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張黑桃k

是一張黑桃k

「黑桃k?和黑桃組織有關嗎?」

高狸站起身看了一眼,她脫口而出。

李然微眯雙眼,沉默了一會後,他把撲克牌丟進物證袋,隨即交給高狸,「把這個帶回要案組,我和司徒靜他們去一趟體校和警校,調查一下死者的身份信息。」

「好。」高狸頓了頓,她本來想說的是,她也想跟著一塊去,不過看到李然並沒有打算有帶她去的意思,她便答應了。

李然招呼了司徒靜,讓侯德亮留下來看管現場。張鼓元迅速的把調查的資料和李然說了。

在李然他們離開后,高狸便攜著黑桃k離開了錢塘江。

李然邊走邊聽著張鼓元調查的結果。

「體校離這有一條街的距離,警校離錢塘江有2公里距離,咱們先去哪個?」

「去警校。」李然篤定的回答。司徒靜嘟著嘴,她想了一會,「我覺得他那個體型,有點像體校的吧。」

「你知道他原來多重多高?身體被泡發,都泡腫起來了,不能用自己的猜測。」

「那你還不是猜的。」司徒靜撇撇嘴,她傲嬌的回答。

李然不語,張鼓元看了一眼司徒靜,又看了看李然,隨即朝司徒靜說,「哎呀,先去哪個地方無所謂,主要是,調查死者身份。」

司徒靜聳聳肩,她不在意的看了張鼓元一眼,「要你說啊,我肯定知道啊。」

李然沒有理會他倆的話,很快來到警校門口,警校的大路上空無一人,保安亭里,保安在打著瞌睡,司徒靜上前一步,輕輕扣響了玻璃窗戶。

保安一個激靈,醒來后,他看到司徒靜,揉了揉眼睛。 司徒靜和張鼓元出示了證件,保安大爺眯縫著雙眼,仔細的瞅了一眼。

「原來是警察啊!我們學校里最近沒出什麼事啊。」

「我們是來走訪一下的,可否讓我們進去看看?」

李然身形修長,說話的聲音溫潤有禮,他的目光不時的看向大門的長路長,那裡依舊沒有人。

「對了,今天學生放假?」

「當然可以。」保安大爺腦迴路有點慢,在李然問第二個問題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他聽到李然問的第二個問題,「不是啊,我也不清楚他們為什麼不在外面訓練了,他們是封閉式訓練,不能出來的。」

「封閉式…」李然喃喃自語,隨即他向保安大爺道謝,緊接著帶著司徒靜和張鼓元一塊進去了。

伸拉門緩緩的打開,李然踏進去的一瞬間,他感受到沉悶的氣息傳來,讓他聞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司徒靜和張鼓元在原地站了一會,四處都看了一眼,也沒有發現人,彷彿就是一個空學校一樣。

保安朝司徒靜指了指東西方向,「他們一般是在那邊訓練的。」

「好,謝謝。」

「沒事。」保安話說完就離開了。李然聽后,立刻大步走過去,很快就來到一樁教學樓的面前。

教學樓前面,一大片操場,操場上全是沙袋沙包,訓練的東西。忽然一個男孩從教學樓出來,大約二十歲出頭,神色慌張,步伐匆忙。

李然頓了頓,他忙叫住他,「同學,你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是吧?」

男孩站定,看了李然一眼,同時也看到了在他身後的兩個人。

「你找誰?」他以為是某個學生的家長。

「你這麼急,是要去哪裡?」

「我一個朋友不見了,我要去告訴老師。」男孩很急切,語氣也很急促。

得知男孩叫陳星宇,是警校大三的學生,現在二十二歲,他不見的朋友名叫龔易,於兩個星期之前請假后再也沒有回來。

辦公室內,教官賈傑翻看了一下龔易的請假條,隨即遞給李然,「他說是因為他的母親病重,他要回去看看。我們也不是沒有人性的,即使我們每天都要嚴格訓練,但是事情很嚴重的話,我們也還是可以讓學生請假的。」

李然接過請假條,上面的字寫的很娟秀,一筆一劃的字跡看著很琳琅滿目,寫的也很工整,在男生字中,全是不錯的了。陳星宇在李然的身旁,他看到了請假條,忙問道,「這都兩個星期了,他怎麼還沒有回來?」

「他說要請一個月的假,我和他家長打了電話,也證實了屬實,才放他出去的。」

本仙就是這麼狂 賈傑立刻撇清關係道。在他得知警察來后,就一直在竭盡全力撇清關係,並對李然他們說龔易的壞話。

陳星宇皺著眉頭,他在一旁有些不安,看著警察來,並且他的朋友龔易電話打不通,人也不知道在哪,沒有音訊,他就懷疑龔易可能出事了。

司徒靜在辦公室里轉了一圈,辦公室在靠近操場的二樓,在二樓陽台上,就能看到那些訓練的學生們。司徒靜趴在陽台上,看著底下那些教官在訓練學生,但是還是有人會偷偷的看她。

估計是太久沒有看到陌生人,他們顯得有些激動,有的男孩因為太好奇而被罰跑。

李然看了一眼在陽台上站著,背對著他的司徒靜,隨即把目光落在賈傑的身上。

「你有打過龔易的電話嗎?」

「我打過!關機了!」

陳星宇立刻反應道。李然瞟了一眼他,沒有說話,賈傑鬆了一口氣,他剛剛差點要梗住,還好有陳星宇。

「那你有沒有打過他父母的電話,詢問一下?」

「我馬上打。」

賈傑很會看清形勢,他立刻找出龔易家庭的聯繫方式,開始打電話。

打開了免提,嘟嘟嘟的聲音響起后,一個滄桑的聲音從話筒里傳出來。

「喂?」

看樣子應該是龔易的父親,因為陳星宇並沒有很高興。

「那個,是龔易的父親吧?」賈傑握住電話筒,抬眼看了看李然,在看到他審視的目光后,繼續問,「龔易現在在不在家啊?」

「沒有啊。」

李然和張鼓元心裡咯噔一下,他們互相看了一眼,現在似乎已經有了答案。那具在錢塘江的沉屍,或許真的叫龔易。

陳星宇在一旁干著急,在賈傑掛斷電話后,他立刻問,「那他會去哪裡?」

賈傑此刻也緊張起來,他沒好氣的說道,「我怎麼會知道。」語氣強硬中帶著一抹不耐煩,待他說完,注意到有警察,他臉色才緩了緩,狐疑的問,「警察同志,你給我說實話,你們是不是在某個地方發現了屍體?」

「嗯。」

李然輕飄飄的回答。賈傑眼睛一瞪,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他真是沒想到,居然真的被他猜中了。

張鼓元把在錢塘江沉屍的事情告訴了賈傑和陳星宇,陳星宇呆愣在原地,隨即他立刻抓住李然的手,「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帶我去看看他?萬一不是他呢?」

他還抱有一絲幻想。

李然低垂著眸子,冷硬的側臉劃過一絲柔軟,他輕輕點頭。

「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屍體死亡的時間超過一個星期,並且形成了巨人觀。」

張鼓元眼裡帶著惋惜,如果真的是龔易的話,那可真是太可惜了。龔易才二十二歲,正值青春年華,就這麼被殘害在錢塘江里。

陳星宇緊咬著唇角,他不想讓自己哭出來。賈傑心也一直懸著,在事情還沒有確定的情況下,他覺得得讓陳星宇去看一下比較靠譜。

「陳星宇,你趕緊跟著警察同志,去看一眼。先去確認一下,一定要認清楚啊。」

賈傑再三強調要看清楚,然而陳星宇雙目忽然黯淡,他神色惆悵,呆愣的點了點頭。

李然站起身,張鼓元立刻朝賈傑伸出手,握住,隨即說,「要是還有問題,我們還會來找你們的,希望你們到時候配合我們。」 高狸調查了警校附近的所有監控,正在找尋犯罪嫌疑人。雖然她很清楚,這件事一定和黑桃組織有關係。

孫維走過來,他看了一眼,問,「李然法醫呢?」

「在解剖室。」

「你倆可真是拚命,還是先吃飯吧。」

孫維看了一眼手錶,「現在五點了,吃完飯再來看吧。」

「我沒事。你先去吧。」高狸婉拒道。

孫維撇撇嘴,然後離開。司徒靜和林淼淼也去了,現在要案組裡,就剩下高狸一個人在看電腦。

她自始至終已經看了起碼五個小時的視頻了,這個得從一個月開始看起,看了好久都沒有發現有龔易的身影。

而就在此刻,張鼓元邊跑邊喊,高狸靠在椅背上,旋轉向後,不解的問,「怎麼了?又有新案子?」

「不是。是一封信!」

「一封信?」

高狸尋思似乎有點奇怪,張鼓元立刻把信封遞給了高狸,高狸看了一眼信封面上謝斌收,她凝眉,「你在哪兒看到的?」

「就在我們的郵箱里。」張鼓元擔憂的問,「這個好像是黑桃組織的人發過來的,而且指名道姓的要讓隊長去。」

「我懷疑是挑釁信。」

這時,謝斌剛從外面回來,高狸立刻背著手,張鼓元一滯,他僵硬著身子,不敢動彈。謝斌發覺出高狸的不對勁,他微眯起雙眼,目光在高狸的雙手看去。

他頓了頓,「你們怎麼了?」

「沒,沒什麼。」不知道為什麼,張鼓元緊張的舔了舔嘴唇,在謝斌擺擺手,眼神的審視下,他迫於無奈,從高狸的身後奪過信封,交給謝斌,「這是我在警局郵箱發現的。」

謝斌抬眼看了張鼓元一眼,看到高狸輕嘆一口氣。他快速的拆開了信封,粗略的看了一眼,緊接著他露出不屑的笑容。

「是小王寄來的挑戰信,說是要約我出去打一架。」

謝斌冷哼一聲,危險的眯起雙眼,在信上,他威脅謝斌,如果他不來,將會有更多的無辜的人死去,並且他身邊的人會一個一個的消失。

高狸緊抿著唇,她擔憂的問,「還是不要去了吧,萬一有詐怎麼辦。」

「對啊,咱們就當做沒有看到。」張鼓元也是擔心這個,他都後悔把信給拿了進來。謝斌擺擺手,「不用擔心我,對了,李然呢?」

「還在解剖。」

「看來今天得加班了,你們加油,我去會會他。」

高狸知道這個隊長生性暴躁,求勝欲極強,肯定不會聽勸的。張鼓元也知道他的性格,索性就不再勸了,對他說,「隊長,小心一點。」

「放心吧。」

謝斌肯定的說道。張鼓元擔心的看著隊長,在他即將要離開的時候,他忽然喊道,「要不我和你一塊去吧。」

「不用了,既然他指名道姓的只讓我一個人去,那我就會把他打的落花流水。」

謝斌極其自信,高狸看著謝斌離開,她拉住張鼓元,「隊長這麼厲害,肯定會贏的。」

晚上八點。

謝斌按照信上的地址,出了合江市,來到老窯市,找到約定的地方。

老窯市離合江市有一定的距離,而小王約謝斌來的地方,離市區很遠,是一片空曠的草地,而此刻更是狼群駭叫的時刻,蟬鳴在草叢裡尖叫。

謝斌下了車后,不一會,小王也出從暗處出來。

是一個人來的。

謝斌看到他后,不覺冷笑,危險的眯起雙眼,站定在他的對面。

小王看了謝斌一眼,發現他是獨自一個人來的,不覺有些詫異,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聽話。不過小王冷哼一聲,他看向謝斌,冷然道,「沒想到你居然還真的來了。」

「你不就是想要和我比一場?」

「自然。」小王長得很黑,在嘴角邊有一個很明顯的疤痕,像是一條蜈蚣,他一說話,那條疤痕就開始蠕動,他緩緩的抬起眼,「今天,你肯定會死在這裡。」

「話說的太早了吧。」

謝斌噗的一聲,眼裡毫無感情的盯著小王,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他冷著聲道。

總裁愛獄難逃 小王狂笑一聲,他微眯著謝斌,「那就試試!」

話畢,小王雙手緊握,一個疾步跑了過去,一拳瘋狂的打了過去。謝斌輕巧的躲了過去,緊接著一個腿伸了過去,小王凌厲的一跳,隨著他再一次出了一拳,謝斌來不及躲,就這麼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胸膛上。

謝斌硬生生的挨了這一拳,他迫於壓力往後一退,腳步還未站定,他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在小王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掃堂腿把他給絆倒。

「噗通」一聲,小王摔在地上,緊接著謝斌趁機一拳砸過去,小王眼神一眯,他下意識的翻滾到一邊,謝斌眸子暗沉,緊跟在他身後,小王雙手交叉,做防禦狀,謝斌磚頭大的拳頭重重的砸在小王的雙臂上,小王不住的往後退了三四步。

他倒吸一口氣,努力維持著自己的情緒,他眸子陰沉,盯著心高氣傲的謝斌。

「還要比試嗎?」

謝斌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小王冷眼看了他一眼,忽然展開笑顏。

女神的絕世高手 「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

「你沒想到的事情,多著呢。」謝斌忽然斂起笑容,他逼問道,「警校的學生是不是你派人殺的?」

「這件事,我不清楚。」

小王挑著眉,他聳聳肩,表示無能為力。謝斌渾身散發著寒氣,而小王*的朝他笑了笑,「你要不,來我這吧,看你這麼厲害的份上。」

「我遲早會把你抓起來。」

謝斌瞪著他,青筋暴起,怒聲道。顯然小王的話,令他不恥和不屑,小王聳聳肩,「幹嘛這麼仇視我?你要是不想,那就拒絕唄,不過我很忠心的邀請你過來,保證比你們要案組給你的東西要多。」

「痴心妄想。」謝斌微微勾著唇,「你就不怕我通知了警察來?」

「你可別想詐我,我呢,早就勘察過了,就你一個人來的。」小王佩服的說道,「我也是真佩服你,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居然真的一個人來。就不怕我現在把你給滅了?」 小王微微一笑,他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們不是一直在找李明嗎?」

謝斌濃眉一皺,他緊盯著小王,頗為急切的問,「你知道李明在哪裡?」

「笑話。」小王雙手插兜,眉飛色舞的講述著李天是怎麼折磨他的弟弟的,講的繪聲繪色,謝斌越聽臉色越黑。李明是李天的弟弟,可是李天卻對他非打即罵,把他培養的和一個影子一樣,永遠暗無天日。

「從來沒有人能和我打成平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