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的結果就是,如果遇不到大機緣可以回頭重修點穴境,那麼他們這輩子的修爲只能停留在連脈境,停留在這一二百個大穴能打通的脈絡。

最終的結果就是,如果遇不到大機緣可以回頭重修點穴境,那麼他們這輩子的修爲只能停留在連脈境,停留在這一二百個大穴能打通的脈絡。

不過別人什麼樣是別人的事,就算他們一輩子的前程被毀,也和塵兒無關,塵兒只是來看熱鬧的!

“張前,這樣不行!我們根本不是對手!想辦法啊!”一個連脈境的孩子焦急地大叫。

名叫張前的孩子同樣也是幾個連脈境之一,他一邊尋找出手機會,一邊回答道:“沒辦法!我們一跑全都得死在這兒,所以只能拖到東方家族的人過來!”

“可你不是說這頭蠻熊只是個低階蠻獸,我們一起上對付它很容易麼?爲什麼會這麼強?”那個孩子埋怨地吼道。

“上面給我的信息就是這樣,我能有什麼辦法?”張前委屈的說道。

“你們倆別吵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找機會出手!”又一個孩子大聲吼道。

這個孩子是這羣點穴,唯一一個連脈境裏點亮大穴足夠三百六十五個的。

張前和之前的那個孩子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而是紛紛動用一些手段來吸引蠻熊的注意。

別看他們人數衆多,但是在蠻熊面前,人多不是優勢,這羣赤手空拳的孩子想靠人多取勝,多少是有點天真的!

骨刀很鋒利,不然肖放在同豹子蠻獸戰鬥的時候不會那麼輕易的就能把它破膛斷喉,可就連鋒利的骨刀都不能對蠻熊造成傷害,可想而知蠻熊的防禦力有多高了。

蟻多咬死象的前提是,能咬的動! 蠻熊的攻擊方式很簡單,就如同它的名字,蠻!後腿站立起來,大概有五米多高,然後用粗壯有力的前臂左右揮舞。

觸之即死,沾之即傷。

戰鬥完全是呈一面倒的姿態,只過了不久,又有五人或死或傷退出戰鬥了。這五個孩子只不過是在躲避的時候沒能完全避開,就躺下了。

運氣好的會被身邊的人拽出戰鬥圈,運氣不好的,就留在原地,聽從命運的安排了。


有幾個膽子小些的眼看敵不過就想逃跑,可剛跑沒幾步,蠻熊就四肢着地追上了他們,然後一巴掌一個全部扇飛,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張前眼看着自己這一邊的戰鬥力量又減少了幾個,眼睛都綠了。

“都說了不能跑!這大傢伙看起來笨重,其實速度很快,我們跑不過的!跑,只能是死亡,一起戰鬥還有機會!徐哥好了沒?”

張前說着,又朝那個點亮了三百六十五顆大穴的人吼道。

“快了!再往你們那邊引一下就有機會了!”徐哥就站在一旁死死的盯着,也不上前幫忙。

可這時候肖放忍不住了,剛想起身去被塵兒一把給壓住,低聲說:“不要命了?”

肖放掙扎了兩下沒掙扎動,然後看着塵兒,焦急地說:“他們受傷那麼多人了,我想去幫忙。”

塵兒一個腦瓜崩下去罵道:“沒看到人家點穴境和連脈境都不行麼?你一個剛剛壯骨境的去湊什麼熱鬧?”

“可是……”肖放還想說什麼,被塵兒直接打斷:“他們那還有點亮了三百六十五顆正穴的人在找機會呢!而且你這個境界的過去只能添亂不能幫忙!”

肖放有些委屈地撅了噘嘴,雙拳緊緊地握着。

“別忘了你進東方家是做什麼的!”塵兒沉聲道。

瞬間,肖放握緊的雙拳就無力地攤開了。

塵兒有些不明白,肖放和那羣孩子無親無故,別說認識,就連見都沒見過,爲什麼見到他們有困難卻想要去幫忙呢?

這邊兩人對話的時候,那邊戰局又出現了新的變化,之間幾個人引着蠻熊往旁邊走了幾步後,一直站在原地沒動作的徐哥突然動身了。

點亮三百六十五顆大穴,打通經脈未知條數的他,單從速度上就不是那些只點亮一二百顆大穴的連脈境能比的。

他抓準一個空檔,以極快的速度跑到了蠻熊剛纔的地方,然後在所有人都以爲他要出手的時候,竟然只是從地上拔了一根看起來很不起眼的小草,然後轉身就跑!

“拿到了,撤!”徐哥吼了一聲,開始又回到了他剛纔的位置。

蠻熊聽到動靜後,扭頭看向自己剛纔所在的地方,然後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吼聲。

蠻熊身邊頓時有兩個孩子被這一聲給鎮住,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被迎面而來的熊掌直接拍在腦袋上。

後來,塵兒知道了這個世界上還有種叫做西瓜的東西。每次他吃西瓜的時候,也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今天的這兩個孩子。

“蠻熊暴怒了,擋不住了,所有人分散跑!能跑一個是一個!”最開始的那個連脈境的孩子吼道,然後帶頭退出戰鬥。

其實這幾十人早已經被蠻熊給嚇住了,如果不是有幾個連脈境一直說再堅持一段時間就有希望的話,他們早就跑了。

現在他們的依靠都跑了,那他們還有什麼理由留下?於是幾十人頓時像四外跑去!

此時蠻熊彷彿失去理智般,只管死追最近的孩子。

人性的弱點在此刻暴露無遺,剛纔還知道抱團相互照顧的人羣,面對無法抵擋的敵人,只顧自己逃命,根本就不去管剛纔的夥伴了。

“走吧!”塵兒看已經沒什麼熱鬧可瞧了,拉着肖放就想離開,可好巧不巧,這時候蠻熊剛好就盯上一個正在往他們倆這邊跑的小男孩。

塵兒暗罵一聲晦氣,拽着肖放就要遠遁,可肖放卻掙開了塵兒的手,直直地跑向了蠻熊。

被蠻熊追的那個小男孩是不幸的,因爲在這幾十人裏,他過早的被蠻熊盯上,離開的機會已經很渺茫了。

可這個小男孩也是幸運的,因爲在蠻熊舉起熊掌馬上拍向他的時候,還有人挺身相救。

“呲——”骨刀從蠻熊腿上劃過,留下一串有些刺耳地摩擦聲。

蠻熊本來暴怒中,見到還有人敢挑釁自己,瞬間就放棄了剛纔追逐的孩子,轉身朝着肖放追去。

肖放很靈活,但並不代表他的速度快,沒幾步,就被蠻熊追上,然後一掌拍下。

肖放索性一個驢打滾,翻身便向另外一邊跑去。

¸ttκan¸c○

蠻熊很不滿意剛纔自己沒有打中,又開始向着肖放追去。

就這樣,肖放險之又險地躲避着蠻熊的攻擊。

塵兒皺了皺眉頭,有些東西在心裏緩緩滋生。


其實剛纔肖放躲過蠻熊攻擊的時候,本來向着自己這邊跑纔是最好的逃生路徑。可偏偏那個又瘦又黑的小男孩不僅沒有過來,還有意地帶着蠻熊往遠處跑。

而剛纔被肖放救了的小男孩看到有人救了自己,繼續跑了一陣後,突然又停下了身子,咬了咬牙,攥着拳頭開始往回跑去。

幾次輾轉騰挪後,肖放的臉上開始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儘管他對戰鬥有一種天生的可怕直覺,也儘管他身體靈活可以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躲避方式,但他畢竟只是個壯骨境,而且在最近的戰鬥中身體已經透支了。

面對蠻熊的每次攻擊他都必須竭盡全力,如此一來,身體的透支就更加嚴重了。

腳有些不聽使喚了——

肖放心裏剛這樣想,然後在又一次騰挪時,腳剛落地,就發出了嘎吱一聲。他的腳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折了過去。

“啊!”肖放疼的一聲大喊,整個人跌倒在地上。

一次失誤就是致命的!當蠻熊的熊掌拍下來的時候,他認命地閉上了眼,可緊接着,一個身體撲在了他的身上。

他睜開眼,就看到了趴在他身上的人,居然是剛纔他救的那個和他差不多大,差不多瘦,差不多黑的小男孩。那個小男孩黑色的小臉上滿是驚恐,緊緊地閉着眼睛,一副認命了的樣子。

而在他們倆的前方,另一個弱小的身影岔開雙腿,挺直了身體,高高舉起雙手,居然接住了蠻熊的這一掌。

“老大!”肖放的眼中有些溼潤。


“走!”塵兒託着蠻熊的熊掌,頭也不回的的喊道。

一聲,把那個閉眼等死的小男孩也給驚醒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同蠻熊相比十分弱小卻又彷彿十分高大的身影,一時間竟然呆住了。

“走啊?”塵兒又吼了一聲,那個第二次被救下性命的小男孩這才反應過來,拉起了肖放就跑到了一邊。

然後他們倆就看到,剛纔彷彿十分高大的身影被蠻熊的另一隻熊掌給扇飛,重重地砸到了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老大!”肖放一聲驚呼,一瘸一拐的往大坑中跑去,剛跑沒幾步,就摔倒了,透支太多的他實在是力竭了。

而蠻熊卻不知道爲什麼,盯着那個坑,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

“老大!老大!你怎麼樣了老大!”肖放試了下,站不起來後,開始一點一點地朝着大坑爬去。

淚,是最不值錢的東西!因爲這東西除了表現出自己的無能外,沒有任何作用。可人有七情六慾,又沒有人敢說自己從不落淚。

肖放心裏滿是自責,他不應該不聽老大的話一意孤行,他不應該不自量力地爲了心裏一些所謂的正義感連累到老大。

“老大,你別嚇我啊!”肖放狠狠地用拳頭錘着地面,咧着嘴,泣不成聲。

而就在此時,坑內傳出了一個無比冰冷的聲音——

“要麼滾!要麼死!”

一陣風吹過,塵土飛揚。

心中滿是絕望,滿是悔恨與自責的肖放狠狠地抹了一把淚水後擡起頭,就看到那個大坑中,有一個身影緩緩的站了起來。

塵土過後,塵兒挺拔的身影變得清晰。

“老大你沒事啊!我還以爲,我不對,是應該,我……”肖放語無倫次地說着,淚水再一次涌出。

同樣都是咧着嘴,同樣都是淚水,卻是完全不同的心情。

“老大,你,你別管我,你快走!”肖放突然想起什麼,趕緊喊道。

塵兒扭過頭,朝着那個小男孩咧嘴一笑道:“帶肖放去一邊,中午請你們吃熊掌!”

雖然是笑着說出的這句話,但小男孩感受到了聲音中滿滿的殺意,渾身一哆嗦,便攙扶着肖放遠遠的躲到一邊去了。

蠻熊被眼前這個孩子盯着,就如同感覺被一頭想要狩獵自己的高階蠻獸盯上一樣,那濃郁的殺機甚至讓它都有些害怕。

蠻熊不是很靈光的腦袋怎麼也想不通,它在剛纔感應到這個小孩氣勢之後,因爲感覺出他會有些難纏,所以已經留給他足夠時間離開了,可他爲什麼還要留下,甚至對自己充滿了殺機?


但蠻獸就是蠻獸,經過短暫的掙扎之後,他還是決定吃掉這個挑釁自己地位的人族小孩。

於是這頭蠻熊身體又膨脹了三分,向着塵兒就衝了過去。塵兒見到蠻熊衝過來,不僅沒有躲,反而也直接衝了過去。

附近,除了塵兒,肖放和小男孩外,已經沒有了別人,在肖放拖住蠻熊的時候,那些孩子不論是受傷的還是沒受傷的都抓緊機會逃走了。

所以塵兒在被蠻熊一巴掌給扇飛之後,展現出了自己的氣勢。

他很生氣,氣那頭蠻熊將自己扇飛,更氣自己看到肖放不顧一切去救小男孩的時候和小男孩看肖放有危險,明知必死還要將肖放護在身底下的時候,自己內心中產生的那種莫名其妙的情緒。

奔跑中,塵兒的身影在肖放和小男孩的眼中再次變得高大!比體型膨脹了三分的蠻熊還要高大! “轟!”

一聲巨響在塵兒的一雙小手和蠻熊的巨掌接觸的瞬間傳來,周圍地面彷彿都沉了一下,土沙飛起。

肖放和小男孩此時竟然看到,塵兒的身上,居然亮起了比徐哥還要多些的光亮!

那是塵兒的大穴,在手上銀戒指的隱藏下,只顯示出三百六十五顆正穴和五十顆奇穴。但是塵兒現在的修爲到底是怎樣的呢?

印魔島的山洞中他就打通了任督兩脈,東海上的前大半年打通了五道經脈,後來的半年中打通了三道經脈,最後在與大和尚“論佛法”的過程當中,竟然意外的又打通了兩道經脈。

人體十二正經,分別是太陰肺經,陽明大腸經,厥陰心包經,少陽三焦經,少陰心經,太陽小腸經,太陰脾經,陽明胃經,厥陰肝經,少陽膽經,少陽腎經,和太陽膀胱經。

這十二條正經也不是隨隨便便想修煉哪個就可以修煉哪個的,而是需要按照一定的順序。

這個順序就是人體氣血流動。

從手太陽肺經開始,經過食指端傳入足陽明大腸經,經達鼻翼旁傳入足陽明胃經,經過足大趾端傳入足太陰脾經,經中心傳入手少陰心經,經過小指端傳入手太陽小腸經,經過目內眥傳入足太陽膀胱經,經過足小趾端傳入足少陽腎經,經過胸中傳入手厥陰心包經,,經過無名指傳入手少陽三焦經,經過目外眥傳入足少陰膽經,經過足大趾傳入足厥陰肝經,然後再通過肺中傳回手太陰肺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