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高高興興的把小金鎖片給戴上了,隨後很快,兄弟倆就被爺爺帶着進去了宅子的內廳里,準備吃飯。

於是。他高高興興的把小金鎖片給戴上了,隨後很快,兄弟倆就被爺爺帶着進去了宅子的內廳里,準備吃飯。

而這個小叔公呢?

人都還在這裏的時候,他是笑容滿面,但等到人一走,四周安靜下來后,他臉上的笑容就徹底消失下去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極其陰狠而又歹毒的神色。

還真是頑強啊。

竟然還冒出了一個健康的!

——

霍司爵趕到老宅的時候,熱熱鬧鬧的內廳里,已經正式開餐了。

滿廳都是人,也不知道這老頭子是不是故意的?竟然把霍氏族人,還有一些親朋好友都邀請過來了,就跟擺宴席似得。

「爸……」

霍司爵進來了,掃了一眼那兩個正坐在爺爺旁邊津津有味吃着的小傢伙,他對着坐在首席上的老頭子喊了一聲。

老爺子目光抬了抬,如霍司爵所料,對於這個終於來了的兒子,他沒有絲毫高興。

「終於過來了?那就一起吃吧。」

「……」

霍司爵也不想跟他在這個場合鬧不愉快,便點了點頭,進來在兩個兒子旁邊坐下來了。

「爹地,你過來啦,媽咪沒有跟你一起來嗎?」

倒是墨寶看到了爹地,很是高興。

不過,高興完后,他看了一下他的四周,發現媽咪並沒有跟來后,笑意盈盈的小臉又馬上垮了下來。

霍司爵看到了,抿抿唇,半晌,才慢條斯理解釋:「你媽咪在上班,請假要扣工資。」

「哦。」

墨寶果然不問了。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媽咪現在可是一個人養着他和妹妹呢,扣工資了確實不好。

兩個小傢伙便繼續埋頭吃飯去了。

十來分鐘后,可能是因為霍司爵也來了的緣故,宴席上的氣氛開始變得非常拘謹,沒一會,這些人隨便吃了兩口,便匆匆離開了。

霍司爵在這個家裏,還是很有震懾力的,特別是他掌權了之後。

看到大家都走了,霍司爵望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也打算帶兩個孩子回去:「爸,既然家裏的親戚好友都見過了,那我也先帶他們兩個回去。」

「急什麼?他們媽媽還沒到呢。」

突然之間,這老頭子就坐在那裏不冷不熱又來了一句。

霍司爵驟然瞳孔縮了縮。

什麼意思?他還通知了那女人?

他臉色變了,一瞬間,眉宇里閃過一絲惱怒后,他的語氣變得十分不客氣:「爸,你在想幹什麼?現在做事都這樣我行我素了?完全不用跟我商量?」

「笑話,我做老子的,做事還要跟你商量?」

老頭子也是絲毫不讓。

霍司爵便氣笑了:「你覺得呢?現在我才是霍家之主,我有權對所有事做出決定,你看你現在做的事,你有考慮過後果嗎?」

「我考慮後果?我需要來考慮後果嗎?霍司爵,難道這麼多年,我做得這些,不都是在幫你擦屁股?」

「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不明白?你要不想讓他們媽媽再跟你一個戶口本,你堂堂正正跟她離婚就是,玩那種陰招算什麼?你還是個男人嗎?」

老爺子讓人把兩個孩子帶走了,終於盯着這個兒子怒不可遏罵道![] 宋顏突然覺得,楚塵被撞成傻子之前,絕對是個瘋子。

若不然,怎麼可能會問夏北的少爺借一百萬,在醒獅采青大賽上,押注宋家奪青。

那相當於直接將一百萬丟掉。

金灘大廈,位於禪城最繁華的地段。

車子駛入停車場,楚塵宋顏並肩走上。

來之前宋顏已經聯繫了金灘大廈的負責人,對方已在一樓大廳等候。

「黃經理,我是宋顏。」宋顏走上前。

在金灘大廈,但凡姓黃的人,都代表着黃家子弟的身份。

黃經理含笑點頭,眼神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站在宋顏旁邊的楚塵。

「他是我丈夫,楚塵。」宋顏介紹。

「楚先生。」黃經理禮貌性地微笑,隨即嘆了一下,「可惜了。」

楚塵眉宇輕挑了下。

黃經理帶着兩人走進了電梯,按下一個樓層,「金灘大廈一共三十六層,宋小姐看中的,是第二十一層的辦公室,說來也巧,聽說葉家跟宋小姐有些往來,關係不錯,金灘大廈,第二十二到二十六層,都是葉家租下的。」

宋顏一路聽着。

「對了,二十樓,是錢氏製藥的辦公室。」黃經理微笑,「宋小姐的競爭對手。」

楚塵看了一眼,這位黃經理的神色,充滿著輕蔑,這句話,嘲諷的意味更濃。

金灘大廈,是禪城商界中心的代表。

但凡選擇金灘大廈的,無不是業內知名企業的典範。

可宋顏如今代表的,不過只是一家連註冊都還沒有的製藥公司。

敢選擇金灘大廈作為起點,樓上是與宋家結怨了的葉家,樓下是禪城的製藥行業巨頭錢氏製藥,這無疑相當於,宋顏選擇了在夾縫中生存。

不過,這位黃經理的態度,讓楚塵覺得有些奇怪。

宋顏的選擇,似乎與他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不需要這樣冷嘲熱諷。

「老婆,你之前認識黃經理嗎?」到了二十一樓后,楚塵問宋顏一句。

宋顏搖搖頭,「第一次見面。」

楚塵看了眼站在不遠處的黃經理,「嘴巴真臭。」

宋顏使了個眼色,「小心說話,這個黃經理在金灘大廈的權力可不小。」

宋顏看了一遍之後,對這處地方倒是非常滿意。

樓梯口,突然間有人走上來。

「黃經理,我聽說,有人要在這層樓,開製藥公司。」一個青年人的聲音響起來。

黃經理的神色含笑,「原來是錢少爺來了。」

青年人錢步紹,錢氏製藥的少爺。

錢步紹目光看向了宋顏,眼睛微微地一亮,含笑走上去,伸出手,「這位就是宋三小姐吧,聞名不如見面,難怪會被葉少看中。」

宋顏擰眉。

一隻手伸出來,握住了錢步紹的手,「我叫楚塵,我老婆有潔癖,不握臟手。」

錢步紹的視線冷冷地一眯,立即鬆手,盯着楚塵,「你運氣似乎還挺好,不過,不知道今天怎麼樣了。」

「出門前給自己算了一下,大吉大利。」楚塵微笑。

「榮東說,葉少下令,暫時不對付你。」錢步紹站在楚塵的身邊,低聲地說道,「不過,榮東這個人,瘋起來,六親不認。皇庭酒店眾目睽睽之下的羞辱,榮東可不會輕易罷休。對了,剛才榮東還在我辦公室喝茶,這會也不知道去哪了。」

宋顏也聽見了錢步紹的話,面容微微地一變。

錢步紹看着宋顏,感嘆搖頭,「宋三小姐,你要是跟了葉少爺,豈不比這人,強百倍。」

「你知道榮東為什麼被打嗎?」楚塵問了一聲。

錢步紹側臉看了下楚塵,語氣淡漠,「你倒是說說……為什麼?」

楚塵眯眼一笑,一步上前,手起掌落。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直接將錢步紹打懵了,踉蹌地後退了幾步。

「楚塵。」宋顏驚呼,面容一變,這傢伙,怎麼又打人了。

「現在知道為什麼了吧。」楚塵呵呵地一笑,「他跟你一樣,嘴臭。」

錢步紹捂住臉,眼眸涌動出狂怒地盯着楚塵,「你他媽的敢動手?」

錢步紹有種受不了這種被打臉的感覺,也不去權衡實力的懸殊,大步衝上去。

楚塵抬腳,將錢步紹踹倒在地,「腳也敢動。」

「你幹什麼?」黃經理總算反應了過來,勃然大怒,沖了上前,「在金灘大廈動手打架,這是不給黃家面子?」

話語落下,宋顏的臉色驟然地大變。

黃家面子!

在禪城,誰不敢給?

黃經理這一句話,分量可不小。

黃經理將錢步紹扶起來,「錢少爺,你沒事吧。」

錢步紹強忍着疼痛,眼眸涌動着怒火,死死地盯着楚塵,「區區一個傻子上門女婿,也敢對本少爺動手,黃經理,今天這件事,你來處理,還是,我自己來解決?」

「在金灘大廈發生的事情,當然是黃家的事。」黃經理的神色冷漠,一字一頓地朝着楚塵說道,「這事,你準備怎麼交代?」

同時,黃經理拿出了對講機,說了幾句話,通知金灘大廈的安保過來。

宋顏剛想開口,被楚塵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老婆不用緊張,這事,我們不理虧。」

宋顏欲哭無淚。

這是理虧不理虧的事嗎?

她自然一眼就看出來,錢步紹是在故意挑釁。

而黃經理從一開始聲音就帶着冷嘲熱諷,今天的事情,說不定是他們一起導演好的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