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雲琉璃風一樣逃離的背影,厲墨司眼神漸漸晦暗起來。

望着雲琉璃風一樣逃離的背影,厲墨司眼神漸漸晦暗起來。

昨晚,如果不是她礙事的「親戚」,也許現在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平常她看着瘦,可實際上……

很有料。

次卧室內,雲琉璃卷著被子在床上翻來覆去打了兩個滾。

剛才洗澡的時候,她好像還看到胸口有深淺不一的指痕。

不用問也知道是厲墨司留下的。

被看光不算,還被他摸光了,如果不是大姨媽護體,她沒準已經失身了!

越想越懊惱,雲琉璃衝進浴室狠狠洗了把冷水臉,將那股不應該存在的情潮壓下去。

為了緩解這種尷尬,也不讓自己再繼續胡思亂想,她決定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點開微博,除了繁昱珂的醉酒照泄露她多看了幾眼,更關注的還是她爆料的那條剪輯視頻。

考慮到厲家的背景,她將厲非凡和她的事都剪掉了。

包括雲夢瑤,她也沒有明確點出來。

但凡是跟豪門之間的內鬥沾點邊的,都是廣大網友的八卦對象。

不出意外,這條視頻已經在網上引起爆炸級的討論。

除了原本罵她的網友開始深扒趙沁之外,還出了一種聲音——

陰謀論!

個個都化身福爾摩斯,從趙沁被「神秘女子」買走手機開始深究,直指趙沁也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最齷齪的是策劃抹黑雲家二小姐的那人。

大家來回分析,開始將矛頭指向雲家大小姐……

「最開始網上傳的是雲家大小姐和厲家三少爺的婚約,可是婚禮上變成了雲二小姐和厲三少,這麼說來,大小姐被二小姐搶了男人,一定懷恨在心……」

「我就說,雲二小姐黑料一出來,就好多人帶節奏,說她搶別人老公,這不是大小姐下場控評么?」

「呵呵,樓上,無論二小姐怎麼洗,她始終是搶了姐姐的男人……」

「但官方都承認原本定下婚約的就是二小姐和厲三少,結婚的也是他們倆,那二小姐就是官方原配吧?誰知道是不是大小姐私下太陰毒了,所以被厲家給踹了?」

「……」

雲琉璃看着越來越歪樓的評論,目瞪口呆。

現在的網友實在是太強悍了……

不過不得不說,看着他們手撕雲夢瑤的時候,她心裏還是暗爽的。

此時,她的手機響了。

看到上面的來電人,她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冷笑。。 數個時辰之後,二人竟是兩敗俱傷,一同重傷昏迷。

神族與魔族各出強者,帶回他們。

六場戰鬥下來,神族二勝三敗一平,略佔下風,高級靈聖之戰成了關鍵所在。

神魔雙方都變得緊張起來,接下來的三場,代表著雙方大軍的中堅力量,是靈神靈魔之下的最強對決。

第七場,神族由季無由出戰,他雖初入九重天,但其靈體極為強大,整體實力更是驚人,哪怕是一眾紫聖也難尋敵手。

可魔族出場的亦是頂尖強者,那是一名中年男子,有著黑色肌膚,雙臂之上銘刻著許多特殊符文,似是天生,頭頂長著兩隻彎角,同樣有著詭異的符文,渾身散發著可怕的戾氣。

他乃九重天靈魘,靈體蘊含八種元素之力,實力強悍無比。

隨著戰鬥開始,二人瞬間碰撞在一塊,皆展露全力。

季無由的修為略遜於對手,天賦也並不佔優,但他擁有諸多秘法,更有兩件威力驚人的天品神器,漸漸取得上風。

不過,魔族之人也非凡俗,那雙臂之上的符文陡然亮起,卻是施展恐怖禁術,雙臂被團團黑霧籠罩,渾身戾氣更甚,修為竟是提升至九重天巔峰靈魘。

季無由不甘示弱,額間硃砂驟然釋放出濃郁的赤紅之光,他的修為也在提升,不輸對手。

又是一番拚鬥,雙方皆受傷。

魔族之人再次施展禁術,這一次卻是他頭頂的彎角,變得鋒銳無比,更是瀰漫著恐怖的煞氣。

這是損耗自身的禁術,不到萬不得已,他不願動用。

季無由面色驟變,感受到了極大壓力。

他祭出一塊璞玉,毫不猶豫地捏碎,一股強大的能量充斥其身,為其擋住對方的攻勢。

二人皆拚死一戰,各種底牌不斷翻開。

經過三個多時辰的鏖戰,季無由以兩大天品神器盡毀為代價,擊潰對方寶物,並斬斷對方雙臂與彎角,將其重創,卻也無力再封印對手,被其逃脫,遁入大軍之中。

但季無由終究是勝了,為神族帶來了一場艱難的寶貴的勝利。

神族大軍一陣歡呼雀躍,終於與魔族打平,壓抑的氣氛緩解許多。

但這隻限於大軍中的普通眾人,而神族高層卻依舊神情凝重。

第八場,神族派出了羅伊邇,出自時空洞的頂尖天驕,擁有小時空靈體,戰力不俗,更是變幻莫測。

對面,走出一名三丈高的魁梧大漢,擁有著血紅色肌膚,肩上扛著一柄血色巨斧,煞氣十足,更是充斥著濃濃的血氣。

此人出自血族,乃九重天靈魘,靈體蘊含八種元素之力,更是擁有堪比一品魔獸的肉體之力。

羅伊邇身材矮小,在這血族之人面前更是顯得渺小,身形有著巨大差距,就連氣勢都出現了巨大差距。

「這一戰,有點懸了啊。」靈辰出現在秦楓身旁,喃喃道。

秦楓也皺著眉,羅伊邇的小時空靈體蘊含七種元素之力,比對方差了些,更何況對方的肉體之力如此之強,怎麼看,羅伊邇都處於劣勢。

。 一連四天的考試終於結束,一頓大吃大喝自是少不了,哪怕第二天就要重新投入到緊張的學習生活中,許多學生考完期中考試,依舊是三五成群的湊波兒出去大搓一頓。

這當中少了誰,自然也少不了郭暢。幾個狐朋狗友湊一堆兒,拿着手機就直奔快餐店。

快餐店的營業時間能持續到晚上零點,郭暢一行人就在快餐店打遊戲一直打到晚上十點,隨後尋了處KTV,哥兒幾個湊錢開了個包間,把遊戲一直打到了凌晨兩三點鐘。

「哎,又輸了,你們幾個太菜了……」郭暢把手機往沙發上一扔,沒一會兒又拎了起來,「再來一把。」

看着屏幕上的來電顯示,郭暢隨手掛斷,加上這個,郭暢手機上已然有二十幾個未接電話了。

為了保護未成年人身體健康,正規遊戲都是限制時間的。不過這可難不倒郭暢這類老玩家:翻出他爹郭偉鵬的身份證,一註冊驗證,通宵打遊戲也不會被限制。

「靠,那個孫子把爺爺給舉報了。」郭暢的一個遊戲隊友喊到。

郭暢正打算新開一局,沒想到也沒有成功:「我去?我也被舉報了……」

凌晨快三點,一眾人終於因為被其他遊戲玩家舉報,無法成隊而四散回家。

同郭暢一樣被舉報的那個隊友是個單親家庭,家裏離學校不過三五分鐘路程,凌晨三點,母親一個人在家苦等孩子。

許是因為畢竟缺少父親陪伴,再加上母親可憐孩子,一味溺愛,哪怕凌晨回家也不會遭到責罵,反倒是回吃到母親做好的一碗熱面,哄著睡下。

凌晨三點半,四環附近的小區大多已然進入休眠狀態,郭暢到了樓下卻發現家裏的燈依舊亮着,在整片小區顯得頗為突兀。

郭暢打開門,卻發現客廳里郭偉鵬和方知嵐都坐在餐桌旁等著自己回來。

方知嵐顯然已經很是疲憊,淡淡的黑眼圈已然爬上眼周,眼睛上佈滿了紅血絲,一雙眼睛都有些發粉,但依舊坐在桌旁,欲言又止。

郭偉鵬則是一臉怒氣,眉頭緊緊的皺成了「川」字,眼睛裏同樣的紅血絲,即是熬夜,亦是怒氣。

桌子上是熱了幾遍的一桌菜,雞肉、魚肉、牛肉……雖然因為多次加熱已然塌了不少,但依舊可以看出原本的豐盛和美味。

郭暢一愣,隨即收回目光。曳斜著書包就要側身往自己的屋裏走,全當做沒有看見。

「站住!」郭偉鵬皺着眉,冷冷出聲。

郭暢頓了一下,把書包從肩膀上往下一甩,「咚」的一聲,甩在瓷磚地上,按開燈,正打算打開自己屋門。

「我叫你站住你沒聽見么?」

郭偉鵬終是一聲吼,郭暢翻著白眼兒,撇著嘴,一臉不在乎的轉過身來。

「怎麼了,我不就是和同學出去打了個遊戲么?」郭暢滿臉的不耐煩,「你不是和她還打算要……」

「嘭」的一聲,茶杯被郭偉鵬砸在了桌子上。

「你管我幹什麼,管你們將來孩子去。」

方知嵐聽着,眼圈更紅了,晶瑩的液體在眼裏打轉,連忙別過頭去,不想讓郭暢和郭偉鵬看見。

「你趕緊哄你媳婦兒去吧,不願意等我,何必等我呢?」

郭暢的話很傷人,方知嵐卻用手偷偷摸了摸眼淚,把剩下的委屈全都憋了回去。

「郭暢,你忘了今天是你生日了么?」 周圍的樹木鬱鬱蔥蔥,一陣風吹來帶起一陣沙沙的響聲。

蘇念觸角打成了彎,低頭看着水裏游來游去的悠閑錦鯉,正想着這魚看上去傻極了的時候,出於妖怪的敏銳性,蘇念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味。

懶洋洋的觸角豎起,仔細辨認著方向,最後鎖定了一個地方,蘇念觸角探過去,餘光恰巧看見厲司宴也往那邊看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厲司宴嘴角帶着的笑容,多了幾分不明意味。

那邊有人,躲躲藏藏的,顯然不是什麼好人。

但是又隱藏的那麼好,如果不是她有法術,那肯定是發現不了對方的,看來對方身手不錯。

那厲司宴剛才,是發現了什麼嗎?

明明只是一個言情文而已,怎麼那麼高級的東西都摻和進來了。

那是什麼?殺手?

蘇念滿腦子的疑惑,仔細看着厲司宴的表情想要看出一點什麼,但是厲司宴向來都是不顯山露水的,她看了半天也發現不了任何異常。

厲司宴再沒有看過那個方向,蘇念察覺到,對方在原來的位置待了快五分鐘,然後那危險的氣息就消失了。

可能是巧合,對方前腳才離開,厲司宴就輕柔的把蘇念捏起來,準備回去了,看着蘇念盯着水池裏面,還挺戀戀不捨的樣子。

那些魚也不知道是不是把這小蝸牛當成食物,還是把自己當成了餵食的人,全部都聚集到這個位置,嘴巴一張一合,傻乎乎的。

和這小蝸牛挺像。

厲司宴輕笑一聲,「喜歡這些魚?」

蘇念的觸角抬起看了厲司宴一眼。

厲司宴若有所思,彷彿在自言自語:「也不知道蝸牛能不能吃魚啊。」

蘇念:!

她只是看看,並不是要吃這些魚好嘛?!

難道在厲司宴眼裏,她就只會吃?

蘇念為這個「事實」感到一陣憂桑,任由厲司宴托著自己,整個身子都搭在了他的手指上。

厲司宴摸摸蘇念的小殼,帶着蘇念回去了。

簡單快速的吃了個飯,厲司宴托著蘇念去到書房。

熟練的打開電腦,眼神落到屏幕上,上面的內容卻叫厲司宴手指忽然僵住。

今天早上,它還是正常的。

蘇念看着厲司宴沒有動作,跟着伸長脖子去看電腦屏幕。

她只是簡單看了一下厲司宴的電腦,察覺厲司宴不想搭理她之後就不打算再做什麼了的,還把所有痕迹都抹掉了,就這樣厲司宴還能察覺出不對勁?

他怕是電腦本腦吧。

懷着惴惴不安的心,蘇念看過去,然後也跟着僵住了。

厲司宴的電腦因為多次密碼輸入失敗,已經被鎖了。

那是徐老給厲司宴設的程序,被鎖之後,只能找專業人員幫忙了。

厲司宴沉默一陣,然後拿起手機撥了電話過去。

蘇念則是滿臉的不可置信。

現在這個情況,不就是有人來動了厲司宴的電腦嗎?

難道是那個傭人?

可是厲司宴的書房可是指紋鎖加瞳孔才能打開門的啊。

那個傭人能被同意來給厲司宴做飯,那肯定是經過嚴苛篩查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而很巧的是,許星星準備的香薰燈芯里的成分,正是慕夏幾年前研製的。

這種成分她是偶然發現研製的,當時研製出來,本意是用於治療自閉症患者,喚醒他們內心的世界,沒想到不知怎麼的,現在竟然流入市場,從良藥變成了害人的毒藥。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她研製的這個葯,效果確實不錯,不知不覺中,讓人產生幻覺,讓人根本無法分辨是幻覺還是現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