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猶如靜止,韓冰此時是真的清醒了,此時他的思維飛快地運轉,該如何去圓這個場。

時間猶如靜止,韓冰此時是真的清醒了,此時他的思維飛快地運轉,該如何去圓這個場。

他的雙臂鬆開,柳月身體一松,坐了起來。

「師尊。」柳月望著韓冰,輕聲喚道。

韓冰低下頭,沒有說話。

沉默中,柳月的眼睛有些濕潤,一滴淚珠滾落。但是她的目光,卻一直注視在韓冰的臉上。

「師尊,當年柳月害怕,不敢,但是現在,柳月願意為師尊做任何事,只要師尊……」

「別說了。」韓冰強行打斷了柳月的話,他此刻極為懊悔,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自己終究還是低估了冰魂中那股邪惡的力量。

柳月開始小聲抽泣。

韓冰聽了,心裡更加難受,猶豫之下,撿起地上的手巾,顫顫地遞到柳月身前。

「是為師的罪過,把這個事忘了吧。」 重生嫡女無憂 韓冰輕聲說道。

柳月哭得更凶了,她點點頭,說道:「師尊是在這個世界上待柳月最好的人,也是柳月唯一的親人、唯一的依靠,柳月不能沒有師尊。」

韓冰輕嘆一聲,拿著手巾幫她擦掉眼淚,說道:「傻姑娘。」

「那弟子就先回去了。」柳月擦了眼淚,也不哭了。

「去吧。」韓冰輕輕地閉上眼睛,作出調息吐納的樣子。

柳月走了,密室的門被關上了。

韓冰獃獃地坐在地上,內心煩亂,柳月終究是自己的弟子,無論她是屈從,抑或是真心實意,韓冰都不可能答應。

一直到半年以後,韓冰才從密室內走出。他的身體早就已經恢復。韓冰走出閣樓,邁步之下來到外面的草地,突然看到不遠處閣樓里的人影,他的腳步一頓,有些猶豫。

柳月正在亭子里望著遠處山腰的雲霧美景發獃,覺察到身後的動靜,轉過身就發現韓冰在望向自己,她同樣一愣,瞬間,臉上兩抹紅霞浮現。

「我是要去那邊看看。」韓冰指了指北方,說完,腳下一踏,人已經升到高空。

柳月獃獃地望著韓冰逃離的樣子,少傾之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韓冰一路飛行,來到主峰翠閣,夏婉琪感受到他的氣息,立刻便趕了過來。一進門便嗔怪道:「你可算是出關了,可忙壞了我們這些做事的人。」

韓冰微微一笑,望著走進來的夏婉琪,說道:「最近怎麼樣?」

「唉,」夏婉琪輕嘆一聲,「有喜也有憂,你先聽哪一個?」

「看你的意願吧。」韓冰淡淡一笑。

「那就先說憂的吧,我這個人喜歡先苦后甜。」夏婉琪白了他一眼。

「說吧。」韓冰正色道。

「修真聯盟又有動作了,在雲霧宗的外圍,陸續增加了不少的崗哨,像是在明目張胆地對我們進行監視,我想,要是繼續這樣發展下去,還指不定他們會怎麼做呢?」夏婉琪說道。

韓冰一聽,臉上露出一抹凝重,這一點雖然他早有預感,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聯盟這麼快就擺出了不友好的架勢,我們還真不能掉以輕心。」他說道。

「嗯,而且,暴風城也在東邊和南邊設有暗哨,也在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夏婉琪繼續說道,「不過,好在暴風城從東聖國派出了小股軍隊,對聯盟的平谷國和昌淀國等地方進行連番騷擾,倒是減輕了我們的壓力。」

「騷擾,這倒是一個好辦法。」韓冰點頭道。平谷國和昌淀國,都是鄰近東聖國的貧窮國家,聯盟在這裡布署的兵力不算太強。

「還有一個壞消息,通過我們與青雲鎮以及水月國皇室交涉,並沒有順利地拿到擴張山門用地的許可,他們應該已經成為了修真聯盟的傀儡,眼下,我們雲霧宗想要擴張地盤,就只能往荒無人煙的普華山脈。」夏婉琪有些氣憤地說道。

韓冰沉默少許,說道:「暫時就按你說的,往普華山脈發展,水月國的小小的皇室,不足為俱,等到我們發展起來就推了他。現在這個階段還是要隱忍。」

「我也是這麼想的。」夏婉琪點頭道。

「接下來說點好消息吧,現在普華山脈里的那處礦脈已經在開採了,雖然目前產量還沒有上來,但是已經足夠宗門日常開銷用度,根據可靠的測算,這座礦場至少可以支持雲霧宗百年。」夏婉琪道。

「讓陣法堂在礦場和雲霧宗之間布置傳送陣,既方便了靈石運輸,又方便日內的保衛工作,另外,讓礦務堂不要停止繼續對普華山脈進行搜索,一旦發現新的礦脈,以同樣的方式儘快開採。」韓冰說道。

「明白,只是現在冰遁符的消耗很大,有些不夠用了。」夏婉琪說道。

「冰遁符我過幾天會送一些過來。」韓冰說道,冰遁符的製作很麻煩,但整個雲霧宗也只有他會做,他已經決定將製作方法傳授給柳月,柳月如今魂實中期的修為,已經可以派得上用場了。

「那就好。」

「還有沒有什麼消息?」韓冰問道。

「你的那個冰封林地,可真是神秘,連我都進不去?」夏婉琪有些幽怨地說道,「不過,現在整個雲霧宗,冰系弟子雖然不過百人,但卻無疑已經成為了所有宗門弟子仰望的存在。」

「百人?」韓冰一愣,這個數量超出了他的預料,十萬人中選出百人來,比例已經不低了。

「是的,這是我前天得到數字,是97人,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想,還會有一定的增加,現在冰塔依舊是弟子們最愛去的地方,每天都有人進入嘗試。」

夏婉琪說完,嘆了口氣,「我要彙報的就是這麼多,對了,新弟子入門都半年多了,你這個宗主也從來沒有看過他們,要不要出去轉轉?」

韓冰沒有拒絕,兩人出了翠閣,沿著主峰的小道,向著山下行走。

太久沒有這樣悠閑的散步,韓冰感受著迎面吹來的微風,心情有了一些舒暢。

一路上,時常有路過的宗內弟子恭聲行禮。

距離主峰山腳不遠處,便是名震雲霧宗的冰塔。

韓冰不自覺地,向著冰塔方向走去。

「宗主駕到!」

「是宗主。」

遠遠的,就有人大聲喊道,一時間,整個冰塔四周、包括雲霧廣場上的所有人全都目光火熱的投向一個方向,這裡面的大部分人,從未見過韓冰本人。

「傳說中的化聖期大能,我的天。」有人嘀咕。

化聖期,這個詞,無疑震動了這些弟子心中的一根弦。

「據說咱們宗主是冰封堂堂主的師父,而且,他就只有這麼一個唯一親傳弟子。」

韓冰面色平靜,一步步向著冰塔方向走來,還隔得很遠的時候,平台上,弟子們已經開始虔誠跪拜。 「大家都起來吧。」韓冰來到近前,對著眾人說道,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清涼之力,使所有聽到之人全都精神一振。

他神識掃過全場,這裡聚集了數千名弟子,其中還有兩名已經修習了冰系功法,看來是冰封堂的新人。

韓冰的目光落在這兩名冰系修士身上,倆人的修為,比之其他的新弟子,要強上一些,已經達到開靈初期的修為。

在這種公開場合受到宗主的注視,那倆名弟子面色激動。

韓冰的目光在倆人停留少許后,移開了,說道:「大家一定要安心修鍊,雲霧宗是你們的保障。」說完,他的目光轉向冰塔,因為那裡傳來聲響,一名弟子正從第五層大廳被彈射而出。

韓冰右手虛空一托,那名弟子身形穩穩落地,一臉的不甘。

「多謝前輩!」弟子發現韓冰后,連忙行禮道。

韓冰點點頭,道:「你已經修習了冰系功法,為何還要進入冰塔?」這名弟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被柳月所重點關注的李慧。

「宗主問你話呢。」在李慧發愣間,旁邊有人小聲提醒道。

「啊?」李慧大吃一驚,原來這位跟自己說話的前輩正是傳說中的宗主。

「回稟宗主,弟子——是聽說,如果能夠在冰塔第五層堅持十息以上的時間,就可以成為宗主您的親傳弟子,所以——」李慧俏臉一紅,低聲說道。

她的話音落下,周圍發出一陣唏噓之聲。

韓冰同樣一滯,啞然失笑,他正是不想收徒,所以才刻意把第五層加了幽冥焰的力量,這本就不是普通的弟子可以承受的,如果他猜測得不錯的話,即便是現在的柳月,在第五層也不可能堅持太長時間,更不用說這些剛入門、資質平常的小輩了。

「你在第五層堅持了多久?」韓冰問道。

「回稟宗主,剛剛一息時間。」李慧頹然道。

司禮監 「安心在冰封林地修鍊吧,第五層不是你可以承受的。」韓冰輕嘆一聲,說完,再次看了眾人一眼,轉身離開,夏婉琪連忙跟上。

李慧獃獃地望著韓冰遠去的背影,鼻子一酸,險些哭出來。

韓冰在夏婉琪的帶領下,來到煉器堂。

「宗主,你可是稀客!」崔楓立刻跑過來。

煉器堂里,熱鬧非凡,這裡分了好幾個區域,有負責製造刀箭法杖的,有製造風神駑的,還有加工魔核的、甚至還有專門研究丹鼎的,等等,韓冰在崔楓的帶領下走了一圈,頗為滿意。

「目前煉器堂已經成功的複製出近三十具風神駑,安裝在了雲霧宗四面的山頂上,眼下還要給普華山脈的外訓基地也安裝上。」崔楓在一旁說道。

「嗯,需要加快進度,我擔心聯盟會提前對我們採取行動。」韓冰說道。

「明白。」崔楓點頭道。

韓冰從器堂出來,要去制繪堂看看。在路上走著,夏婉琪突然湊到一旁,頗有些神秘地說道:「你知道嗎?崔楓喜歡我們的柳堂主,也就是你的弟子。」

「什麼?」韓冰沒有聽明白。

「這你都不明白?就是咱們的崔堂主愛上柳堂主啦,上次他還想托我幫他牽線呢,我想,這個紅線還是由你來牽最為合適吧,畢竟你對他們倆都熟悉,不是嗎?」夏婉琪狡黠道。

「啊?」 極品小村醫 韓冰大吃一驚,這一下,他倒是聽明白了,只是心裡卻是咯噔一下,這人消息有些突然。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夏婉琪盯著韓冰,「以柳月的美貌,據我所知,在雲霧宗,不光是崔楓,就包括一些內門弟子,對她一見傾心都毫不奇怪。」

「這事,還得問柳月,我與她雖是師徒,卻也無法替她做決定。還是你去跟她說吧。」韓冰平靜地說道。

夏婉琪輕雅一笑,意味深長的看了韓冰一眼,幽幽地說道:「好吧,就讓我來做這個媒婆吧。」

韓冰點點頭,回頭再向煉器堂的方向望去,目中露出沉思。

少傾,二人繼續向前,一直來到制繪堂。

相比於煉器堂,制繪堂就顯得沒那麼熱鬧了,大廳中,一張圓桌旁坐著幾位白髮蒼蒼的老者,正在討論著什麼,直到侍者來報,這才慌忙起身相迎。

夏婉琪率先開口,指著韓冰,對一位領頭的老者說道:「金堂主,這位是宗主,來例行巡視,制繪堂有什麼進展,請跟宗主彙報一下吧。」

「屬下拜見宗主,」金堂主一驚,才知道眼前身材挺拔面色冷峻的男子居然是從未謀面的宗主大人,「不知宗主駕臨,有失遠迎。」

「金堂主不必拘禮。」韓冰微微一笑。眼前的老者,僅僅魂實初期修為,已然白髮蒼蒼。這一點,他並不詫異,凡是專攻於這些偏門技術的,大多沒有太多的精力用於修為提升。

「稟宗主、副宗主,目前制繪堂正在拓印一些落日星尋常的地圖,供堂內弟子練手,屬下剛才正與幾位副堂主研究,準備制繪普華山脈的詳圖。」金堂主恭敬道,說實話,他也不理解,為何雲霧宗這樣一個宗派要涉足制繪領域。

「這位金堂主,原本是塔拉沙漠金氏家族的長老,在制繪地圖方面,有很深的研究。」夏婉琪在一旁向韓冰解釋道。

「副宗主過獎了,金氏家族只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微末家族,不值一提,屬下早年間就酷愛制繪,曾多次前往修真聯盟的制繪堂應徵,但終未被錄取,說來也是慚愧啊。多虧雲霧宗抬舉,這才任了制繪堂的堂主。」老者臉上露出一絲尷尬,連忙說道。

「金堂主以前可曾接觸到星圖?」韓冰目光有些期待地望著金堂主,問道。

「星圖?」金堂主神色一震,詫異地望著韓冰。

「嗯。」韓冰點頭,目中期許之色不減。

「回稟宗主,屬下曾經見過一份星圖,當時印象極為深刻,但是這已經是五六百年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回憶起來,也是頗為模糊,難道宗主想讓制繪堂繪製星圖?」金堂主問道。

「金堂主請看,這樣的一副星圖,韓某想讓制繪堂把它拓印出來,不知可否?」韓冰右手一揮間,整個大廳的空間,瞬間被一座浩瀚的星空布滿。正是他手中的七階星圖。

星圖出現的一瞬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齊齊地被它吸引,發出一陣陣驚嘆之聲。金堂主盯著星圖許久,蒼老的目光中突然光芒閃耀。

「這副星圖實在是大師之作,老朽能夠在有生之年得以見到,真是不枉此生啊!」金堂主感嘆道。

爹地寶貝:總裁新婚100天 「韓某想拜託金堂主,先將這副星圖拓印出來,然後再盡量將它進行增補制繪。如何?」韓冰說道。

金堂主略一沉吟,說道:「回稟宗主,星圖的拓印,屬下雖然沒有什麼經驗,但只要潛心研究,屬下敢保證,不出20年,就可以將它拓印出來,只是……」

「只是什麼?」韓冰面色目光一亮,連忙問道。

「只是想要增補制繪的話,還需要陣法堂幫助布置一座陣法,用於超遠距離觀測星界。」金堂主說道,「而且,屬下擔心,這樣的陣法布置起來難度極大,宗內的陣法堂不一定能夠完成。」

「哦?有這樣的陣法?」韓冰內心一振,他以前對於星圖的了解還是太少。

金堂主點點頭,說著,在自己的儲物袋中翻找一番,拿出一枚古樸的玉簡,珍重地遞給韓冰,道:「宗主請看。」

韓冰接過玉簡,放在眉心,少傾之後,他神色數變。這種陣法名叫天宇陣,天宇陣,沒有小型大型之說,布置難度相當於其它六品陣法,每座陣法的觀測距離有限,多座陣法可以效果疊加,毫不誇張地說,即使是由數百座天宇陣組成陣列也不足為奇。

韓冰閱讀著玉簡中的信息,他的神情漸漸變得激動。玉簡內,居然有陣法的布置和疊加方法。

在韓冰閱讀玉簡的時候,金堂主既緊張又期待地望著他。

「金堂主請放心,天宇陣的事情沒有問題,韓某自有辦法解決,金堂主還是儘快研究星圖拓印之法吧。」韓冰高興地說道。

「屬下一定全力以赴,不負宗主重託。」金堂主激動道。

韓冰點點頭,納戒上一抹,將從雙界行者1984那裡得到的星圖玉簡交與金堂主,說道:「這是記載星圖的玉簡,請妥善保管。這天宇陣的玉簡,韓某先拿回去細細研究一番。」

「是!」金堂主雙手有些顫抖地接過玉簡,能夠主持如此規模的星圖繪製,是他以前想都不敢去想的。

韓冰看到解決了大問題,內心一陣輕鬆,轉過頭,對夏婉琪道:「夏副宗主,以後像制繪堂、煉器堂、陣法堂這樣的堂口,一定要增加一些能夠提升修為的丹藥的配給,讓他們的修為能夠進一步提升。」

「放心吧,我明白你的意思。」夏婉琪欣然應允道,她自然是看出,眼前的金堂主,魂實初期修為,壽元已經不多,如果在有生之年不能得以突破,那麼,將會出現英材早逝的悲傷局面,這種類似的情況,在韓冰所說的一些堂口中,普遍存在。

魂實修士,壽元最多也就千年,一旦修為達到化元,壽元會激增十倍,達到萬年,而像韓冰這樣的化聖修士,則是十萬。

「多謝宗主、副宗主。」制繪堂的一干人等連忙感激道。

告別了金堂主等人,韓冰心情愉悅,向夏婉琪打了一聲招呼,便飛升而起,向著天道峰疾馳而去。

「等一等。」夏婉琪一跺腳,卻見韓冰已經走遠,自言自語道:「我剛好也要去天道峰找你的柳月說媒呢,就不能等我一下?」 韓冰回到自己天道峰的密室,便開始認真研究關於天宇陣的玉簡。

雙界行者給他的星圖中,並不包括月神界,也不包括落日星界,所以他想要回到月神界,就必須另外想辦法。

在他看來,在得到自己想要的星圖之前,就連星際羅盤的研究,都可以不必著急。

天道峰頂,一道長虹落下,夏婉琪的身影出現在草坪上。她有些幽怨地看了韓冰的閣樓一眼,一跺腳,轉身向著柳月的小樓走去。

柳月正在房中打坐,感知到夏婉琪前來,連忙出門迎接。

「夏宗主,您來看柳月了?」柳月笑吟吟地說道。

「柳月姑娘正忙著吧?我只是隨便轉轉,順便過來看看你。」夏婉琪尷尬一笑,柳月在這半年以來,修為已經接近魂實後期,與她這個副宗主也只差了一絲。每一次在夏婉琪面對她的時候,心中都有一種莫名的壓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