不理會紅衣女子到底是什麼表情,便拉著龍寶寶的小手,朝著門外走去。

「等一下!」紅衣女子開口,想要叫停洛天。

但是,很快她便失望起來,洛天三人彷彿沒有聽到一般,大步朝著遠處走去。

「王八蛋,居然敢無視我的話!」紅衣女子看著三人的身影緩緩的融入到人群之中遠去,臉色難看起來。

「給我查,我到要看看,他們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敢在這立水城中對我如此無禮!」紅衣女子咬牙切齒,沖著身邊的侍女喊道。

「好嘞!」侍女答應一聲,臉上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神色,她這些年也是第一次,看見小姐叫住一個男人,那個男人還愛答不理的,而且那個男人還是一個下人,她猜測,如果不是估計那個小男孩的話,自己家小姐早就出手將那個下人攔下來了。

煉體八重的侍女答應了一聲,身形快速的朝著洛天消失的方向跟去。

融入到人群當中,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此時他的神識堪比元靈初期,達到了煉虛境,這麼近的距離,他自然能夠知道那個侍女緊緊跟在他們的身後,朝著他們追來。

嘴角微微翹起,拉著龍寶寶帶著吳敵,走到了一個沒人的衚衕之中,靠在牆角。

「怎麼啦?」龍寶寶開口問道。

「等下有個客人要看我們,龍寶寶啊,等下可就靠你了啊,哥哥我現在可是誰都打不過!」洛天拍了拍龍寶寶的腦袋,輕聲嘆道。

聽到洛天的話,龍寶寶臉上露出一縷金光,咧開剛剛長了兩顆牙的小嘴,笑了起來:「放心吧,哥哥,寶寶龍會保護你的!」

「到了,抓緊時間,制服就好,別要了她的性命!」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神識當中一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衚衕口。

侍女微微探身,以為自己很是隱秘,只不過她的腦袋剛剛探出,便看到一個天真的大眼睛在看著她,讓她險些叫出聲來。

不過他看到只是那個小難孩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剛要伸手,摸摸這個可愛的小男孩的頭時,便聽到了讓她嘴角抽搐的話。

「還是個母的?還這麼弱!沒勁」龍寶寶嘟著小嘴,滿臉嫌棄的模樣。

侍女的手還在空中,聽到龍寶寶的話,笑容卻是僵硬了下來,心中大怒:「什麼叫還是個母的,還這麼弱,我不比你那兩個下人強多了嗎!」

不過她並沒有機會將這話說出口,一個肉嘟嘟的小拳頭已經擊在了她兩個飽滿的胸口之上。

「噗……」侍女睜大了雙眼,臉上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龍寶寶,口中噴出鮮血,倒飛了出去。

剛剛跌落在地上,天空中一個弱小的身影,將陽光遮住,不斷的朝著自己的臉上落了下來。 第三百一十五章搜尋

龍寶寶的這一招,哪裡能夠是侍女可以承受的住的,就連化骨中期的傀儡在這一坐之下都被坐碎,如果不是龍寶寶聽洛天的話不傷了她的性命,只是弄昏,否則這一下,直接便能將這只是煉體八重的侍女給坐死。

「噗……」一道清晰的怪異的聲音響起,讓洛天和吳敵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呀……糖好像吃多了,臭……臭……」龍寶寶捂著小手捂著鼻子,再次狠狠的坐在了侍女的臉上。

侍女聽到這一聲響聲,潔白的臉蛋上瞬間變成了豬肝色,此時她的臉正對這那小屁股,也就是聲音的來源,她能感覺到一股灼熱的氣息在她的臉上吹過,差點沒把她氣暈過去。

但是這個小屁股便在也沒給她任何機會,再次狠狠的坐了下來,一屁股真的將侍女坐暈了過去。

在侍女閉上眼的一瞬間,金光閃動,龍寶寶化成一條金色的小龍,落在了洛天的手背之上。

「呼……」洛天輕呼了一口氣,連忙帶著吳敵朝著遠處走去,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他能夠想象的出,這個侍女醒來之時,絕對會發飆。

洛天並沒有急著去城主府,而是隨便找了一間不起眼的小客棧住了下來,打算把傷養好之後在現身,要是真在城主府出現了什麼變化的話,那麼也有應對的機會。

三次涅盤龍印已經全部開啟完成了,想要開啟的話,那麼就得等到五天以後,所以洛天決定,閉關五天在去城主府,打探一下那些宗門的下落。

丟給了吳敵一些丹藥和一把黃級高階的長刀,洛天便在這小客棧中開啟了閉關模式。

而吳敵同樣如此,有了洛天的丹藥,和比起北昌郡濃郁了太多的元氣,他也打算趁著這段時間衝擊一下煉體六重。

就在洛天和吳敵雙雙閉關之時,衚衕口昏迷過去的侍女悠悠轉醒,臉上露出一絲迷茫,隨後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彷彿想起了什麼,臉色變的難看起來,潔白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衚衕的牆壁之上,薄弱的牆壁轟然倒塌。

婚了再愛 「啊……我要殺了你們!」侍女狀若癲狂朝著城主府奔去。

一回到城主府中,侍女便將自己的遭遇跟自己家的小姐講述了一遍,只不過將被龍寶寶坐暈那一段給隱藏了下來,實在是太丟人了,但是卻是不斷的添油加醋的哭訴著自己所受的委屈。

本就偏袒自己家丫鬟的紅衣女子,哪裡能夠聽的下去,此時洛天三人在她的眼裡簡直成了調戲婦女的流氓也差不了多少,當即下令全城尋找洛天。

洛天閉關的第一天,無數的煉體境的士兵,開始在立水城的各個地點粘貼洛天和吳敵還有龍寶寶的畫像,懸賞捉拿。

第二天和第三天,士兵們便有士兵分散在立水城各個角落,尋找著洛天的蹤跡。

第四天的時候,依然沒有發現洛天的蹤影,讓紅衣女子更加瘋狂,吩咐下去,開始一家一家的搜索。

時間緩緩流過,城主府的勢力在立水城中尋找一個人還是很簡單的,要不是洛天和吳敵找到的客棧有些不起眼,店主又是個年邁的老人,沒準第一天,洛天和吳敵便被發現了。

第五天,店主正在台前盤賬,潔白的鬍子證明老人的年紀有些大,但是算盤卻是在老人的手中打的啪啪直響。

「啪……」老者有些蒼老的手,拍在旁邊一個夥計模樣的年輕人的腦袋上,大罵出聲:「小王八蛋,這壺茶水的錢怎麼沒算!」

「額……」夥計被老者拍的一愣,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想要開口解釋。

「砰……」不等夥計解釋,店門被踢開,大隊的士兵從外面湧入,臉上帶著陣陣的殺意,青一色的煉體七重,大約有十多人的樣子,分散開來站在兩側。

一個年輕的紅衣女子,臉上陰沉的從門中走了進來,身後一個侍女模樣的人咬牙切齒,跟在紅衣女子的身後。

「你確定是這裡?」紅衣女子沖著身後的一個士兵說道。

「小的敢保證,就在這裡,是王六親口跟我說的!」士兵臉上帶著一絲狂熱看著紅衣女子,拍了拍胸脯,朗聲說道。

似乎是感覺自己家的小姐有些不太相信,士兵沖著櫃檯中的那名夥計大喊了一聲:「王六,你是不是說過幾天前有兩個長的跟畫像上的人一樣的人住進了你們這家店?」

而你憂傷成藍 「額……」櫃檯中的夥計臉色有些難看起來,看了看旁邊依然在敲著算盤的老店主,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軍閥老公請入局 「是,是的!」夥計自然認識紅衣女子是誰,他可不敢得罪,老老實實的開口。

「好了,這裡沒你們的事了,去領賞吧,你,告訴我,他住在哪間房中!」紅衣女子臉色淡然,沖著夥計王六開口。

「在……在樓上的第三個和第四個房間……」王六感覺到紅衣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顫抖起來,哆嗦著回答道。

「好!這是包賠你的門錢,等下還有壞的東西,我再賠!」紅衣女子隨手扔在店中幾塊元氣石。

說完,理都沒理老者和夥計,帶著侍女緩步朝著樓上走去。

「呼……」洛天輕呼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五天的時間終於過去,自己的傷勢完全好了,而且涅盤龍印距離前三次開啟,也已經到了一個月的時間。

不過隨後,洛天的耳朵動了動,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雙眼朝著房門處望去,緩緩的站起身來,身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沒想到,找來的速度還算挺快的!」洛天緩步走到了房門前,緩緩的將房門打開,看到了門外面一張精緻的臉龐。

紅衣女子帶著侍女剛剛來到夥計指出的第三間房的房門前,打算推開房門,沒想到房門卻是自己從裡面打開了。

詫異了一下,紅衣女子看到了正在將房門打開的洛天,兩人目光對視,紅衣女子臉上露出冷色。

不過紅衣女子看見洛天的目光,和洛天身上的氣勢,明顯的感覺到比起五天前來強了太多。

「給我滾出來!」侍女一看是洛天,臉上立馬被憤怒所填滿,大聲呵斥起來。 第三百一十六章矛盾激化

聽到侍女的喊聲,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輕聲開口:「不知道兩位姑娘找在下何事?」

「何事?來殺了你!」侍女臉上露出瘋狂,想到了前幾日在衚衕之中受到的侮辱。

吳敵站在旁邊的房間之中聽到侍女的喊聲,猛然睜眼,臉上露出苦笑,他感覺到和洛天呆著這幾天真的是太次激了,每天都提心掉膽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隨著侍女的吵鬧,客棧之中看其他客人臉色迷茫的從房間中走了出來,臉上帶著迷惑。

「吵什麼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一個長臉漢子臉上帶著不耐煩,打開房大聲吼道。

「給我滾!」侍女一拳轟向聲音傳來的房門,此時他眼神之中已經快噴出火來,砰的一聲,木質的房門被侍女憤怒的一拳轟的粉碎。

「原來是丁小姐,您繼續!」長臉漢子瞬間清醒過來,看清來人,臉上露出惶恐的神色。

中年人心中暗罵自己今天倒霉,其他客人也是臉上帶著疑惑,沒想到這立水城公主一般的存在會來到這不起眼的客棧。

在人們驚訝的目光中,侍女臉色冰冷的看著洛天:「將你們的小主子交出來,這裡沒你的事,滾!」

「不好意思,他不是很想見你,當然了,如果你見到他,我想,一定會後悔剛才說過的話!」洛天臉色依然是那副淡然的模樣。

「那我就讓你後悔之前做過的事!」侍女臉上帶著一絲憤怒,潔白的拳頭之上布滿了淡淡的藍色,一拳朝著洛天轟去。

侍女知道,洛天是修鍊者,所以用出的力氣比起剛才對付那個普通的漢子強了不少,可以說用近了八成的力氣。

洛天眉頭微皺,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目光深邃的掃向了紅衣女子一眼,手掌穩穩的迎在了侍女襲來的拳頭之上。

「轟……」沉悶的響聲在兩人的身前形成,無形的氣浪將幾人的衣衫吹了獵獵作響。

紅衣女子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剛剛洛天掃向她的那一眼,讓她有些心顫,彷彿自己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渾身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不過看到,洛天只是小小的煉體九重的修為,只是個單一金屬性的體質,紅衣女子心中安穩了下來,心中暗嘆自己大驚小怪。

「你過放開我!」驚呼出聲,侍女臉色難看的看著嘴角微微翹起的洛天。

「憑什麼?」洛天嘴角微微翹起,聲音如同九幽之中颳起的寒風一般,將侍女的拳頭死死的攥在了手中。

洛天心中有些憤怒,之前侍女無辜的對中年人發火,已經讓他心中有些不爽了,但是沒想到這侍女,連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對自己出手,甚至這一拳下去,如果是自己之前的狀態,完全沒有可能挨的下來。

「放了她吧,你在跪下跟她道歉,此事做罷,否則這立水城,你走不出去!」紅衣女子,臉上帶著一絲冰冷,如同施捨一般的聲音從她的紅唇之中流出。

「憑什麼?」洛天臉上無悲無喜,這種人他真的是見的太多了,如果對方蹬鼻子上臉,洛天不介意,讓其有一次終身的教訓,以為自己年紀輕輕就化骨初期,加上身世好,就高別人一等。

「就憑我,是化骨初期!而你是煉體九重!」紅衣女子,臉上帶著無盡的傲色,化骨初期的修為散發出,一股無形的氣勢,如同海浪一般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就憑我叫丁笑妍!是這座城城主的女兒,我一聲令下,這立水城幾十萬人口,有一半會阻止你離開這裡!」不等洛天開口,紅衣女子繼續開口,講出了自己的身份。

黑金狩獵者 「城主的女兒?」洛天緩緩的鬆開了侍女的手,將其摔到了一旁,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倒不是洛天害怕了這個丁笑妍,而是丁鴻飛說過,他的晚輩就是這個立水城的城主,眼下,自己如果跟人家的女兒衝突的話,難免有些不好,理論上來講,丁飛鴻是對自己有恩的,這個丁笑妍,也算是丁鴻飛的晚輩了。

但是洛天的鬆手,在丁笑妍看來卻不是那麼回事了,分明是被自己的氣勢和身世給震懾到了而已。

「之前,多有得罪,不好意思了!」洛天抱了抱拳,臉上露出一絲善意的微笑。

「哼!」丁笑妍冷哼了一聲,看到洛天的笑容,臉上露出輕蔑的神色。

「討好我,沒有用,我剛才可說的不是放手那麼簡單,是跪下!」丁笑妍高高在上,洛天的笑容在她的眼裡跟服軟討好沒什麼兩樣,這樣的人,之前她也碰到過不少。

這兩年總有一些自以為是的二愣子,趁著自己在逛街之時,不認識自己,而且自認為很有實力,對自己無理,最後自己露出修為和身世,都是賠笑著離開。

「嗯?」洛天眉頭微皺,臉色沉了下來,自己已經表現出友好了,對方卻是讓自己跪下,洛天怎麼可能做到。

「不跪,就死!」侍女被洛天摔開,聽到洛天在那裡發愣,大喝一聲再次朝著洛天攻了過來。

「砰……」侍女來的快,去的也快,還沒到洛天的身前,便被主僕二人搞的不耐煩的洛天,一腳給踹飛了出去。

「噗……」侍女臉上帶著震驚,一口鮮血從櫻桃小嘴中噴了出來。

整個客棧為數不多的幾人,臉上露出吃驚,感覺自己彷彿在做夢一樣,沒想到有人居然敢在立水城中,居然敢反駁丁笑妍的話。

「你找死!」丁笑妍看到大口噴血倒飛出去的侍女,臉上露出憤怒之色,身形閃動,如同一團紅色的火焰,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給臉不要臉,真以為,老子是在乎你這區區化骨初期的修為,在乎你這爛城主的女兒?」洛天臉上冷芒閃動,此時他心裡的火氣已經成功的被丁笑妍給挑了起來。

拳頭之上金光閃爍,洛天如同一顆金色的流星,同樣向前走了兩步,臉上露出一縷戰意。

人們都有些顫抖,在這裡住的大部分的人都是普通人而已,那裡能夠抗的住兩人的氣勢,紛紛心驚起來。

就在兩人即將碰撞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住手,要打滾出去!」 第三百一十七章城主

聽到這個蒼老的聲音,洛天和丁笑妍身心巨震,即將碰撞在一起的拳頭也是戛然而止,不是兩人自行收手,而是一股強大的壓力在這狹窄的空間之中升起,硬生生將兩人散部在體外的元氣給壓了回去。

「誰!」洛天臉上露出強烈的忌憚之色,想不出誰能有這麼高的修為,這種壓力,絕對不是元靈境的修鍊者能夠擁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