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不弄明白,那日後會大虧。

有些事情不弄明白,那日後會大虧。

「花姐,快說吧。我時間很緊。」羅陽說道。

又與十三姨交換了個眼色,見十三姨微微點頭了。

花襲伊才輕語道:「呵呵,不是那言兩語能說清楚的。以後再說吧。」

如果羅陽點頭,那花襲伊就不用接著往下說。

不過羅陽盯著花襲伊,顯是在等她說。

過了一會子,花襲伊說道:「呵呵,我知道的也不多。就知道接引者要是出現了,那就會有大麻煩。」

聽了這個答案,羅陽很爽。

花襲伊相當於什麼也沒說,羅陽冷道:「花姐,十三姨,你們不需要我幫忙就算了。那我回家了,你們去擺平第十塊木炭吧。」

一面說,轉身就要走出房間。

若沒了羅陽的幫忙,莫說花襲伊和十三姨,就是十大聯盟都會很擔心。

現今只有羅陽能跟第十塊木炭練一練,十大聯盟想要找出更多時間來尋找出那個能封鎮第十塊木炭的高人,只能依靠羅陽。

兩位美人連忙抓住羅陽的手臂,不讓他走。

花襲伊嬌嗔道:「呵呵,寶寶知道的真的不多。現在你有時間聽,要很多時間的。」

微微一笑,羅陽說道:「我先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吧。」

十三姨和花襲伊很好奇的樣子,怔了怔,在等羅陽說出來。

見羅陽笑而不語,十三姨冷道:「小子,都什麼時候了,還拿我們來開玩笑。正經些!」

其實羅陽確實有好消息告訴她倆。

豎起耳朵聽了聽,羅陽輕聲道:「花姐,十三姨,第十塊木炭不急著去八仙堂了。」

十三姨說道:「剛才我們也聽到了!什麼原因?」

第十塊木炭不會無緣無故停下腳步,十三姨和花襲伊想不明白。

若她倆知道羅陽有主僕丸,那一切都能明白。

對於主僕丸,羅陽不會隨便告訴任何人。

就算是十三姨和花襲伊,他也不會說。

這麼一來,花襲伊和十三姨就不明白羅陽是怎麼勸服008的。

神秘一笑,羅陽說道:「只要用心去做,就行。我說服008,先不去八仙堂。」

聽了這話,花襲伊說道:「呵呵,那以後也還是要去。」

雖說跟十大聯盟有點過節,但羅陽已儘力幫十大聯盟了,算是給足面子了。

農門春暖:我家娘子是村霸 現今拖住第十塊木炭,也是為了讓十大聯盟找到方法對付它。

不過羅陽也有自己的擔心,若十大聯盟把第十塊木炭給滅了,那就要輪到對付他了。

是以,在自己的實力還沒有達到很強的時候,羅陽不希望第十塊木炭被收拾。

「花姐,告訴我那個九號接引者是什麼來頭,聽說他活了幾百年?」羅陽問道。

聞言,十三姨和花襲伊又愣了愣。

她倆沒料到羅陽對九號接引者有一些了解。

十三姨淡淡道:「小子,你聽誰說的?」

羅陽說是008,十三姨和花襲伊才不懷疑了。

「呵呵,你知道的比我們的還多。」花襲伊說道。

「花姐,怎麼可能?」羅陽冷笑。

十三姨和花襲伊又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意見。

隨後,花襲伊說道:「呵呵,寶寶可能不比你知道更多。接引者是木炭培養出來的。」

羅陽聽了,一臉的懵圈。

如果接引者是木炭培養出來的,那九號接引者應該聽第十塊木炭的命令。

從種種蛛絲馬跡來看,九號接引者並不聽第十塊木炭的命令。

見羅陽滿臉不解,花襲伊說道:「呵呵,你聽到的不是這樣的?」

羅陽揚了揚嘴角,說道:「沒有。我只是覺得奇怪。 試婚老公別跑 如果按你說的,那接引者就是第十塊木炭的下屬,老大說的話……」

說到這兒,羅陽怔住了。

如果花襲伊所說不虛,那不就證明第十塊木炭是008的老大?

十三姨催道:「小子,有什麼就說完,別說一半留一半!」

羅陽說道:「九號接引者聽第十塊木炭的命令,那第十塊木炭就是008的老大!」

聽了這個話,十三姨和花襲伊卻滿臉的不屑。

羅陽更好奇了,說道:「花姐,十三姨,我的推理不對?」

十三姨說道:「小子,你說的對。」

這顯然是敷衍的說法。

從十三姨嘴角那抹狡黠的笑意,便知她在說反話。

接引者是木炭培養出來的,那九號接引者不就聽第十塊木炭的命令?

這還有什麼錯誤的么?

羅陽腦筋又轉了好幾圈,確定自己猜測的有理有據。

「十三姨,別這樣。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你說吧,我的推理哪裡不對了。」羅陽說道。

「小子,都說你說的對。怎麼了?」十三姨正經道。

若沒有花襲伊在旁邊,羅陽可能會相信十三姨說的。

這時只見花襲伊嘴角溢出耐人尋味的笑意。

不用問,也知道十三姨說的百分百是反話。

羅陽說道:「花姐,十三姨,別這樣。我推理一番,如果有不對的地方,你們說出來。你們老是想瞞著我那麼多事情,叫我怎麼幫你們?」

花襲伊抿嘴笑了笑,說道:「呵呵,你推理的確實錯了。」

只見十三姨用手扯花襲伊的衣袖,顯是讓她不要多說。 一番據理力爭之後,鍾小愛發現,滅絕師太已經認定的事實,是多少解釋也無法改變的。

滅絕師太拍案而起,喊道:「好啊,這是誤會,那是誤會,那你們倒是拿出證據啊!陷害人呢?」

「……」

「主任,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何況是蓄意陷害呢?試問,如果這些都是事實,我又怎麼還有臉站在這裡……」鍾小愛不甘地說。

「哼! 靳爺來了,少爺你快跑! 說的好聽,事情都這樣了,你還有什麼不敢的?」

四個小時的唇槍舌劍之後,已是凌晨,四人卻還被留在滅絕師太的辦公室里。鍾小愛看著大家都現出不同程度的疲態,只是滅絕師太卻還沒有放人的打算……

正此時,辦公室的大門被敲響。進來一個高挑的美人,優雅的氣質無一不彰顯著大家閨秀的風範。

「你是誰?」滅絕師太不悅地問。

「我是遲舒揚。主任您居然不記得我了,我很傷心呢……」

遲舒揚說著走近滅絕師太,優雅地將手提袋放到滅絕的桌上。

「遲舒揚?不認識。」滅絕師太頗嫌棄地擺擺手:「拿走拿走!」

遲舒揚沒有按滅絕師太的意思照做,轉而走向吳飛。

吳飛疑惑道:「揚揚,你怎麼來了?」

遲舒揚親昵地挽上吳飛的胳膊,滿是擔憂地說:「飛哥,都凌晨了,你還沒回家,打你電話又不接……我擔心你,所以就來學校看看。沒想到你們……」

滅絕師太的雙眼如激光槍般掃射過吳飛和遲舒揚,質問道:「你們?」

遲舒揚半倚在吳飛身上說:「楊主任真是健忘。我和飛哥,學生時代就在一起了,八年來一直恩愛有加……」遲舒揚邊說著便靠進吳飛懷中:「所以關於我飛哥和他同學之間的曖昧、緋聞,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

看著吳飛和遲舒揚恩愛的一幕,滅絕師太一言不發。遲舒揚繼續說;「那楊主任,關於我飛哥的事情……」

鍾小愛有些跟不上這突然起來的變化。她有些震驚於吳飛和遲舒揚的關係,更驚訝他們居然是交往8年之久的男女朋友,甚至公然在滅絕面前秀恩愛……

她不是沒有想過她的男神老師會有女友,只是沒想到男神的另一半是女神,還是如此溫柔睿智、端莊大方的女神。

鍾小愛心裡有些煩悶,卻不得不承認:男神與女神,本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在一起自然是皆大歡喜的happyending……

鍾小愛還在胡思亂想,突然聽到滅絕師太發話:「你們都回去吧。」

啊咧?這是準備大赦天下,放過她了么?

鍾小愛還沒回過味來,就被班主任老王和助教老師帶走了。她被帶去老王的辦公室,又是一番語重心長的思想教育。

只是他們都不查事情真相,根據網路謠言就定罪她。

鍾小愛切實感受到:古有苛政猛於虎,今有流言猛於虎。

她離開老王辦公室已是凌晨三點,宿舍是進不去了,也不想面對舍友異樣的目光。

幸好東方彧在水雲間有個公寓,她第一次心甘情願的去了那裡,也許只有那裡,她才能尋得片刻安寧。 羅陽冷笑著,在等她倆表演完畢。

兩位美人都笑了,羅陽才輕語道:「花姐,十三姨,快告訴我吧。」

見十三姨和花襲伊只顧無聲的笑著,羅陽很無奈。

若非羅陽問到,十三姨和花襲伊是不會跟他說接引者的事。

起先,十三姨和花襲伊還道羅陽知道很多秘密。

聊了一會子,結果發現羅陽知道的不多。

兩位美人又交換了個眼色,十三姨說道:「小子,我們知道的可能也是不對的。」

羅陽翻了個白眼,說道:「十三姨,花姐,爽快些。」

過了一會子,十三姨才繼續說下去。

「小子,你推理錯的地方,可能你不知道接引者有九個。」十三姨說道。

九個?

羅陽腦海打了個大問題。

木炭十兄弟,怎麼只有九個?

這個問題,羅陽很疑惑。

盯著十三姨瞅了一會子,羅陽說道:「九個?不是十個?」

十三姨冷笑道:「我怎麼知道?我只是聽說是九個。」

先看了一眼花襲伊,見她點了點頭。

羅陽說道:「那就是說第十塊木炭沒有接引者?」

十三姨微微頷首道:「小子,我已說了,我們知道的也有可能是不對的。我聽說接引者只有九個,那第十塊木炭可能是沒有接引者。」

若這樣,那九號接引者就對應是第九塊木炭?

羅陽把這個問題問了一遍,花襲伊說道:「呵呵,按理說,一號接引者就對應第一塊木炭,二號接引者就對應第二塊木炭……,一直類推下去。」

若所猜不錯,那九號接引者只聽第九塊木炭的命令。

第十塊木炭沒有接引者,為什麼呢?

這個問題困擾著羅陽。

「十三姨,花姐,第十塊木炭跟其他九塊木炭不同?」羅陽問道。

「呵呵,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但據我所知,很少人知道有第十塊木炭。聽聞也是一個傳說,我們也不怎麼相信有第十塊木炭,原來真有!」花襲伊說道。

從她那驚訝的神情,可以看出她也很疑惑。

房間里沉默了片刻。

羅陽又問道:「聽說第十塊木炭要迎接大能?」

兩位美人像是鴨子聽雷,都微側著腦袋。

「你們沒有聽說過?」羅陽尷尬道。

「小子,如果我們什麼都知道,那我們就是神仙了。」十三姨冷笑道。

這話也有道理。

羅陽笑了笑,說道:「如果第十塊木炭和008等人就是要迎接大能,那會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