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下次何時才能再見呢?

是啊!下次何時才能再見呢?

鎮江的項目,如《琵琶行》中的琵琶女,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秦以偉幾乎把公司所有的人力都派到了現場。鎮江,古稱京口,唐代又稱潤州。王安石的《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將鎮江的地理位置表述得很清楚。民國時期,鎮江是江蘇的省會,一度也被之後的日本侵略者稱爲“風流古都”。想當年,南宋名將韓世忠在鎮江黃天蕩用水軍擊潰金兵10萬大軍,娼妓出身的夫人梁紅玉親自擂鼓助陣,在中國歷史上傳爲佳話。在南宋,作爲與金國接壤的前線,辛棄疾曾在此寫下流傳千古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後人評價這首詞,句句有金石聲。辛棄疾在北固亭憶古撫今,悲憤不已。作爲孫吳曾經的治所,北固山上至今還留下了魯肅墓、太史慈墓等歷史遺蹟。長江邊的北固山,與焦山、金山三足鼎立。明代的王守仁,小時候隨祖父途經金山寺,祖父與衆好友寺僧賦詩,他也隨口吟誦:“金山一點大如拳,打破維揚水底天。醉倚妙高臺上月,玉簫吹徹洞龍眠。”衆人大驚,讓他再賦蔽月山房詩,他又隨口吟道:“山靜月遠覺月小,便道此山大於月。若人有眼大如天,當見山高月更闊。”11歲的小孩子,已經在用一種超脫世俗的“天眼”觀察事物,所以他能在之後成爲“立德、立言、立行”的真“三不朽”。


總之,鎮江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歷史文化名城。

鎮江地理位置圖

4、5月份,公司幾乎全部的Service team都來到了鎮江客戶現場。方可這時已經是一名老員工,他懷着十足的感恩之情,與同事一起,兢兢業業、保質保量地完成一臺又一臺設備的安裝調試工作。

白天的室內工作單調且辛苦,爲了調劑下,中午休息時,方可一幫人在客戶的塑膠籃球場玩起了籃球。大學裏,方可僅僅摸過幾次籃球,他是喜歡踢足球的。不過在客戶邊玩着玩着,他的球技,尤其是投籃準確性竟有了大幅提高。在傳切配合上,籃球其實跟足球是相通的。

晚上,疲憊的衆人回到酒店,同事當中,有喜歡找酒店的“後勤部長”已經談好了住宿包晚飯。大家分兩桌坐定,天南地北,海吹一番,大吃一頓,飽暖回房間。

自從認識開顏以後,方可再也沒有“飽暖思淫慾”的念頭。那個遠方的女孩讓他心動,她的渾身上下,都透着一種端莊、知性、大氣又天真的魅力。方可相信,像開顏這樣的好女孩兒,是值得自己一輩子去珍惜的。

像往常一樣,回到房間,方可又例行給開顏打去了電話。

“喂。”電話那頭是開顏那熟悉的、甜美的聲音。

“親愛的,吃晚飯了嗎?”方可問。

“吃了,在跟同事逛街呢!”

“喲,今天怎麼難得有空啊?”

“嗯。”電話那頭的聲音變得低沉。“我心情不好啦。”開顏說。

“爲什麼?應該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吧?”方可問。

“不是。”

“我來猜猜。是父母那邊希望我們儘快買房、結婚?”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開顏的語氣略微好轉,她嘆了一口氣:“是的,讓我那麼老遠去東江,我實在很糾結呢!再說你還要買房子,我又不想給你那麼大壓力。”開顏一古腦兒把心裏想的都倒了出來。

方可呵呵一笑:“你呀!想的太多了,我們不能一步一步來嗎?有什麼力量能阻擋得了愛情呢?”

“這樣吧。”方可想了一下,說:“下個月等我閒下來就去東江看房子。你也知道,我這兩個月確實忙。不過,我也在搜房網上做了好多功課。”

“好吧,聽你的,這些你比我懂。”開顏說。

“嘿嘿,那當然,我們小美人不要再操心啦。我們one by one,好不好?”

“嗯。”

幾天後,酒店的服務員告訴大家,河豚已經上市了。作爲長江三鮮(還有鰣魚、刀魚)之首,河豚肉質肥美鮮嫩,遠近馳名。下班歸來,兩桌人紛紛點了河豚魚,要過一過嘴癮。據介紹,現在的河豚魚基本是人工養殖,爲了去除毒性,廚師經過了專業且嚴格的培訓。爲了把好最後一道關,在加工好河豚之後,廚師必須親自品嚐,確定無毒後才能端上客戶的桌子,否則,出了人命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很快,服務員給每個人面前都端上了一盤小河豚魚。魚體肚子肥大,背面有些類似於黑魚。同事中有人吃着說鮮,又有人說腥,不過大家都很快把一條魚吃完了,也過足了嘴癮。方可不是個吃貨,他覺得這魚真心一般。服務員又端上了一碗大煮乾絲,同事中有揚州人,說道:“這是淮揚菜,大家吃點,去去魚腥味。”不一會兒,一碗乾絲就見了底。

“我記得,《舌尖上的中國》介紹了大煮乾絲這道淮揚菜,這是很見刀功的。”上海同事李國說。

“是的,配合這湯汁,真的入味。”有人應合着。

“大道至簡啊。”方可感嘆地說,“看起來是一道不起眼、超簡單的小菜,味道卻能這樣好。”

“中國飲食文化博大精深吶。”李國說。

“爲什麼鎮江也是淮揚菜啊?”趙建忠問。他和方可一起搭檔工作。

“一條長江,阻斷不了鎮江和揚州之間的聯繫。”方可回答,“你看啊,鎮江這個城市很有趣。從方言上看,她既有南京口音,也有淮揚一帶的口音,所以在文化包括飲食上也應該是受這兩地的影響。”

“嗯。”揚州同事苗昌雲也點點頭。

“有人說,中國5000年的文化就是一部吃的文化。”李國說。

“是***說的吧,我在《誰在謀殺中國經濟》這本書裏看到過。”方可說。

“嗯,尤其在近代,我們能聞名世界的,也只有吃了。”李國苦笑着說。

“要我說,中國近代包括現在,還是體制有問題。”趙建忠說,“所以最近高層一再提出,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

“有人說,一定要向美國學習,搞兩黨制。”苗昌雲說。

“那也未必。你看中國唐朝那麼強大,不也是一個皇帝嗎?制度就像是一個大方向,方向錯了,再努力都沒用。”李國反駁道。

“是的,公平、公正、民主不應該只是口頭上的。”方可接着說:“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是關於富蘭克林的,就是那個用風箏引雷的科學家,他也是個偉大的政治家。”方可邊說,邊回憶了這樣一個故事:

18世紀初的波士頓,小商販喬塞亞每天早出晚歸推銷自制的蠟燭和肥皂,勉強養活全家17個孩子。最小的兒子富蘭克林只有8歲,但非常懂事,每天放學回家後,都要和哥哥姐姐一起幫父親做蠟燭。

附近的莊園主查爾斯擁有一個面積數千英畝的葡萄園,每年夏天葡萄快要成熟時,都要招聘季節工來看管園子、採摘葡萄。查爾斯出手非常大方,給季節工開出三美元的月薪。這一年的暑假,富蘭克林在葡萄園開始了人生第一份工作。

查爾斯的葡萄園氣候溫和,雨水充沛,土壤肥沃,爲出產優質葡萄創造了獨特條件。釀出的葡萄酒堪稱極品,甚至作爲貢品獻給英國王室,因此,也引起別人的嫉妒和垂涎。每年一到葡萄成熟季節,四面八方的竊賊就會蜂擁而至。

瘋狂的偷盜讓查爾斯頭痛不已,他想出了許多辦法來制止偷盜。第一年,他在葡萄園周圍砌上了磚牆,可一到晚上就被人推倒;第二年,他放養幾條狼狗用來威嚇竊賊,不料沒過幾天全被人毒死;第三年,他僱了上百名季節工24小時看園子,盜賊趁後半夜季節工犯困的時候入園;第四年,季節工每人得到一根長木棍用以痛擊竊賊,卻被竊賊黑洞洞的槍口嚇退;第五年,鎮上的警長安德森對抓獲的竊賊課以高額罰款和監禁,沒想到他們出來後變本加厲彌補自己的損失。

富蘭克林百思不得其解,查爾斯的辦法可謂無所不用其極,竊賊一旦被抓獲,下場會很慘,爲什麼懲戒措施如此嚴厲,還會有那麼多人來冒險呢?是不是懲戒還不夠嚴厲,不能讓人望而生畏呢?能不能找出一種辦法,既能達到懲戒目的,又能使所有人不敢造次?

也是這一年的暑假,美洲大陸的葡萄園爆發了黴葉病,很快就蔓延到查爾斯的葡萄園。看着葡萄藤的枝葉一天天凋零枯萎,查爾斯心急如焚,到處求醫問藥。後來,在一位化學家的指點下,查爾斯用藍礬(硫酸銅)、生石灰和水調製了“波爾多液”噴灑到葡萄藤上,葡萄園很快就恢復了生機,又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景象。可是,“波爾多液”有毒,人一旦誤食這種葡萄就會中毒,嚴重的還會有生命危險。

查爾斯不敢大意,趕緊在小鎮街上和葡萄園周圍貼了許多告示,提醒人們不要採食葡萄。從盛夏到深秋,葡萄園破天荒地沒有丟失一串葡萄,這在以前,查爾斯想都不敢想。這也讓富蘭克林陷入沉思,高牆、狼狗、大棒、罰款、坐牢都防不住竊賊,而區區幾桶藥水居然就能解決問題,這又如何解釋呢?帶着疑問,富蘭克林結束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也開始了對社會的探索。

許多年後,歷經人生歷練的富蘭克林在回想起這段經歷時,終於領悟到,查爾斯的辦法再怎麼嚴厲,懲戒的竊賊也只是少數人,但只要有1%的僥倖機率,就會讓竊賊不惜冒險一試;而“波爾多液”會讓風險驟升至100%,沒有哪個竊賊能夠逃脫,這一點對所有竊賊都是公平、公正的。

同樣的道理,法律的尊嚴並不是靠嚴刑酷法壓制出來的,也是要靠公平、公正來實現的。富蘭克林後來在參加起草《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時,將公平、公正作爲信條融入美國法律精神,一直流傳至今。

“太好了,這纔是真正的公正、平等。”趙建忠脫口而出。

“是的。”李國說:“即使只有0.01%的機會,有權有勢的人也會動用一切力量去爭取。法律,不應該只針對老百姓,而對特權階級免疫。公平,就應該是一視同仁啊。”

自從準岳父岳母口頭提出,以及開顏表示出壓力後,方可對於買房子更加上心了。好不容易這個週末不用加班,方可在搜房網上約好幾個中介,坐車來到東江看房。與南京上海居高不下的房價相比,東江是個相對更宜居、房價也更合理的小城市。3年前,方可就讓公司通過外服,把社保交在了東江。一開始,他想在東江的大學城附近買房。這裏位於市中心偏西的位置,靠着大學,閒暇時他想着能和開顏手拉着手,去逛逛校園,體驗那份曾經的純真。

首站,中介就帶着他來到距大學城僅1公里的一個叫“雅典花園”的小區。看起來,房子已有些年頭。他問中介:“小張,這個小區建了有十幾年了吧?”

“是2002年建的,還算新吧。”中介說。

“剛纔你說這裏房價是1萬3?”方可問。

“對。我馬上帶您去看的這家,就是這個價格,精裝修的。”

“哦。”方可應了一聲。他和開顏商量過,準備買有裝修的房子,全新或者半全新的,總之就是不用自己去操心裝修的事了,那個太費精力了。

走過一個小環島,再繞了兩個彎,兩人來到一棟多層樓房下面。走上四樓,房東開了門,這是一間90平米左右的房子,普通的兩房一廳。難得的是,閣樓是贈送的,也有裝修。但是房間看起來跟網上的圖片還是有很大出入的,十分普通,加上外圍綠化設施等也十分一般,方可隨意看了看,就拉着中介走了。

到了樓下,他問中介:“這裏有什麼小學的學區嗎?”

“是大橋小學。”

“沒聽說過呀。”方可說。

“在這個區裏排第十吧,還不錯。”中介辯解道。方可沒有說話,他對東江的教育資源並不瞭解,但區第十的小學毫無疑問好不到哪裏去。來之前,開顏特地叮囑他,要儘量買個好的學區。

“再去看看下一家吧!”他對中介說。那是一棟位於家樂福超市旁的小區,兩人騎上電動車,方可隨着中介往第二站趕去。

這是一個開放式小區,緊鄰着家樂福超市,小區只有10棟左右的房屋,不過整體看起來比較新。房間位於2棟的10層,這棟樓是高層,最高是18樓。進入電梯,防裝修的護板仍然圍在電梯裏。

“這邊的樓剛建好嗎?”方可問。

“建好2年了,周邊購物出行都很方便。附近有地鐵1號線,即將通車。”中介說。

“那房價不是要大漲?”方可問。

“已經漲過啦。不過,目前1萬5這個價位還有很大的上漲空間。房子又新,您可以考慮一下。”

“嗯。”方可點點頭。

這個房東給中介留了鑰匙,兩人進房看了看,室內是簡單裝修,不過鋪的實木地板,看起來沒有住過人,整體非常乾淨。房間南北通透,北面對着超市,南面是一條大路,有很多車通行。儘管在十樓,方可卻仍然能聽見來往的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

“房間不錯,就是吵了點。”方可邊看邊說。

“晚上會好的。”

“另外這種開放式的小區,安全性也是個問題啊。”方可又說。

“以後開放式會是趨勢,國家不是已經出臺政策了嗎?”中介解釋道。

方可又沿着三個房間逛了一遍,這個房子有110平米左右,三房兩廳,是比較理想的配置,有優點,缺點也同樣明顯。他一時拿不定主意。

“我能拍幾張照片,回去給我女朋友看看嗎?”他問。

“可以的。”中介說。於是方可把每個房間都拍了照,隔着南北的玻璃,他也向外拍了外景。

這樣簡單看了兩家,時間就來到中午。匆匆忙忙吃完飯,方可又約另一箇中介,像趕場似的連看了幾家房子。直到晚上10點,他才返回無錫。他把今天的看房心得彙總給了開顏。開顏讓方可多看多挑,差不多的時候,她過來兩人一起決定。

整個6月份,方可都處在極度疲勞之中。工作日,他7點起牀,23點睡覺,到了週末,如果加班,就維持工作日的作息,而如果休息,他就要5點起牀去趕車,畢竟無錫離東江還是很遠的。直到晚上12點,向開顏彙報完工作,他才倒頭睡覺。他感到,這好像是畢生最累的一段時間,看房選房絕對是個熬人的活。可惜的是,看了一個多月的房子,兩人仍然沒有找到中意的。不是沒地鐵,就是非學區,要麼就是房價太高,他們承受不了,煩人的房子,讓兩個淡定的年輕人煩躁起來。

7月初,鎮江的項目漸漸接近尾聲,方可也希望買房的事情能塵埃落定。他向秦以偉打了招呼,週末都不加班了。目前最大的精力就用在選房上。

這個週末,方可和開顏約好,讓開顏一起來看房。週五晚上,開顏從長治坐飛機到上海,又馬不停蹄地趕往東江,方可已經在東江訂好了酒店。久別重逢並沒有給兩人帶來意外的喜悅,相反,方可從開顏那天真可愛的眉梢下,看出了幾絲憂愁。

“親愛的,是不是爲以後離家這麼遠而猶豫?”酒店的大牀上,兩人靠着牀背,方可右手摟着開顏,問道。

開顏沒有說話,她睜着一雙清澈動人的眼睛,癡癡地看着方可。忽然,她嘆了一口氣:“我還是很糾結。我的工作怎麼辦?我遠離父母,舉目無親,怎麼辦?萬一你欺負我又怎麼辦?”開顏越說越快,越說越急,竟哭了出來。方可說不出話,他靜靜地聽着愛人的訴說,這一切都十分在理,他一時無言以對。這一刻,他對自己做的抉擇產生了懷疑。

“那麼,我們去長治買房?”方可拿不定主意,便試探地問。

“不好,小地方,對你工作無益!”開顏斬釘截鐵地說。方可心中一陣暖意,這個想法他考慮過,可行性確實太差。可是看着愛人如此糾結無助,他又很心疼,一時愛莫能助。

“我們去兩個城市之間的地方?大概在徐州、鄭州一帶。”

“那也不行,離我們父母都太遠。我們買房子,總該靠着某一方的父母吧。”開顏停止了哭泣,變得又像醫生那樣冷靜淡定起來。

“哎。”方可鬱悶地說:“這段時間我真的好累,在東江選個房子真困難啊,考慮的東西太多,我感覺滿足條件的幾乎沒有。”


“誰讓你來買的?”開顏恨恨地說。

“我知道是我不好。”方可說。

“是不是我要求太高了?”他問開顏。

“不是。東江這個城市我父母也很喜歡,靠近美麗的太湖,地理位置得天獨厚。離蘇杭也不遠,說實話,我也很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