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精彩仍歷歷在目,這更激發了多柯城的熱情。

昨日的精彩仍歷歷在目,這更激發了多柯城的熱情。

第二日考核的部分為系別考核,比起新生考核來說精彩了數倍,也開始有更多的人物到場。

城主府兵士統領威廉姆斯·哈德,魔法公會多柯城副會長齊爾哈·皮斯,學者協會守書人拉夫·艾爾···

他們就坐在主席台前,等待著學生們的發揮。

烏拉烏拉——

號角吹響,再一次主持比賽的勞倫斯顯得更為陰鬱,冷著一張面龐。

當開幕致辭完畢,火熱的氣氛再次哄吵升華。

「勞倫斯,起色看起來不是很好嘛。」海格力低聲道。

「管好你自己的吧,海格力。」勞倫斯面無表情。

「只是想看看你的表情罷了,看來你還沒有體會到院長如此安排的苦心。」海格力聳聳肩。

「哼!有什麼苦心?讓那一群人再次回來?古老的東西都應該被淘汰,現在是新的時代!」勞倫斯不屑的回應道。

「既然你如此堅持,那老夫也無話可說。」

「我想今天會給他們一個打擊,什麼精神,什麼意志,只是虛妄罷了,捏在手裡的才是最真實的。」勞倫斯伸出拳頭,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

海格力皺皺眉頭,他感覺眼前的勞倫斯生出一絲不可名狀的變化。「勞倫斯,希望你可以看到麥瑟斯院長的努力,融合與交流,這才是萊爾瑪吉斯最終的出路。」

「古德,昨天的事情我可是聽說了,你們萊爾瑪吉斯又要開始變革了嗎?」威廉姆斯靠著木椅頗有興趣道。

「變革在所難免,學院已經快到極限了,下一次就是最後決定的時間了。」古德揉了揉額頭,他們的壓力也很大啊。

「哎——只不過是一件小事,那群傢伙非要鬧大。」齊爾哈冷著臉道,「要不是老喜歡搞這些小動作,咱們的埃爾洛的實力還能往上加點,也不至於一年不如一年。」

「希望兩年後有個好的結局吧。」希曼期待著。

一眾多柯城站在巔峰的人物齊齊點頭,說到底,他們都是多柯一系的人,誰不希望家鄉越來越強盛。

噹噹當——

急促的鈴聲敲打起來,金木水火土風雷七系場地準備完畢,系別考核正式開啟。

「呼——可要上場了。」扎西摸了摸臂膀,上面綁著一根白色絲帶,印著阿爾薩帝的名字。

「可不要丟臉了!」艾克舉起手,白絲帶飄飄。

「嚯!」剩餘的六個人應和著,每一個人都帶著一根白絲帶。

「這群傢伙!」看台上,幾乎被綁成木乃伊的阿爾薩帝露出了微笑。雖然潔西卡竭力反對,可阿爾薩帝還是來了,他雖然無法上場,但他要看著自己的夥伴繼續拼搏。

就像他們把絲帶纏繞在臂膀上,他們七個人是一體的。

「出發!」

六人小隊朝著各自的分區走去。

艾克選擇了雷系,扎西與卡西毫無疑問,選擇的自然是火系與水系。納菲選擇了木系,阿拉貢選擇了土系。

但丁本身的屬性是光系,根據學校的規則,他可以自由選擇任何一系,最終他進入了風系。

「叮!比斗台編號23,戰鬥開始!雙方:遺忘之街一年級生:艾克·雨果VS法師學院雷系三年級生:魯克·貝蒙!」

「呼——」深吸一口氣,艾克明白他接下來要面對如何的惡戰。

參加系別考核的大部分都是三年級以上的學生,他們沒有一個是低於三階大法師的境界,且戰鬥經驗豐富。一輪又一輪的比賽,別說是艾克他們,連那些實力強勁的老生都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叮!」

提示音響起,戰鬥正式開始!

艾克正準備出擊的時候,系統竟然宣布比賽結束了!

「叮!法師學院雷系三年級生魯克·貝蒙認輸,比賽結束!獲勝者:遺忘之街——艾克·雨果!」

「這···」艾克愣在了原地,茫然不知所措。

對面的青年將手右手放在心口,彎腰行禮道,「加油吧!遺忘之街!」

與此同時,這一幕也發生在剩餘的五個系別里!

扎西等人同時順利晉級!

「這是什麼情況?」聽著耳邊頻繁勝出的播報,勞倫斯鐵青著臉。

「學生們可不是以前那些可以隨意擺弄的玩偶了,科技時代帶來的是信息爆炸,而他們心中自有一桿天秤!」海格力激動道,他也沒有想到這些學院的人會自發組織。

古德、希曼相互一視,麥瑟斯院長期待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同屬於萊爾瑪吉斯,沒有什麼矛盾是不可調和,只有融合與共同進步才能迎來真正的未來。

這些投身於革新派學生們的思想已然被扯開一個口子,他們正在覺醒!

伴隨著時間推移,一場又一場比賽的結束,第二輪再次降臨。

認輸!認輸!認輸!

艾克七人以最快的速度出現!

「莫納,這就是你說的禮物?」穆琳凝視著眼前的男人,她想象不出莫納動用了什麼手段,才說服這些人放棄比賽。要知道,這可是整個學年中最閃耀的一刻。

「的確是一份禮物,不過可不是我送的。這是屬於我們無聲的抗議!我們不是傻子!」莫納瞥向了主席台。

「從學年開始,我們的確對遺忘之街表現出不善,但我們更希望通過堂堂正正的比斗擊敗他們!那些不公正的行為讓我們作嘔!沒有人可以操控學院!學院是屬於每一個人的!」

「看看那一群少年吧,我覺得院長他們的決定正確無比!我很期待明天可以與他們交手。」

一輪輪比賽,一次次的認輸,就像一個個巴掌,擊打在勞倫斯的臉上。

是的,你可以使用不公正的手段,鑽規則的漏洞。但我們也可以選擇抗議!狠狠的還擊!

下午四點多,最後一系金系終於角逐出第一名,那是一位四年級的學長。其餘六系可怕的提前一個多小時就完結了!

這是萊爾瑪吉斯歷史上最快結束的系別考核,草草結束的有些可笑。若是平時,台上的觀眾肯定噓聲滿天,高呼黑幕。可現在,他們沉默著,為了那一份公正而喝彩!

啪啪啪!

又是整齊劃一的掌聲,連續第二天!

假如說第一天是為了阿爾薩帝那頑強的意志而鼓掌的話,那麼第二天就是為了這個萊爾瑪吉斯三大學院學生們表現出的公正與反抗而鼓掌。

變了,萊爾瑪吉斯變了,一場全新的風暴正在席捲而來!

「真是一場特殊的比賽,我更加期待明天的大比了,聽說到時候麥瑟斯院長將宣布全新的規則?」威廉姆斯也輕輕的鼓掌應和道。

「全新的規則,未來的路不在莫納他們身上,而在那群小傢伙手中,看一看能否真的改變。」海格力回答道。

「那就拭目以待了。」齊爾哈等人也準備離開了,他們相信,明天的比賽一定會很有趣。

第二日,落幕。

可所有人明白,最後一天才是真正的戰場,就好像暴風雨前的寧靜,蘊含著更強勁的力量。

遺忘之街。

當艾克等人回到這裡的時候,凱爾便將他們招到了通天柱處。

在這裡,胡安、漢斯等導師齊聚,面色都頗為嚴肅。

「老師,怎麼了?你們的神情都有些古怪呀。」扎西打破了沉靜的氣氛。

艾克等人默不作聲,他們在等待著導師們開口。

「變革之日已經降臨,就在明天,假如你們能通過考驗,就可以真正的一飛衝天!而遺忘之街也將迎來涅槃重生的一天!」凱爾緩緩道,每一句每一字都打在眾人的心底。

「明天不就是大比嗎?還有什麼考驗?難道要我們打入前八嗎?雖然我們很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認那是一種奢望。」扎西沉默下來,他們只想要在明天鬧個天翻地覆,給那些頑固的傢伙看看自己的決心。

「不,規則已經改變了,明天麥瑟斯就會宣布。」胡安拋下了一枚炸彈。

「規則改變?」

「對!唯一一次的改變,就是針對你們!特地為你們準備的!你們之前的表現已經通過了麥瑟斯設下的資格線!恭喜你們!」胡安面露自豪。

「針對我們的考驗?老師,你們難道和海格力院長他們達成了什麼意見?」艾克轉而猜測道。

「對!這一次考驗就是達成的意見,也是我們對你們這一年學習所設下的一場考試。」凱爾慈祥的點點頭。

「勝利!遺忘之街會成為歷史,他將恢復阿爾貝尼的稱呼,而萊爾瑪吉斯將會成立第四分院————倫貝斯特學院!」

「失敗!我們仍將繼續等待,亦或沉淪!」

第四分院!

倫貝斯特學院!

著一條條信息衝擊著眾人的心神。

「倫貝斯特學院···這··這··難道··」扎西顫聲道,他想到了一個可能。

「我們不承認之前的裁決,倫貝斯特也不該背負那污名!這一次的學院祭典學院將會提出申訴!」凱爾大聲道,平靜如他也無法再保持自己的情緒。

「路在你們的前方,選擇的權力也在你們手中。」

嗚嗚————

晚風嗚咽著,但冷不了少年們內心燃燒的火焰。

第四分院——倫貝斯特學院!

這個名號他們拿定了!(未完待續。) ?埃爾洛新曆2367年12月26日,萊爾瑪吉斯學年考核第三日,早晨九點整。

今天是萊爾瑪吉斯學年考核的最後一日,註定了不平凡。

早在八點的時候,人群便在這裡坐了個滿滿當當。

平日里多柯城幾乎不露面的強者權貴紛沓至來,將前兩日還稍顯空蕩的主席台填滿。

最前方的位置也不再是海格力等人的了,已經半隱世的麥瑟斯院長身穿白色綉金法師袍盛裝出席。

而在他身邊陪伴的人也不是小人物!

凱德·多多!加瑪帝國指派的多柯城最高執行官!七階大劍師!今日他換了正裝,得體的黑色紳士服讓這個中年男子看起來多了些滄桑中的優雅。

克羅爾·克羅!光明教廷多柯教堂的黑衣執事!七階大魔導師!此時他身著黑衣執事袍,手中仍然持著一本光明聖經拓本。

波波·克勞德!魔法公會多柯分會長!七階大魔導師!這位常年在公會中苦心修鍊的會長也難得出現在大比會上,他是個冷峻的老頭子,端坐著,閉目養神。

阿爾法·貝卡萊!傭兵公會多柯分會長!七階大劍師!一個粗獷的漢子,略微發黃的牙齒叼著一根雪茄煙,騰起裊裊煙氣。

拉夫·艾爾!學者協會守護人!七階大魔導師!

可以說以上幾人是多柯城最為頂尖的力量,而剩下大大小小的家族也是派了代表前來觀禮。

如大家族巴拉克、莫布里等,他們的生意遍布加瑪帝國,甚至是帝國之外的地方,派來的不過是家族中的老人。而一些小家族倒是攜著家眷,在族長的帶領下聯袂而至。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帝國冊封的勛貴,擁有爵位,一個個穿戴整齊有禮,組成另外一個方陣。

換句話說,整個多柯城的上層在這一日齊聚,他們期待欣賞到一場精彩的比賽。

相比前兩日,今天的各大學院的氣氛更為肅穆緊張。相信他們也在昨日接到了來自院長辦公室的通知,今天他們不是主角。

「這樣真的好嗎?麥瑟斯院長竟然想要開設第四分院,我到現在都還是雲里霧裡的。」蒙多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巴巴望著眼前的男子。

「學院是想要玩票大的,不過就連老師也是在昨天收到消息,麥瑟斯院長心中在打什麼主意沒有人知道。」豪斯揉搓著大手,「不過大家可不能手下留情呢,畢竟這是一次關乎崛起的考核。假若他們沒有能力承擔起一切,那還是好好在遺忘之街中慢慢成長吧。」

「沒有想到我們還有機會分在同一隊。」莫納悄然走到戰士學院區域。

「在這坐了兩日也沒見你過來打招呼,莫納,好久不見了。」豪斯癱倒在椅子上,雙手向著兩邊的位子延伸,慵懶道。

「是啊,很久不見了。」莫納淡淡一笑。

「你們都很閑嗎?」雪莉叉著腰詢問道。

「哦,我們的學長大人來了。」豪斯調笑一句。

「認真點!」雪莉伸出自己雪白的手指輕點。

「你可是我們裡面與他們走的最近的,話說你不會放水吧?」豪斯上半身彎下,單手托著下巴詭異道。

「關係好是另一碼事,我倒是覺得院長有些拔苗助長了。」雪莉聳聳肩。

當——當——當——

鐘聲響起,預示著最後一日高潮的到來。

聚集在一塊的三大學院強者們紛紛閉口不言,齊齊轉向主席台。

「歡迎各位來到帕普競技場,今天是萊爾瑪吉斯學年末的最後一日。」麥瑟斯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起身,不急不緩。

「相信各位是來觀看大比的,不過今日的規矩需要改一下。」

「呼——」

原本還寂靜的競技場瞬間被點燃了,人們三三兩兩的交談著。

學年大比是萊爾瑪吉斯堅持了千年的傳統,但今天麥瑟斯竟然宣布要改革?到底是什麼促使了他做出這樣的選擇,而他有把規矩改成什麼樣子?

「有趣極了,觀看了數十次萊爾瑪吉斯的大比,老子都看厭煩了。」阿爾法·貝卡萊依靠在座椅上,嘴巴蠕動間,雪茄跟著上下晃動,聲音粗糙干啞。

四周的人笑而不語,讓阿爾法眉頭一皺,「你們不會早就知道了吧?」

「阿爾法,就連我這個不出門的老頭子都得到消息了,你竟然還不知道嗎?身為傭兵公會的會長,你可有些失職。」波波·克勞德瞥了一眼身旁的糙漢子幽然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