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一直在跟女人廝殺,但她沒有忘記還有男人在。此刻見男人衝過來,月千歡眉頭緊皺。

月千歡一直在跟女人廝殺,但她沒有忘記還有男人在。此刻見男人衝過來,月千歡眉頭緊皺。

她可以拼力殺了女人,但男人不行!他更強大。

但現在退讓的話,這個女人也殺不成。等他們反應過來,到時候就是她的死期!寧願冒險,也要殺了女人!月千歡立馬決定,她沒有後退反而拔出幽光月,劍刃卷向女人的脖子。

「你敢!」男人爆喝。

眼見男人越來越近。這距離這時間,不夠月千歡殺死女人。就算她能,到時候也逃不掉必須和男人對上。結局是糟糕的。

就在這時,月千歡腦海中想起一道聲音。她頓時勾唇,心無旁騖無視掉男人,專心對付女人。

而男人見月千歡無視自己,仍對女人下殺手。憤怒瞪大眼赤紅的眼,男人拔槍狠狠刺向月千歡的後背。然而就在他長槍飛出時,嗆!劍光斬來,拍飛長槍。

男人皺眉抬頭。墨九卿攔在他面前,邪笑嗜血。「你的敵人是我。」 「知道你們這次最大的失誤在哪兒嗎?」林辰咬著烤串滿臉有趣的看著面前的十個人,話說自己現在的身體只是一個十多歲的人,在這兒訓一幫三十來歲的大漢,有點兒意思啊。

幾個人相互對視了一下,然後都搖了搖頭。

林辰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們是想多殺幾個日本人,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今天你們帶隊衝鋒的時候,要是沒有身上的防彈衣的掩護的話,估計現在我們小隊就得減員了,我就直接說了吧,你們十個人的命遠比其他普通士兵的命要金貴,並不是說你們特殊,而是說你們的本事大,普通的士兵打十年的鬼子都不一定能殺滿一百個,而你們呢,只要幾場戰役就能殺滿一百個鬼子,所以說你們的生命很重要,在戰場上衝鋒確實是勇氣可嘉,不過不要命的衝鋒那就是魯莽了,勇氣和魯莽是兩回事情。」

「還有就是,你們雖然已經知道了很多的特種知識,但是你們還沒有完全的融合掌控,隨意,從今天開始,都給我去訓練配合去,要是下次誰打鬼子給我不要命的往上沖,可以啊,先把防彈衣給脫了,我倒是要看看誰的命大,子彈打不死。」不好好治治他們,估計要不了多久林辰就得給他們換防彈衣了。

「隊長,那我們能不能去吃飯了,看著你在這兒吃肉有點兒難過。」小隊中的魏和尚先忍不下去了,雖然他是一個和尚,不過已經還俗了,現在聞到林辰烤肉的香味,肚子早就開始抗議了。

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從戒指中拿出了一大把烤串,「雖然這次你們的做法不妥,不過能俘虜這麼多的日本人尼瑪的功勞不小,所以這頓飯算是我請你們的了,不過吃完以後就自覺的給我訓練去,誰要是敢偷懶,哼哼哼,正好好久沒活動筋骨了,手有點癢,誰要是覺得我的拳頭不夠硬的話可以試試。」說完林辰就把烤串遞給了魏和尚,讓他們自己去烤,總不能讓自己烤給他們吃吧,現在他已經決定了,以後絕對不會輕易做東西給別人吃,兮兮她們三女不算,那是自己的媳婦兒,做給她們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看著圍坐在篝火旁烤著烤串的十個人,林辰不由得笑了笑,有時候這些大漢看上去還是有點可愛的,就像是小孩子一樣。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獨立團都沒有任何的作戰任務,部隊一直在操練,而且李雲龍還特地讓特種小隊的人過去參加了訓練,只要是能打過特種小隊的任何一個人,就能吃上一碗熱噴噴的豬肉。

雖然豬肉誘惑著他們,不過問題在於全團一千多號人,沒有人能打得過這十個變態的,幾乎就沒有能撐過五招的。

最後,全團的人都是滿臉饑渴的看著鍋里的豬肉,可是問題在於特種小隊的人也不吃啊,這幾天特種小隊的人都是從林辰那兒吃一些魂獸的肉,現在聞到豬肉的味道都覺得有點點難受,畢竟豬肉哪兒會有魂獸的肉香啊。

李雲龍也沒有辦法,炊事班殺的一頭豬,全團的人沒資格吃,可是有資格吃的特種小隊人家看不上啊。

看到這一幕林辰笑了笑,站在隊伍的前面說道:「我知道你們都很想吃這鍋豬肉,但是打不過特種小隊的人。這樣吧,我給你們出一個主意,一會兒我會去找旅長要個作戰任務,如果你們能夠完成這個作戰任務,那我就請你們吃一頓肉,每個人都能吃上,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啊。」

「真能讓我們每個人都吃上肉?」很多人都異口同聲的看著林辰。

林辰笑著點了點頭,「只要你們做的讓我滿意,我保證,你們每個人都能吃得上。」

「好,那林隊長你下命令吧。」經過這幾天的磨練,全團的人都知道了林辰這個年輕的不像樣的年輕人是戰鬥力最強的特種小隊的隊長,所以他們都叫林隊長。

「團長,我要借你的電話用一用了,動用一個團的兵力執行作戰任務,這事情得像旅長請示一下,免得你麻煩。」林辰這次打算讓一個團的兵力,去吧獨立團的後患給滅了。

「我還說你是要像我請示呢,原來是要找旅長,電話我可以讓你打,不過先說好了,你可別被旅長給忽悠走了啊。」李雲龍還是有點擔心,林辰可是一個寶貝啊,要是被旅長忽悠走了,那他就虧大發了。

林辰笑了笑道:「團長你就放心吧,除非我離開這個世界,要不然我一直都會是獨立團的人。」

帶著林辰來到了安裝有電話的廂房,李雲龍指了指電話,「你去打吧,只要你不被忽悠去了我就放心了。」

看著那個老式的電話,林辰有點下不去手了,這尼瑪勞資不會用啊。

「咳咳,那個團長啊,旅部的電話你給我撥吧,我不知道旅部的電話號碼。」

李雲龍疑惑的看了林辰一眼,什麼電話號碼,這電話都是轉接的,不過他還是幫林辰撥通了旅部的電話,然後直接說要找陳賡有事情請示。

「喂,李雲龍啊,你是不是又給我惹什麼事情了?我可告訴你,要是惹出事情來了我可不管你。」林辰只聽見電話裡面出來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陳賡的聲音了。

「旅長你說的這是啥話啊,俺老李惹出事情來啥時候打電話找過你啊,不都是自己解決的嗎,這次不是我找你,是林辰要找你,他說他要給你要個作戰任務,要動用全團的兵力,怕我被批評,所以先告訴你。」李雲龍聽到陳賡的電話也是無奈了,一直以來他惹得禍太多了,所以打個電話去旅部都以為是自己惹了什麼事情。

「林辰?就是你們團的那個年輕的特種教官?」這個名字陳賡聽人通報過,因為在攻打山崎大隊的時候,沖在最前面的那幾個人的服裝有點怪異,他追問下去發現時李雲龍搞出來的什麼特種小隊,而他們的教官就是林辰。

「對啊,就是他,你也知道俺老李的脾氣要不是他誰還能讓俺老李給你打個電話啊,好啦不多說啦,我讓他給你說。」說完李雲龍就拿著電話看著林辰。

接過電話,林辰想了想放到耳邊說道:「旅長好,獨立團特種小隊教官林辰想你報到。」林辰都不知道要說啥,畢竟自己沒有做過這一套。

「哈哈哈哈,你就是訓練出那個戰鬥力強的不像話的特種小隊的教官啊,聽你的聲音比我想象的還要年輕啊。」陳賡聽到林辰的聲音大笑了一下,然後驚訝他的聲音是如此的年輕。

「旅長說笑了,我也只是剛好懂點兒專業的知識而已。」這句話林辰就沒有說真話了,雖然說自己是他們的教官,不過自己就是給他們弄了幾個經驗包而已。

「哈哈哈,那也是你的本事兒,怎麼樣,要不要來我旅部做個專職警衛啊?」林辰教出來的兵都那麼厲害,那他本人肯定也不會差。

「旅長你別說笑了,要是讓我去殺殺鬼子還行,你要是讓我做個警衛員,我估計得把旅部鬧個天翻地覆了。」笑話,雖然我很敬重你,但是不代表我會給你做警衛,我他丫的可是萬界交易城的城主。

「也好,要是把你給挖過來了,我估計李雲龍那小子得帶人來圍攻我的旅部了。你說你有戰鬥任務要請示,是什麼作戰任務啊?」

「那個旅長你也知道,這大山裡面啊有許許多多的土匪,就幹些禍國殃民的事情,剛好現在團里也閑著沒事兒干,我想讓他們去操練操練,不過動用一個團的兵力不告訴你也不行,所以我只能先給你請示一下了。」林辰本來打算把黑雲寨給滅了就行了,最後想了想還是打算把所有的土匪窩全部給滅了,畢竟誰知道黑雲寨沒了會不會出現第二個黑雲寨,要不了多久自己就會離開了,得幫和尚把後患給斷了,畢竟誰也不知道自己離開以後李雲龍會不會讓和尚去送信。

「你想去打土匪?」聽到林辰的話陳賡猶豫了一下,畢竟這些土匪也是一股有生的抗日力量。

「對啊,旅長你放心,我保證盡量感化,他們要是願意投降就投降,不願意投降我再打,這樣你總放心了吧。」也不能直接把人家給滅了,畢竟土匪中還是有抗日誌士的。

「好吧,既然這樣的話你就去吧,不過如果收穫大的話得上報一下啊。」

「旅長你就放心吧,全部送給你都可以。」這些土匪的東西,林辰還真的看不上。

掛了電話,林辰和李雲龍又回到了訓練的地方。

林辰看著他們笑了笑道:「作戰任務我給旅長要來了,你們的任務就是全團分成三個營出動,去把方圓五十公里以內的土匪全部給我滅了,我知道這對於你們來說不難,所以我要下的第二個任務就是,盡量感化活捉土匪,那個營抓的土匪多,那麼回來分的肉就多。」

說道這兒林辰想了想又說道:「要是哪個營的人先找到了黑雲寨,不用留活口,直接全部給滅了。」林辰還是覺得這個黑雲寨的人留下都是禍害,所以乾脆讓人給滅了。

李雲龍疑惑地看著正在發布任務的林辰,他不明白為什麼黑雲寨就要全滅,而其他的土匪寨子就要感化,盡量活捉,難道林辰和黑雲寨有仇?想到這兒李雲龍就決定一會兒他一定要率領一個營的士兵去把黑雲寨給滅了。

「好啦,任務都聽清楚了吧,現在開始修整,十分鐘后各自出發。」說完林辰看著李雲龍說道:「李團長,一會兒你帶著人去找土匪的麻煩,我帶著特種小隊去弄點兒副業。」

「你不和我么一起去?」李雲龍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林辰。

「不去,你也知道特種小隊的戰鬥力,要他們去對付土匪就太大財小用了,所以還是帶他們去搞點副業要穩妥一點。」林辰才懶得去打土匪呢,沒什麼挑戰。

「不過團長,如果你要去打黑雲寨的話,一定要問清楚了,他們的二當家和一個叫馬六的人必須要死,不論費多大的力都得把他們兩個給殺了。」林辰怕李雲龍去的時候黑雲寨的二當家剛好沒在,所以提醒他一定要注意。 墨九卿來了!

月千歡勾起唇角,眉眼帶笑很是高興。但看向面前掙扎想要逃跑的女人時,瞬間冷下眼眸,揚手幽光月劍鞭捲住女人的脖子將她抓過來。

女人還想要掙扎反殺月千歡。她伸手,月千歡就砍掉她一隻手。她邁開腿,就廢了她的腿。最後拖到面前,女人已經失去了雙腿雙手難以再逃。她驚恐尖叫求救:「吳偉救我!」

「該死的,佳月!啊啊啊,我要撕碎你們!」名叫吳偉的男人被墨九卿攔住,一步都無法過來。

他呲牙裂目,卻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月千歡砍掉了女人的頭。

女人的神魂飛出想要逃跑。月千歡打了個響指,魔焰神花仍然能為她所用,被她召喚調動。烈焰吞噬了女人,將她徹徹底底的殺死。

「啊啊啊!」吳偉憤怒咆哮,他緊握長槍死追墨九卿不放,想要殺了墨九卿。

見此,月千歡正打算過去幫墨九卿。這時耳邊傳來霽華的聲音,「娘親不用幫爹爹,爹爹可以解決的。」

「霽華!」月千歡驚喜轉身。

霽華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就在她身後不遠的山上。月千歡立馬飛過去落在霽華的身邊,她開口問:「霽華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我剛剛才來。爹爹感應到娘親有危險,就把我丟下了。」霽華無奈的聳肩。他速度追不上墨九卿,所以才趕來。

月千歡又見霽華身上濺了鮮血,就知道他們從封神地出來也不輕鬆。

不過還好都是別人的血,霽華和墨九卿都沒有受傷。而且月千歡看他們都突破了武神九階的實力,經歷過一番戰鬥廝殺后,實力平穩下來,根基仍然紮實。

抬頭又看了眼四周,月千歡問:「師尊他們呢?」

「我和爹爹沒有遇到師祖,也沒有看到蒼煙和月秀他們。我們應該是被分開了。」霽華搖頭說。

他和墨九卿在一個地方,他們睜開眼同樣遇到了一場廝殺。不過他和墨九卿在一起,再加上實力大漲解決掉敵人並不難。之後他們感應到了月千歡,就立馬過來了。

還沒有去找鳳九黎他們,也不知他們在哪兒。

月千歡皺了皺眉,她沉眸說道:「我們被分開了。但總歸都在這個戰場里。現在封神戰場還沒有結束,我們邊走邊找他們。」

「嗯嗯。」霽華點頭。

這時候遠方傳來爆破炸響聲,墨九卿和吳偉的廝殺也落幕了。墨九卿添了兩道傷,而吳偉被他斬殺當場。

運轉武力,墨九卿快速修復傷勢,一邊朝月千歡和霽華飛過來。他落地月千歡急忙上前幫他一起修復傷勢。一邊修復,月千歡一邊開口說:「我們得去找師尊他們。墨九卿你有什麼主意嗎?」

「走東邊。」墨九卿說:「剛進封神地時,我和鳳九黎商量過。若我們分開就往東邊走,總能碰到的。」

「好。」月千歡笑著點頭。既然有了方向,那就只差過去了。

等醫治修復好了墨九卿的傷勢,他們立馬動身往東邊走。或許封神地的出口都在附近,一路他們見到了不少屍體。 李雲龍點了點頭,然後留下一個排的兵力來守衛駐地,就直接讓全團的其他人出發了,還修整個屁啊,有事情做修整什麼。

等人出動了以後,全團留下來我的就只有炊事班,一個警衛排的人和特種小隊了,就連趙剛也跟著李雲龍離開了。

林辰想了想,從自己的戒指中拿出了一大堆肉放在了廚房的倉庫裡面,然後找到了炊事班的人,讓他們去燉肉,多用幾口鍋,一定要燉熟了,等李雲龍他們回來好吃飯。

昨晚準備以後,林辰就帶著特種小隊的朝著虎亭據點去了,他已經查清楚了,每隔一段時間,虎亭據點的鬼子都會開卡車去離得不遠的平安縣城拉一些軍用物資,也就是軍火什麼的。(這兒虎亭據點離平安縣城有多遠我也不知道,這兒之所以這麼寫是好做事兒。)

來到虎亭據點去平安縣城的必經之路,林辰就讓小隊的人搬了一些大木棒放在路上攔住了路,然後埋伏在路邊,靜靜的等候了起來。

沒多久,就聽到張大彪跑了過來說道:「隊長,來啦來啦,兩個大卡車,有二十多個鬼子。」

林辰笑了笑,「一會兒打的時候盡量別傷著衣服,我們還要用這衣服做筆大買賣呢。」

等車隊來到了小隊的伏擊圈,看著前面擋著路的木棒,無奈的停下了車,然後卡車上的日本人全部下車警戒了起來,然後有四個人則是去搬運者堵在路上的木棒。

「好了,這兒有二十多個鬼子,而我們有十一個人,也就是說一個一套衣服還多十多套,衣服的事情自己解決,要是誰弄不到一套完整的衣服,那麼這次的行動就不用參加了。」林辰才不會穿這些日本人的衣服,他可沒有那個怪癖。

有萬界交易城在手,要多少鬼子的軍服沒有啊,別說是這種質量很差的普通軍服,就是岡村寧次穿的那種豪華版的將官服林辰都能給弄來,他來這兒最主要是讓小隊的人弄衣服,還有就是弄兩個卡車。

虎亭據點三百多人,全是日本人,沒有偽軍,而且工事堅固,易守難攻,這也就是獨立團一直拿虎亭據點的日本人沒有辦法的原因,因為獨立團沒有山炮這種重型攻堅武器。

而且據點裡面的日本人被打怕了,不肯出來,這就叫獨立團更沒有辦法了。

「好啦,現在開始行動。」林辰拿出了一罐阿薩姆奶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然後讓小隊的人開始進攻。

………………

「你看你,都說了別傷著衣服,你看你身上的那個口子。」在前往平安縣城的車上,林辰一臉無語的看著魏和尚,他身上的日本軍服被撕了一個口子,這是他在脫屍體的衣服的時候給撕破的。

魏和尚尷尬的笑了笑,剛才動靜大了點,沒想到這日本人的衣服質量這麼差,棉衣都被一把撕破了,簡直就是劣質產品。

至於為什麼特種小隊的人會開車,那當然是因為林辰以前給他們兌換的特種兵經驗包當中包涵的,別說是這種卡車了,就是坦克他們都會開,只是沒見過坦克他們不知道他們會開而已。

搖搖晃晃的跑了半個多小時,卡車終於來到了平安縣城外。

林辰都無語了,要不是因為系統不允許自己使用自己的武裝直升機,自己哪兒用的著受這個罪。

剛來到縣城門口,卡車就被日本人的哨兵給攔了下來,畢竟這可是戰爭時期,就算是自己人的車都要例行檢查一下。

有一個衛兵背著槍來到了林辰的旁邊,向他鞠了一躬,然後恭敬的說道:「隊長閣下,請你出示你的證件。」

林辰笑了笑,從上衣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個證件遞了過去,這證件可不是假的,這是用一兌換點找系統按照殺死的那個小隊長身上的那個證件造出來的,別說是這個小日本士兵了,就算是拿到日本的軍部去,都查不出來是假的。

把證件遞過去以後,林辰用日語說道:「列兵,我是虎亭據點的小隊長瀧澤蘿拉,奉中隊長之命前來補給軍火。」這日語也是給系統兌換的,是純正的東京口音,至於名字嘛,林辰想不到什麼好名字了,所以只能借用了一個,咳咳,至於這名字聽起來是不是特別的耳熟,這不重要。

拿著林辰給他的證件仔細的看了看,確定無誤以後,把證件交還給了他,怪異的看了林辰一眼,畢竟這個名字有點兒太女性化了,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轉身示意城門口的士兵放行。

林辰笑了笑,示意和尚繼續前進,不過進城以後林辰懵逼了,因為他不知道平安縣城的軍火庫在哪兒。

沒辦法,林辰只能讓和尚把車停在了路邊,隨便找了一個酒樓,林辰看著王喜奎說道:「菜鳥四號,你去打聽一下,日本人的軍火庫在哪兒,速度快一點兒,我在這兒等你。」

等王喜奎走了以後,林辰直接帶著剩下的人進酒樓點了一桌子菜,然後慢慢吃了起來。

…………….

等了十多分鐘,幾個吃的差不多了,王喜奎才回來,像林辰彙報了他打聽到的消息,不過林辰也沒有虧待他,特地的給他留了一隻燒雞。

不過吃完飯以後林辰就愣了,因為他沒有錢,而系統又不給他兌換貨幣。

無奈之下,林辰看著小隊的幾個人問道:「你們身上有沒有帶錢啊,我忘記帶錢了。」

幾人對視了一下,然後都搖了搖頭,吃這麼一桌子飯的錢,他們還真的沒有。

林辰算是無奈了,雖然現在自己身上穿的是日本人的衣服,不過問題在於自己是中國人啊,騙吃騙喝這種事情有點….

林辰站起來走到了窗子邊,他是想去看看能不能從哪兒弄到錢,好吧帳給結了。

這時候林辰的眼睛亮了起來,因為他看到街上有一個手臂上帶著維持會會長標識的老頭,看上去就非常的猥瑣,他正在一個攤位前面想買點什麼東西。

讓夥計來把桌子收拾乾淨,然後從新要了一桌酒菜。

做完這些以後,林辰走到窗邊朝下面喊道:「咳咳,喂,你滴,上來。」

那個維持會的會長愣了一下,看著林辰,然後指了指自己,似乎是在詢問是不是在叫他。

林辰點了點頭,「對,就是你,你上來。」

那個維持會會長點了點頭,然後就走進了酒樓。

看到這一幕,林辰笑了笑,然後關上了窗戶說道:「好啦,現在有人付錢了,就算是我們現在穿著日本人的衣服,也不能吃霸王餐,因為我們骨子裡面流淌著時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

過了一小會兒,包廂的門就被拍開了,只見剛才的那個維持會會長走了進來,然後點頭哈腰的說道:「太君,不知道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啊?我可是良民。」

「咳咳,沒什麼事情,我知道你是良民,所以我才叫你上來,想請你吃一頓飯。」說完林辰指了指桌上的酒菜。

「啊啊啊?太君邀請我吃飯,真是榮幸之至啊。」說完他就走到桌邊坐了下來。

林辰嘴角掀起了一絲笑容,這尼瑪不愧是個狗漢奸啊,請吃一頓飯像是家裡過年了一樣。

拿著酒壺,林辰給這個會長倒了一杯酒,不過這杯酒可不簡單,林辰可是將整壺酒的酒精全部集中在了這杯酒中。

那個激動的接過了酒杯,直接一飲而盡了。

讓林辰懵逼的是,這個會長居然一杯酒就被搞昏了,要知道林辰為了以防萬一,直接要了三壺酒,沒想到這個漢奸直接一杯就被干趴下了。

這倒是給林辰省了兩壺酒,林辰笑了笑,找小二要了幾壇最好的酒,把酒裝進了戒指裡面,幾人就走下了樓,然後到櫃檯說道:「今天吃飯的錢是樓上的維持會會長結,如果他不結你就去守備部找我。」林辰混亂的扯了一個地方。

走出酒店以後,讓王喜奎開車帶路,然後幾人就朝著軍火庫開去。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