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揶揄,「你好像很失望的樣子啊。」

月千歡揶揄,「你好像很失望的樣子啊。」

「啊,沒有啊!只是有些驚訝,墨公子不來。那他在哪兒呢?」

南宮無有些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解釋。最後還是夜央歌接過話說:「南宮的意思,是想問墨公子在哪兒等著?」

「如果墨公子要等月師妹你的話,還是請先告訴他。讓他回去吧。九星苑平常是不許外出的,規矩森嚴。如果私下外出,會有懲罰。嚴重的會逐出九星苑!」

「哦,隨意啊。」

夜央歌和南宮無齊齊一愣。

南宮無心道:果然如此啊!月千歡太張狂肆意了,不然怎麼會殺明蘭兒,暴揍明雄?

吞了吞口水,南宮無勸道:「月千歡你可別胡來。要是被逐出九星苑,一切努力就白費了!」

「放心吧。我的目的沒有達成之前,不會讓九星苑把我逐出去的。萬一有意外,那也是我先一腳踢了九星苑。」

「……」南宮無和夜央歌面面相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果真是月千歡的作風,別人哪怕一絲一毫都學不來的。

但是這聽起來,怎麼像是月千歡要搞事的節奏?

夜央歌也忍不住開口,小心翼翼提醒。「月師妹,你可要悠著點啊。別胡來。」

「嗯,走吧。前面管事在等我們。」

聞言抬頭看去。路的盡頭,一名管事領著兩個九星苑弟子等著他們。

居高臨下的抬著頭,用下巴看人,好不嘚瑟驕傲。

看向夜央歌和南宮無時,語氣還好一點。「你們就是五星苑的夜央歌,和七星苑的南宮無吧?」

「是。」

「很好。你們等會跟著侍女進內門去。到時候自有人來吩咐你們該做什麼。」說著,管事看向月千歡。

一看向月千歡,明顯語氣都不一樣了。

驕傲嘚瑟中,帶著輕蔑和不滿。「你就是月千歡。」

「不錯。」

「你跟我走。」

「哎等等!為什麼月千歡不跟我們一起?」南宮無皺眉詢問。

夜央歌也開口:「月師妹和我是同時進入九星苑的。按理說,應該一起進入山門啊!」

「哼。這裡做主的是你們還是我啊?一起?她是女的,你們是男的。這能一樣?」

管事瞪眼,態度囂張。「我說你們啊,外面是什麼身份,到了九星苑統統都是一樣的弟子。我是負責你們的管事,不聽命令,是不是想造反啊?」

管事長得是賊眉鼠眼。語氣憤憤,三角眼一眯看起來更加醜陋。

月千歡微微勾唇,艷麗絕色的笑容迷的管事一愣。眼底一閃而過骯髒不堪的念頭。

月千歡看向夜央歌和南宮無,「你們先去吧。等會我們再會面。」

「那月師妹你小心。等安定下來,我們第一個去找你!」

「行了。廢話什麼?趕緊走!」管事盯著月千歡,似笑非笑。 那名管事將月千歡單獨帶往一個方向。

他長相刻薄,賊眉鼠眼的臉上,掛著陰險的笑容。抬高下巴,眼高於頂的審視月千歡。「月千歡是吧?」

月千歡斜睨他一眼,沒有說話。

管事冷哼一聲,顧自開口:「月千歡,看在你是個女子。本管事提醒你一下,這九星苑可不比外頭。」

「在這裡規矩森嚴。做錯事,那是要被處罰的!嚴重者,逐出九星苑你知道嗎?」

說著,管事吊著三角眼,直勾勾盯著月千歡。

然而他沒有得到任何回答。只見月千歡嘴角微勾輕蔑冷笑,雙眸冰冷。

管事絲毫不覺得危險。反倒舔了舔嘴角,貪婪猥瑣的盯著月千歡。他再次示意!

開口:「你們這些新來的弟子,都要由我掌管!做什麼事,都是我來吩咐的。你要懂得孝敬我,才能有輕鬆差事!」

「哦是嗎?」

「不錯!」月千歡終於有回應了。

管事挺胸抬頭,拽的跟個大少爺似的。他朝月千歡伸伸手,「要麼拿東西來孝敬,那麼嘖嘖……」

猥瑣邪惡的眼珠子盯著月千歡打量。管事嘿嘿一笑,「要麼你從了我。到時候吃香的喝辣的,本管事罩著你!」

「呵。」月千歡笑了。

還真是哪兒都有蛀蟲。哪怕是九星苑這樣,在外人眼底至高無上的地方同樣有。

眸光冰冷斜睨管事伸過來的手,月千歡冷笑勾唇。「要孝敬是嗎?」

「當然!你可別拿一般的東西糊弄本管事。我……啊!嗷嗷痛!」

隔著衣袖,月千歡扣住管事的手。

不見兩根手指按壓在哪兒,痛的管事臉孔扭曲。額頭冷汗直冒,他大喊:「你放開!快放開!」

「管事不是要孝敬嗎? 重生:帝凰毒後 我這還沒給呢。」

「你……嗷!」

「咔擦!」

慘叫都變調了。

咔擦卸了管事一隻胳膊。月千歡挑眉冷笑,「這個孝敬,管事可還滿意?」

「你大膽!嗷!嘶——月千歡你給我等著,我不會放……啊啊啊啊!」

抬手,兩根手指插中管事雙眼。

管事慘叫著,跪倒在地。捂著雙眼滿地打滾。

因為他心底邪惡的念頭。單獨將月千歡帶離大路。現在這裡偏僻又沒有別人,反倒成了月千歡最好的戰場。

月千歡冷哼,一腳踩中管事胸口。

垂眸,居高臨下冷漠盯著管事。「我很討厭你的這雙眼睛。不如,我把它挖出來送你可好?」

「嗷——不不不!」

「那我拿什麼孝敬管事你呢?」

現在哪兒還敢要孝敬啊!

管事嚇的屁滾尿流,一個勁求饒。

他仗著和明家二爺有親戚關係,在明家為虎作倀多時。哪兒想,在這裡翻了跟頭。

夜央歌和南宮無,他不敢下手。這才盯上了月千歡!然而他是才從外面回來的。不知道月千歡痛揍明雄的事迹,不然是絕對不敢對月千歡下手的!

月千歡:「不要孝敬了?」

「不要了!不要了。」

「那就滾起來。帶我去九星苑。」

「是是。」

月千歡鬆開腳,管事爬起來。連滾帶爬的急忙帶路。 被月千歡收拾了一頓后,管事捂著骨折的手,臉色慘白,大氣也不敢出一聲。走在前面乖乖帶路。

只是走著走著,月千歡發覺不對勁。

腳步一頓,月千歡:「這是去什麼地方?」

「家主有令。命你同內院弟子接了傭兵工會的任務,往妖界邊界戰場運送物資。」

「什麼?」

月千歡嗓音微微抬高。便是嚇得管事瑟瑟發抖,他擦了擦額頭的汗。

顫顫巍巍解釋:「這是家主親自下令,說是對你的考驗!」

「考驗?呵呵。」

這裡哪是考驗。分明是明磊故意要把她支出去,方便下手對吧?

微微眯眸,月千歡冷冷看著管事。「那夜央歌他們呢?」

「他們不去,另有其他安排。」

聞言,月千歡已經可以百分百確定。明磊這是要對她下手了!

沒想到明磊這麼迫不及待。她才剛進九星苑山門,連讓她住一晚休息都不肯。前腳進,後腳就要把她弄出去。

管事生怕月千歡暴怒,拿他出氣。

小心翼翼抬頭看去。卻看見月千歡嘴角邪氣腹黑的冷笑,為絕色美人憑添幾分邪魅。管事不由看呆了。

等冰冷懾人的目光落在身上,這才打了個寒顫回神。

月千歡:「既然是接了任務,那走吧。」

「好好。」

管事走在前面,沒看見月千歡垂手指尖拂過腰間的玉佩。幽光一閃,墨色玉佩恢復平靜。

同此時,遠在九星樓對麵茶樓的墨九卿收到了消息。

飲酒的動作微微頓住,墨九卿眯眸深沉。「咦?」

「怎麼了。」

「九星苑讓歡歡接了傭兵工會的任務。這就要出發,前往妖界交戰的邊緣。」

「什麼?」月明堂眉頭緊皺,「那裡危險嗎?」

他知道三星妖界。也知道,朱雀和妖界有一個長年交戰的戰場!

那可是戰場,不是擂台。出入都是行走在刀尖上,極其要命的。怎麼會讓月千歡去哪裡?

墨九卿勾唇邪笑,「看來明磊是迫不及待要對歡歡動手了。」

「明芊芊呢?她沒有阻止嗎?」

「三叔你不明白。明芊芊此刻是階下囚,恐怕想見歡歡都沒有權利。」

月明堂皺眉,面色如霜冰冷無情。

鳳九黎淡淡看著他們。此時開口說:「徒兒要去,你自然是會一起去的。因此,徒兒的安危並不用擔心。」

「你不去?」

「嗯。我要帶月明堂去一趟三千蓬萊島。」

墨九卿頓時難掩喜色,「那真是太好了!」

「……」鳳九黎幽幽盯著墨九卿。他就知道墨九卿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話。

這是巴不得他趕緊走呢!

墨九卿接著又說道:「不過你們走時,要帶上一個人。」

「誰?」

「歡歡新買了一個奴隸,取名叫做孤清。歡歡進了九星苑,帶不了這個孩子。」

能把鳳九黎支開,再將孤清這個電燈泡打包帶走。 總裁盛寵寶貝妻 一舉兩得,真是太爽了!

鳳九黎聞言挑了挑眉,「孤清?」

「歡兒買了奴隸?」

「我這就將那個丫頭送過來。你們瞧瞧就知道了。相信交給你們,歡歡也一定會十分放心的。」

「呵呵。」 墨九卿的心思,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但在知道孤清是半妖血脈后,鳳九黎同意了。半妖血脈,的確不適合帶到與妖界交戰的邊緣去。

若是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只會給月千歡招惹來麻煩。而且墨九卿為了促成這個一舉兩得的好事,還特意告訴鳳九黎。月千歡有意收孤清當徒弟。

斜睨陰謀得逞,笑的邪氣肆意的墨九卿。 一劫成婚,冷少別霸道 鳳九黎冷笑:「既然來了蓬萊島,我自會時常聯繫徒兒。」

「什麼?」

「反正隔著距離,徒兒也不知月明堂的存在。」

墨九卿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

這不跟鳳九黎還在一樣的嗎?只是不在身邊而已。

墨九卿明明已經賺大了。但仍然會吃醋不爽。尤其鳳九黎在月千歡心底的地位,高的出奇。要是在加上月明堂,墨九卿都能看見自己失寵的未來了。

磨磨牙,墨九卿冷哼:「好啊。只是到時候歡歡有空沒空就不知道了。」

「這就需要你告訴徒兒一聲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