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顯很熟!

明顯很熟!

他腦子有點空,大腦中電光火石,這次段氏活動展出的都是高科技產品,安保很嚴,一般人還真進不去後台,可他那時候滿腦子都想著如何刺激陳妄,哪裡能思慮那麼多。

能和段林白那麼熟的,又怎麼會是一般人。

他身體發出,方才被陳妄重擊的腹部,又開始痙攣絞痛。

「肖先生?」主持人出聲提醒,怎麼話說了一半,忽然沒聲了,「肖……」

主持人略微提高了一點聲音,肖乃文許是被嚇到了,手指一抖,話筒「嘭——」砸在地上,發出了刺耳的電流聲,惹得所有人都略微蹙眉。

肖乃文急忙撿起話筒,「不好意思,我太緊張了。」

「哈哈,沒事,我知道您許久沒公開露面了,可能機器太多,是容易緊張。」主持人幫忙圓場,「需不需要讓您候場準備下,如果您覺得沒問題,我們再就位。」

「不用,我準備好了。」肖乃文盡量讓自己視線避開傅歡的位置。

他滿腦子都在想,這到底是誰,他覺得傅歡身邊的人長得眼熟,可腦子亂鬨哄,愣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他原本還想著這次比賽也算和段家有了一次小合作,可能以後合作機會還很多,他們家有錢,抱緊了大腿,還怕沒肉吃?

可他得罪了傅歡,她明顯是能在段家跟前說上話的,這讓他如芒在背。

愛恨之約 剛坐到位置上,各種燈光照過來,舞台周圍溫度偏高,可他後背卻爬滿冷汗,他這個位置,好死不死的正對著傅歡那邊,她此時正貓著身子和段林白說話。

做賊心虛,總覺得傅歡是在說自己壞話,手指都忍不住發抖。

主持人離他很近,都看得出來他很緊張。

「哈哈,我們肖先生是真的很緊張啊,大家給他一點鼓勵好嗎?」

台下掌聲雷動,可對肖乃文來說,卻好似吹響了催命的魔音般。

而此時人工智慧也開始對他進行數據分析,傅歡也就直起身子,不再與段林白說話。

她其實壓根沒說肖乃文什麼事,只是告訴他,他家有個掃地機器人很不錯,就是準備討要東西的。

就在眾人屏住呼吸,看向大屏幕的時候,人工智慧數據分析一欄,居然是一片空白,這讓大家面面相覷。

「不會是出現意外了吧?」

「電腦中毒了?還是操作出現失誤?」

「人工智慧就這點不好,畢竟不是人,很容易出現毛病。」

……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屏幕上忽然出現六個黑體加粗的大字:

【拒絕參加比賽。】

就是主持人都懵了,不知怎麼回事,看向現場的執行導演,導演也是聳肩,準備詢問技術部門,是不是終端控制系統故障了。

而此時屏幕上又緩緩打出了幾個字:

【原因:此人品性卑劣,我雖不是人,也不願和垃圾同流。】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候場區棋手,尤其是魏三十八,更是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

「卧槽,這人工智慧,真特么神了。」

肖乃文本就因為傅歡的身份忐忑著,此時被垃圾深深刺激到,坐在位置上,半晌沒回過神。

此時場下的觀眾徹底炸了。

這明顯就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啊。

他們本來以為,今天整場最大的噱頭和懸念就是陳妄的人機對決,沒想到陳妄尚未登場,就有這麼大的瓜要吃。

這根本不是人工智慧出現問題,而是人為操控的。

有人想玩死肖乃文啊。

傅歡本來對這場比賽,並沒什麼期待,看到屏幕大字,立刻樂了,這人得罪誰了?公開這麼玩他?

現場導演一看是要出事的節奏,立刻示意停止錄製。

「各位,不好意思,可能系統出現了故障,有人黑進了系統,比賽先暫停。」控制人工智慧的是電腦,導演只能想到這個。

此時候場區的棋手,視線居然齊刷刷射向了陳妄。

他只是淡定得說了句,「你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黑進段氏的系統?」

眾人蹙眉,那到底是誰啊?

就在導演指揮人準備停止錄製時,一道清冽的男聲從一側響起,「不用終止錄製,系統並沒故障,是我讓人做的。」

肖乃文此時也是腦袋發懵,聽到熟悉的聲音,晃一抬頭,就傻了眼。

怎麼會是他……

他們不是合作關係,他為什麼要害他!

而且通過這種方式,簡直是就是公開羞辱!

------題外話------

端起吃瓜專用小板凳~

陳妄表示有點不爽,為什麼有壞事,隊友第一個想到我?

小三爺:說明你人品好。

陳妄:……

**

日常求個票票呀!

仍舊是看不到留言的一天,哎—— 段林白原本心底還暗恨著,因為這個活動,幾乎是耗費了公司多年的心力付出,活動成敗對公司影響還是很大的。

他一拍大腿:「這特么誰給我搞事情!」

還抬手招呼自己助理,讓他趕緊去查,回頭他一定要把這混蛋的皮給揭了,話音剛落,就聽到那句,「……是我讓人做的。」

都不用去找人,光是聽那聲音,就知曉是誰了!

傅沉坐在他身側,低笑出聲,「搞事情的看來是你兒子。」

段林白有那麼一瞬間,差點被氣出心肌梗塞。

「一言平時做事很穩重,這是出什麼事了?」宋風晚看向段林白,只是看他也一臉茫然。

「他平時是挺穩重,從小到大,也沒給我惹過事,這一出手,就是這麼大的!」搞科技創新,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還不能保證穩賺,段林白對這次活動寄予厚望,要是被段一言給搞砸了,他給打爆這小子的狗頭。

「可能真有什麼隱情……」傅歡抿了抿嘴,畢竟這人是真的很討厭,可能真惹了人還不自知。

不過段一言素來脾氣好,她也好奇,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傅歡則托著腮,擺好姿勢,準備看戲。

**

此時因為段一言站出來,場子已經有些亂了,今天他要負責整個活動,穿了身熨燙筆挺的西裝,生得本就清雋雅緻,看著更是雅緻無方。

承襲了段家的好皮相,優雅且精緻,他瞳仁很深,純粹得致命。

有網友戲謔:【小段總是集了段家優良基因之大成。】

去其糟粕,取其精華之人。

這讓段林白還不爽了好久,什麼叫糟粕?他們家有什麼是不優秀的?

段一言原本一直在主控室監控全場,方才因為屏幕上的字,現場出現短暫的混亂,他是何時到場的都沒人知道,主持人看他上台,也有些不知所措,只是默默將自己話筒遞給他。

肖乃文因為要比賽的關係,沒法手持話筒,特意給他配了領夾麥克風,收聲效果極好,全場幾乎都能聽到他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小段總……」他聲音明顯有點急,有些失神茫然,「您這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還不清楚?」段一言和段林白長得不太像,只是這般笑起來,嘴角一彎,像極了……

透著一點邪性。

「我,我這……」肖乃文實在不懂他想幹嘛,合作夥伴臨陣倒戈,他的確意料不到。

「你是不是覺得,商人重義輕利,我一定會接受你的提議……」段一言輕哂,「和你聯手對付陳妄。」

段一言也是個直接的人,不和他繞彎子,開門見山。

陳妄還以為肖乃文是私底下得罪了段一言,可他沒想到這件事居然是關於自己的。

「小段總的意思是,肖乃文找過他,要聯手對付大神?」

獨家寵溺:帝少寵妻如命 「肖乃文不會還對以前的事耿耿於懷吧。」

「心胸太狹隘了。」

……

底下觀眾都還沒搞清楚原由,說話聲音不大,低低耳語,可視線都集中在肖乃文身上,狐疑、震驚、不屑……就好似萬惡的泥沼,要將他活活窒息於此。

透視小民工 而肖乃文渾身一僵,瞬時兩秒,抖若篩糠,又立刻冷靜下來,「小段總,我什麼時候……您是不是搞錯了。」

「比賽前三天,你曾去公司找過我,給我開出了一個相當具有誘惑力的條件,而給出的條件,就是將陳妄拉下神壇。」

「肖先生偷看過陳妄的手稿,都能把別人的棋譜分毫不差的記錄下來……」

「我想您的記憶力定然更不會差了,三天前的事,你不會已經忘了吧。」

「反正這件事我們算是互惠互利,我拿到更準確的陳妄棋路分析,可能我們公司人工智慧贏的概率就會提高不少,而陳妄輸了比賽,少年成名,卻輸給一個機器,怕也會被眾嘲,不過我們公司肯定是名利雙收的……」

所有人有些懵了,段一言這些話的信息量有點大啊。

交易、剽竊、拉踩陳妄……

所有事單拎出來,都讓人覺得心驚,況且是組合在一起。

「這都是你胡說的,我不是,我沒有……」肖乃文本就不善詭辯言辭,他想過段一言可能臨陣不會幫他,只是沒想到他會公開說。

這分明就是要他死啊。

「是不是覺得我挺過分的。」段一言從始至終都很淡定。

傅沉還偏頭和段林白說了句:「這個年紀的時候,一言比你沉穩。」

「我也這麼認為,所以等他能全盤接手公司,我就準備退居二線了,我也該養老了。」

傅沉輕哂,那段一言又要被迫開始營業了。

肖乃文此時心慌意亂,完全被段一言這一棍子打懵了。

「其實你的想法很簡單,用我們公司的手幫你打壓陳妄,那份數據,我們一旦錄入系統,就等於和你同流合污了,到時候但凡你出點事,我都要幫你擦屁股善後。」

「拉我們公司下水,反正一旦合流,無論結果如何,我們公司都是一身腥。」

「況且這種事一旦真的做了,也是授人以柄,這麼大的公司,背地蠅營狗苟,你只要拿這個要挾,怕是一輩子都要被你捏著小辮子。」

段一言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只考慮眼前利益。

況且這人心思齷齪,與狼共舞,可能會被反咬一口。

肖乃文壓根沒想到這麼深層次的東西,他此時只是一心想看陳妄當眾丟人,把他拉下神壇,根本沒想過要威脅段氏。

段一言這鍋一頂頂扣下來,吃瓜群眾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這是找段一言尋求合作,被拒絕了,然後段氏公開掛人。

這操作,也太簡單粗暴了。

「我去,小段總這一波操作,是成心不讓肖乃文做人啊!」

「你沒聽到他看過大神的棋譜,肯定是很私人的那種,這麼齷齪,也配稱為人?什麼垃圾玩意兒。」

「掛他也是活該,就是贏不了大神,才想這種不入流的招數。」

……

底下議論聲越來越大,今天來觀賽的,多是圍棋愛好者,自己喜歡的東西,被人如此玷污,自然氣不過,已經有人高呼。

與婚爲鄰 「垃圾,滾出去!」

邊上教練一直緊盯著陳妄,生怕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可怎麼都沒想到,搞事的會是段一言,他看了眼身側的人,「肖乃文偷你棋譜了。」

「嗯。」

「所以剛才在休息室,你打了他,他不敢認,就是因為這個?」教練也不蠢,立刻就把所有事情聯繫起來了。

「對。」陳妄沒否認。

「無恥!」他捏緊手中的礦泉水瓶,「我剛才還想回頭和組委會說一下,找人調和你們的關係,現在看來也是沒必要了,這種齷齪的東西,就不該出現!」

不過陳妄怎麼都沒想到,肖乃文會找段一言尋求合作。

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

肖乃文一看場內形式瞬息萬變,自己已經大家的眼中釘,也是慌了神,因為段一言說的都是實話,他找不到合理的角度反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