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挨了它一記重擊竟然沒死,迷神血魔將很意外,血影一閃,再度兇狠的向方昊天撲去。

方昊天挨了它一記重擊竟然沒死,迷神血魔將很意外,血影一閃,再度兇狠的向方昊天撲去。

"昊天!"

虛夜月和唐斬等人頓時嚇壞了,瘋了似的衝上去。

"哈哈,死定了。"

看到迷神血魔將再撲向方昊天,其他人根本來不及救方昊天了,葉天龍頓時大喜狂笑。

於天佑等人也在笑。

庄婷笑不出來,她是很討厭方昊天,特別是方昊天搶了吳天龍的幻翼蜴后她更想方昊天死。

要是沒有剛才發生的事,她看到這樣的情況她也會笑。

但現在她真的笑不出來啊!她忍不住想到了剛才。若不是方昊天提醒,她也許會像蔡秋松一樣被撕殺了。

"昊天!"

劍道盟的人都瘋了似的衝去,虛夜月的聲音更是透著緊張,恐懼,驚慌。

"昊天,快飛……"

虛夜月拼盡了全力,速度如電,但她再快也來不及幫阻攔迷神血魔將了。

"昊天,撥劍!"

蘇青璇也急了,急吼。

可是方昊天的傷勢太重了,居然連抬手撥劍的力氣都沒有了,他根本就抬不起手。一臉苦澀道:"青璇,對不起,看來沒機會幫你重塑肉身……"

"別放棄,快,快想辦法撥劍……你不是輕易放棄的人,快!"

蘇青璇瘋了,赤霄炎龍劍在方昊天的耳中瘋狂掙扎要自已射出。

"呼……

迷神血魔將衝到方昊天的面前,利爪一揚就狠狠的抓向方昊天的頭,要將他的頭直接抓碎。 "不……"

虛夜月還差六米的距離,她來不及救方昊天了。她竭斯底里,恐懼,絕望。

這一刻,她方是知道方昊天在她的心中居然佔據了如此重要的地位,看著方昊天馬上就死,她感覺她的心要被撕碎了一樣。

就好像迷神血魔將現在要抓碎的不是方昊天的頭,而是要抓碎她的心臟。

"昊天……"

唐斬等人也是絕望。

來不及了,誰都來不及救方昊天了!

"哈哈,死定了。"

葉天龍笑得瘋狂,笑得肆意:"敢搶我的東西,該死,該死……"

方昊天看著迷神血魔將抓下的利爪,一剎那他突然想到很多。

想到父母,想到蘇青璇,想到容雁冰,想到虛夜月,想到唐火火,楚先河,唐斬等等,一個個片斷不斷的在他的腦海中極速閃掠……這個世上,有了太多他在乎的人,他在意的人,有了太多讓他留戀的東西!

"不,我不能放棄,我不能死,我不能坐以待斃,我不能放棄……"

方昊天不甘心就此死去,一股不倔之意居然讓他產生了一股力量,電光石火中手突然抬起將赤霄炎龍劍撥了出來。

劍一出耳,赤霄炎龍劍陡然變化,方昊天感到握劍的手有一股吸力將他的手掌吸住,然後劍將他帶得站起。

一起身,方昊天暴退一步,腳掌在地面上踩出一個深達十厘米深的腳印,赤霄炎龍劍則是化作一道筆直的暗紅直線挑刺而出!

"擦"的一聲脆響,迷神血魔將的前面空氣彷彿直接被他一劍刺破了。

更奇妙的是赤霄炎龍劍明明挑刺但空中忽然凝結出無數朵暗紅色的劍花,每一朵劍花美麗而又真實。

劍花飄落,恰好籠罩住了迷神血魔將。

迷神血魔將的修為境界只是相當於人類的靈武境九重,但魔體天生強大,簡直不亞於靈級下品的防禦寶器。

但如此強大的魔體此時在劍花籠罩的瞬間便是給破了。

方昊天施展的這一劍,在場所有人都看不懂,也從來沒有見他施展過。

強如虛夜月,熟悉如虛夜月,目睹了方昊天的三招連貫劍法的強大自以為已經對方昊天的實力有所了解的虛夜月,此時看不懂。

隱約中,虛夜月有一種感覺,這劍法如果是女子施展出來威力會更加強大。

此時誰能想到劍在方昊天的手中,施展劍法的卻不是他而是蘇青璇?

虛夜月又怎麼會想到自已的感覺沒有錯,這劍法本身就是女子修鍊的劍法?此時因為蘇青璇還是有所保留不想讓人知道她的存在,借方昊天的手施展出的劍法,威力確實打了一個大折扣?

明明直線挑刺卻現劍花!

按正常人的理解,蘇青璇這一招劍法是有違劍理的。

可是有違劍理的劍法卻是如此的強大。

劍花落下,迷神血魔將身上散發的血霧一下子被劍花壓制下去,瞬間變為虛無。

最後劍花陡然凝實,再變成挑刺。

挑刺的劍勢挑刺迷神血魔將。

林子中,驟然響起一聲帶著憤怒與不甘的怪叫。

迷神血魔將暴退,瞬間退出上百米遠,眼神恐懼而憤怒的盯著持劍傲立的方昊天。

方昊天的腳邊,有兩條噴血的粗壯手臂,正是迷神血魔將留下來的。

"……"

所有人驚呆,個個神情獃滯,嘴巴微張,滿眼驚駭。

"怎麼可能……"

葉天龍也是神情獃滯,內心震驚。

明明必死的方昊天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大,居然將迷神血魔將的雙臂斬了!

要知道剛才強如虛夜月的劍都是無法劃破迷神血魔將的身體啊!

"它受了重傷,快殺了他。"

其中一個九重高手突然叫起。

轟!

迷神血魔將的身體炸開,全部化為了血霧,跟著再是一收就已經在林子中消失。

看到迷神血魔將消失,大家既是遺憾沒有機會在它重傷時殺了它,但又因為它重傷逃走而鬆了口氣。

這傢伙太厲害了!

"昊天!"

虛夜月和唐斬幾人突然緩過神來,都衝到方昊天的面前。

虛夜月第一時間掏出一枚丹藥,然後不顧任何人的異樣目光直接就用手將丹藥塞進臉色慘白到極點的方昊天嘴裡。

"守護。"

虛夜月陡然一喝。

唐斬沒有二話,身形閃動,站位簡單而玄妙,似是一種小陣將方昊天護在中間。

"咻!"

虛夜月的手突然一揮,也不知道她動用了什麼,一團光芒將方昊天罩住,所有人都無法看清方昊天的情況。

光罩籠體,隔絕外界,世界一片清靜。

方昊天的眼睛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方昊天。

蘇青璇說道:"她是怕別人看到你將赤霄炎龍劍收進耳朵的情況,所以用此光罩隔絕了所有人的視線,倒是挺細心的。"

"這樣也好。"方昊天已經坐下,強撐著身體催動玄力煉化虛夜月給他的丹藥,"這樣你可以將血魔將的雙臂收進劍域,這個對小白應該也有大用。"

"確實有大用。"

蘇青璇將血磨將的雙臂收起。

方昊天專心煉化丹藥。

外面,大家只能看著光罩,看不到方昊天,但居然沒有人走,大家都想知道方昊天如此重傷會怎麼樣。

有人希望沒事。

有人希望他死。

葉天龍就是最希望他死的人。

可是有虛夜月和唐斬幾人一起守著,葉天龍根本沒機會傷害到方昊天。他也不甘心就此離去,於是也在這裡等著看方昊天最終會不會因傷而死。

這一等,就是等了三個時辰。

光罩突然間像被敲碎的玻璃一樣碎開,顯示出盤膝而坐的方昊天。

此時的方昊天臉色已經恢復了正常。在光罩碎開時他便睜眼,明顯有兩道精度閃射。

如此情況,哪裡還有半點重傷的樣子,他的身體顯然恢復了。

"媽的。"

想方昊天死的人都忍不住暗中啐罵了一聲,葉天龍的眼神更是瞬間變得更加憤怒與猙獰。

方昊天站了起來,道:"我沒事了。"

"你行啊。"石鋒用拳頭輕輕的撞了一下方昊天的胸脯,說道:"剛才可真把我們嚇壞了。你是不是有什麼讓你突然爆發的寶物?怎麼不早點用,我們都以為你小子死定了。"

方昊天笑了笑。

既然大家誤會他突然斬傷迷神血魔將是使用了什麼寶物,那正好順水推舟,不用他多解釋什麼了。

只是覺得有點委屈蘇青璇了!

明明是她的功勞,她卻無法領。

"我們走。"

葉天龍看到方昊天沒事,現在劍道盟的人都在,虛夜月更是恢復了實力,他知道無法對付方昊天了。

"葉天龍。"虛夜月突然叫起,"你不是要找我搶回幻翼蜴嗎?怎麼就想走了?"

方昊天等人朝葉天龍看去。

本要離開的葉天龍聽到虛夜月的叫聲,腳步微滯,回頭看了一眼,眼神惡毒至極道:"虛夜月,你別得意,你要是落到我手裡我會讓你生不如死。還有,方昊天,你不可能有用不完的救命寶物,你最好求虛夜月永遠在你的身邊護著你,否則讓我逮到機會我扒了你的皮……說完他帶著於天佑等人離開。

迷神血魔將已死,葉天龍和虛夜月又沒有打起來,其他的人便也散開,紛紛向玉劍峰的方向走去,繼續斬殺血魔以求能獲得更好的成績。

雖然目睹了迷神血魔將的強大,知道血魔中也有強大的存在。但這樣的存在必定是少數,說不定迷神血魔將就是血魔中最強大了。

所以大家仍然沒有退縮與太多的畏懼,仍然前往玉劍峰方向。

當然,經歷了此事後大家肯定會更加小心,不敢輕易深入。

這些人散開,林子中,只剩下劍道盟七人。

唐斬說道:"昊天,你以後一定要小心這條瘋狗啊!"

虛夜月眼中閃爍凶芒:"回去我得想辦法激他上生死台才行。"

她的實力雖然比葉天龍強大許多,但正常情況下葉天龍不會傻得跟她死戰,打不過肯定會逃,這樣的話她也殺不了。

但上了生死台就不一樣,無處可逃,只有死戰。

唐斬搖頭說道:"他知道打不過你,不會那麼傻跟你上生死台,他也不敢找你的麻煩,只會找昊天的麻煩。"

大家看向方昊天,都有點擔憂。

雖然迷神血魔將這麼強大都被方昊天斬傷,但大家都認為他用了爆發的寶物,並不是自身的實力,所以對葉天龍要找他的麻煩都擔心。

方昊天卻是淡然說道:"他要找我的麻煩,擔心也沒用。我們現在去斬殺多點血魔,萬一我真拿了萬武殿的最高評,得到獎勵的寶器說不定比葉天龍還要厲害了。"

"哈哈,也是。"

"你能想得開是好事。但一定要小心。"

"葉天龍肯定不會讓你拿到萬武殿的最高評的。"

"那就看誰殺的血魔多了。"

"走,殺血魔去。"

七人鬥志昂揚,在虛夜月的帶領之下也是朝玉劍峰的方向走去。

當然,不管是劍道盟的人還是其他的人,都知道不能真正進入玉劍峰。

朝玉劍峰的方向走,目標也僅是在玉劍峰附近斬殺血魔。

前行中,虛夜月提議道:"絕對不能讓葉天龍拿了萬武殿的最高評,所以我們盡量讓昊天多斬殺血魔。"

唐斬等人都有此意,點頭贊同。 試煉一個月的時間終於結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